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人生一世,处处茶香[156]

  • 饥来吃饭困来眠 安心便是禅[505]

  • 香港宗教界隆重集会庆祝中华人[141]

  • 吴言生教授香港中文大学佛学讲[119]

  • 法演禅师诗偈中的禅趣[162]

  • 峨眉山举行佛教文化论坛[168]

  • 放下执着即解脱[181]

  • 初学佛法,应修十信心[175]

  • 2017中国佛教讲经交流圆满[172]

  • 真和妄,都是心[192]

  • 禅者的境界[191]

  • 吴言生教授赴上海国家会计学院[168]



  • 本站推荐

    人生一世,处处茶香

    饥来吃饭困来眠 安心

    香港宗教界隆重集会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A4大德专辑 >> [专题]a4大德专辑 >> 正文


    “贫僧”有话说:我简单的管理学[星云大师]
     
    [ 作者: 星云大师   来自:《东方早报》   已阅:2322   时间:2015-5-5   录入:wangwencui


    2015年5月5日

      
         1967年,星云大师率领弟子创建的中外闻名的佛教圣地——佛光山。
    近50年,这里总共孕育了超过1300名的僧众。


    星云大师在演讲。

     


      编者按

      星云大师既是台湾佛光山开山法师,也是两岸佛教文化使者和促进两岸和平发展的得道高僧。

      星云大师著述甚丰,《“贫僧”有话要说》却是其著述生涯中的最后一本书。该书20篇系列文章由星云大师口述,弟子妙广记录,佛光山法堂书记室整理而成。

      早报获得授权,将陆续摘发该系列文章,以飨读者。今天刊发的是《“贫僧”有话要说》之九:“我简单的管理学”。

      星云大师

      我的出身,家父是单传,据说他出生二十八天,我的祖父就去世了。在他十余岁的时候,我的寡祖母也去世,只剩他孤苦伶丁一个人。我出家的生活就和他的单传一样,出家人都有同门、同宗,济济多士,但我的师父和我的师兄都早逝,尤其我人又来到台湾,更加的孤单一人。

      感谢因缘际会,开创佛光山之后,出家的弟子就有一千三百余人,还有入道的教士、师姑百余人。台湾的寺庙都很小,一时之间,有了这么一个像丛林的大寺,就经常有人来追问我怎么样管理?贫僧没有学过管理,也不懂得管理,只觉得大家志同道合,为佛教、为社会大众奉献服务,重视因果,在公开、公正、公平、公有之下,就会相安无事了。

      有一位出家的徒众是香港大学管理学系毕业,在四五十年前,管理学科就已经有人注意。所谓人事管理、财务管理、学校管理、图书管理、医院管理、工厂管理等等,贫僧看到这位徒众自恃高学历毕业,心有所傲,就告诉他,管钱,钱不讲话,随你用法;管物,物也不开口,随你搬动;管人,就难了;但管人也还不太难,最难的,是要管自己的“心”啊!你会管“心”吗?

      贫僧童年失学,不但没有进过学校念书,连学校都没有看过,曾经有一次台湾大学邀我去讲“管理学”,当然我不敢应允。虽然佛教也有管理学,像丛林两序大众、四十八单职事、清规戒律等,这些我都没有做过深入研究,哪敢对人讲管理呢?

      后来,曾经担任过教育部长的张其昀先生,他在阳明山创办了中国文化大学,并且在一九八○年找我去担任印度文化研究所所长。他致词时说:“整个华岗就是一个大丛林,在此欢迎我们的住持星云大和尚回来。”我听了以后心有所愧,虽然在佛光山开山,但也不敢自认是住持。因为一个住持,要对丛林四十八单职事、清规戒律相当熟稔,所谓住持三宝,我想贫僧还不够条件。

      前几年,台湾大学副校长汤明哲教授要来对我做一次访问,我和他并无交往,但贫僧对别人的要求一向不愿意拒绝。他来了就问:我对你们感到很奇怪,我们在家人有周休二日,有年节放假,但是我们还是希望增加休假的时日;我们在家人每个月有数万元的收入,但仍然感到不够,希望再增加一些薪水。听说你们有一千多名出家人,没有假日,没有薪水,晚上还要加班,挑灯夜战,有这种力量是什么原因呢?

