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吴言生教授古观音禅寺讲座:五[521]

  • 每一天都是生命中最美好的日子[180]

  • 禅是神通妙用的心[186]

  • 第五届世界佛教论坛分议题等论[170]

  • 心存善念,温暖世界[191]

  • 智敏上师追思法会在绍兴市上虞[195]

  • 真正的风景,都只在人心[200]

  • 吴言生教授为清华大国学班讲授[214]

  • 禅宗“无门关” [净慧长老][132]

  • 活着,知足难得[197]

  • 云冈石窟西立佛获重生[203]

  • 学会放下,人生才精彩[214]



  • 本站推荐

    吴言生教授古观音禅

    每一天都是生命中最

    禅是神通妙用的心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D2佛教文学 >> [专题]d2佛教文学 >> 正文


    谢灵运与佛教的因缘
     
    [ 作者: 佚名   来自:网易佛学   已阅:835   时间:2016-9-9   录入:wangwencui


    2016年9月9日    佛学研究网

        谢灵运是我国南朝时期著名的山水诗人,也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他曾亲近过慧远、慧严等高僧,还曾参与校释经典。他对佛教有较深的研究,并利用诗歌作为弘法工具,撰写了大量佛教题材的诗歌。

        一、谢灵运生平

        谢灵运(385年-433年),原籍陈郡阳夏(今河南太康),生于始宁(今浙江嵊州),世居会稽(今浙江绍兴县)。出身江南士族陈郡谢氏,祖父谢玄为东晋将领,是淝水之战的英雄。因袭祖父谢玄“康乐公”的爵位,世称“谢康乐”。谢灵运少小好学,博览群书,擅长书画著文,文章之美,与颜延之齐名,时称“江左第一”。

        谢灵运于义熙元年(406年)出仕,颇多周折。谢灵运恃才傲物,直言不讳,故常遭忌讳而不自知。元嘉十年(433年),有人诬告谢灵运在广州参与谋反,文帝下诏,在广州对其行弃市(当街斩首)的死刑,时年四十九岁。

        谢灵运颇信佛教,死前布施自己的胡须,装饰南海祗洹寺的维摩诘佛像。谢灵运临死作诗曰:“龚胜无余生,李业有终尽。嵇公理既迫,霍生命亦殒。凄凄凌霜叶,网网冲风菌。邂逅竟几何,修短非所愍。送心自觉前,斯痛久已忍。恨我君子志,不获岩上泯。”

        谢灵运自比汉代之龚胜、李业,晋之嵇绍、霍原等贤士见弃于君王,为世所不容,惨遭极刑。希望能乘愿再来,以冤亲平等的佛心对待怨敌。在谢灵运不足50岁的短暂一生中,佛法给予了他心灵安顿的皈依处。

        二、谢灵运与高僧的往来

        谢灵运自幼皈依三宝,与佛教的因缘很深。年长之后又遍访高僧,曾与许多高僧都有密切的来往,与他们谈佛论道。在所有高僧中,他对慧远大师最为佩服。他于东晋义熙年间到庐山参礼慧远大师,对慧远肃然心服,誓愿跟随慧远大师。

        《高僧传·慧远传》说:“陈郡谢灵运负才傲俗,少所推崇,及一相见,肃然心服。”一贯恃才自负的谢灵运能遇到一个令他一见倾倒,“肃然心服”的人是少有的。从此他便与慧远建立了深交,跟从慧远大师修习净土。他为慧远大师所居的东林寺开凿了东西两个水池,池中栽种白莲,并和志同道合者结社共修净土之业,慧远大师的“白莲社”就是因此而得名的。谢灵运为此作《无量寿佛颂》以资纪念。颂云:

        法藏长王宫,怀道出国城。

        愿言四十八,弘誓度群生。

        净土一何妙,来者皆清英。

        颓年欲安寄,乘化好晨征。

        这首诗叙述了佛陀前世为法藏比丘时,发四十八大愿,拯救苦海众生,热情颂扬了佛陀的悲智切愿。

        当时,谢灵运曾要求永久参加莲社,但慧远大师以谢灵运心绪杂乱为由,不允许他入社。谢灵运对此很感惋惜。他在为慧远大师所作的诔文中还提及此事,他说:“予志学之年,希门人之末,惜哉诚愿弗遂,永违此世!”

