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晋宋时代的禅经译出与禅法传播[114]

  • 有四样东西,可以带给一个家庭[100]

  • 佛教如何看待“爱情”与“欲望[124]

  • 云门宗在舒州地区传承与发展研[101]

  • 为什么说“ 一失人身,万劫不复[112]

  • 心不要随着境界而动[103]

  • 论唐代的讲经仪轨[711]

  • 出家人眼里的爱和情什么样?两[140]

  • 佛学公案:谁是知音?[135]

  • 生命的最高境界[129]

  • 业障重时,念佛有多困难,你知[140]

  • 为什么要对出家师父的法名尊称[133]



  • 本站推荐

    恭迎佛吉祥日·卫塞

    禅理:任何人的苦乐

    一禅一世界,一叶一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ZZ期刊原文 >> [专题]zz期刊原文 >> 正文


    元初临济僧人——海云的禅法和思想
     
    [ 作者: 冉云华   来自:期刊原文   已阅:3494   时间:2007-1-9   录入:ningguannan


    ·期刊原文

       元初临济僧人    

    ——海云的禅法和思想
    冉云华
    华冈佛学学报第五期
    页37-55



     

     

     

            37页

     

              提    要:

     

                  海云,名印简,乃元初与道教长春真人邱处机同一时代

              ,同样重要的两位人物之一。本文主要依「佛祖历代通载」

              、及王万庆所撰之「海云大禅师碑」,详述海云之思想及其

              感化元初诸王的经过。

                  就其思想而言,海云以「随缘不变、不变随缘」之真心

              为基础,主张「休生分别」,并依此开展出其无有出家、在

              家之分,乃至儒、释、道三教合一的思想。

                  在感化元初诸王(特别是忽必烈)的经过方面,海云的

              政治思想主要来自瑜伽师地论的「王法正理论品」;但在实

              际事务方面,则从尊孔入手。

                  就禅宗而言,海云代表了金、元间流行在华北的临济禅

              法。在整个佛法上,海云是明代三教合一思想的先河。而在

              政治方面,海云使得元朝帝国步上「仁恕为心」的传统的儒

              家政治上去。

     

                  壹

     

              熟悉元代历史的学人,大约都知道在蒙古征服中国北部

     

     

            的初期,中国宗教界曾出现过两位领袖:一位是道教的长春

     

     

            真人邱处机;另一位是佛教临济宗的海云大师。「元史」本

     

     

            纪第三记载:宪宗辛亥元年,夏六月,当蒙哥被推为新皇帝

     

     

            ,承继元定宗以后,新皇帝上台后的一连串措施中,有一项

     

     

            是「以海云掌释教事;以道士李真常掌道教事

     

     

     

     

     

           

     

     

            38页

     

     

     

     

     

            。」(注1)海云名印简,生于公元一二○四年,死在一二五

     

     

            七年。在他活动的时期,声名显赫,贡献颇着。

     

     

     

     

     

              可是当人们阅读「元史释老传」时,却会发现「元史」

     

     

            和「新元史」都为邱处机列有传记(注2);但在记述释教方

     

     

            面,传内所收的人物,却全是土番僧人的天下。(注3)也许

     

     

            海云在佛教史上的地位,还赶不上长春真人对道教的历史贡

     

     

            献,但是他们的成就并不如像他们在「元史」上隐显相差那

     

     

            么悬殊。

     

     

     

     

     

              因为「元史」没有列传,读者如果想查海云生平只好到

     

     

            现代工具书中去找寻数据。先看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中国人

     

     

            名大辞典」吧,它在「印简」这个题目下记载说:「元高僧

     

     

            。俗姓宋。世业儒,年十一祝发。于佛书无所不通。后游云

     

     

            中。住华严寺。年五十六示寂。茶毘之日。焰烟所至,皆成

     

     

            舍利。」(注4)

     

     

     

     

     

              这一短短的纪载,内容是不够详细、不够准备。它没有

     

     

            指出海云在蒙古占领初期,对华北汉民的贡献,和思想的特

     

     

