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心的真相[137]

  • 心若自在清凉 何处不是“禅茶一[153]

  • 一念放下,万般自在[192]

  • 谈佛像艺术与慈悲之美 [褚潇白[140]

  • 世间:出世心与入世心 [如孝法[130]

  • “农禅”如何打破乞食戒禁? [[357]

  • 寻求精神的出路 [彭文鼎][112]

  • 穿行在脆弱的世间 寻找苦难的净[118]

  • 佛教修行是否能算作是一种心理[126]

  • 菩提千年,人间繁华几许?[217]

  • 藏传佛教四个梦的自体心理学分[143]

  • 说说佛门的“走江湖”[208]



  • 本站推荐

    看透,便是最好的人

    心的真相

    心若自在清凉 何处不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D2佛教文学 >> [专题]d2佛教文学 >> 正文


    中国文学中的腊八粥
     
    [ 作者: 华夏墨香   来自:网易佛学   已阅:1866   时间:2016-1-18   录入:wangwencui


    2016年1月18日    佛学研究网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儿。腊八粥喝几天,哩哩啦啦二十三,二十三扫房日、二十四写大字、二十五做豆腐……”小时候,每到农历十二月初八也就是俗称的腊八,大街小巷都能听到这首古老的民谣。因为腊八节一到,离中国传统的春节也不远了。

        随着浓浓的年味,腊八粥的香味在空气里蔓延开来。品一碗热乎乎的腊八粥,读作家笔下的“腊八佳作”,更是别有一番滋味。

        1.沈从文的腊八粥:闻到香味 就得咽三口以上的唾沫

        沈从文在《腊八粥》一文中这样描写孩子喝腊八粥的场景:“初学喊爸爸的小孩子,会出门叫洋车了的大孩子,嘴巴上长了许多白胡胡的老孩子,提到腊八粥,谁不口上就立时生一种甜甜的腻腻的感觉呢。把小米,饭豆,枣,栗,白糖,花生仁儿合并拢来糊糊涂涂煮成一锅,让它在锅中叹气似的沸腾着,单看它那叹气样儿,闻闻那种香味,就够咽三口以上的唾沫了,何况是,大碗大碗的装着,大匙大匙朝口里塞灌呢!

        住方家大院的八儿,今天喜得快要发疯了。一个人出出进进灶房,看到那一大锅正在叹气的粥,碗盏都已预备得整齐摆到灶边好久了,但他妈总说是时候还早。

        他妈正拿起一把锅铲在粥里搅和。锅里的粥也象是益发浓稠了。

        “妈,妈,要到什么时候才……”

        “要到夜里!”其实他妈所说的夜里,并不是上灯以后。但八儿听了这种松劲的话,眼睛可急红了。锅子中,有声无力的叹气正还在继续。

        “那我饿了!”八儿要哭的样子。

        “饿了,也得到太阳落下时才准吃。”

        饿了,也得到太阳落下时才准吃。你们想,妈的命令,看羊还不够资格的八儿,难道还能设什么法来反抗吗?并且八儿所说的饿,也不可靠,不过因为一进灶房,就听到那锅子中叹气又象是正在呻唤的东西,因好奇而急于想尝尝这奇怪东西罢了。

        “妈,妈,等一下我要吃三碗!我们只准大哥吃一碗。大哥同爹都吃不得甜的,我们俩光吃甜的也行……妈,妈,你吃三碗我也吃三碗,大哥同爹只准各吃一碗;一共八碗,是吗?”

        “是呀!孥孥说得对。”

        “要不然我吃三碗半,你就吃两碗半……”“卜……”锅内又叹了声气。八儿回过头来了。

        比灶矮了许多的八儿,回过头来的结果,亦不过看到一股淡淡烟气往上一冲而已!

        锅中的一切,这在八儿,只能猜想……栗子会已稀烂到认不清楚了罢,赤饭豆会煮得浑身透肿成了患水臌胀病那样子了罢,花生仁儿吃来总已是面东东的了!枣子必大了三四倍——要是真的干红枣也有那么大,那就妙极了!糖若作多了,它会起锅巴……“妈,妈,你抱我起来看看罢!”于是妈就如八儿所求的把他抱了起来。

        “恶……”他惊异得喊起来了,锅中的一切已进了他的眼中。

        这不能不说是奇怪呀,栗子跌进锅里,不久就得粉碎,那是他知道的。他曾见过跌进到黄焖鸡锅子里的一群栗子,不久就融掉了。赤饭豆害水臌肿,那也是往常熬粥时常见的事。

        花生仁儿脱了他的红外套,这是不消说的事。锅巴,正是围了锅边成一圈。总之,一切都成了如他所猜的样子了,但他却不想到今日粥的颜色是深褐。

        “怎么,黑的!”八儿还同时想起染缸里的脏水。

        “枣子同赤豆搁多了。”妈的解释的结果,是捡了一枚特别大得吓人的赤枣给了八儿。

        虽说是枣子同饭豆搁得多了一点,但大家都承认味道是比普通的粥要好吃得多了。

        夜饭桌边,靠到他妈斜立着的八儿,肚子已成了一面小鼓了。如在热天,总免不了又要为他妈的手掌麻烦一番罢。在他身边桌上那两只筷子,很浪漫的摆成一个十字。桌上那大青花碗中的半碗陈腊肉,八儿的爹同妈也都奈何它不来了。

        “妈,妈,你喊哈叭出去了罢!讨厌死了,尽到别人脚下钻!”