      像这样的问题,过去不曾有人问过我。听他这么一问,忽然感觉它确实是一个问题。我回答说,你们在家人是过“有”的生活,有假期、有待遇、有财物、有家庭,有妻子儿女,有,是有穷有尽、有限有量,当然会嫌不够;我们出家人过的是“空无”的生活,无假日、无薪水,心甘情愿为社会大众服务,没有指望报酬,因为没有这个欲望。因为“无”,所以无限无量、无穷无尽。他是台湾大学的名教授,对我这样的回答,我不知道他内心的反应是如何了。

      说起佛光山的管理学,贫僧觉得,只要肯得上下大众同甘共苦,只要心平,又何处不能自在呢?当然,我也经常告诉僧信弟子“不比较、不计较”,不把人我是非得失放在心上,日子就会很平安地度过。我写过一首《十修歌》,就是希望对修道者有所勉励,后来渐渐地也为大家所传唱。

      一修人我不计较;二修彼此不比较;

      三修处事有礼貌;四修见人要微笑;

      五修吃亏不要紧;六修待人要厚道;

      七修心内无烦恼;八修口中多说好;

      九修所交皆君子;十修大家成佛道;

      若是人人能十修,佛国净土乐逍遥。

      我也主张要有“老二哲学”的思想,所谓“是非只为多开口,烦恼皆因强出头”,我们观看历史,历朝的第一代皇太子被害的为数居多,如隋朝的太子杨勇,如唐朝的李建成等,多为了出头遭忌而牺牲。如果每个人安于“老二”,懂得“无我”,对做人处事,也就会心安理得了。

      我也觉得佛门里教我们的发心、忍耐,是非常有用的。发心就有力量,发心就会心甘情愿,发心为佛教服务、发心要广度众生、发心为常住工作、发心肯吃亏耐劳……能发心,还有什么得失计较的呢?

      忍耐,更是重要。不但做一个出家人,世间上每一个人要想生存、生活,都要能忍。能忍,就知道人我的关系,就知道情绪安定的重要。人家一句话、一件事,跟我来往,都要我去认识、接受、负责、担当、处理和化解,都要有忍的智慧、忍的力量。

       因此,贫僧很早就写了一首《剃度法语》,告诉要求入门的弟子,假如你要问我怎样做一个出家人?对出家人的看法是什么?这首《剃度法语》就不光只是唱一下而已,你必须好好思量。这是身为佛光弟子必须实践、奉为圭臬的座右铭:

      佛光山上喜气洋,开山以来应万方。

      好因好缘多好事,青年入佛教争光。

      发心出家最吉祥,割爱辞亲离故乡。

      天龙八部齐夸赞,求证慧命万古长。

      落发僧装貌堂堂,忍辱持戒不可忘。

      时时记住弘佛法,莫叫初心意彷徨。

      为僧之道要正常,不闹情绪不颓唐。

      勤劳作务为常住,恭敬谦和出妙香。

      清茶淡饭要自强,粗布衣单有何妨。

      生活不必求享受,超然物外见真章。

      善恶因果记心房,人我是非要能忘。

       深研义理明罪福,慈悲喜舍道自昌。

      朝暮课诵莫废荒,念经拜佛礼法王。

      无钱无缘由他去,只求佛法作慈航。

      十年之内莫游方,安住身心细思量。

      任他天下丛林好,我居一处乐无疆。

      在些法语里,贫僧没有更改过去传统出家精神的意涵,一个出家人本来就要依止一个常住,好好安心办道。

      在佛光山,因应社会结构的改变,是到最近十年,才改为五点半早觉。在此之前,全山大众早晨四点半起床,五点礼佛做早课,六点钟过堂,七点钟在教室听讲学。三个小时后,听板声十一点半过堂用斋,饭后跑香,稍微休息一个小时,下午一点半到三点半继续上课。然后出坡服务一小时,四点半盥洗、用药石(晚餐)。晚上七点自修复习,九点钟晚课拜愿,晚上十点,在钟鼓声之下养静睡眠。星期六、星期天,人来客去,除了上课以外,还要分班去接待客人参观、服务三餐,为大家典座行堂分食。

      有时候,外请的老师只有在星期六、星期天才有时间前来授课。经常在教室里,老师一来就是一整天的课程,甚至把晚上自修的时间,都用来讲学。解门之外,行门修持有:抄经、打坐、朝山,二六时中,佛声不断。