        慧远大师十分欣赏谢灵运的才华,当他在庐山立“佛影台”之后,就邀请谢灵运作《佛影铭》。在《佛影铭》中,谢灵运详细记述了彩绘佛像的因缘,赞叹佛影的相好庄严,颂扬了大师彩绘佛像的善举。铭文云:

        幽岩嵌壁,若有存形。容仪端庄,相好具足。莫知始终,常自湛然。庐山法师,闻风而悦,于是随喜幽室,即考空岩,北枕峻岭,南映滮涧,摹拟遗量,寄托青彩。岂唯像形也笃故,亦传心者极矣。

        谢灵运在铭文中,还对所绘佛像环境的清幽和石壁雕凿的工艺作出了高度评价。铭文云:

        倚岩辉林,傍潭鉴井。

        借空传翠,激光发冏。

        金好冥漠,白毫幽暧。

        日月居诸,胡宁斯慨!

        曾是望僧,拥诚俟对。

        承风遗则,旷若有概。

        敬图遗踪,疏凿峻峰。

        周流步栏,窈窕房栊。

        激波映墀,引月入窗。

        云往拂山,风来过松。

        地势既美,像形亦笃。

        彩淡浮色,群视沉觉。

        若灭若无,在摹在学。

        由其洁精,能感灵独。

        慧远去世后,谢灵运又亲作《庐山慧远法师诔》,并亲撰碑文。在诔文中,谢灵运对慧远大师一生以至孝之心跟随道安大师学法,以及隐居庐山,足不出山弘扬佛法的过程作了介绍,高度赞扬了慧远大师淡泊名利,戒德高洁,勤修净行,弘扬净土法门的功业。谢灵运还对自己没能成为慧远大师的门人弟子感到遗憾。谢灵运在诔文序中说:昔释安公振玄风于关右,法师嗣沫流于江左,闻风而悦,四海同归。尔乃怀仁山林,隐居求志。于是众僧云集,勤修净行,同法餐风,栖迟道门。可谓五百之季,仰绍舍卫之风;庐山之嵬,俯传灵鹫之音。洋洋乎未曾闻也!予志学之年,希门人之未,惜哉诚愿弗遂,永违此世。

        在诔文中,谢灵运以极其沉痛的心情,对慧远大师的谢世深表哀悼。也为自己没能在大师有生之年成为他的弟子而难过。谢灵运在诔文中缅怀慧远大师云:

        生尽冲素,死增伤凄。

        单絷土椁,示同敛骸。

        人天感悴,帝释恸怀。

        习习遗风,依依余凄。

        悲夫法师,终然是栖。

        室无停响,除有广蹊。

        呜呼哀哉!

        端木丧尼,哀直六年。

        仰慕洙泗,俯惮莩筌。

        今子门徒,实同斯艰。

        晨扫虚房,夕泣空山。

        呜呼法师,何时复还!

        风啸竹柏,云蔼岩峰。

        川壑如泣,山林改容。

        自昔闻风,志愿归依。

        山川路邈,心往形违。

        始终衔恨,宿缘轻微。

        安养有寄,阎浮无希。

        呜呼哀哉!

        除慧远大师外,谢灵运结交的名僧还有慧严、慧观、道生、昙隆、慧叡等人。元嘉年间,北凉昙无谶译出的《大般涅槃经》传入建业,但不符合南朝人的阅读习惯,慧严、慧观和谢灵运一起进行修订,使文字更加精美。谢灵运是大文学家,又是当时少有的懂得梵文的人,他为这部《涅槃经》的定稿作出了贡献。如《涅槃经》原文“手把脚蹈,得到彼岸”过于质朴,谢灵运改为“运手动足,截流而度”。使文辞更加优美。

        不过在思想上他与道生的关系最为密切,道生是中土顿悟成佛的首倡者。谢灵运写了一篇《辨宗论》,专门阐发了道生的这一学说。在这篇文章中,谢灵运兼取华夷两地、孔释两家有关修养的理论,为道生的顿悟说进行论证。谢灵运认为,竺道生折衷儒、释两家的意见,去佛家的渐悟而取其“能至”,去儒家的不可及而取其“一极”,从而论证了顿悟成佛说。

        竺道生的观点标志着中国佛教史的一大转变,把中国传统思想和佛家教义结合起来,对佛家心性学说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这也在佛教中国化的道路上走出了一步。这表明谢灵运不仅有着高深的佛学素养,并能迎合新的思想潮流,对佛教教理、教义加以理解和发挥。

        少帝景平元年秋,谢灵运称病去职,后移居会稽。有高僧昙隆居住匡山石门香炉峰,六年不曾下岭。后来在上虞徐山与谢灵运相遇,两人相见恨晚,一起游历山水,探讨佛理,甚是投缘。两年之后,昙隆圆寂,谢灵运为作《昙隆法师诔》云:

