首 页 |  师大主页 | 中国禅学 | 佛耶对话 | 禅学三书 | 佛学论文 | 关于我们 | BBS怀念旧版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主持                陕西师范大学佛教研究所 主办


  • 首届中国禅茶网络征文评选结果[72284]

  • 讲座会议|“星湖讲坛”第三讲“[71903]

  • 中国古典诗词鉴赏|清|曹雪芹|红[71426]

  • 经典颂古|后记[81754]

  • 经典颂古|公案颂古与禅悟境界|[80652]

  • 经典颂古|公案颂古与禅悟境界|[82819]

  • 经典颂古|公案颂古与禅悟境界|[4079]

  • 经典颂古|公案颂古与禅悟境界[83444]

  • 经典颂古|公案颂古与禅门机锋|[78706]

  • 经典颂古|公案颂古与禅门机锋|[81065]

  • 经典颂古|公案颂古与禅门机锋|[79724]

  • 经典颂古|公案颂古与禅门机锋|[80218]



  • 专辑列表

      您现在的位置:佛教知识

      [专辑] 佛教知识宗派源流 
         

           宗派源流                  

    吴言生博士主持

    【 印 度 佛 教 】

      印度佛教产生和流传于南亚次大陆的佛教。创始人是悉达多·乔答摩,佛教徒尊称他为释迦牟尼 ,简称佛陀(觉者)。发展过程大致可分为五个历史阶段:

      原始佛教  释迦牟尼创教及其弟子相继传承时期的佛教。约为公元前6~前5世纪。佛 陀的说教最初是口传的,为了便于记忆,采取偈颂的形式,后来编集为由经、律、论组成的 “三藏”。在经藏中近代学者认为真正属于佛陀的教说和最早的经典是《经集》、《如是语 经》和《无问自说经》,其中也包括一些戒律条文。原始佛教的基本教义是“四谛”、“八 正道”和“十二因缘”,其核心内容是讲现实世界的苦难和解决苦难的方法。其次,又从缘 起思想出发,提出了“诸法无常”、“诸法无我”和“涅槃寂静”的学说。后人把原始佛教 的修持,概括为戒、定恝三学、慈悲喜舍四无量心以及四念处、四正断、四神足、五根、五 力、七觉支等三十七菩提分法。佛陀在世时反对婆罗门教四种姓的不平等制度,因此,在他 所创立的僧团中允许各个种性和贱民参加。另外,还容许教团中包括过在家生活的男女信徒 ,称为优婆塞、优婆夷或在家二众。

      部派佛教  在佛陀逝世的100年后,佛教内部由于对戒律和教义看法的不同,开始分 裂。先后形成了许多部派。最初分为大众部和上座部,这被称为根三二部,以后又从两个根 本部中分裂为十八部或二十部,称为枝末部派。部派佛教争论的主要总是诃梨跋摩在《成实 论》中曾概括为“十论”,即二世有无?一切有无?中阴(轮回的主体)有无?顿悟或渐悟 ?罗汉是否有退?随眠(烦恼)与心是否相应?未受根业是否存在?佛是否在僧数?在无人 我(灵魂)等。对于这些问题各个部派都有不同的回答。上座部认为佛教徒修行的最高境界 应是阿罗汉果,阿罗汉果与佛果位相同,他们把一切现实存在分为色法(物质存在形式)和 心法等,色法有“四大种”(地、水、风、火四元素)及所造色(长、短、大、小、方、圆 等形象和青、黄、赤、白等显色以及其他感官对象),心法有八十九种,并作了详细的分析 。上座部后来又分为根本上座部和说一切有部。前者流传于雪山即喜马拉雅山麓,后者流传 于克什米尔地区。说一切有部后来分出犊子部,犊子部又分出正量等四部,继又分出化地部 、经量部等共十一部,说一切有部的基本特征是重视三藏中的论藏,也就是着重对佛教理论 问题的阐述。在1世纪贵霜王朝迦腻色迦统治时,曾举行大规模的结集,编纂了《大毗婆沙 论》、《发智论》和六足论等庞大的论书,主张“法有我无”、“三世实有”和“法体恒有 ”;经量部约成立于3世纪末,是最晚从说一切有部分出来的,主张“过去未来无本,现在 实有”。佛陀以蕴、处、界概括一切法,但未区别实有和假有。说一切有部主张蕴、处、界 都是实有。经量部则主张蕴、处是假有,界是实有,这意思是说外界一切的事物或主客观的 存在形式(蕴)以及人们的认识器官和对象(处)都是一种虚假或唯名的实在,它们不过是 人们认识中的感觉材料,只有人们的认识的根源(界)才是真实的存在(实有)。大众部崇 信超越的、神化的佛陀,特别提倡“一心相续说”和“心性本净说”。部派佛教后来向大乘 发展,从大众部向中观派(空宗)发展,从上座部向经量部发展,进而向瑜伽行派(有宗) 发展。