            色。海云也不是在五十六岁时去世的,而「于佛书无所不通

     

     

            」一语,也不见于早期各家的记载。

     

     

     

     

     

              如果再进一步,向更专门性的参考书去找数据,可以用

     

     

            「禅学大辞典」作为例证。这部由东京驹泽大学花了二、三

     

     

            十年时间,最近出版的辞书,对印简的生涯,有如下的记载

     

     

            (原文为日文,以下以中文记叙内容):

     

     

     

     

     

     

     

     

                     印简(人名)(一二○二-一二五七),临济宗。

     

     

                   号海云。宁远(四川省)人。俗姓宋氏。泰和二年十

     

     

                   二月二十五日生。七岁父授「孝经」。从中观沼公

     

     

                   出家,十一岁受具足戒,参随中观。沼公示寂,往

     

     

                   燕京大庆寿寺,参拜中和璋公,为其法嗣。历主兴

     

     

                   州(山西省)仁智寺,浃阳之兴国、兴安之永庆、燕

     

     

                   京之大庆寿寺。太宗七年(一二三五),令僧道试经

     

     

                   ,太宗归依。太宗九年,赐以光天镇国大士之号。

     

     

                   太宗十一年,再住大庆寿寺。脱列哥那元年(一二四

     

     

                   二),忽必烈大王求问佛儒二家优劣,师频有所述。

     

     

                   定宗任为僧录。于昊天寺设斋为国祈福,并住和林(

     

     

                   山西省)之太平兴国寺。宝佑四年(一二五六)正月,

     

     

                   命于昊天寺开法会。宝佑五年四月四日示寂。世寿

     

     

                   五十六。谥号「佛日圆明大师」。(见「佛祖历代通

     

     

                   载」第二十卷,「会元续略」四,「五

     

     

     

     

     

                  

     

     

     

     

     

            39页

     

     

     

     

     

                  

     

     

     

     

     

                   灯全书」五六)(注5)

     

     

     

     

     

           

     

     

     

     

     

              上述的这一段介绍,事迹虽然比较详细可靠,但是错误

     

     

            仍然不少。例如印简的出生年代,是泰和二年十二月十五日

     

     

            ,即公元一二○四年初;不是辞典所记的二十五日,也不是

     

     

            一二○二年。更糟糕的是所记的地名,大部错误,例如印简

     

     

            原籍宁远,属山西岚州,辞典误为四川。海云所到的兴州与

     

     

            和林,都不在山西省。最奇怪的是海云曾主持临济宗本山-

     

     

            -河北镇州临济禅寺一事,对禅宗史颇为重要,而辞典竟然

     

     

            忽略不载,令人难解。这些误漏虽然不是什么「大事」,可

     

     

            是辞典的作用,正在于供给读者最基本的准确知识。如果知

     

     

            识不够准确基本,那么辞典原义和目的,不但无法达到反而

     

     

            误人。

     

     

     

     

     

              按照常情而论,辞典之类的参考书,自然无法记载任何

     

     

            详情,如要进一步研究,一定得看专门著作。中华禅宗历史

     

     

            ,最完备的现代研究,仍然是日本学者忽滑骨快天的「禅学

     

     

            思想史」。印简在这书中,占了三页。他的生平事迹,悟解

     

     

            经过,书中都有概要;可是一谈到他的禅学和思想,忽滑骨

     

     

            却完全不加讨论(注6)。其它佛教通史之类,更不要讲了。

     

     

            它们对海云的记叙,通常只是三言两语,一笔带过。

     

     

     

     

     

              研究元代历史的学者,近十多年来对印简的行事和佛教

     

     

            史料的缪误,作了不少的清理。陈垣、札奇斯钦和日本学者

     

     

            野上俊静等氏,在这一方面有着相当贡献。但是谈到印简的

     

     

            思想,仍然都不加讨论。本文的目的,正是想作一次补白的

     

     

            工作。(注7)

     

     

     

     

     

           

     

     

     

     

     

                  贰

     

     

     

     

     

           

     

     

     

     

     

              从海云的生平去看,他和燕京蒙古当局的交涉,保护僧

     

