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人生一世,处处茶香[131]

  • 饥来吃饭困来眠 安心便是禅[368]

  • 香港宗教界隆重集会庆祝中华人[132]

  • 法演禅师诗偈中的禅趣[151]

  • 峨眉山举行佛教文化论坛[157]

  • 放下执着即解脱[168]

  • 初学佛法,应修十信心[168]

  • 2017中国佛教讲经交流圆满[167]

  • 真和妄,都是心[182]

  • 禅者的境界[178]

  • 吴言生教授赴上海国家会计学院[164]

  • 香港佛光道场将举办“大专青年[204]



  • 本站推荐

    人生一世,处处茶香

    饥来吃饭困来眠 安心

    香港宗教界隆重集会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A1综合资讯 >> [专题]a1综合资讯 >> 正文


    读高志其先生“大文化论”有感 [郭延成]
     
    [ 作者: 郭延成   来自:佛教在线   已阅:87   时间:2017-8-28   录入:yangsihan

     

                              2017年8月28日 佛学研究网

        我与高志其先生相识于香港西方寺,缘分颇深,我们于相处之每一日都在谈古论今、并漫游哲海;而我更多地倾听他阐述“大文化论”。凭近水楼台之便,能得到高先生提耳面命之启发,所以,我对高先生“大文化论”的理解,能更有一点心得吧。作为当代著名大文化学者、辞赋家、思维科学家,高志其先生睿智充满,哲思深邃,且阅历极其丰富,亦深契佛家慈悲本怀;他提出的“大文化论”是在佛家慈悲精神驱动下、以佛法大智慧为支撑、经二十余年长期思考后,为应对当今世界重重危机而做出的“大文化”解决方案。在《高志其:中国儒、道、佛文化》、《高志其谈中华和合文明与世界文明和合》、《关于大文化与世界文明和合——高志其与南威哲对话录》等文中,高先生阐述了“大文化论”的基本思想。

        在论及中华文化的精髓——“和合”思想及其对当今世界的重大意义时,高志其先生阐释说:作为代表中国文化的儒、道、佛思想,儒家精神核心是“中庸”,即和平思想;道家讲求“中和”,即和谐精神;佛家为“中观”,即和合思想之本源。三家思想既是和合之一体,也有序化之次第。综合论之,中国的传统文化精神核心则应当是“和合”。从现实人类社会而论,中华和合文明与世界文明和合是人类发展的唯一出路与光明前途。中华和合文明是一个大熔炉,它能吸收世界上的一切先进文化与文明;我们应当把和合思想与精神引申到人类的一切文化、宗教与文明中去。

        正是秉承中华传统文化之精髓——“和合”的精神,高先生提出“大文化论”;对于“大文化论”的基本范畴,高先生指出“大文化”的三大定义、五大关系:三大定义,即是文化的物质定义,文化的精神定义,文化的非精神、非物质定义。前两个定义——文化的物质定义、精神定义,一般容易理解;而文化的第三个定义——非精神、非物质定义,没有经过佛法思想熏陶的人很难理解。高先生解释说,“非精神、非物质的文化”就是超越“物质、精神的文化”,就是既不唯心、也不唯物,而唯性——唯“事物的本质本性”的文化,这种文化就是作为中华“和合”文化之根源的佛家文化。而“大文化”的五大关系是:第一是宗教,第二是文化,第三是科学,第四是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人文科学、思维科学中具体形态的技术,第五是哲学。

        要使和合精神对全人类一切文化产生积极作用,必须将“和合”精神将渗透到文化之根源——宗教之中。高先生认为:文化的根源是宗教,一切文化的根源都来自于宗教;人类只有各个宗教和合了,其他的文化、政治、经济、科技、哲学才能够融合;而各种文明合起来是整个人类文明这个大树的整体。纵观人类的宗教哲学,一切宗教哲学都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有分别的宗教哲学,一种是无分别的宗教哲学。要解决这个分别和无分别的问题,有几种方法,一种就是说以真理为标准来衡量:不唯心,不唯物,而唯性——唯万事万物、唯生命生死的本性、唯自然天地的本性、唯宇宙时空的本性,才是超越“相对、绝对”意义上的“真理”(从佛法中观思想而论,也不能执著于此种“真理”为“真理”);这样,有分别的宗教哲学就会向无分别的宗教哲学升华了。

