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为什么你会感觉到孤独?[宗萨仁[137]

  • 罗汉图与宋人的祝寿习俗[王鹤琴[160]

  • 早期法华信仰与普贤感应 [徐文[321]

  • 好好说话,就是一种修行[学诚法[149]

  • 佛教中“空”的本义是什么 [释[168]

  • 在时间面前 一切终将释怀[167]

  • 详解六大时代 带你读懂日本佛教[151]

  • 直是现今 更无时节 [释寂然][162]

  • 我似昔人,不是昔人[林清玄][162]

  • 中国主流佛教特质与现代佛教运[169]

  • 禅宗十牛图:找回久已迷失的自[162]

  • 心依暖阳 静候花开[180]



  • 本站推荐

    罗汉图与宋人的祝寿

    中国主流佛教特质与

    佛在汝心头,何须向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C4佛教诸宗 >> [专题]c4佛教诸宗 >> 正文


    《坛经讲座》连载二:学佛的目的在于真实受用
     
    [ 作者: 贾题韬   来自:广东佛教协会官网   已阅:220   时间:2018-3-23   录入:wangwencui


    2018年3月23日    佛学研究网

        学佛的目的在于真实受用
     
        印度达摩祖师是中国禅宗公认的“初祖”——开山祖师, 传说梁武帝时期来到中国。达摩出身于印度贵族家庭,是一个优秀的学者和实践家。他在中国传的法与其它宗派有什么不同呢?大家不妨听听。不过,这里是依据禅宗灯录上讲的,不是依据《高僧传》和其它的一些有关达摩的记载来讲,因为讲禅宗,当然得用灯录。在《景德传灯录》、《五灯会元》等许多灯录上都记载了这么一个故事:释迦牟尼佛有次在灵山会上,面对百万人天听众一言不发,只举起一朵花来开示大家。 “百万人天”全都莫名其妙,唯有迦叶尊者破颜一笑。佛便说:“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摩诃迦叶”。这个故事叫“灵山拈花”,许多文学作品中的“拈花一笑”就出自于此。这个“法”是怎么“传”的呢?根本没有传,就是佛在这里拈了一下花,迦叶在那边笑了一笑而己。但这样是“印心”,以心印心,以我的心,印你的心,轻松自在,什么也没有,而无上妙法却实实在在就这样传下去了,而且一代二代三代,一直传到二十八代的达摩。达摩看到中国有大乘气象,于是乘船到中国建立禅宗。从达摩、二祖、三祖、四祖、五祖,都是这样传的法,都没有用语言文字来表达,非常微妙。你如果用现在的分别心,用判断、分析、归纳等逻辑思维方法,试图去测度、了解、把握,是绝对无益的,进不去的,所以称为“不立文字气”,称为“教外别传”。

        有些人认为“灵山拈花”这则公案在印度大小乘经论里没有记载,因而对此产生了怀疑,这是自然的。在宋朝时有这样的记载:王安石是宰相,也是一个佛教徒,自号“半山居士”。有一次他问佛慧泉禅师:灵山拈花公案出自何处?这位著名的禅师也不知道,说:历代祖师都这样说,但没有人查到过出处。王安石说这个公案的出处我知道,我在皇上的图书馆里看到过一本《梵天问佛决疑经》,里面就记载了这个公案。虽然有这么个记载,可历史上中国的僧人们从来未见过这部经,也没有人提到过这部经。前几年我在北京佛学院讲课,在图书馆里翻阅日本《续藏经》时,看到其中居然收集有这部经,里面的确有“灵山拈花“的记载,与禅宗灯录中所说的差不多。不过,这部经不知是什么时候伪造出来的,里面还讲阴阳五行之类的东西。阴阳五行是中国人的专利,印度是没有这套东西的。说它是后人造的也没有什么不好,这个公案的确很美,很巧,充分体现了禅宗的特点和灵气。

        从古到今,历来都有一些否定禅宗的议论,如“灵山拈花“是杜撰的,西天二十八祖是杜撰的,《坛经》的作者不是六祖大师等等。如果从历史学、考据学的方法上探讨,这些议论也未必没有道理。以这种方法穷追下去,释迦佛、老子、庄子、耶稣等许多历史人物是否真有其人都可以打上问号。但佛教不是历史学,不是考据学,而是帮助我们解脱于生死苦海的学问与实践。学佛的目的在于人生的真实受用,而不在于其它世间学问。

        我有个譬喻,我贾题韬大家不会怀疑是否真有其人吧? 如果要考证我这个人,就必须考证我祖父、曾祖父、太祖父, 乃至始祖一元公是谁,才能证明我贾题韬是否是合理的存在,这未免太荒谬了吧!对不起,我也说不清我太祖父以上的情况了,连名字都记不得了,是否我就没有这些先人了呢?当然不对。有我的存在,在我之前就必然有我的历代先人。 试问,能把一个家谱背上几十代有何意义?考据固然是一门学问,但我们研究佛教的重点,就是它的思想体系和我们身心性命的实践。佛教的存在,禅宗的存在是个事实,我们应当根据现在佛教的情况去联系历史上的发展,从而弄清楚其思想体系和实践方法就行了。释迦佛活了 80岁还是释迦佛,活了79 岁还是释迦佛,说他活了60岁还是释迦佛,但这些考证对整个佛教有何相关?对自己的修行有何相关?