     

            徒在政府考试中过关;协助孔子后裔孔元措在元朝政府,承

     

     

            继「衍圣公」的封号;缓和燕京蒙古占领军的若干苛政;举

     

     

            藨刘秉中建立元五朝和大都城等,使读者也许会感

     

     

     

     

     

           

     

     

     

     

     

            40页

     

     

     

     

     

           

     

     

     

     

     

            觉到海云可能是一位不学无术的政治和尚。无可讳言,他和

     

     

            蒙古五朝权贵,上起蒙哥和忽必烈,下至河北军政要员多有

     

     

            来往,从而造成他的影响力。但是在另一方面,印简又凭什

     

     

            么才赢得那些达官贵人的尊重呢﹖他的资本正是自己的人品

     

     

            、佛学、机智和通达的思想。

     

     

     

     

     

              必须要注意的是在印简相熟的达官贵人中,有些佛学「

     

     

            行家」。除非海云是学而有术,他是无法得到内行人的尊重

     

     

            。例如在海云的生平中,最初请他出住大庆寿寺,继任他的

     

     

            老师中和老人职务的,就是耶律楚材(一一九○--一二四四)

     

     

            。耶律号湛然居士,从万松老人行秀学佛,名重一时。他对

     

     

            当时的学术思想,文章诗辞,都有深刻的理解。对禅学流派

     

     

            得失,更是瞭如掌指。例如在指出金末元初的禅学大局时,

     

     

            他曾写道:

     

     

     

     

     

     

     

     

                     「遍阅诸派宗旨,各有所长,利出害随,法尔

     

     

                   当耳。云门之宗,悟者得之于紧俏;迷者失之于情

     

     

                   识。临济之宗,明者得之于峻拔;昧者失之于莽卤

     

     

                   。曹洞之宗,智者得之于绵密;愚者失之于庸纤。

     

     

                   」(注8)想要不学无术,仅凭一领袈裟,去赢得行家

     

     

                   如耶律楚材的支持,恐伯没有那么容易。       

     

     

     

     

     

           

     

     

     

     

     

              想要知道印简的禅法,先得从他学禅的经过谈起。尽管

     

     

            禅法到了金、元之际,已经很「学问」化了,但对一般禅僧

     

     

            而论,禅法仍然是经验重于文字。他们虽然重视语录偈言,

     

     

            但已不像唐代呵祖骂佛那么激烈。

     

     

     

     

     

              从幼年起海云就有机辩,在与师友的对话中,他常是语

     

     

            锋迫人,甚至于难倒老师。例如当他初入佛门作沙弥时,见

     

     

            到传戒和尚严公。严公「欲观其根气,授以『草庵歌』。至

     

     

            『坏与不坏主元在』,师(海云)问曰:『主在何处﹖』严曰

     

     

            :『何主也﹖』师曰:『离坏不坏者﹗』曰:『客也﹗』师

     

     

            曰:『主囗』。颜吟吟。」(注9)

     

     

     

     

     

              印简十一岁时,恰逢金朝豫王恩赐,受具足戒。当时有

     

     

            一位名叫洪彦的上座,问这位才得具足戒的小和尚:「子今

     

     

            受大戒了,何作小僧﹖」印简回答说:「缘僧小故,戒说大

     

     

            也﹗试问上座戒老耶﹖小耶﹖」上座答称:「我身则老‧…

     

     

            …」印简不等对方说完,即刻大喝一声:「休生分别﹗」截

     

     

            断对话。(注10)。

     

     

     

     

     

           

     

     

     

     

     

            41页

     

     

     

     

     

           

     

     

     

     

     

              「休生分别」一语,正是佛法和禅门中共有的真理。因

     

     

            为世间俗法基于分辨,语言文字只能比较而言,都是相对相

     

     

            成,永远基于事物不同之点,说明一切,譬如大小、黑白、

     

     

            顺逆、爱恶都是很好的语言例证。宗教哲学不反对有分别的

     

     

            概念,并且常常利用这种分别概念,逐步导人达到「休生分

     

