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远处是风景,近处的才是人生[145]

  • 苦若生命 男人如茶[139]

  • 心无挂碍 是一种至高的生活方式[190]

  • 从敦煌壁画看古代佛教绕佛仪轨[174]

  • 禅中香 茶中禅[166]

  • 陕西发现罕见清初佛教《大藏经[150]

  • 善忘是一种智慧[241]

  • 法门寺佛学院隆重举行2017届毕[253]

  • 弥勒造像艺术——佛教中国化的[144]

  • 云辩禅师与《四威仪颂》 [照鉴[120]

  • 亡三心 [净慧长老][140]

  • 徐梵澄回忆鲁迅:先生能入乎佛[138]



  • 本站推荐

    愿你的生命从容

    “永乐大帝的世界”

    远处是风景,近处的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D1佛教艺术 >> [专题]d1佛教艺术 >> 正文


    德昂族三台山南传佛教音乐考 [焦丹]
     
    [ 作者: 焦丹   来自:中国民族报   已阅:561   时间:2017-1-22   录入:yangsihan

     

                                   2017年1月22日 佛学研究网

        摘要: 

      德昂族是云南特有的人口较少民族,全民信仰南传上座部佛教。南传佛教传入德昂族地区后直接影响着德昂族的民俗音乐,同时形成了德昂族特有的宗教音乐样式。随着时代的发展,宗教音乐与民俗音乐相互影响,相互依存,宗教音乐也在宗教仪式和世俗活动中愉悦着诸神与民众。

      德昂族是全民信仰南传上座部佛教的少数民族,也是一个云南独有的跨境而居的民族,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文化传统。南传上座部佛教自传入德昂族聚居地起,就对德昂族的民俗音乐、宗教音乐产生了极大的影响。通过调查,笔者发现:在德宏三台山一带的德昂族音乐中,带有南传佛教文化色彩的宗教音乐占有不小的比例。宗教音乐,对于全民信奉南传上座部佛教的德昂族来说,在民众生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人们在典型的南传佛教节日和日常生活中使用着各种音乐样式,虔诚供佛,欢歌狂舞。

      一、德昂族宗教音乐的场域

      南传佛教于北宋年间(11世纪中叶)由缅甸传入德宏地区(据傣文史料《舍本勐宛》记载: “佛历1580年,莽达良在陇川曼弄树像三尊,大象一头。”)。中国境内的德昂族主要居住在德宏州,在我国有1.9万多人(2008年),境外的德昂族大约有80万人,境内外本民族之间来往频繁。潞西市三台山乡是全国唯一的德昂族乡,出冬瓜村是其中较大的行政村,村寨有200多年的历史。据本民族的学者考证,境内外的德昂族有20多个支系,德昂语称为“布列”、 “布雷”、 “绕买”、“绕进”、“绕可”、“绕苦”等,因服饰的不同又分别称为“红德昂”、 “花德昂”、“黑德昂”。出冬瓜村的德昂族除了早外自然村是绕买支系外,其他村子基本都是布列支系。

      在出冬瓜村,村民家中供有释迦牟尼挂像、经书和鲜花,这里也是各家请僧人或村里长老施行宗教仪式的场所。村寨有自己的寺庙,称为“奘房”。奘房建在村寨最高的一个山头上,站在奘房四周的空地上可以看见9个村民小组散居在四周的小山或山坡上,寓意着佛祖保佑全村人。出冬瓜村的奘房是中国境内德昂族村寨中最漂亮、唯一有佛爷住持的德昂族奘房。

      20世纪70年代末的宗教解禁重新燃起了老年人的宗教热情,他们四处活动,多方筹集资金,修建了现在的奘房和佛塔。当时修建的仪式和赶摆场面被拍摄下来,制成光碟,成为本村辉煌的历史记录,至今仍为人们津津乐道。