        我们说,中华传统文化的“和合”精神及高先生“大文化论”所倡导的“和合”,确实是人类所追求的共同理想。

        人类出于求生存、求利的本能欲望,不断攫取资源、“上下交征利”、并由此产生纷争、直至爆发世界范围的大战;人类历史就是人类相互争夺资源和利益、相互残害的血腥的时空过程。但是,人类作为高级生命,是应该具有深刻反思智慧的!如果说,囿于生产力、科技发达程度的限制、囿于自身思维等局限,人类不能有“整体”的视域;但人类的先哲,如中华的孔子、老子、古印度的释迦摩尼佛陀,他们都从不同的智慧层次,提出“和合”思想,并启发人类认识整体、从而走向和合。从佛法来看,无论是古印度之佛法,还是开花结果之中华佛法,无论天台、华严,还是禅等,都以“圆融”精神作为根本来看待世界、看待一切;我们说,“圆融”精神就是一种“整体”思维,是一种能够容纳、涵摄一切族群、一切文化、思想的“整体”观念;用当今西方哲学的话语来说,“圆融”就是一种视域融合,在这种视域之内,每一民族、每一种文化、每一种思想(合于世界本性之思想),都有其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人类到了真正遵从先哲所讲“和合”思想的时候了!

        对于西方文明而言,如果我们以“双希”文明为着眼点:古希腊文明所产生的古希腊哲学,曾是包罗一切学科的科学之科学,但是,从西方思想及文明史来看,具体科学逐渐从哲学中分离出来,表现为逐渐远离哲学这一“和合”整体的运动趋向;表现为整体与局部的张力越来越大。而源于古希伯来信仰的基督教文明,也慨叹亚当、夏娃由于有了“文明时代”的诸多“分别”而被逐出伊甸园,并进一步向往重归作为人类家园的伊甸园;这里我们也能从隐喻的意义上,解读基督教文明的最终诉求——回归到人类的“原初的”、“无分别”的“整体”的状态。从基督教思想中,我们也会看到早期人类“整体”意识与文明时代“二元对立”意识的张力在逐渐增大。

        再看现当代西方科学:经过两千多年的发展,科学也呈现由细分的具体科学向科学整体——“横断科学”回归的趋向;如出现于二十世纪的“老系统论”、“新系统论”就是这种趋向的表现。由此可知,“整体”与“局部”的张力,也是使“局部”回归“整体”的基本力量。

        再看宗教,作为某一特定民族的宗教,从历史上看,这一宗教对该民族的生存、发展、度过生存危机曾起到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但从它与外部关系、尤其是与其他民族宗教的关系而言,却表现出程度或大或小的排他性;这样,对人类整体而言,会产生消极作用。然而,从近现代历史来看,“排他性”的势力在减弱,“整体性”的力量在加强。“排他性”也会成为向“整体性”运动的基本力量吗?

        我们要充满希望地说:人类最终能领会“整体”的意义、最终要走向“和合”,虽然道路是曲折的;这是作为高级生命的人类的本性和人类的进步性使然;而大乘佛法之“一切众生皆有佛性”正是对这一论断充满无限信心的表达!当然,我们还要看到的是,人类重新走向的“和合”是一种高于人类早期“和合”意识的更高程度的“和合”,因为这种和合是涵括了经过数千年“分离”之后的更大范围、更高层次的“和合”;从这个意义上说,“和合”也是没有止境的。

        我们还要凝重地说:“和合”是人类经过漫长的历史过程,历经无数次坎坷、经过无数次重大灾难后、才得出的智慧选择,这正好注脚了这一句流行话语——不经风雨,就见不到绚丽的彩虹!但是,我们还要祈愿:这一风雨的过程缩减得越短越好!

        在此,我们谨祝高志其先生大文化理论的建树与世界文明和合的愿境早日得以实现。(信息来源:佛教在线)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