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人生一世,处处茶香[140]

  • 饥来吃饭困来眠 安心便是禅[431]

  • 香港宗教界隆重集会庆祝中华人[138]

  • 法演禅师诗偈中的禅趣[156]

  • 峨眉山举行佛教文化论坛[164]

  • 放下执着即解脱[175]

  • 初学佛法,应修十信心[170]

  • 2017中国佛教讲经交流圆满[169]

  • 真和妄,都是心[184]

  • 禅者的境界[181]

  • 吴言生教授赴上海国家会计学院[165]

  • 香港佛光道场将举办“大专青年[205]



  • 本站推荐

    人生一世,处处茶香

    饥来吃饭困来眠 安心

    香港宗教界隆重集会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E4多元宗教 >> [专题]e4多元宗教 >> 正文


    清真、罩袍与伊斯兰教的现代性 [马建福]
     
    [ 作者: 马建福   来自:中国民族报   已阅:961   时间:2016-5-29   录入:yangsihan

     

                                      2016年5月29日 佛学研究网

      最近,清真的泛化成了一个“问题”。

      清真作为穆斯林日常生活中遵循的一套符合伊斯兰教法的规范,是践行于衣食住行方面的一套制度。在传统穆斯林社会,清真言表达了穆斯林从口头到心底对信仰的虔诚。有了清真言,在饮食方面,穆斯林就要围绕清真,注重入口食物的干净整洁、健康安全,并以感恩真主的名义食用。

      Halal是从阿拉伯语直译、用字母代替而形成的具有国际语言认可的符号,它所表征的意义,在饮食范围内,是指符合伊斯兰教教法,包括从原材料的选择、生产、加工、制作、运输以及销售等各个环节都安全、健康、卫生与整洁,不与教法所禁忌的食品混在一起置放。

      如果Halal更多体现的是以教法为准绳的传统实践,那么,“清真”则更多传递出传统与现代的整合,是伊斯兰文明与华夏文明的契合。清真不仅吸纳了伊斯兰教教法规定的饮食要求与饮食禁忌,而且包括伊斯兰教在中国大地上本土化过程中对华夏文明的借鉴吸收、兼容并蓄。它是中国穆斯林在历史过程中,通过学习华夏文明而提出的适应本土社会,同时传承教法要求的一套生活理念。“清真”不仅包括Halal的理念,而且附加了“佳美”的理念,即在饮食制作过程中要保证做到Halal,同时还要与社会、人文、生态和人之健康等等保持平衡,不能为了食物的摄取而影响生态平衡,也不能因为讲排场而故意浪费,更不能因为遇到美食而不节制影响健康,正所谓实现中正平衡、不偏不倚。

      “清真”的理念,在传统穆斯林社会,体现在穆斯林内部的实践和要求,是一种不主张向外宣传和推动的生活习惯。到了现代社会,随着逐渐走出传统居住区向外流动,积极参与社会实践和自我生活的改善,穆斯林在清真理念的背景下,在自我提供便利的同时,也与非穆斯林一道,共同分享了清真餐饮条件下的美食和饮食文化。与此同时,穆斯林流动人口在他乡、大都市的自我符号表达和商业作用,共同促成了清真的“泛化”。

      清真是如何被“泛化”的?事实上,“清真餐馆”在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都还很少见。那时,穆斯林的餐馆一般都是以姓氏或经名取名,比如“穆萨餐厅”、“马家老字号”等。因为在穆斯林聚集区的熟人社会,大家都一清二楚,知根知底,餐馆没有必要专门提示是清真餐馆,任何穆斯林都可以去放心地吃。后来,随着穆斯林进入都市就业、生活,在陌生的城市里,为方便穆斯林,许多穆斯林开的餐馆开始打清真牌。于是,大家互相模仿,“清真餐馆”很快成了司空见惯的现象。

      清真“泛化”现象,除了客观因素——穆斯林人口流动使然之外,商家的助推作用不能忽视。商家在寻求利润的过程中,为了吸引穆斯林顾客,可以说是无孔不入。于是乎,形形色色带有“清真”标识的产品随处可见。但究竟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清真,是否符合食品安全基础上的清真,都是问题。而正是因为这种随意性的贴标签,导致了“泛化”现象。