        若不是八儿脚下弃得腊肉皮骨格外多,哈叭也不会单同他来那么亲热罢。

        “哈叭,我八儿要你出去,快滚罢……”接着是一块大骨头掷到地上,哈叭总算知事,衔着骨头到外面啃嚼去了。

        在这篇文章中,天真烂漫的孩子们,高高兴兴喝腊八粥的样子,跃然纸上。

        2.冰心的腊八粥:蕴含对母亲最深的怀念

        冰心的散文《腊八粥》一文,以清丽优美的文字,把对母亲的怀念之情娓娓道来:“从我能记事的日子起,我就记得每年农历十二月初八,母亲给我们煮腊八粥。

        这腊八粥是用糯米、红糖和十八种干果掺在一起煮成的。干果里大的有红枣、桂圆、核桃、白果、杏仁、栗子、花生、葡萄干等等,小的有各种豆子和芝麻之类,吃起来十分香甜可口。母亲每年都是煮一大锅,不但合家大小都吃到了,有多的还分送给邻居和亲友。

        母亲说:这腊八粥本来是佛寺煮来供佛的——十八种干果象征着十八罗汉,后来这风俗便在民间通行,因为借此机会,清理厨柜,把这些剩余杂果,煮给孩子吃,也是节约的好办法。

        最后,她叹一口气说:“我的母亲是腊八这一天逝世的,那时我只有十四岁。我伏在她身上痛哭之后,赶忙到厨房去给父亲和哥哥做早饭,还看见灶上摆着一小锅她昨天煮好的腊八粥,现在我每年还煮这腊八粥,不是为了供佛,而是为了纪念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是1930年1月7日逝世的,正巧那天也是农历腊八!那时我已有了自己的家,为了纪念我的母亲,我也每年在这一天煮腊八粥。虽然我凑不上十八种干果,但是孩子们也还是爱吃的。抗战后南北迁徙,有时还在国外,尤其是最近的十年,我们几乎连个“家”都没有,也就把“腊八”这个日子淡忘了。

        今年“腊八”这一天早晨,我偶然看见我的第三代几个孩子,围在桌旁边,在洗红枣,剥花生,看见我来了,都抬起头来说:“姥姥,以后我们每年还煮腊八粥吃吧!妈妈说这腊八粥可好吃啦。您从前是每年都煮的。”我笑了,心想这些孩子们真馋。我说:“那是你妈妈们小时候的事情了。在抗战的时候,难得吃到一点甜食,吃腊八粥就成了大典。现在为什么还找这个麻烦?”

        他们彼此对看了一下,低下头去,一个孩子轻轻地说:“妈妈和姨妈说,您母亲为了纪念她的母亲,就每年煮腊八粥,您为了纪念您的母亲,也每年煮腊八粥。现在我们为了纪念我们敬爱的周总理,周爷爷,我们也要每年煮腊八粥!这些红枣、花生、栗子和我们能凑来的各种豆子,不是代表十八罗汉,而是象征着我们这一代准备走上各条战线的中国少年,大家紧紧地、融洽地、甜甜蜜蜜地团结在一起……”

        他一面从口袋里掏出一小张叠得很平整的小日历纸,在一九七六年一月八日的下面,印着“农历乙卯年十二月八日”字样。他把这张小纸送到我眼前说:“您看,这是妈妈保留下来的。周爷爷的忌辰,就是腊八!”

        我没有说什么,只泫然地低下头去,和他们一同剥起花生来。

        这篇文章,质朴而感人。原来,最深的怀念,就是平实地讲述,字字珠玑,贴切恰当。

        3.老舍的腊八粥:粥里有各种豆 像“农业展览会”

        老舍在《北京的春节》一文中这样写道:

        按照北京的老规矩,过农历的新年,差不多在腊月的初旬就开头了。“腊七腊八,冻死寒鸦”,这是一年里最冷的时候。可是,到了严冬,不久便是春天,所以人们并不因为寒冷而减少过年与迎春的热情。在腊八那天,人家里,寺观里,都熬腊八粥。

        这种特制的粥是祭祖祭神的,可是细一想,它倒是农业社会的一种自傲的表现。这种粥是用所有的各种的米,各种的豆,与各种的干果——杏仁、核桃仁、瓜子、荔枝肉、莲子、花生米、葡萄干、菱角米等熬成的。这不是粥,而是小型的农业展览会。”