        缅念平生,同幽共深,

        向率经始,偕是登临。

        开石通涧,缇柯疏林,

        远眺重叠,近瞩岖嵚。

        事寡地闲,寻微探赜,

        何句不研,奚疑弗析。

        帙舒轴卷,藏拔纸辟,

        问来答往,俾日余夕。

        谢灵运在诔文中,回忆了与昙隆法师的往来交情。二人有共同志愿,曾一起登山临水,劈开山石,疏通溪流。到了山上,远望重叠的山峦,近观崎岖的山路,探寻幽深的去处。两个人又共同研讨佛经,解释疑难,直到夕阳西下也不知疲倦。从这段描写可知他们在游山玩水时是更热心于探讨佛理的。

        谢灵运笃好佛理,对方言音律多所通解,得知乌衣巷的慧叡法师精通梵语,便前往向他请益,因而对经文中诸多梵语的读音意义多能融会贯通,著有《十四音训叙》,条例梵汉,对于当时译经、读经裨益匪浅。

        三、谢灵运的佛教诗歌作品

        谢灵运作为南朝最著名的山水诗人,他不仅创作了大量山水诗,还创作了许多佛教题材的诗歌作品。在这些佛教题材诗歌作品中,表达了他深厚的佛教学识和修行体验。对于他的佛教诗歌,中唐诗僧皎然曾说:“康乐公……所作诗,发皆造极,得非空王之道助邪!”他的这些诗歌作品对弘扬佛法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他的《登石门最高顶》诗歌即是其中之一。诗云:

        晨策寻绝壁,夕息在山栖。

        疏峰抗高馆,对岭临回溪。

        长林罗户穴,积石拥阶基。

        连岩觉路塞,密竹使径迷。

        来人忘新术,去子惑故蹊。

        活活夕流驶,噭噭夜猿啼。

        沉冥岂别理,守道自不携。

        心契九秋余,目翫三春荑。

        居常以待终,处顺故安排。

        惜无同怀客,共登青云梯。

        诗歌描写了石门最高峰周围的风景,这深幽迷人的景致,常常使人迷路,以至于很多人找不到返回的路径。在夜幕降临之时,经常听到猿猴的啼叫。在这幽静的夜晚,使人没有心思理会其他事情,只有一心守护道业。此情此景,诗人感到些许淡淡的遗憾,因为没有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参观石门绝壁。

        谢灵运还作有《石壁立招提精舍》一诗。诗云:

        四城有顿踬,三世无极已。

        浮欢昧眼前,沈照贯终始。

        壮龄缓前期,颓年迫暮齿。

        挥霍梦幻顷,飘忽风雷起。

        良缘殆末谢,时逝不可俟。

        敬拟灵鹫山,尚想祗洹轨。

        绝溜飞庭前,高林映窗里。

        禅室栖空观,讲字析妙理。

        在本诗中,诗人表达了对时光易逝、人生无常、浮生如梦的感叹。面对人生的苦短,诗人在自己的禅室中认真研读佛经,从事禅观修道。从中可以感受到一个潜心研修佛法的佛教信徒的身影。

        谢灵运有很多诗歌都描述了他的佛教情结。他的《过瞿溪石室皈僧》:“望岭眷灵鹫,延心念净土,若乘四等观,永拔三界苦”表达了诗人虔诚修行净土法门,希望超脱轮回之苦的愿望。他的《临终诗》表达了晚年的心境,“……恨我君子志,不得岩上泯。送心正觉前,斯痛久已忍。唯愿乘来生,怨亲同心朕。”这是有感于生不得志,以佛教自慰,希求来世解脱。他还写有《山居赋》,细致地描写了自己的山居生活,其中也倾诉了对佛教的倾心和对修道的体验。(信息来源:网易佛学)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说佛教已经过时 是对佛教最大的误解![230]

  • 白岩松:我眼中的佛教,远看是佛,近看是爱[261]

  • 佛教生态思想略述 [无性][211]

  • 让佛教的价值观放声于世界文化的体系中 [学诚法师][143]

  • 佛教与中国传统文化[127]

  • 重视发挥佛教在生态文明建设中的积极作用[162]

  • 画圣吴道子的佛教绘画 [蒲燕][162]

  • 洪修平:中国佛教文化的独特性[166]

  • 弥勒造像艺术——佛教中国化的物化表现 [苗永杰][221]

  • 杨曾文:佛教有吸收新科技的传统[212]

  • 姚卫群:中国佛教研究应展现哪些特色?[296]

  • 我眼中的佛教 [白岩松][310]

  • 略论佛教本体哲学[336]

  • 佛教书法之我见 [黄君][265]

  • 佛教在西班牙——“基督禅”视角下对佛教本土化的思考[197]

  • 深港佛教二十年[332]

  • 无我:佛教中自我观的心理学分析 [彭彦琴 江波 杨宪敏][360]

  • 中国社会科学院佛教雪窦山研究基地揭牌[380]

  • 佛教修行是否能算作是一种心理“治疗”? [张海滨][300]

  • “第二届中国现代佛教论坛”在北京召开[611]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