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主持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留个台阶让别人下,留点风头让[93]

  • 知人不评,知事守口,知理不辩[108]

  • 一个人强大的三个层次,你在哪[92]

  • 真正厉害的人,往往都很“笨”[122]

  • 戒掉这四种语气,家庭才会和睦[91]

  • 兔年最好的活法:柔[125]

  • 试析南传佛教与云南傣族的日常[112]

  • 放下一切,专心向道,才算是本[96]

  • 白话《梁高僧传》丨帛远[120]

  • 佛教四纲目——信、解、行、证[98]

  • 从无杂物到无杂念:简朴生活中[166]

  • 人与人合不合,就一个字![149]



  • 本站推荐

    二十四节气之小寒|

    二十四节气之冬至|

    二十四节气之小雪|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 >> D3思想哲学 >> [专题]d3思想哲学 >> 正文

    死亡能让每个人“觉醒”,但你不必等到那一刻
    [ 作者:佚名   转自:网络   已阅:560   时间:2022-10-16   录入:chengshangyun ]

     

    2022年10月16日  佛学研究网

        在此生,每个人都注定会“开悟”,区别仅在于——有人能在生活和修行中觉知,有人在将死之时才恍然醒悟!

        1 疾病,让我们更清晰地体验当下

        很多智慧传统都对隐退或孤绝的转化力量有所洞悉,悟出灵性进化的根基在于能够与“孤单和寂寥为友”。

        而习惯于忙忙碌碌的人往往在生病时分,才会从尘世“隐退”。眼见家人亲友依然活在纷扰繁忙的世界里,但是生病的她/他却置身其外,自己和原来所熟悉的生活渐行渐远。

        这个被迫隐退或孤立的状态,起初会造成心理上和情绪上极大的痛苦。有人就曾经觉得自己被隔绝在生气勃勃的花花世界之外,很渴望回到熟悉的生活里,诸如自怜、被遗弃和绝望等情绪,也会冒出来。

        这种“被迫的隐退”,不免让我联想到车子在高速公路旁抛锚的情景——

        公路上一台台车呼啸而过,赶着去度假、和家人团聚或出差。车里的人可能为了尽快到达目的地而超速飙车,偶尔在确认没有警车跟在后头时才往后视镜一看,瞥见了路边有一辆车“抛锚”了。

        假如你不巧就是坐在抛锚车里的人,听见车子接连疾驶而过的声音,感觉到扬起的旋风阵阵袭来,感觉似乎所有人对你的困境皆是冷漠以对。

        不过,慢慢地,你会习惯那飙速的车声,它会渐渐变成背景噪音淡出你的听觉,有如心灵背景里的浪涛。

        你开始听到车旁草地上的小鸟啾啾叫。野花盛开,叶子随风飘飞。你看见了这一带的景色,感觉到空气的温度,还有天空的色泽和漂浮在空中的一切。路边这小小一隅成了你体验当下的基地,你的注意力游移到这一方天地里,因而对它了如指掌。

        公路上熙来攘往的喧嚣景象,此时已模糊一片。注意力缓缓转移,焦点反而更清晰,更能强力聚焦于当下。

        2 “隐退”的转化力量

        隐退得以让我们步出生活的常轨,带来对当下的更清晰体验。每当我们想找个安静空旷的地方独处,因而来到了松林里,河畔隐密处,偏僻的山丘,或是沙丘后一个不为人知的所在时,都有这种直觉。

        很多灵性导师也都建议信徒们远离“尘嚣”,避隐山林、洞窟、沙漠、修院、禅舍或僻静居所。他们把隐退视为促进心灵转化的特殊条件。我们借着隐退,退出了所属文化的生物社会层,开始以更直接、聚焦当下而且不落名相的方式体验真实。