      大乘佛教  在部派佛教流行时期,大乘的思想在南印度已开始产生和传播。当时在家 佛教徒中流行着对安置佛陀舍利的佛塔崇拜,从而形成了大乘最初的教团——菩萨众。参加 这些教团的有出家的导师(僧侣)和在家的支持者(俗人)。他们中间一部分人为了修持和 传教的需要,编辑了阐述大乘思想和实践的经籍,最初为般若系经典,以后又有《妙法莲华 经》、《维摩经》、《华严经》和《无量寿经》等出现。这些经典阐发了空、中道、实相、 六度、菩萨道、多佛、三乘分别和一心本净等等思想。在上述种种经典思想的基础上逐渐形 成了大乘两个主要派别——中观派、瑜伽行派。中观派大概在2世纪才开始形成,创始人是 龙树,经提婆、罗睺罗跋陀罗传至佛护和清辨时,因对中观的理论有不同的解释,分为自续 派和应成派。中观派发挥了般若经中的思想,认为修持最高的境界是空,空是“不可描述的 存在”,世界上的一切现象都是一种相对的依存关系(缘合)和一种假借的要领或名相(假 名),它本身没有实体(无自性)。对于真正的佛教徒应该证悟上述空性的“真谛”,但是 对于被无知(无明)覆盖的凡夫仍应导以“俗谛”,即承认世界相对存在的真理。瑜伽行派 兴起于4~5世纪间,因强调瑜伽的修行方法并以瑜伽行总括全部佛教教义而得名,该派的理 论奠基人是无著和世亲,主要经论是《解深密经》、《瑜合伽师地论》、《唯识二十论》、 《成唯识论》等。世亲的继承者有亲胜和火辨两家,较亲胜稍后并发挥亲胜学说的有德慧和 安慧,以上称为无相唯识派;世亲的另一继承者是陈那,他是后期瑜伽行派的先驱。陈那的 后继者有护法和法称,护法发展了世亲和陈那的唯识学说,法称发挥了陈那的因明学说。瑜 伽行派认为人所认识的一切现象都是由人们的认识主体即“识”所变现出来的,提出“万法 唯识”、“三界唯心”。他们把识分为三类八识,而把第八识即阿赖耶识(藏识)看作是现 象世界(现行)的根源(种子生现行),所以名之为“所知依”。他们又把一切存在现象分 为“五位百法”。另外还阐扬五种姓说,认为有一种“无种姓”的人,毕竟不能成佛。

      密教  6~7世纪,印度教在当时的社会和文化生活中逐渐取得了占优势的地位,从玄 奘的记述中可知当时对湿婆、毗湿奴、梵天的崇拜极为盛行。8~9世纪间商羯罗创新吠檀多 派,使印度教在理论上得到重大发展而空前地盛行。佛教在这种社会潮流影响下开始吸收印 度教和民间信爷而逐步密教化,在南印度和德干高原以及东印度出现了金刚乘和易行乘等。 前一个时期的显教中观派和瑜伽行派逐渐融合起来作为密教的世界观而继续存在。其主要经 典为《大日经》、《金刚顶经》、《密集经》、《喜金刚经》、《胜乐轮经》、《时轮经》 等。它以高度组织化的咒术、坛场、仪轨和各种神格信爷为其特征。仪轨极为复杂,对设坛 、供养、诵咒、灌顶皆有严格的规定,主张修“三密”,即手结印契(身密)、口诵真言( 语密)和心作观想(意密)。三密相应,即身成佛。8~9世纪以后,由于印度教的兴盛,佛 教僧团日益衰败,内部派系纷争不已,从而日趋式微。后来又由于伊斯兰教的大规模传播, 重要寺院被毁,僧徒星散,迄13世纪初,终于一蹶不振趋于消亡。