        任何宗教都有它的追求,信奉的是绝对的对象。以天主教来说,它信奉上帝,上帝是神,是绝对的,最后的归宿根本不必考虑。上帝产生于哪个时代,那是无法考证的。但对天主教徒来说,相信上帝就行了,天主教就成立了。现在有些研究佛教的人向外国人学那些繁琐的历史方法,很时髦,点大的事就要写出砖头厚的书,结果什么问题也没有弄清楚。所以,我们研究禅宗,知道西天有二十八祖的传说就行了,只要有人把印度的佛教传入中国,这就足够了。我们就可以依法修行,依教修行,以求解脱。人生无常,生死事大,百年光阴弹指即逝。我们学习的目的就是要在这个上面得到真实的用处,这是人生最要紧的事情。
     
        《坛经》的特点
     
        禅宗的典籍很多,在藏经里就有四百多部,数以千卷记。

        为什么要向大家介绍《坛经》呢?首先,六祖惠能大师是真正意义上禅宗的开山祖师,是禅宗的源头,而上五代祖师还不具备这样的意义。对这点,以后将要谈到。

        第二,《坛经》内容丰富、生动、精深而质朴,对唐代的中观、天台、唯识、华严、净士都有涉及。这就便于结合各大宗派进行比较和分析,观其异同,便可以从中看到禅宗在佛教内的地位和特点。

        第三,《坛经》是语录体,文字简明易读,不像后来的公案晦涩艰深,局外人无从下手。

        基于以上兰点,我选择《坛经》作为阐述禅宗的蓝本。还有,禅宗以后无论怎么发展、演变,都可以在《坛经》中看到其中的原型。了解了《坛经》,悟出了其中的真趣,你就可以在禅海中自由畅泳,痛饮甘露;你就可以与历代祖师畅所欲言,交朋结友;在现实生活中你会感到脚跟落地,并与环境融为 一体……总之,希望大家珍惜这次共同学习的因缘。

       
    《坛经》及其几种版本
     
        在学习《坛经》之前,我先就《坛经》其书的由来,几种版本的同异,简约谈谈我的看法。这涉及到宗教修行方法与一般学习研究方法在“方法“上的巨大鸿沟。关于这点,我在前面已有所提示。

        首先回顾一下《坛经》在历史中的面貌。《坛经》是由六祖大师宣讲,其弟子法海记录而成的。为什么取名《坛经》呢? 这是因为六祖是在广州光孝寺受的戒,受戒之处有个戒坛, 此戒坛传说是南朝刘宋时期一位名叫求那跋陀罗三藏法师的印度高僧所建。这位印度高僧对中国佛教贡献很大,翻译了许多佛经,他说光孝寺地方很好,并立碑预言说后世有肉身菩萨在此受戒。

        六祖在五祖那里得法后回到广东,隐居了15年才到光孝寺。印宗法师是该寺的方丈,他请六祖说法,但六祖当时还是行者而不是比丘,所以印宗法师就给六祖剃度、授戒。受了比丘戒后,六祖就在戒坛上开始说法。弟子把六祖的法语记录下来后,加了一个总题目,就是《坛经》。当然,《坛经》里讲的内容并不都是在这里讲的,但第一次是在这里讲的,所以 特别把这个因缘点出来。

        据说六祖不识字,但从记录来看,也可能认得一些字,不过文化程度是很低的。所以《坛经》记录下来的基本是白话, 不像其他佛教经论那么难读,从中也可以看到记录人的文化也不高。

        《坛经》在当时是手抄本,没有刻版发行。最初的抄本与后来历代的刻版有许多不同之处。据《景德传灯录》载,六祖第一代弟子南阳慧忠国师,就批评一些人篡改《坛经》,他说:“把《坛经》改换,添糅鄙谈,削除圣意,岂成言教!”但后来的几种《坛经》流行本,却为禅宗接受,没有什么不好的反映。《坛经》在国内流行的主要有四种版本:第一就是六祖弟子法海记录的原本,叫法海本,法海本是清末在敦煌发现的写本,唐末以来,在世上没有得到流传;二是唐代惠昕和尚传下来的,惠昕本和法海本相较,内容、字句、数量上就有了一些出入;到了宋代,杭州灵隐寺的名僧契嵩又传出了一个本子,契嵩本的内容就更多一些,与法海本的出入也更大一些;到了元代,广州光孝寺的宗宝和尚又传出一个本子,内容最多,约2.4 万字,比法海本多了一倍。宗宝本由于文字畅美,境界通达,比前面的几个本子都好,所以长期以来,几乎成为《坛经》唯一的流行本。我们今天学习的,就选用这个宗宝本。

        有人因为《坛经》历经修改,就认为是伪经,就不愿意学;有的认为只有敦煌本最可靠,其它的不可靠。其实这些看法是不必要的,你能在世界上找到几样自古至今就是原封原样,没有变动过的东西吗?现在一个部门要下一个文件,或作一场报告,不知要修改多少次。一个成熟的作品,常常需多次的修改,这是自然的正常的现象。《坛经》的中心意思没有变,仍是六祖的原意,其文字后代禅师们是有所修改,但改得好,使六祖大师的禅法显得更简易、更明白、更易于人们的接受,这是大好事。我们偏重于实践的通畅和义理的抉择,没有必要把重点放在历史的考证上,那是历史学家的事,我们了解一些就行了。这个问题前几年在文殊院讲《坛经》时,我曾重点强调过,今天再复一下。我偏重于使自己能得受用,为大家提供精神食粮,就是希望大家能在人生问题上打开一个缺 口,找到一个出路。(信息来源:广东佛教协会官网)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坛经讲座》连载三:行由品第一[213]

  • 《坛经讲座》连载一: 禅宗是中国文化的专题[191]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