        透过这般的修行,凡尘俗世逐渐失去真实。由此,我们在凡尘里游走所赖以为恃的人格面具也渐渐失去活力,就像漏气的气球瘫软下来。也像达利的画作里软趴趴的时钟。

        虽然经常很不情愿,我们潜入到了已经瘫软的表象之下,窥见了之前一无所悉的存在底层。

        隐修士、遁世者,以及在印度丛林里数以千计的无名瑜伽行者,皆深谙:隐退和孤绝是一种特殊条件,能够促使人以专心致志、心灵空净之姿返归于本源。

        3 死亡,带来心灵的转化

        临终的历程,亦复如是。临终的孤单戳破了一个又一个尘俗的幻相,反璞归真的深刻历程就此展开。

        旧有的价值失去魅力,变得无关紧要。

        表象的世界也不再像从前那样令人神迷。

        看过那么多将死之人,我从临终者身上发现了一个直接的关联性:活得越不真实,就越不会感到满足。这个有形世界令他们在乎的,大抵只剩下能够免除痛苦的东西——也许是一朵花,或是某些音乐,当然还有所爱的人陪在身边。而他们对某种灵性深度的渴求,甚至更胜于食物。

        这些人不再执著于“维持交情”。维持交情是自我处于社会契约阶段时最典型的特色。派对、聚会、运动、嗜好、打拼事业等从前这些赋予人生意义的活动慢慢终止了。当人距离死亡越来越近,他/她会先和交情不深的旧识和邻居道别,接着是亲朋好友,基本上只有最亲近的人会在死亡来临时陪伴在身边。临终的人所感受的爱,似乎是他们和未参与这重大转化的人,在死前最后的联系。

        在隐退或“遁世”阶段,对于刻意潜心修行的人,以及肉体步入衰亡的人来说,是心灵转化的先兆。它加速了根本压抑的解除,继而促使存有本源的大能倾泄而入。

        现在,我们知道了:隐退是促进心灵转化的强大“特殊条件”。而中国古代的老子在数千年前就这么说:

        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见天道;其出弥速,其知弥少;是以圣人不行而知,不见而名,不为而成。

        我们从纷纷扰扰的世界里退出,在静默的环境里沉潜,深思我们对待生命的诸多轻率作为,如此一来,心灵转化才得以开展。

        不论是透过临终过程还是修行,心灵的旧习性止息了,我们确实地直观当下,让自己别无选择,于是“灵魂的暗夜”加速降临,存有本源力量开始涌现,就像“荒漠流出甘泉”。

        如此震撼而深具潜能的转折点,往往只会在极为专注的禅修或临终过程里显现,但偶尔也会变得特别醒目。由生病时分转入临终时分时,习以为常的自我感会出现一个裂口。    

        里尔克:你们每个人在这一刻和下一刻之间几乎不可测的瞬息中,都能够感受到存有。存有流遍你全身的血管,流遍万事万物。

        死亡的那一刻,如同降生时一样。身体的力量——生命本身的力量,也是形塑自然界的力量——之强大之剧烈,我们不得不体验到整合的一体身心。

        肉身承受这股摧枯拉朽的力量之时,纯然以心智自我为核心的自我感也遭吞没。我们完整地意识到自己生物性的一面,也就是说,我们开始体验到自己的存在。

        于是,身心之间原先的界限消融了,肉身和自我融合为一,我们体验到更深刻的真实,比起单从肉身或自我所经验到的要深遂得多。身心合一的觉识,就是活在当下。

        一行禅师:我们真正的归处就在当下。不可思议的不是走在水面上,不可思议的是走在绿地上的这当下。

        末期病症提升了人对身体的觉察力。我陪伴过一名得乳癌的年轻女子,当时癌细胞已经扩散至淋巴系统,她的手臂因为肿瘤的压迫而肿胀,比正常大小大上四、五倍。

        我清楚记得她的医师在病历上注记的一句话:“病人的左臂水肿。”这么简短的一段描述,却是年轻女子每分每秒都得面对的事实。她的手臂变得庞大沉重,必须常用枕头来支撑,睡觉时也要迁就它。她无数次想象身体有天会动弹不得的痛苦景象,因而沮丧难过。畸形的手臂时时提醒着她癌细胞正一天天吞噬她的生命。

        然而,也多亏时时要留意这肿胀的手以及其他症状,她越来越不在意无关紧要的一切,天生的幽默感更加奔放,经常妙语如珠。她过世时我并不在她身边,她丈夫和女儿告诉我,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微微一笑,便撒手而去。她离世的身影在很多人心中留下了惊奇与鼓舞。