      现状  19世纪末,在印度沉寂约700年的佛教出现了复兴运动。1891年锡兰(今斯里 兰卡)的达磨波罗在印度首创摩诃菩提会,很多佛教胜地恢复旧观,并重新建立了一些寺院 。1947年印度独立后,佛教活动有了新的发展。在那烂陀、浦那、贝纳勒斯等地创设了一些 研究机构,并在很多著名大学设佛学系或巴利语系;出版了大量书刊。1956年印度政府举行 释迦牟尼涅槃2500年的国际性大规模纪念活动。同年10月,印度首任司法部长、宪法起草人 安培多伽尔在那格浦尔组织了一个有50万“贱民”参加的改信佛教运动,先后有几百万“贱 民”由印度教皈依佛教。1957年印度佛教徒组织了佛教的政党——共和党。后来,其中一部 分人因不满共和党的政治路线另组了困豹党。该党在孟买和马哈施特拉有一定影响。近年来 ,印度的佛教组织(摩诃菩提会、佛教神智会、圣弥勒教会等),在国外建立了很多分支, 广泛地开展了国际活动,经常召开国际佛教学术讨论会、座谈会等。根据1980年的统计,印 度有佛教徒5554000人,约占总人口的0.8%,印度的佛教徒虽然人数很少,但在印度的思想 文化界颇有影响。(宫静于众)


    【经量部】

      小乘佛教派别。又称说转部、说经部,简称经部。部派佛教中最晚出的一派。主张在
    佛教三藏中应以经而不以律、论为正量或正确的认识根据,故名。其特点是将外界一切事
    物的存在(蕴)和认识的对象(处)都认为是人们认识过程中的感觉材料,都是假名,只
    有人们的认识才是事物固有的体性(界)。

      学说渊源 经量部渊源于说一切有部(简称有部)的譬喻师,创导者为北印度坦叉始
    罗的鸠摩罗多(童受),然而由譬喻师转为经量部并建立经量部学说的却是室利罗多(胜
    受)。室利罗多曾于阿逾陀(无敌城)造《经部毗婆沙论》,但此书早佚,其主要内容尚
    保存在玄奘译的《阿毗达磨顺正理论》中。世亲曾依经量部学说写在《俱舍论》,也是研
    究经量部学说的主要著作。该部学说虽渊源于说一切有部,但与说一切有部的率点有许多
    不同之处。经量部认为:现在实有,过去、未来无体。这一基本观点,是在接受大众部的
    影响与批判说一切有部的过程中逐渐形成的。因之,可以说经量部是小乘内部备派宰的辩
    难和大、小乘之间论战拉物。

      原子论  是印度哲学中后个重要组成部分。在佛教各派中也颇流行,其中以说一切
    有部和经量部最为突出。法称在《量评释论·现量品》中,对经量部的原子论有较详细的论
    述。认为孤立、分散的原子不能成为认识的对象,而只有原子在无间隙的结合、积聚时,
    才能成为认识的对象。对此,《量评释论注释》中提到过一种反对意见:个体原子是超感
    觉的,因之把超感觉的原子积聚起来自然也不能产生知觉。从而积聚的原子也不能成为认
    训的对象。针对这种反驳,经量部指出:个体原子是超感觉的,诸如对象、感官、光、精
    神集中等分开来说虽皆不能产生认识,但是当它们在一起活动时就会产生认识。个体原子
    固然不能使人产生知觉,可是当许多愿子积聚在一起时,就会产生一种俱本原子所没遥新
    增添的优点。具有这种优点的原子积聚就会产生两种作用:一是在认识中投入自身的形象,
    二是成为产生认识的原因。具有这两种作用,就能成为认识的对象。

      虽然,经量部的这种主张必然导致承认正确的认识,就意味着感觉与事实的一致,亦
    即承认物质世界的独立存在。虽然原子论并非经量部学说体系的基础,但它毕竟是构成其
    基础的一个部分。

      无我论  经量部坚持原始佛教的无我论。世亲根据经量部的学说,在《俱舍信纸·破
    我品》中就曾驳斥了犊子部的有我论。《破我品》首先从“由我执力诸烦恼生,三有轮回
    无容解脱”开始,展开了对有我论的批判。犊子部主张补特伽罗(我)为谛义、胜义,并
    谓补特伽罗非即蕴、离蕴,亦即补特伽罗与五蕴的关系是非一非异犹如火与薪的关系。对
    此,经量部指出,火与薪非一则异非异则一,故非一非异之说就根本无法成立。又如关于
    如何认识补特伽罗的问题,犊子部主张无论据六识中的任何一识皆可知有补特伽罗。世亲
    则指出,辨识人皆以不同之法为其对境,怎能知有补特伽罗呢?通过辩难,犊子部提出,
    如否定补特伽罗就无法解释轮回解脱的问题。对此,经量部虽然有辩驳,但仍难解决无我
    论与轮回解脱之间的矛盾。