      南传佛教一年内的宗教活动频繁,主要有“进洼”、 “出洼”、 “袈裟节”、 “赶朵节”、“浇花节”等。所有村里的大型活动都在奘房和泼水亭举行,佛教场地同时也举行村寨里的各种大型民俗活动。

      二、出冬瓜村南传佛教音乐样式

      目前所见德昂族音乐研究的研究成果较少,主要研究者是原德宏州歌舞团杨锦和老师、中央音乐学院杨民康教授。由于德昂族无文字、人口特少、居住分散和支系众多等复杂因素,研究者对德昂族音乐的收集整理难度很大,多年来虽有成效,但仍缺乏对德昂族南传佛教音乐的深入研究。 2008年7月至今,我们课题调查组多次前往出冬瓜村调查宗教音乐,目前调查到的三台山出冬瓜村宗教音乐样式主要有:吟诵、吟唱、乐器、器乐曲和舞蹈。现分类记述:

      1.吟诵。(吟诵主要有诵经文、 “芒格拉”、“昂”和“玎”。)

      经文是宗教教义的集中体现,念诵经文的方式与民族语言表述习惯有很大关系。念诵经文有语速快慢的区别,如在念经书《斯纳摩》、 《斯拉晚》就有“斯纳年” (语速快)、“格纳但” (语速慢)的区分。许多傣族村寨宗教活动中念诵经文的速度比德昂族的快。 “滴水词”也属于念诵的音声行为。“滴水”德昂语称“依亚”,念的调称为“呀供”。只要在奘房内外拜佛(如泼水节时在泼水亭外的空地上)人们都要滴水念词。滴水词里包含有两层意思:向大地表示供奉之意,让大地之神(功德神)记下功德;为过世的人祈祷,让活着的人和过世的人一样可以享受到佛的关爱。

      “芒格拉”意为祝福词,适用于佛爷对信徒的祝福、老人对晚辈的祝福、主宾之间的祝福,常用于上奘时的舍功德、盖房上梁、进新房、结婚、赶摆等仪式中。一般都是用傣语念。如泼水节时年轻人来供泼水粑粑给老人,老人就念如下语言:“你们有心有意想得起我们这些老人,拿粑粑来送给我们,让你们做什么都顺顺利利”。“今年到了五月十七,到了用水的节日了,你们晚辈还记得我们来舍功德,给你们种地、做生意、出门都顺顺利利的。”解放前边民互市,还盛行如下的祝福语:“你去做生意呢,去缅甸赚老缅的钱,在中国赚中国人的钱,给你的钱多的用不完,像水从溶洞里冒出来一样,你想要的东西都能得到,以后能多多的供给奘房”等话语。这些“芒格拉”,老人基本都会念,没有经书,没有固定内容,他们也是看见长者这样念学来的。懂傣文、语言表达能力好的能念很长时间,一般人只能念几句。念的多念的好的老人被看做有水平的人,会赢得村民的敬重。年轻人基本听不懂老人的念经,但老人念“芒格拉”的时候,大家还是会蹲着合掌静听。

      “昂”与“玎”属于原始宗教的内容,在南传佛教进入德昂族社会后也逐渐成为僧侣为村民驱邪时念诵的内容。其他属于原始崇拜的还有祭寨神、祭大青树、祭谷魂、招魂等活动时念诵的语言。“昂”是用于驱逐不干净东西时念的咒语。念诵者是佛爷或先生(先生一般要当过和尚的才会)。“玎” (德昂语,意为蜂蜡)用于家中驱邪时念的咒语,与“昂”的区别是“玎”在举行仪式的时候要点蜡烛,咒语只有佛爷或先生会念。例如,在村民李腊西家里,他的母亲和妻子轮流住院,大家认为家里不顺要请佛爷来驱邪。于是李腊西用木头刻了巴掌大的刀、剑、斧等兵器送到奘房,佛爷在木制兵器上写下咒语,用麻绳拴成串,到李腊西家举行驱邪仪式念咒语,最后把木制兵器挂在大门上… …

