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主持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节后上班如渡劫?听取高僧一番[74]

  • 如果你对生活灰心……[78]

  • 三句话看清一个人,一看一个准[77]

  • 初六接“好运”,佛门送“五穷[77]

  • 人生最好的状态:晴耕雨读,安[111]

  • 无生毕竟有生在,离相依然住相[84]

  • 福报藏在这两个字里[85]

  • 白话《梁高僧传》丨昙柯迦罗[69]

  • 正月初五迎财神:学习佛家“七[74]

  • 世间与出世间“环境”:五台山[153]

  • 白话《梁高僧传》丨维祇难[70]

  • 新春福慧|上供三宝,下济众生[120]



  • 本站推荐

    二十四节气之小寒|

    二十四节气之冬至|

    二十四节气之小雪|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 >> D2佛教文学 >> [专题]d2佛教文学 >> 正文

    白话《唐高僧传》丨释慧思
    [ 作者:佚名   转自:网络   已阅:476   时间:2022-12-1   录入:wangwencui ]


    2022年12月1日    佛学研究网

        (三)习禅

        隋南岳衡山释慧思

        【译文】

        释慧思,俗姓李,武津(今河南上蔡)人。幼年时就以心地善良闻名,乡里称颂传为美谈。曾梦见一个印度僧人劝他出家,感悟此祥瑞,遂辞亲入道。所投之寺院,不是特别僻静之处,多次梦见神僧,令他斋戒,自此之后,奉持戒律,梵行清慎。到了受具足戒之后,道志更为坚固,喜幽栖,好寂静,常坐禅修习,日唯一食,不接受其它之供养,且杜绝与外界之往来。读诵《法华》等经三十多卷,几年之内读了上千遍。所住之寺舍,曾被野人烧毁,其人遂得重疾,请求忏悔为其除罪,并答应为他重建草舍,慧思当即同意,接受其重建之草舍,又诵经如故,没有多久时间,那人的病就痊愈了。

        后来,慧思又曾梦见数百个印度僧人,相貌、服饰都很奇异,对慧思说:“你所受之戒律并不殊胜,怎能开发无上正道呢?现在既有此机缘巧遇清众,宜更设坛祈请师僧三十二人,加受羯磨法具足戒。”慧思醒过来后,方知此乃梦中受戒。自此之后,修习更勤,意念益坚,读经坐禅,夜以继日。经由苦行,可以彻见三生道业。

        又曾梦见弥勒、弥陀为其说法开示,故建造了弥勒、弥陀二像,一起供养。又曾梦见随从弥勒及其诸眷属,同赴龙华之会,心里暗想:我于末法时代,受持《法华经》,今又值遇慈尊,遂感伤悲泣,豁然觉悟。此后,他对诸佛供养更勤,道业也更为精进。灵瑞之相一再出现,瓶中的水时常饱满,供事严谨完备,好像有天童护法。后因读《妙胜定经》,赞叹禅定之功德,遂修习定学。

        当时,慧文禅师门下有数百学徒跟他参学,很受僧俗二界之推崇,慧思遂往皈依,拜他为师,跟他修习禅法。他对师父侍候周到,寒冬溽夏都不惮劳苦,自己修习又专精勤奋,昼夜摄心,理事兼融。但因机缘未到,虽经一段时间,仍未有所证,又于第二年夏天束身长坐,系念静坐。到第三个七日时,遂发少静观,见一生善恶业相,因此警嗟,倍增勇猛精进。到即得初禅时,八触(即动触、痒触、轻触、重触、冷触、暖触、涩触、滑触)发作,驰回不已,自此禅障忽起,四肢无力,不胜行走,身不随心。即自观察,我今生病,皆从业生,而业由心而起,本无外境。反观心源,业不可得,身如白云幻影,有相无体。如此观想之后,颠倒想遂灭,心性顿时清净,疾病苦痛也一并消失。又发空定,心境廓然,结夏安居,增一法腊,但并没有什么大的收获,自恨道力、慧根低下,很感惭愧。遂倚壁而坐,背还没靠近墙壁,就忽然开悟,以致法华三昧、大乘法门,一念明达;十六殊胜,背舍阴入,都自通彻。后往鉴、最等禅师处,述己所证,得到他们的赞许。