      随界论 经量部也承认业报轮回学说。尽管他们否认补特伽罗实有,但其随界论的主
    张却暗暗地脱离了他们的心外实在论。既然已经把细意识说引进了自己的体系,就无法否
    认补特伽罗的存在。实际上,这和大众部的极本识,化地部的穷生死蕴、上座部的有分识
    在本质上并无差别,都是生死轮回的主体。

      随界论受大众部的影响很深,并对以后大乘佛这有深刻的影响;同时,他们把自己意
    识的变相看作认识对象的观点也被以后的陈那所接受,并导入瑜伽行派的体系。因这,可
    以说经量部是瑜伽行派的先驱或唯识说的理论来源。

      与有部的分歧 经量部和说一切有部虽然都主张外界实在说,但两者的认识论却是非
    常不同的。有部主张对象,感官、知识三者同时存在,并根据三者的相互关系而形成认识。
    经量部则从建立在刹那灭论基础上的物心三元论出发,不承认三者间的相互关系与作用,
    雍认识即因果关系。对象为因,知识为果。法称对此曾有过论证,认为原因必在结果之
    前,对象必在知识的一刹那之前。

      根据经量部的刹那灭论,既然对象与知识不能同时产生,那么怎样才能认识对象呢?
    他们的回答是:对象是把自身形象投入知识的原因。

      显然,经量部并不认为人们能够直接认识外界的对象,人们认识的只不过是对象在刹
    那间投入人们自己意识中的形象而已。他们说的对对象的认识,也就是对自己意识的认识。
    法称认为仅从感官、光、精神集中等各种原因中并不能获得感性认识。同时,根据瑜伽行
    派所主张的等无间缘也无法说明这点,所以还必须利用推理来寻求形成这些原因的原因。
    这个原因就是外界。它是可以根据遮诠的方法来加以证明的。(高杨)




    【说一切有部】

     部派佛教派别。音译萨婆多部,简称有部或一切有部。约在释迦牟尼逝世后300年之际,
    从上座部分出。在此后半个世纪内,又有犊子、法上、密林山等部从此部分出,所以也称
    根本说一切有部。

      学说 以阿毗达磨为立论依据,主张“法体恒有”,即把世间一切现象分为有为法和
    无为法两类。有为法是因缘和合的产物,有生(产生)、住(持续)、异(变化)、灭(
    毁灭)的“四相”。有为法计四种:表现物质现象的,称为色法;表现生理或精神现象的
    眼、耳、鼻、舌、身、意六识的,称心法;各种心理作用称心所法;心、色之外具有生灭
    的各种现象,称心不相应法。无为法指非因缘和合、无生灭变化的各种现象。据此五法又
    细分为七十五种,统称五位七十五法。说一切有部在分析色法时,提出了极微(原子)的
    概念。他们认为,极微有变化、生灭、质碍等特性。所谓色就是质碍,质碍就是物有形质,
    占据一定的空间但又互为障碍。许多极微的积聚,组成有质碍的物体。极微是河分近况
    有的微粒。世界上的各物质存在和人都是由极微所构成的。说一切有部中有的论师认为,
    极微虽为物质的最小微料,但无长短方圆等开头也无东西南北上下的方位(方分),它不
    可分、不可见、不可听闻、不可嗅、不可触、没有变坏,没有质碍,但由极微结合起来的
    集合体,则是有形状和方位的。但有一些论师反对这种说法,认为无形状、无方分的极微
    不可能积聚成粗开头和有方分的集合体,因此,他们认为,极微也是有形状和方分的。有
    部还进一步指出:极微有色、香、味、触四种“分别”。称四尘。即眼根所见的是色尘,
    嗅觉于鼻的是香尘,味觉于舌的是味尘,肤觉于身的是触尘。这四尘因分别具有坚、湿、
    暖、动四大性质,故又叫做地、水、风、火“四大种”。由于四大极微的性质和数量结合
    的不同,因而出现了世界万物不同的性质和类别。有部还主张“三世实有”、“法体恒有”,
    认为过去、未来和现在皆有其实体,而且论证诸法都各有其不变不改之自性,同时也有造
    果之原因。原因出之所以,一切法既是实有,因也是实有的,因此又有说因部之名。由于
    一切有部认为诸法都有其不变不改之自性或法体,因此只承认人无我而不主张法无我。有
    部对因缘关系中提出了独特的“六因说”,即能作因(某物生时,一切不对基卢阻碍作用
    的事物)、俱有因(互为因果。互相依仗的条件,如三杖相依而言)、同类因(前面的因
    与后面的果,属于同一类的事物)、相应因(一个认识产生时,心与心所不能单独而起,
    二者必须互相帮助,互为因果)、遍行因(遍于一切染污法而生起烦恼的原因,如邪见、
    疑等)、异熟因(能引起不同性质的结果的原因,因其同类,不同而熟)。“六因说”是
    有部“三世实有说”的立论依据,即认为在三世中有着因果的必然联系,同时并发展了原
    始佛教的缘起观。