      清真本为穆斯林日常生活习惯中所遵守的基本原则,在消费主义的作用下,从本来只是私人领域的自我在饮食习惯、生活规律方面的要求,变为商品化的认可标签,给社会在判断上带来误差。商业领域为推动产品的销售,把清真的文化意涵借用到商业和经济利益上,给社会带来了认识方面的误区。

      同时,在全球化过程中,受宗教认同的影响,穆斯林把历史上曾经流行或当前流行于某个地方社会或文化圈的地方性制度和文化习惯,当做所有穆斯林都应该效仿接受的内容。这样,就容易把地方传统与伊斯兰教制度相嫁接,使人们以为这样做、那样行就是伊斯兰教制度的要求而虔诚践行。这不仅影响了文化多样性所具有的生命力,而且可能误导人们对伊斯兰教本身的准确理解和认知。比如,中国一些地方穆斯林结合宗教教派的思想,以中东阿拉伯某个国家或者某个地方民族的文化传统为时尚而去主动接受、主动模仿。这种不顾现实社会的具体环境而完全接受外来文化的做法,引起了社会的一些误读。一些地方出现的“罩袍”现象就是一例。

      中国穆斯林在实现本土化的过程中,已经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穆斯林文化,从衣食住行到风俗习惯,涉及各个方面,通过不断调适、适应和借鉴,总结出了“同中求异、异中求同”的经验。中国穆斯林,尤其回族穆斯林先辈在经历1000多年的文化互动与本土实践中,总结出伊斯兰教在中国应该做到积极融入中华大地,要求穆斯林秉承两世吉庆的理念,先扮演好中国人的角色,其次才是回族穆斯林。回族穆斯林的文化,也是以中国汉文化传统习惯与伊斯兰教为核心的穆斯林文化的合理整合,两者融为一体,契合并存。

      但受全球化背景下一些思潮的影响,有的地方出现了丢弃中国特色的穆斯林文化传统,不顾现实环境而穿戴罩袍的现象。这种由长袍、头巾和面纱组成的着装,在部分阿拉伯国家较为流行,也为这些阿拉伯妇女所接受,认为是遵循经训以保护其荣誉和尊严。然而,伊斯兰教在中国本土化的历史过程中,穆斯林妇女未曾出现过穿戴罩袍的现象,其服装多是在保护信仰虔诚的前提下,根据具体时代、具体社会而自然呈现的,各地迥异有别,适应主流,多样并存。作为一种地方穿着习俗,罩袍更应该是阿拉伯当地人的,而不是世界上所有穆斯林妇女都不顾现实而争相选择、趋之若鹜的时尚。这种着装不是伊斯兰教现代性适应的代表。不过,也不应该由此随意批判伊斯兰教。

      伊斯兰教在世界各地都有信徒穆斯林,宗教及其经训制度只有一种,但世界各地的穆斯林文化应该是多种多样,各地皆有不同。严格遵守伊斯兰教《古兰经》和“圣训”是穆斯林必须要做的,但是不能把不同地方的风俗习惯当做经训制度而借用。这样不仅不符合当地社会制度要求,而且也容易使人们误解。中国穆斯林在学习和借鉴各种外来文化和思潮的过程中,一定要批判地接受,要以适合中国土壤为前提,不能不顾现实要求而全盘接受。否则,不仅不利于伊斯兰教在中国的健康发展,而且影响中国社会的和谐稳定,影响不同民族、不同宗教,以及伊斯兰教内部的团结稳定。

      言及至此,我们需要讨论的是伊斯兰教教法、教义与现代社会的关系问题,也需要讨论伊斯兰教的现代角色,也就是伊斯兰教的现代性。伊斯兰教的现代性,顾名思义,是指伊斯兰教宗教经典、教法和教义如何走向社会,如何更好地适应社会,更好地融入社会。伊斯兰教的现代性表现为穆斯林在现实社会的日常生活过程中,如何在准确理解宗教经典的基础上,结合现实社会的具体特点,做到经典制度与具体社会的适应,在具体场景做到具体调适。