      2.吟唱。(吟唱的内容丰富,种类繁多。)“斯洞”。“斯洞”是祈求之意,用于在“斯坦” (德昂语,即“上奘的仪式”)时唱。据调查,“斯洞”普遍流行于信仰佛教的德昂族村寨中,包括瑞丽、梁河、保山镇康、潞西和境外。适用于在奘房举行仪式时的念诵,如“进洼”、“出洼”、“泼水节”、“赶朵”等,歌词是经文,用傣语(其中间杂巴利语) 唱出。音域窄,演唱时喜欢使用滑音,歌唱口语化,有诉说、祈祷意味,旋律缓慢,带有诵经平缓悠长的特点。以前的研究者认为诵经调应该就是指“斯洞”,但在文献资料中未见记载。三台山乡出冬瓜村流行的“斯洞”唱法有10多种,如“摆鲜花”、“撒米花”、“点蜡烛”等。

      “别赶朵”。在赶朵活动期间,本村人或外村人组织以中青年人为主体的群体,互访奘房,大家在奘房的空地上,或在“佐罗房”(德昂语,是宗教活动时的休息房),敲锣打鼓,互递烟茶,唱着特有的“别赶朵”调,通宵达旦。“别赶朵”用一问一答式,见花唱花,见物唱物。起调时要先问候对方,唱一些夸赞对方奘房的话语,而后开始问答,内容涉及宗教、乡村习俗、劳动技能、生活知识。如:

      问:“你们的象脚鼓是谁供的?”

      答:“我们大家诚心来供奉?”

      问:“起房盖屋什么最重要?”

      答:“起房盖屋柱子最重要?”等。

      问者和答者如果难倒了对方或者是回答得特别有趣、机智,现场乐队就敲锣打鼓以示赞赏。唱的人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围观的村民更是看得津津有味。年轻人为此要专门向老人们先学习歌调唱法,以免在对歌时不会唱而给本村丢面子。老人们在这样的场合里可以回忆自己的年轻时代,并相互点评歌手的表现,对于小孩来说是一个难得的现场学习机会。

      德昂族的乐器常用的有象脚鼓、水鼓、铓、镲、“布赖” (汉语称葫芦丝)、小三弦、马腿琴、二胡、笛子等。佛寺里常用的有鱼尾磬。象脚鼓、铓、锣是目前最常用的乐器,它适用于除丧葬以外的任何庆祝场合。

      3.舞蹈

      以前的年轻人在老人们上奘的过程中会在村里的大路上敲锣打鼓提醒全村人:老人们上奘了。现在在青年组组长的带领下,专门有一支表演队,偶尔在老人们上奘时去热闹一下。而在平时则专门用于接待来宾时进行表演,伴奏乐器是象脚鼓、铓和锣。

      舞蹈。传统的集体舞有象脚鼓、铓锣、钹等乐器伴奏,都在奘房举行盛大宗教活动时进行。象脚鼓舞是最重要的一种集体舞,也是德昂族十分喜爱的民间舞蹈,每逢大小节日都要敲鼓跳舞。舞蹈分为两套,第一套是群众性集体舞,德昂族称“嘎格龙”。舞时由鼓手、镲手、铓手边敲边舞,众人依次跟进围成大圈逆时针方向跳转,舞姿纯朴,动作简单,主要是左右臂轮换着向上翻转,脚交替点地前进。第二套是具有表演性质的象脚鼓手与镲手或由两个象脚鼓手的对舞,舞步有“四方步”、“鸡跳舞”、“脚步舞”三种。二人动作相同,并不断交叉互换位置。舞蹈动作幅度大,双膝曲伸柔美,具有规律性。80年代文化馆的同志新编了集体舞,动作从劳动中变化而来,舞姿优美,含义深刻,分为“整理包头和衣服”、“采茶”、“割谷”、“拜佛”、“采花”等8个动作。德昂族的象脚鼓舞、水鼓舞、龙阳舞等舞蹈中,会跳象脚鼓舞和水鼓舞的人较多,而会跳龙阳舞的人很少。出冬瓜二社的赵刚是师范专科毕业的学生,特别喜欢民族文化,在向老人学习了传统的水鼓舞和龙阳舞后自己进行了改编,如今是上海市民族歌舞团的一名舞蹈演员,专门表演德昂族的舞蹈,也将德昂族传统舞蹈进行了新的发展。