      典籍  有部基本理论典籍是公元前2~前1世纪时迦旃延子著的《阿毗昙八犍度论》。
    前秦建元十九年(383)僧伽提婆与竺佛念译出;后来,玄奘又在唐显庆二至四年(657~6
    59)重译,并改名为《阿毗达磨发智论》,还有注释《八犍度论》的《法蕴足论》、《集
    异门足论》、《施设足论》、《识身足论》、《界身足论》、《品类足论》,合称“六足
    论”。有部的三藏典籍在汉译本中保存较多。除论藏部分略如上述外,经藏有《杂阿含经》
    和《中阿含经》;律藏则有《十诵律》、《据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等28种,280卷。
    (童玮)



    【瑜伽行派】

      印度大乘佛教派别之一。中国传统称为有宗。因强调瑜伽的修行方法而得名、以《解
    深密经》、《瑜伽师地论》、《摄大乘论》、《唯识三十颂》、《唯识二十论》和《成唯
    识论》等为主要经典。从事这派修持的人被称为瑜伽师。

      传承 传说瑜伽行派的祖师是弥勒,但弥勒是否实有其人,学术界一直有争论。一般
    认为,在瑜伽行派兴起时,大乘佛教中曾有弥勒论师,该派假托弥勒菩萨所说作了种种论
    著。该派理论的奠基人是无著和世亲。世亲的继承者有亲胜和火辨两家。较亲胜稍后并发
    挥亲胜学说的有德慧和安慧等,史家称为前期瑜伽行派或无相唯识派;世亲的另一继承者
    是陈那,他特别注意用因明的方法阐发瑜伽学说,是后期瑜伽行派或有相唯识派的先驱,
    陈那的后继者有无性、护法、戒贤、法称等。迨7~8世纪密教兴起后,大乘佛教中的两派开
    始接近起来,逐渐融合为瑜伽行中观派或称中观瑜伽行派。

      学说  三类八识 瑜伽行派认为世界上的一切现象都是由人们精神的总体——识所
    转变显现出来的(“内识生时,似外境现”),所谓“万法唯识”、“三界唯心”。按识
    的变现和作用可分为三类八识:①前六识——眼识、耳识、知识、鼻识、身识、意识。它
    们主要的职能是起了别和认识的作用,前六识都以各自相应的认识器官(眼、耳、鼻、舌、身、心脏)为其活动的根据,并以相应的、幻现的外境(色、身、香、味、触、法)为
    其认识的对象;②第七识——末那识。它的职甬起思维度量的作用,是前六识和第八识(
    阿赖耶识)的中介,它以阿赖耶识为其自己存在的前提和认识对象,由于末那识的活动伴
    随有四种根本烦恼,从而使人们陷于痛若和生死轮回;③第八识——阿赖耶识(藏识)。
    是前七识的共同根据,宇宙万有的根源。它的本相有三:(a)能藏,即阿赖耶识能摄持和保
    存一切“种子”(潜在力),种子或潜在力在时机成熟时能够生出宇宙万有(种子生现行
    ),宇宙万有也可发生(熏习)新的宇宙万有的潜在能力或状态(现行生种子),这种势
    如瀑流永恒不断的因果变化,亦即人间若海的无限变化过程;(b)所藏,即生起宇宙万有潜
    在力的所藏处;(c)我爱执藏,阿赖耶识原非自我(灵魂)而是识的流转,但第七识妄执为
    永恒主宰的灵魂,因之被称为我爱执藏,这个自我(灵魂)也就是轮回果报的主体。