        他进一步修持、研练,禅观更为专精,因而声名远播,四方学众,钦仰其德操、道业,纷纷前来问道、参学,一时间门徒甚众。他就对大、小二乘中之定慧等法,广为阐扬,收摄自他。由于学徒甚多,因而良莠混杂,遂致是非间起。一些怨嫉之徒,竟欲下毒毒死他,但都幸免于难。不少异道也企图谋害于他,也没能得逞。他对众学徒说:“大圣在世,也不免为流言所伤,何况我等无德之辈,怎能逃过此难?这些灾难,乃是往世之业所致,时候一到,遂得报应,这乃是个人的小事。更大的事乃是,佛法不久当遭劫难,我等究竟当往何方,以避此难?”当时只听见空中有声音说:“若欲修定,可往武当、南岳,此乃入道之山。”遂于齐武平初年,离开嵩阳,率领徒众南下,效前贤栖隐了。

        起先到了光州,正好碰上南方发生战乱,前方道路堵塞,只好暂时到大苏山落足。几年之间,投奔大苏山去向他求学者是成千上万。此地适是齐、陈交界处,乃是兵家必争之地,因此,很快就发生战事,佛法因而受到很大的破坏,有些僧侣们纷纷离散,但也有一些佛门精英,轻生而重法,以所谓“朝闻道,夕死可矣”之精神,冒着生命危险,来到此地,遂使山林如市。慧思为他们提供饮食,又向他们传授禅法,并以四方之所布施,写金字《般若经》二十七卷及金字《法华经》等,并配以琉璃宝函,极是富丽庄严。其功德殊胜,使大众大发菩提之心,又宣讲这二部经典,即刻依序构思,随文造尽,无非是一些深远之理。后来又令江陵学士智顗代讲金经。当智顗讲到“一心具万行”处,智顗有所疑惑,慧思就为之解释道:“你之所疑者,乃是《大品经》之次第意,不是《法华经》之圆顿义。我过去结夏中曾为此问题苦苦思索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才在一天夜里突然领悟了这一点,我既然以身证实了,就不应该有所疑问。”智顗即向他请教《法华》行法,以三七日为一期,行道诵经,或行或立或坐,思惟谛观实相中道之理,其间的境界是很难加以记载或口述的。又问他所证是否即是十地?慧思曰:“非也。我只是十信铁轮位耳。”后来验之以事,他解行高明,根识清净,其修行阶位等于初依,了知秘密教法。又如仁王,发心实践十善,以慈悲为怀,远离苦海,仅据其谦逊之言,恐难窥其实际,所以其真事迹不详。

        后来大苏山屡有烽警之灾,僧侣栖遑不安,遂率领四十余僧径奔南岳。其时即陈光大二年(公元五六八年)六月二十二日。一到该山,就对徒众们说:“我约在此山居住十年,此后必定外出远游。”又说:“我在前世曾经到过此处。”游历到衡阳后,发现一个甚好处所,林泉清澈,见者悦心,慧思又说:“此乃古寺遗址,我过去曾在此处住过。”后来依他所说的进行挖掘,果然发现房殿地基以及僧人所用之器皿等。再往岩下走时,慧思又说:“我曾经在此坐禅,贼人砍了我的头,因此命终,但身体却遗留在此。”大家一齐寻找,果然发现有一堆枯骨,再往下找,又发现头盖骨等。慧思遂于此地建塔,以作纪念。他所说之事,屡屡应验,事迹大体类此。

        陈朝一代修习心学者,莫不皈宗慧思,他经常讲授大乘经论,神悟非凡,故门徒日盛,声誉日隆。但当时有些异道心怀嫉妒,便向陈主进谗言,曰:“慧思乃北地僧人,受齐国之派遣,住于南岳。”陈主遂敕二使前往南岳。才到山腰,就有二虎咆哮,二使大惊而退。过了几天后重新进山。其时有一只小蜂来螫慧思之前额,之后又有一只大蜂飞来,把那只小蜂螫死,衔着小蜂从慧思面前飞过。陈主详尽的盘问,慧思毫不介意。后来,那两个诬陷慧思的人,一个暴死,一个被狂犬咬死。此正应了二使至山时二蜂所显示之征兆。因他屡有灵应,故后来陈主迎他住锡栖玄寺。

        慧思曾经去过瓦官寺。那一天下着大雨,道路泥泞,他却遇雨不湿,履泥不沾。僧正慧嵩与诸学徒在路上遇到他,看到这种情形,惊叹地说:“此神人也,不然何能如此!”因之朝野瞩目,道俗钦仰。大都督吴明彻十分敬重他,赠之以犀枕。别将夏侯孝威,在前往寺院礼敬时,在路上就想:吴大都督送他犀枕,我如何才能见到此犀枕呢?到了慧思之住所后,刚要向慧思行礼致敬,慧思便对夏侯孝威说:“大施主欲见犀枕,我可以带你去观看。”又有一次,夏侯孝威忽然听有声音对他说:“请尽速洒扫庭院,圣人马上就要来了。”果真过了不久,慧思就到了。夏侯孝威对他极是崇敬,遇人就说。因此不管王公显贵,抑或平民百姓,对他都十分崇敬不敢长留意思,人船供应到江边送别。慧思说:“寄住南岳已十年,年满应当别去了。”