      三、德昂族南传佛教音乐的作用

      德昂族村寨的民俗活动大部分都和南传佛教活动相连,每一次活动的举办,既是一次宗教心理的满足,更是自我愉悦的精神需求。德国著名艺术史家格罗塞在《艺术的起源》一书中指出:“艺术不但是一种愉快的消遣品,而且是人生的最高尚和最真实目的之完成。”[4]

      居住于半山区的德昂族,在境内外都不是主体民族,相对于傣族、缅族生产力低下,生活水平较低,经济和社会文化的差异使他们一直处于其他民族的管辖之下,伴随着政治关系的改变接受了南传佛教。南传佛教音乐对德昂族村寨的显著作用体现为:

      1.佛乐是南传佛教对信众宣传教义的重要手段之一

      据史料记载, 2500年前,释迦牟尼就用音乐传教,感动了远近许多野蛮的人,使他们皈依佛教。佛乐能够使人走入善境,至善至美。在这宁静、自然的音符中,使人们感悟到清凉的人生,吉祥的意蕴,自性的圆满。用佛乐来传播佛教思想,就能教诲世人弃恶从善,抚慰众生心灵的悲苦。佛教音乐具有很强的生命力,从两千多年前的印度一直传唱到信仰存在的每个角落, 《法华经》说:“或以欢喜心,歌唱诵佛功德,乃至一小音,皆共成佛道”。

      德昂族的佛寺的活动中必定少不了佛爷带领着大家用“斯洞”调唱诵《维尼》经,即五戒:不偷窃、不奸淫、不喝酒、不杀生害命、不说谎。每一纪律都要念三遍,让大家一遍念不准确可再念一遍。反复的教授可以使简单的、浓缩的内容深入人心,成为他们行为规范的准则。宗教音乐常常被当做一种工具来表达宗教信仰、渲染传道氛围、激发信徒宗教情感。南传佛教佛经博大精深,集神话、历史、诗歌、文学、哲学、逻辑、天文知识和医学为一身,其语言之优美,文笔之流畅,与民间抒情诗体裁有一致性。不论是生动的历史、神话、民俗故事还是庄重的三藏经,都主要依靠僧侣用玄妙优美的曲调、悦耳动听的歌喉传递,这种韵律在配以鼓、磬之音和点点烛光营造出的和谐、庄严、神秘气氛下,在念诵者与听众之间形成了一种享受。传统的佛经教学中一般还会请村中的老人来旁听指正学习者如何控制声音高低、语速快慢和经文段落中的音色变换,诵经者能在吟诵性音调中带上旋律音调和诗歌韵律,曲调或委婉细腻、或低沉深厚、或激越流畅。这是宗教教化方式的具体体现。南传佛教主张个人修行,要建树佛的心肠。这是指居家的信徒应终身遵行“五戒”遵守的五戒条,这种行为规范使得作为长辈的德昂族老人在教育自己的孩子时也以此为基础。德昂人平和、善良、守纪、乐善好施。出冬瓜村是一个“无毒村寨”,也就是说,在这个村寨里没有人吸食毒品,在德宏这个毒品的重灾区,德昂族的吸毒状况最轻,社会治安也很好。这既得力于政府的政策和管理,其中又何尝没有德昂族多年来已经形成的道德准则的约束呢?在德昂族的社会生活中,一直保持着优良的社会风尚和美德,它维护着德昂族人民的团结与和睦。当人与人的关系通过某种独特的方式固定下来并约定俗成,便构成了一种民俗。在这一过程中,宗教以其信仰和规范的凝聚力,成为沟通社会、加强社会交往的重要渠道。宗教音乐把个人的情感体验变为大众所共同体验的情感,这种群体化的宗教情感不仅起着巩固宗教信仰的作用,也巩固和发展着群体间的共同意识。