      四分 该派对认识的职能和作用进行了分析,提出了“四分”(四种作用之分):①
    相分。是幻现的外界对象反映在人们认识中的形相,亦即客观对象反映在主观上的表象;
    ②见分。是人们自己对于形相的认识能力或作用;③自证分。是证知、鉴定自己如何认识
    形相的了别作用,亦即见分、相分的自觉作用;④证自证分。是对于自证分的再证知、再
    鉴定,它是认识能力或作用的最高阶段和总结。他们曾以尺量布为例,说明这四分的关系。
    相分好比布,见分好比尺,自证分好比是根据尺所量知布的长短,证自证分好比是对于
    所量布的长短的证实。关于四分的学说在瑜伽行派内部有着不同的主张。安慧等人认为见
    分和相分是无体的、虚妄的实在(遍计无体),自证分才是相对的实在(依他实体)。因
    此这派称为无相唯识派;陈那、护法等人认为相分是有体的真实的存在,见分缘相分为外
    境时,见分上才会生起或显现相分的形相,因之被称为有相唯识派。

      五位百法 对于识所变现的宇宙万有,瑜伽行派概括为五位百法。五位是心法(精神
    现象)、心所有法(心的随属现象或作用)、色法(物质现象)、心不相应行法(非精神
    非物质的现象)、无为法(不生不灭的现象)。此外,他们也对宇宙万有的本性作了说明,
    认为从“存在”或“有”的方面看,可分为三性:①遍计性。即虚妄的表相(相);②
    依他起性。即假有的或相对的表相,由因缘或条件所引起;③圆成实性。即绝对的表相,
    圆成实性不借因缘或条件,是由自身所引起的一种真实的实在,它是由完成修行的人在瑜
    伽直觉中所亲证,圆成实性也就是真如佛性。从“非存在”或“无”的方面看,可分析为
    三无性:(a)相无性。一切体性都无;(b)生无性。没有生,没有自然所有之性。非有似有,
    一切犹如幻象;(c)胜义无性。远离妄执,无相空寂,一切清净,这是瑜伽行者修持所达
    的最高境界。

      五种姓 瑜伽行派把一切众生分为声关乘种姓、缘觉乘种姓、如来乘种姓、不定种和
    无种性五类。认为这五姓由于各自所具有的无漏种子(没有被烦恼所污的种子)和有漏种
    子(为烦恼所污、被束缚限制的种子)的不同,而修持所得的结果也是不同的。声闻乘种
    姓可修证阿罗汉果;缘觉乘种姓可修证辟支佛(缘觉);如来乘种姓可修证为如来佛;不
    定种姓所修的证果很不定;无种性因为只具有有漏种子,要受业报轮回的限制不能成阿罗
    汉或菩萨。以上被称为五性各别说。

      传播 唯识思想在南北朝的北魏时代就由菩提流支、勒那摩提等人传入中国,在北方
    地区成立了地论学派。在南朝的梁陈时期,真谛又把这一思想弘传于南方,在江南一带形
    成了摄论学派。但南北朝时代在中国流传的唯识思想基本上都属于印度前期瑜伽行派的思
    想或唯识古学。迨唐玄奘自印度回国译出《成唯识论》后,中国才传播鳊护法一系的唯识
    新学,从而建立了唯识学派——法相宗。唯识学在唐代曾风靡一时,但在唐末五代即开始
    衰微。新罗在玄奘以前即弘传地论和摄论,以后又有玄奘的直传弟子神昉、圆测和圆测的
    弟子道证等传入唯识新学,建立了新罗的唯识宗。日本的唯识学最初由直接从玄奘学习的
    道昭传入,以后又有玄昉等人到中国学习,带回大批经论,弘传唯识,逐渐建立了日本的
    法相宗。这个学派在奈良、平安朝和江户时代一直盛行不绝。(黄心川)




    【中观派】

      印度大乘佛教主要派别之一。中国传统称为空宗。因宣扬龙树的中道而得名。中观理
    论最早的阐述者和奠基人是2~3世纪的龙树和他的弟子提婆。但作为一个学派,则出现于
    6世纪的大乘佛教末期。