        后来,慧思返回山舍,每一年陈朝皇帝都频频遣使慰劳,供养丰积,荣盛莫加。他说法非常,神异难测,常现形大小,或突然藏身,或异香奇色,祥瑞频频。临终时,从山顶上下到半山道场,大集门人,连日说法,谆谆教诲,闻者都十分感动。他告诉众人曰:“若有十人不惜身命,常修法华三昧(法华忏)、般舟三昧、念佛三昧、方等忏悔,常坐苦行者,一切所需,由我供给。若无如此之人,我即远去。”因苦行之事,甚是不易,竟然无人答应。因而屏众敛念,泯然命尽。小僧灵辩,见慧思已经气绝,咆啕大哭,慧思遂睁开眼睛说:“你是恶魔!我将离去了,有很多圣人都迎接我。至于我后世之受生处,不须乱猜,以免妨碍、扰乱于我。痴人出去!”说完之后,又摄心静坐。至入寂时,众人皆闻异香满屋,头顶暖和,身体柔软,颜色如常。其时即陈太建九年(公元五七七年)六月二十二日。验之于以往他所说的,只在南岳注十年,正相符契。世寿六十四。

        在当时,江东一带的佛教界宏重义门,对于禅法,并不太重视,也没有多少人在修习。自从慧思南渡之后,倡止观并重,定慧双修,昼谈义理,夜便观想。这一作风对后来禅宗南北二宗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而慧思其人身相庄严,顶有肉髻,见者无不倾伏、皈信。他又善识人心,思深鉴照,讷于言过,方便诲引,奉菩萨戒,行大慈悲。甚至于不穿皮革之类服饰,而由其门人制作粗布衲衣。天气冷了,则以艾纳御寒。

        自从佛法东渐中土后,凡六百年,只有南岳慧思之慈行最是可敬可崇。我曾亲自参加传译,经常翻阅佛经,查询法衣所用之原材料,均没有以蚕丝制作法衣的。可见,慧思约束贪着,无由放纵。独断不以损生之皮革为法衣之材料,乃是高遵圣训。不放纵贪附的俗情,也不主观断事。此外,慧思凡所著作,皆口授成章,无所删改。曾撰《四十二字门》两卷,《无诤行门》两卷,《释论玄》、《随自意》、《安乐行》、《次第禅要》、《三智观门》等五部各一卷。这些都流传于世。

        【原典】

        释慧思,俗姓李氏,武津①人也。少以弘恕慈育知名,闾里称言,颂逸恒问。尝梦梵僧劝令出俗,骇悟斯瑞,辞亲入道。所投之寺非是练若②,数感神僧训令斋戎,奉持守素梵行清慎。及禀具足,道志弥隆,逈栖幽静,常坐综业,日惟一食,不受别供,周旋迎送,都皆杜绝。诵《法华》等经三十余卷,数年之间千遍便满。所止庵舍,野人所焚,遂显疠疾,求诚乞忏,仍即许焉。既受草室,持经如故,其人不久所患平复。

        又,梦梵僧数百,形服瓖异,上座命曰:“汝先受戒律仪非胜,安能开发于正道也?既遇清众③,宜更翻坛祈请师僧三十二人,加羯磨法④具足成就。”后忽惊寤,方知梦受。自斯已后,勤务更深,克念翘专,无弃昏晓,坐诵相寻,用为恒业。由此苦行,得见三生所行道事。

        又,梦弥勒、弥陀,说法开悟,故造二像,并同供养。又,梦随从弥勒与诸眷属,同会龙华⑤。心自惟曰:我于释迦末法,受持《法华》,今值慈尊,感伤悲泣。豁然觉悟,转复精进,灵瑞重沓,瓶水常满,供事严备,若有天童侍卫之者。因读《妙胜定经》,叹禅功德,便尔发心修寻定支。