      2.佛教音乐影响和发展了德昂族传统音乐

      佛教音乐,如今已是德昂族传统音乐的重要组成部分。“别赶朵”是德昂族较有代表性的宗教音乐。这一歌种曾经盛行于德宏境内外的德昂族居住地区,只能在南传佛教的入洼至出洼三个月的“洼节”要结束时,村寨信徒相互到奘房(寺庙)拜佛时诵唱。“洼节”里人们不能结婚、恋爱、举行盛大的娱乐活动,“别赶朵”就成为了这一阶段百姓娱乐的唯一方式。“别赶朵”呈现了德昂族这一南亚语系族群的物质民俗、精神民俗、社会民俗等诸多方面,德昂人用真挚、淳朴的歌声寻找精神家园的本真活动,进而展示出了其精神需求的自足音乐世界,歌声中表现出了真、俗、趣的民俗文化审美特征。“别赶朵”歌词内涵丰富,口耳相传,这种口传音乐文化按照整体构想世界的形式转化为声音,作为内心体验外化的一种手段,通常是一种文化信仰的即兴表达。这种音乐表达不仅渗透于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深深影响着民族成员的思维模式和行为模式,也构成了德昂族不同他族的、极具个性的音乐文化性格。

      在出冬瓜村,最隆重最盛大的南传佛教节日是“浇花节”。 “浇花节”又名“浴佛节”,德昂语称“撒恩片”,时间在农历三月清明节后七日,傣历六月十五日,此节日是把佛祖诞生、成道、涅槃三个日期合并在一起举行纪念活动。同时又是佛祖腊历的元旦,因此也当做新年来庆贺。因要进行浴佛活动,于是把寺院的浴佛活动扩大到群众互相泼水,祝福吉祥,故又称“泼水节”。浇花节中抒娱性和礼俗性题材最典型的音乐样式当属“芒格拉”和“喷”。“芒格拉”,原本是佛教中僧侣感谢信众供养时念诵的经文,现在已经完全成为德昂族礼俗的一部分,现在民间一般称为祝福调,在婚礼、上新房等场合对青年后辈进行传统教育或传统民族习惯法的训诫时使用。泼水节的第三天,按民族习惯,德昂族青年妇女要为老人洗脚表示尊敬,届时老人也要吟唱《芒格拉》以示勉励和祝福。

      “喷”。“喷”是世俗歌曲的统称,在德宏其他地区又称为“格坡翁”。其中, “坡翁”或记为“喷”,有“唱”或“念”的意思。杨民康先生在《德昂族音乐史》中说:“这是流传最广的一种山歌,一般只能在村寨外面的山间田野演唱,此时多用大嗓,男女各成群体,才用领唱和随唱方式,分列两座山的山坡上相向而歌。若在室内群体玩唱或谈情说爱时则用小嗓演唱,以免侵扰老人。在潞西市三台山等地,此类情歌还可在婚礼的夜晚,由青年男女在婚场上通宵对唱,以渲染婚礼的喜庆气氛。”以上的记录与调查组采访到的情况基本一致,如采花时妇女的演唱,浇花前水井旁老年妇女的演唱,跳舞场老年男子的演唱,青年活动室青年人的演唱等都属于这一类。“喷”的音域较窄,旋律活动不大,采用了一个升记号的下滑音,用了哼鸣唱法,几乎每小节都有装饰音,逐渐展开,层层推进,娓娓道来,给人流畅自然的美感,再加上上波音的使用,乐曲更具有拓展性。但在调查中还发现,“喷”的演唱适用性极广,本村的老年妇女曾当着调查组用“喷”的曲调唱诵赞美佛祖的内容,它可以用在奘房节日的世俗活动中,例如,泼水节晚上在泼水亭的广场上玩乐时人们演唱的传统歌曲都是“喷”,此外,在丧葬仪式中唱的丧调也用“喷”的调子,只是声音拉长,较为感伤。