      虽然外面也有人批评我们,但贫僧常有一个感觉,想问批评我们的人:你们能每天在教室里面坐六到八个小时上课吗?你们能每天三餐过堂,陈年累月的一饭一菜吗?饭前饭后念《供养咒》、《结斋偈》,至少要花一小时吃一顿饭,你们能做到吗?你们能每天早上四点半起床,晚上十点钟休息吗?你们能每日早晚功课、随着钟鼓板声作息吗?你们能为常住出坡辛劳,不会埋怨吗?但佛光山所有的贫僧们,每天为佛教、为大众服务,尽管如此忙碌,忙得很开心,忙得很有意义,每个人几乎都笑逐颜开,天天好似过年。

      如果我做贫僧的话,佛光山所有的徒众一千余人,他们也应该都叫贫僧。其实,你问他们有钱没有钱,可能他说没有,但你问他生活得欢喜不欢喜,他必然会告诉你生活得非常欢喜安然,不然,为什么要出家做“贫僧”呢?

      不仅如此,为了树立佛光山的宗风思想,维护山门纲常纪律,贫僧也为徒众立下“佛光山十二条门规”,作为四众弟子依此修道的准则。这十二条门规是:

      一、不违期剃染;   二、不私建道场;

      三、不夜宿俗家;   四、不私交信者;

      五、不共财往来;   六、不私自募缘;

      七、不染污僧伦;   八、不私自请托;

      九、不私收徒众;   十、不私置产业;

      十一、不私蓄金钱;  十二、不私造饮食。

      在佛教里,这些规矩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不容易。因为,佛光山不是个人,而是一个教团,佛光人的作为,不能只为个人求安乐。凡有所作,都要想到团体、大众,都要顾及团队精神,要有“大我”的观念。大众依共同法则、共同制度,共同所信、共同所依,共同的自由,作为行事的准则,这就是所谓“集体创作、制度领导、非佛不作、唯法所依”。

      后来,跟随贫僧的徒众、信徒渐渐增多,想到台湾大学的师生都自称“台大人”、文化大学的华冈师生也称“华冈人”,因此,凡与佛光山有缘的人,都应可以称为“佛光人”。为了建立大家的共识,于是贫僧又陆续立了《怎样做个佛光人》十八讲,让僧信大众对于佛光山的宗旨、目标、道风、守则,有一个深切的认识。十八讲的内容,可以参阅《人间佛教系·佛光与教团》。

      我也告诉徒众,凡事要抱持着“光荣归于佛陀,成就归于大众,利益归于常住,功德归于信徒”的精神行事。

       所谓“光荣归于佛陀”,指的是虽然佛光山大众人多共事,但是个人不可争功、不可执着,要随喜随众,一切的光荣都是集体创作、仗佛光明而有。

      “成就归于大众”指的是,佛光山创办的佛教事业,都不是我们个人能力所及,一切都是全体大众共成的。

      所谓“利益归于常住”,在佛光山,一切都依佛陀建立“六和僧团”的理念而行事。“六和”是指戒和同遵(法制的平等)、利和同均(经济的均衡)、见和同解(信仰的一致)、身和同住(和乐的相处)、口和无诤(语言的亲切)、意和同悦(心意的开展)。在佛光山常住里,虽然个人不富有,但也没有人为生活忧心,无论衣、食、住、行,生病、旅行参学等,一切都有常住照顾,因为不私蓄、不占有,可以说是无忧无虑的佛国净土了。

      而“功德归于信徒”,则是说信徒在这里发心、修行、奉献、护持,一切的缘分、功德都应该有他们一份。

      以上种种说来,其实说我是“贫僧”,除了金钱,这许多的思想、理念、制度,甚至三好、四给、五和、六度……都是我的财富法宝。若要问贫僧的管理学是什么?实在说,贫僧的管理学就是在大雄宝殿的规矩里,在禅净法堂的法制里,在典座斋堂的发心里,在劳动出坡的作务里,在人我关系的和谐里,在佛法正信的悟道里。我希望佛光山适当的贫穷,过清贫的生活,这就是中道的管理学。除此之外,贫僧还有什么管理学呢?所谓“有佛法就有办法”,有了佛法,又怎么会去怨天尤人、慨叹自己呢?

      原来世间上不是以有钱、无钱来论贫穷富有,贫、富,还是在心理上的感受。行文至此,对于自古以来在大陆丛林里流行的“贫僧”两个字,贫而不贫,自然也就理所当然了。(2015.3.18口述完稿)

    (信息来源:《东方早报》)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贫僧受难记 [星云大师][902]

  • 禅:直指人心的管理学[2091]

  • 佛教管理学初探[1286]

  • 佛教管理学成立的依据与特质[1312]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