        品读此文,老北京人过腊八的热闹场景,便浮现于眼前。

        4.梁实秋的腊八粥:祈求团圆 家家熬粥送亲友

        腊八节的内涵,在梁实秋笔下是祈求团圆的心愿。他在《粥》中写道:

        小时候喝腊八粥是一件大事。午夜才过,我的二舅爹爹(我父亲的二舅父)就开始作业,搬出擦得锃光大亮的大小铜锅两个,大的高一尺开外,口径约一尺。然后把预先分别泡过的五谷杂粮如小米、红豆、老鸡头、薏仁米,以及粥果如白果、栗子、红枣、桂圆肉之类,开始熬煮,不住的用长柄大勺搅动,防黏锅底。两锅内容不太一样,大的粗糙些,小的细致些,以粥果多少为别。

        此外尚有额外精致粥果另装一盘,如瓜子仁、杏仁、葡萄干、红丝青丝、松子、蜜饯之类,准备临时放在粥面上的。

        等到腊八早晨,每人一大碗,尽量加红糖,稀里呼噜的喝个尽兴。

        家家熬粥,家家送粥给亲友,东一碗来,西一碗去,真是多此一举。

        剩下的粥,倒在大绿釉瓦盆里,自然凝冻,留到年底也不会坏。自从丧乱,年年过腊八,年年有粥喝,兴致未减,材料难求,因陋就简,虚应故事而已。

        5.周绍良的腊八粥:温暖滋补 甜咸粥各具特色

        作家周绍良在《记腊八粥》中说:

        有的地方,只认为吃了腊八粥,也就是说春节将临,农事已完,带有庆丰收的意思。有的地方,用白果、花生、莲子、红枣、板栗诸般果实,和上姜桂调味品,掺在米中煮成,谓其温暖滋补,可以祛寒。而南方某些地方,在腊八这天,除了烧煮甜腊八粥外,还有用青菜、胡萝卜、豆腐、雪里蕻、黄花、木耳切丝炒熟合于白米煮成了的粥中,谓之咸腊八粥。

        周绍良这里,腊八粥不再只是一味食品,里面还蕴藏着浓厚的文化内涵呢。

        6.王蒙的腊八粥:兼收并蓄来者不拒 是粥中之王

        王蒙在《我爱喝稀粥》中写道:

        每年农历腊月初八北方农村普遍熬制的“腊八粥”,窃以为那是粥中之王,是粥之集大成者。谚曰:“谁家的烟囱先冒烟,谁家的粮食堆成尖”。是故,到了腊八这一天,家家起五更熬腊八粥。腊八粥兼收并蓄,来者不拒,凡大米、小米、糯米、黑米、紫米、黍米(又称黄米,似小米而粒略大、性黏者也)、鸡头米、薏仁米、高粮米、赤豆、芸豆、绿豆、江豆、花生豆、板栗、核桃仁、小枣、大枣、葡萄干、瓜果脯、杏杜、莲子以及其他等等,均溶汇于一锅之中,敖制时已是满室的温暖芬芳,入口时则生天下粮食干果尽入吾粥,万物皆备于我之乐,喝下去舒舒服服、顺顺当当、饱饱满满,真能启发一点重农爱农思农之心。

        品读作家笔下的腊八粥,我们仿佛看到了那锅腊八粥咕嘟咕嘟冒起的泡泡,粥里的五谷杂粮经过熬煮,各种各样的豆儿都煮得糯滑黏软,色香味一应俱全,满屋热气腾腾,空气中弥漫着五谷的香味、红枣的甜味。又想起一家人团团而坐,共同品粥,其乐融融……(信息来源:网易佛学)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一碗腊八粥的胜缘与慈悲[644]

  • 腊八:一碗粥暖天下 [魏德东][706]

  • 佛教对中国文学的影响[2058]

  • 从吃腊八粥想到佛教的未来 [净慧长老][1835]

  • 寺庙腊八养生粥:你适合喝什么样的腊八粥[1530]

  • 腊八粥的民间传说和佛教来历[1940]

  • 素食健康:你适合喝哪一种的腊八粥[4017]

  • 腊八粥供佛飨众 祈求如意安康[3059]

  • 从腊八粥看佛教民俗文化的包容[2916]

  • 慧能禅学对中国文学的影响[2250]

  • 20世纪中国文学的佛学解码──读谭桂林《20世纪中国文学与佛学》[3526]

  • 十年磨剑 厚积薄发——评孙昌武中国文学中的维摩诘与观音[4343]

  • 腊八粥的传说[2688]

  • 红红火火过腊八:腊八粥的做法[2544]

  • 红红火火过腊八:腊八粥的由来[2792]

  • 进入中国文学世界领略佛教的激情与智慧[1291]

  • 大慈恩寺邀请西安各界人士品尝腊八粥[6740]

  • 东初老人有关“佛教与中国文化”之撰述析论[5187]

  • 诗佛王维之研究[4892]

  • 敦煌讲经变文研究提要[2517]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