      当然,有一点我们需要清楚把握的是,伊斯兰教的现代性并非指伊斯兰教不够现代,也不是所谓的伊斯兰教与现代社会格格不入,伊斯兰教更不是与暴力、歧视、蒙昧相联系的落后宗教。原本只是一种个人自由选择的清真理念,被蒙上了一层阴影,被贴上了标签,成为落后、脱节和只属于穆斯林等的代名词。这无疑是带着偏见、与事实不相符的错误看法。

      伊斯兰教经典《古兰经》和“圣训”是穆斯林在现实生活中的根本参照,但是,穆斯林除了伊斯兰教信徒这一身份之外,还在现实社会中有着不同的身份,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承担不同的责任。所以,穆斯林在一边坚守自己信仰的同时,还要注重与具体社会相适应。古人有“入乡随俗、入境问禁”的训言,指的是人们在进入一个社会,与另外一种文化群体相互动的过程中,要主动地去了解这个社会、这个群体的制度和规范,以及群体成员在日常生活中的风俗习惯和各项制度要求,而不能全然不顾“他者”的感受而呈现自我。文化、文明从来都不相冲突,冲突的是人在交流互动过程中,因为陌生和不熟悉而形成的一种拒绝情绪,严重一点说,是一种因为陌生感导致的排斥。其主因是自我没有去主动了解“他者”的世界,或者在与异文化互动过程中,没有做出让步和自我调适。这样就容易产生隔阂。作为个人或个体,从自己熟悉的文化圈、自己熟悉的社会、自己习以为常的群体,或者说从私人领域走向公共领域时,需要主动地自我调适、积极适应。在适应过程中,在顾及自我价值、自我权利不受影响的前提下,要学会给自己提供方便,以实现在公共领域的适应。完全按照自己习惯的生活方式而不顾在新的社会、新的文化环境中的习惯,必然会导致自我的难以适应,而且使新的社会的主体参与者感到不适,进而出现不接受和排斥的现象。

      对于穆斯林具体个人来说,从传统熟人社会走出来进入大都市谋求生活的过程中,也同样遇到对陌生都市生活适应的问题。穆斯林在步入新的环境里,在不违背宗教信仰的前提下,应该可以在文化方面作出适合双方的主动调适。(信息来源:中国民族报)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市场、移民与宗教的根植——浙江省义乌市伊斯兰教民族志研究 [马强 白兰][1999]

  • 伊斯兰教施济的人类学思考[1350]

  • 伊斯兰教的中国化与“以儒诠经”[1517]

  • 伊斯兰教伦理:传统形式及其现代意义 [周燮藩][1651]

  • 中国伊斯兰教与社会和谐[2225]

  • 从比较学角度浅论中国伊斯兰教之特色[1991]

  • 印度教•伊斯兰教的融合思想及其现代意义——印度伊斯兰教宽容思想的展开[2057]

  • 中国伊斯兰教教坊制度初探[1978]

  • 从外来侨民到本土国民:回族伊斯兰教在中国本土化的历程[2323]

  • 伊斯兰教与中国传统文化 [秦惠彬][2815]

  • 当代中国伊斯兰教的宗教经济与慈善事业[2433]

  • 伊斯兰教的生死观[2583]

  • 幽明与会归——回族学者马德新论伊斯兰教的后世与复生思想[4296]

  • 重视研究西部大开发中的伊斯兰教现实问题[2484]

  • 伊斯兰教的本质是和平[6116]

  • 西北伊斯兰教信仰特点与社会稳定 [杨桂萍][2898]

  • 伊斯兰教、基督教和佛教的环境观分析 [田瑾][4766]

  • 挪威的伊斯兰教[4684]

  • 伊斯兰教的人文关怀与心理疏导 [海宝明][7165]

  • 伊斯兰教与回族舞蹈艺术 [马守途 安晓春][6706]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