        时禅师慧文,聚徒数百,众法清肃,道俗高尚。乃往归依,从受正法。性乐苦节,营僧为业,冬夏供养,不惮劳苦,昼夜摄心,理事筹度。讫此两时未有所证,又于来夏束身长坐,系念在前。始三七日,发少静观,见一生来善恶业相,因此惊嗟,倍复勇猛。遂动八触⑥,发本初禅。自此禅障忽起,四肢缓弱不胜行步,身不随心。即自观家,我今病者,皆从业生,业由心起,本无外境。反见心源,业非可得,身如云影,相有体空。如是观已,颠倒想灭,心性清净,所苦消除。又发空定,心境廓然。夏竟受岁⑦,慨无所获,自伤昏沉,生为空过,深怀惭愧。放身倚壁,背未至间,霍尔开悟。法华三昧⑧,大乘法门,一念明达;十六特胜⑨,背舍阴入,便自通彻,不由他悟。后往鉴、最等师,述己所证,皆蒙随喜。

        研练逾久,前观转增,名行远闻,四方钦德,学徒日盛,机悟寔繁。乃以大、小乘中定慧等法,敷扬引喻,用摄自他。众杂精粗,是非由起。怨嫉鸩毒,毒所不伤;异道兴谋,谋不为害。乃顾徒属曰:“大圣在世不免流言,况吾无德,岂逃此责?责是宿作,时来须受,此私事也。然我佛法不久应灭,当往何方,以避此难?”时冥空有声曰:“若欲修定,可往武当南岳,此入道山也。”以齐武平之初,背此嵩阳,领徒南逝,高骛⑩前贤(11),以希栖隐。

        初,至光州(12),值梁孝元倾覆国乱,前路梗塞,权上大苏山,数年之间归徒如市。其地陈齐边境,兵刃所冲,佛法云崩,五众(13)离溃。其中英挺者,皆轻其生,重其法。忽夕死庆朝闻,相从跨险而到者,填聚山林,思供以事资,施以理味。又以道俗福施,造金字《般若》二十七卷、金字《法华》,琉璃宝函,庄严炫曜,功德杰异,大发众心。又请讲二经,即而叙构,随文造尽,莫非幽颐。后命学士江陵智顗,代讲金经,至一心具万行处,顗有疑焉。思为释曰:“汝向所疑,此乃《大品》次第意耳,未是《法华》圆顿旨也。吾昔夏中苦节思此,后夜一念顿发诸法,吾既身证,不劳致疑。”顗即谘受《法华》行法,三七境界难卒载叙。又谘师位即是十地(14)。思曰:“非也。吾是十信(15)铁轮位耳。”时以事验,解行高明,根识清净,相同初依(16),能知密藏(17)。又如仁王,十善发心,长别苦海,然其谦退言难见实,故本迹叵详。

        后在大苏,弊于烽警,山侣栖遑不安其地。又将四十余僧径趣南岳,即陈光大二年六月二十二日也。即至告曰:“吾寄此山正当十载,过此已后必事远游。”又曰:“吾前世时曾履此处。”巡至衡阳,值一佳所,林泉竦净,见者悦心。思曰:“此古寺也,吾昔曾住。”依言掘之,果获房殿基墌,僧用器皿。

        又往岩下,吾此坐禅,贼斩吾首,由此命终,有全身也。佥共寻觅,乃得枯体一聚。又下细寻,便获髅骨。思得而顶之,为起胜塔,报昔恩也。故其往往传事验如合契,其类非一。

        自陈世心学莫不归宗,大乘经论镇长讲悟,故使山门告集,日积高名。致有异道怀嫉,密告陈主,诬思北僧,受齐国募,掘破南岳。敕使至山,见两虎咆愤,惊骇而退。数日更进,乃有小蜂来螫思额,寻有大蜂啮杀小者,衔首思前飞扬而去。陈主具问,不以介意。不久谋罔一人暴死,二为猘狗啮死。蜂相所征,于是验矣。敕承灵应,乃迎下都止栖玄寺。

        尝往瓦官,遇雨不湿,履泥不污。僧正慧暠与诸学徒,相逢于路,曰:“此神异人,如何至此!”举朝属目,道俗倾仰。大都督吴明彻,敬重之,至奉以犀枕。别将夏侯孝威,往寺礼觐,在道念言:吴仪同所奉枕者,如何可见?比至思所,将行致敬,便语威曰:“欲见犀枕,可往视之。”又于一日忽有声告:“洒扫庭宇,圣人寻至。”即如其语,须臾思到。威怀仰之,言于道俗。故贵贱皁素不敢延留,人船供给送别江渚。思云:“寄于南岳止十年耳,年满当移,不识其旨。”