     

            别」的境界,只有这一境界才是宗教生活的目标。

     

     

     

     

     

              宗教哲学的主张「休生分别」,并不是否认一切事物的

     

     

            差别。客观事界和物界所不同的地方,仅凭心理上的单纯否

     

     

            定,既不能改变事实,也不能解决习惯所生的一切问题。从

     

     

            佛教哲学来看,客观事物的存在,都不是与人无关的。在主

     

     

            观的心识和客观的事物拉上关系的时候,心识总对客观的事

     

     

            物,有所感受,有所辨认。而辨认的过程,正是从有所不同

     

     

            之点开始,以致达到必生分别的结论。

     

     

     

     

     

              如果人们能够停止在「分别」这一点上,倒也没有大错

     

     

            ,而且对日常生活还有帮助。大家总不能不分黑、白、好、

     

     

            坏、高、低、香、臭;真的变成那种人物,自然等于白痴。

     

     

            普通一个身、心正常的人,并不是如此,大家一旦对事物加

     

     

            以辨认之后,就要有所动止。拣吉避凶,爱善嫌恶都是人之

     

     

            常情。从这种行为,就引起感情上的波动和后果:如果能够

     

     

            大愿随心,就会抓住不放,佛家把这现象称为「贪」;如果

     

     

            所求不得,就会自己生气,甚至迁怒于人,佛家把这种现象

     

     

            叫做「嗔」;不分析所贪之物是什么﹖以假作真,以暂作久

     

     

            ,白费力气,空担心思,佛把这一现象叫做「痴」。这三种

     

     

            从「分别」产生的心理后果,佛家叫做「三毒」。受「三毒

     

     

            」支配所产生的行为,一定要生出相应的后果,佛家叫做「

     

     

            业报」。由于「业报」,人们无法达到解脱,受苦、恼、迷

     

     

            惑之苦,永无止境。

     

     

     

     

     

              「休生分别」是佛学中的基本教义,在这一点上,佛教

     

     

            宗派之间是没有重要的争论。从禅宗哲学角度去看,「分别

     

     

            」一旦产生,就有一连串的作用跟踪而来。一个人的视野和

     

     

            心情,一旦受到那一连串作用的限制和影响,就会追波逐影

     

     

            ,舍本随末,用「庄子」的术语讲,叫做「为物所物」(注11)

     

     

            。越走越远,永远见不到自己,自然也无法

     

     

     

     

     

           

     

     

     

     

     

            42页

     

     

     

     

     

           

     

     

     

     

     

            解决自己的问题。在这一点,海云的禅学,是属于传统佛法

     

     

            的。

     

     

     

     

     

              禅宗佛法的目的是「见性成佛」,方法是「直指人心」

     

     

            。「见性成佛」用现代话讲,就是自我发现;在海云和其它

     

     

            禅宗的语汇中,称作是「自家面目」。想要自我发现,就要

     

     

            静心内求,不能让心思被感情牵着鼻子走。想要不受感情的

     

     

            支配,就得明白感情基于认识分别,分别认识和深理道法不

     

     

            合。因为这一原因,想要认识「自家面目」,就要「休生分

     

     

            别」。「休生分别」就是要求自己的心理状态,不受分别事

     

     

            物的影响。换句话说,凭祂事物不同,我心我意都无所动,

     

     

            不生相应的分别。

     

     

     

     

     

              在海云悟道入理以前,他的老师中观老人曾指出海云早

     

     

            期的宗教修习,毛病在于:

     

     

     

     

     

     

     

     

                     「汝所欲者文字语言耳。向去皆止之﹗唯身心

     

     

                   若枯木死灰,今时及尽。功用纯熟,悟解真实。大

     

     

                   死一场,休有余气。到那时节,瞥然自肯,方与吾

     

     

                   相见﹗」(注12)

     

     

     

     

     

           

     

     

     

     

     

              海云接受了这一指点,「受教习定」。在佛教传统中,

     

     

            坐禅的境界,是从「休生分别」开始,由外入内,次第前进

     

     