        4 身心融合,领悟真实的生命

        我在很多临终病人身上,目睹了身心再度融合所显现的高度临在感和觉识。时时刻刻的醒觉,让我们活在当下。

        当我们靠近即将死亡的人,总会强烈感觉到他们身上满溢出强烈的存在感,一种和当下紧密相连的感知,极其深刻,极其真实。在这生命的尽头,容不下人生曾有的轻佻儿戏。

        我们越来越意识到原来人的存在是承载着心识的存在。我们慢慢会发现,存在的意义就是活在每一刻里,这意义不仅充分,而且真切深邃。能够活在当下,我们就更能够接受死亡。

        威尔伯这么说:寻找生命的真义,就是接受生命中的死亡,并且和一切的无常为友,在每一次吐气时全然释放一体身心,让它回归空性。畏怯死亡、畏怯每一刻的无常,就是畏怯每一刻的生命,因为这两者是同一件事。

        临终过程固有的苦难感,孕生了不可思议的心灵转化契机。由于重拾了对身体全面的觉察力,我们开始接纳身体上非自主的功能,也体悟到生命里充满了褊狭局限的心智自我所不能掌控的事。很多人告诉我,末期病症让他们体会到,有一股远大高深的力量“主宰一切”,而且他们越来越能够轻松自在地与那股力量接触。

        5 灵性的修行:主动经历的“死亡”

        很多灵修刻意追求人对身体的觉察力,借此增加定住当下的能力,使心识更加统合。任何用来促进一体身心的心识的特殊条件,不管形式为何,目标也是如此。

        内观禅修,或称“只管打坐”,便是一例。打坐时,膝部或臀部会酸痛,你要留在这不舒服的感觉里,既不追求它也不回避它,渐渐地,这不舒服的感觉就会淡化到背景,而自我对疼痛的习惯反应亦然。

        拉姆·达斯曾自述他禅坐的经验。一回他全天候打坐,蚊子不断侵扰他。虽然他坚定地保持身体下动,心绪却翻腾了好几个钟头,直到他终于看见了难以数计的心灵习性,才稍微止定下来。你不妨想象一下更极端的情况:渐冻人或因为肺气肿而气促的人,日复一日只能呆坐着,会是何等的折磨。

        接受定力训练下只将自我暴露、打击、连根刨起,注意力也会在此番磨练下变得更敏锐:心识会更清明。觉识、我性和存在感会扩及整个身体。由于觉识增强,存在的体验加深,身与心的裂缝从而慢慢愈合。在这愈合之中,下一阶段的超越历程终究会展开,届时,就连这一体的身心也不再是我性唯一的居所。

        缩拢于弹丸之地的心智自我长久以来所持的强大能量,在转化的特殊条件里觉醒了,释放了。一些经验老到的疗愈者对临终病人进行灵气疗愈或抚触疗愈等能量疗愈的时候,都能切实感受到临终历程所唤醒、释放的这股能量。

        这时候病人再也没有力气去维系这辈子在身心方面的武装。武装卸下后,存有本源的力量便乘势涌回心灵。蓄积于自我之内的能量会随着存有本源的流入而涌现。我们可以从步入临死经验的人身上发散的光芒日渐增强的情形(回光返照),见识到这股能量。

        由此我们可以悟出“默观”这个法门的真义:“彻底打造一座殿堂;彻底打造一个神圣的空间。”走在返归之道上最初的疗愈之一,就是在肉身里打造神的殿堂。走入临终过程的人和从事灵修的人,都从一体身心再度整合之中,体验到肉身是“神的殿堂”。

        临终,以及企图仿效临终阶段好让我们“在活着的时候学习死亡”的禅修,都能带领我们回归灵性。所以,在我们尚且健康的时候,不妨问问这个发人深省的问题:“死者为谁?”

        人因为相信自己先有生而后有死,所以才怕死。

        但是生者是谁?死者又是谁?反省一下,你出生前的面容是什么模样?

        真正的你从未降生,也从未死去。放开自我的幻相,才能找回本来的自己。

    *本网站对所有原创、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均保持中立,推送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发布的文章、图片等版权归原作者享有。部分转载作品、图片如有作者来源标记有误或涉及侵权,请原创作者友情提醒并联系小编删除。

     


    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佛音阁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