      理论基础  中观派发挥了大乘初期《大般若经》中空的思想。认为世界上的一切事物
    以及人们的认识甚至包括佛法在纳都是一种相对的、依存的关系(因缘、缘会),一种假
    借的概念或名相(假名),它们本身没有不变的实体或自性(无自性)。所谓“众因缘生
    法,我说即是空,亦为是假名,亦是中道义”,在他们看来,只有排除了各种因缘关系,
    破除了执着名相的边见,才能证悟最高的真理——空或中道。中观派在破除人们执着空有
    的两边中提出了“八不”的学说。所谓八不,即不生不灭(从实体方面看)、不常不断(
    从运动方面看),不一不异(从窨方面看)、不来去从时间方面看不。在他们看来,生灭
    常断、来去、一异是一切存在的基本范畴,也是人们认识之所以成立的根据。如果否定了
    这四对范畴,否定了主观认识人和客观世界,从而就显示了空性真理,他们还提出两种真
    理说(二谛)。认为在最高夫理(真谛)空之外,还应承认相对真理(俗谛),对修持佛
    法的人应该说真谛,说空性真理,对复盖无明(无知)的凡夫,应该说俗谛,即承认世界
    和众生的存在。中观派还进一步认为,作为最高修持境界的涅槃和现实世界在本性上是没
    有差别的,它们之间所以有差别,主要是由于人们无明的结果,如果消灭了无明,也就达
    到了涅槃,为此,他们规定了五十二行位的修行阶段。继龙树、提婆之后,阐述中观理论
    的有罗睺罗跋陀罗,在罗睺罗以后200年中的传承关系很不清楚。

      派别分立与理论发展   6世纪佛护作《中论注》,清辨作《般若灯论释》,与当时流
    行的另一种思潮唯识论开展了“空有之争”后,大乘佛教才开始分出中观派和瑜伽行派。
    佛护和清辨虽然都标榜弘扬龙树、提婆的中观,但他们对空性的认识和论证方法都各自不
    同。因之中观派分成应成派(归谬论证派)和自续派(独立论证派)两派。应成派的佛护
    继承龙树、提婆破而不立的传统,认为龙树的空“是遮非表”。所谓“是遮”,指从各方
    面指摘论敌所说的矛盾性,证明其不能成立,从而否定一切实有自性。“非表”是不提出
    自己正面的、积极的主张,不肯定任何规定性的存在。在他们看来,不但对空有,而且对
    空的认识本身也要加以排除(“非唯空有,亦复空空”)。但自续派的清辨等持相反的意
    见,认为对空性要用因明的推论形式(比量)积极地加以表述,空不是意味着否定一切,
    而是修持者在禅思中能够达到的一种最高境界。应成派的后继者有月称和寂天。他们进一
    步发挥了佛护的“以破显空”的思想。此派至11世纪初在印度中断。但经阿底峡传入西藏
    复经宗喀巴的提倡。在藏地继续得到发展。自续派的后继者有难誓、室利笈多、阇那迦波、
    寂护、莲花戒、解脱军和师子贤等。公元7~8世纪以后,随着密教的传播。大乘两个学派
    开始融合,形成中观瑜伽行派。寂护是这个学派的创建者,著有《摄真实》等。他坚持自
    续派的独立论证路线,并受到法称因明学中认识论和方法论的影响,认为外界的一切存在
    虽然都是识的流转和显现,但从终极意义(胜义)上看则不过是“寂灭戏论”或“毕竟空”。
    莲花戒对寂护的《摄真实》作了细注,著有《修买欠序》,进一步把唯识学说引入中观派
    中去,提出了“无相唯识说”。师子贤著有《八千颂般若解说·现观庄严明》,用般若思
    想贯通了中观和瑜伽两派理论。他们的思想传入藏地后对显教的各派有重要影响。

      传播  龙树的《中论》、《十二门论》和提婆的《百论》在5世纪经鸠摩罗什传译后,
    在中国汉族地区形成了三论宗,其著名的代表有僧肇、僧诠、法朗、吉藏等。另外,龙树
    的中观乐说也是中国天台宗、华严宗和禅宗的立论依据。吉藏的弟子慧灌把三论宗传至朝
    鲜、日本,在日本奈良时期一度很流行。(黄心川)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佛音阁        页面执行时间:31.25毫秒
    Powered by:XAIU Soft Group Ver 2.0(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