        及还山舍,每年陈主三信参劳,供填众积,荣盛莫加。说法倍常,神异难测,或现形小大,或寂尔藏身,或异香奇色,祥瑞乱举。临将终时,从山顶下半山道场,大集门学,连日说法,苦切诃责,闻者寒心。告众人曰:“若有十人不惜身命,常修法华(18)、般舟(19)、念佛三昧、方等忏悔,常坐苦行者,随有所须,吾自供给,必相利益,如无此人,吾当远去。”苦行事难,竟无答者。因屏众敛念,泯然命尽。小僧灵辩,见气乃绝,号吼大叫。思便开目曰:“汝是恶魔!我将欲去,众圣□然,相迎极多。论受生处,何意惊动,妨乱吾耶!痴人出去!”因更摄心谛坐。至尽,咸闻异香满于室内,顶燠身煗颜色如常,即陈大建九年六月二十二日也。取验十年宛同符矣。春秋六十有四。

        自江东佛法宏重义门,至于禅法,盖蔑如也。而思慨斯南服,定慧双开,昼谈理义,夜便思择。故所发言无非致远,便验因定发慧,此旨不虚,南北禅宗罕不承绪。然而身相挺特,能自胜持,不倚不斜,牛象象视,顶有肉髻,异相庄严,见者回心不觉倾伏。又善识人心,鉴照冥伏,讷于言过,方便诲引,行大慈悲,奉菩萨戒。至如缯纩皮革,多由损生,故其徒属服章率加以布,寒则艾纳用犯风霜。

        自佛法东流,几六百载,唯斯南岳慈行可归。余尝参传译,屡覩梵经讨问所被法夹,至今都无蚕服,纵加受法,不云得成。故知若乞若得,蚕绵作衣,准律结科,斩舍定矣。约情贪附,何由纵之?思所独断,高遵圣检。凡所著作,口授成章,无所删改。造《四十二字门》两卷,《无诤行门》两卷,《释论玄》、《随自意》、《安乐行》、《次第禅要》、《三智观门》等五部各一卷,并行于世。

    【注释】
    ①武津:今河南上蔡。
    ②练若:又作阿兰若、兰若、阿练若等,意译为寂静处,原指出家人修行处所,后成为寺院之通称。
    ③清众:指出家教团或于丛林修行大众。
    ④羯磨法:羯磨意译为业、办事等。羯磨之内容包含法、事、人、界四种,简称羯磨四法。羯磨法即羯摩之作法。
    ⑤龙华:又称龙华三会,指弥勒菩萨于龙华树下成道之三会说法。
    ⑥八触:指即得初禅定时,身中所生之八种感触:动触、痒触、轻触、重触、冷触、暖触、涩触、滑触。欲得初禅定时,四大狂发,不明此相者,聚起警惧,以为发病,驰回不已,遂乱血道,成为狂气。
    ⑦受岁:比丘于夏季三月间安居修学,安居竟增一法腊,谓之受岁。
    ⑧法华三昧:又作法华忏法、法华忏,即依据《法华经》及《观普贤经》而修之法,以三七日为一期,行道诵经,或行或立或坐,思惟谛观中道实相之理。
    ⑨十六特胜:又作十六胜行,为数息观中最为殊胜之十六种观法。
    ⑩高骛:高飞。
    (11)前贤:前代之圣贤哲人。
    (12)光州:今河南光山。
    (13)五众:比丘、比丘尼、式叉摩那、沙弥、沙弥尼。
    (14)十地:佛教修行之阶位,有三乘十地与大乘菩萨十地之分。
    (15)十信:菩萨五十二阶位中,最初十位应修之十种心。
    (16)初依:大乘诸师对四依菩萨与大乘修行阶位之配列,有多种说法,如《法华玄义》卷五上载,五品、十信之人为初依,十住之人为二依,十行、十回向之人为三依,十地等觉之人为四依。
    (17)密藏:说法有二,一指秘密教法。二指属于密教之经、律、论三藏圣典。
    (18)法华:即法华三昧,见注⑧。
    (19)般舟:即般舟三昧,在一定期间(七日至九十日)内,修行三昧,得见诸佛。据《般舟赞》载,以十日为一期,常行无休息,除用食之外,均须经行,不得休息,步步声声,念念唯在阿弥陀佛。
    *本网站对所有原创、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均保持中立,推送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发布的文章、图片等版权归原作者享有。部分转载作品、图片如有作者来源标记有误或涉及侵权,请原创作者友情提醒并联系小编删除。


    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佛音阁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