      宗教作为德昂族社会生活的一个特殊组成部分,成为其音乐产生的生活源泉之一,它丰富了音乐创作的题材,从而直接或间接地增强了音乐的发展。

      3.佛教音乐成为村寨娱乐的重要形式

      自然条件的艰苦,有限的物质生活使得德昂族无法像傣族那样筹办富丽堂皇的大“摆”,无法欣赏到舞台演出的“傣剧”,他们的娱乐方式多数来源于南传佛教宗教活动中的音乐,善歌者乐于展示自己的歌喉,年长者传授自己的技艺,旁观者津津有味的观看一切。当神圣的宗教仪式结束后,奘房外必定要响起欢快的锣鼓声,男人们争着去敲象脚鼓,跳起象脚鼓鼓舞,女人们也会围成圆圈跳舞,表演杰出者会赢得大家的阵阵喝彩,成为日后村寨长久的谈资。

      二十世纪的“文革”期间,受中国政治环境的影响,在德昂族生活的地区南传佛教的宗教活动也陷于瘫痪,许多村寨的奘房被毁,僧侣还俗,“别赶朵”也几乎消失,如今也只有宗教氛围浓厚的德昂村寨还保留着这一曲调,善唱者都已经年老,德昂族的这一传统音乐样式正处于失传的境地。德昂族南传佛教音乐与建国前相比,从整体上看是日趋衰微了;但另一方面,在这种衰微的同时,由于佛教音乐的影响,民俗音乐(尤其是民间器乐和说唱音乐)却日益繁荣。因此,佛教音乐衰微的过程,也可以视为一个与民俗音乐进一步融合的过程。(信息来源:中国民族报)

      参考文献:

      [ 1]张建章.德宏宗教[Z].潞西:德宏民族出版社, 1992.

      [ 2]杨民康.中国少数民族音乐史·德昂族音乐史[M].京华出版社, 2007.

      [ 3]金泽.宗教人类学导论[M].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 2001.

      [ 4]格罗塞《艺术的起源》 [M].商务印书馆, 1984.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在中国化道路上,中国南传佛教如何创新发展[300]

  • 云南与东南亚南传佛教文化交流的历史脉络[303]

  • 第二届南传佛教高峰论坛在云南省德宏州芒市召开[504]

  • 佛陀的歌:盛澜漫谈中国佛教音乐[540]

  • 拉卜楞寺佛殿音乐“道得尔”[625]

  • 中国佛教协会南传佛教福慧袈裟布施仪式在云南隆重举行[753]

  • 帕松列和帕祜巴升座的重大意义——兼论中国南传佛教僧阶制度 [郑筱筠][541]

  • 走近南传佛教[524]

  • 专访中国梵呗音乐代表人物桑吉平措 [张胜开 王莹莹][870]

  • 南传佛教研究 [宋立道][788]

  • 儒释道三教对中国传统音乐文化的构建 [佘树声][989]

  • 古琴音乐中的文学和美学 [凌瑞兰][769]

  • 基督教与西方音乐 [王忠欣][1091]

  • 南传佛教佛寺管理者的现状[1025]

  • "一带一路"战略与云南南传佛教的外交优势 [萧霁虹][985]

  • 中外专家学者齐聚西双版纳 共同探讨南传佛教发展前景[1008]

  • 南传佛教的源流与特色[907]

  • 南传佛教适应时代发展的三点思考 [刀述仁][866]

  • 西双版纳推动“一带一路”战略 首届南传佛教高峰论坛开幕[1100]

  • 佛教音乐研究[1369]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