            ,通过初级的禅悦,而达到「识无边」,「空无边」的高级

     

     

            境界。其实到了那一境界,常人所谓高、低、清、浊都不加

     

     

            分别,也不必分别。这些字眼只能作解释用,绝对不能「死

     

     

            看」--佛家叫做「执着」。

     

     

     

     

     

              禅宗反对把坐禅当作目标,但是仍然主张坐禅是达到「

     

     

            顿悟」的方法之一。坐禅是达到悟境的通途之一,正如知解

     

     

            的可能导人入道一般。但是禅和智并不保险人人都可以通过

     

     

            这些方法,达到顿悟成佛的境地。学禅的人们应当用各种方

     

     

            法尝试,才有可能达到宗教目标。佛家把为坐禅而坐禅的人

     

     

            叫做「痴禅」;为知解而知解并且反对坐禅习定的学者,称

     

     

            为「狂慧」。并非认为这些都不是求佛的正法。只有在各种

     

     

            努力和修习的情形下,本人条件(根基)和客观际遇相合时,

     

     

            才可能达到豁然而悟的经验。

     

     

     

     

     

              海云的顿悟正是在多年努力,求而不得的情形下,一旦

     

     

            机缘和合,意外而来。「道行碑」和其它传记数据记载

     

     

     

     

     

           

     

     

     

     

     

            43页

     

     

     

     

     

           

     

     

     

     

     

            说:

     

     

     

     

     

     

     

     

                     辛已(一二二一)乃来燕,过于松铺。夜宿岩下

     

     

                   ,因击火大悟。即自扪其面曰:噫﹗今日始知眉横

     

     

                   鼻直;始信天下老宿不呓(亦作寐)语。今后(一作明

     

     

                   日)至景州谒(一作见)本无玄禅师,问从何所来﹖答

     

     

                   曰:云收幽谷。曰:何处去﹖答曰:月照长松。玄

     

     

                   首肯之曰:孟八郎又恁么去也。因过泃州,或问师

     

     

                   曰:上人不居山林,反入城市何也﹖答曰:河里无

     

     

                   鱼市中取﹗(注13)

     

     

     

     

     

           

     

     

     

     

     

              这一些对话,是海云顿悟以后的经验和反应,也是他得

     

     

            到顿悟经过与别人对他认可的描绘。传统的佛教史学家,对

     

     

            这种纪录有的是一笔带过,不作任何解释--大概他们心知肚

     

     

            明,不必再去画蛇添足;或者认为这是一种主观上的境界,

     

     

            讲也讲不清楚,所以干脆不讲。可是作为一个宗教史学的研

     

     

            究者,我们实不能对这段重要的文献,不作一番分析而轻轻

     

     

            放过。现在就文字记载和禅学背景,试对海云的顿悟经过和

     

     

            经验,加以分析理解:

     

     

     

     

     

              因击火大悟一段,别的典籍解释为因击火石,见火花飞

     

     

            溅,得到顿悟。这件事可以从两方面去理解:一是火石是本

     

     

            ,火花是末,末从本出。这一现象使海云把已往所学,用到

     

     

            他的自身问题上去,一想之下,豁然贯通,这才以手扪面,

     

     

            自我发现,才知道眉横鼻直;才相信禅门老宿,所讲的「见

     

     

            性成佛」全不是空话梦呓;而是可以达到一种境界,可以解

     

     

            决问题,可以自我发现的经验之谈。另一种可能的解释,是

     

     

            火石与火花,非异非同,只有在因缘和合的情形下,火花才

     

     

            可以从石上溅出。宗教修习与宗教目标也是非异非同,了悟

     

     

            是一,迷时成二。这种微妙的分界一旦贯通,就可以立即大

     

     

            悟。

     

     

     

     

     

              他和玄禅师的问答,可以看作是对那种经验的进一步说

     

     

            明。「从何所来」问的是所经道路。「云收幽谷」是说所有

     

     

            的疑云,连深谷暗岩的角落,现在全已收去,光明普耀。「

     

     

            月照长松」是光明当头,了无遮掩。从此以后,都无疑虑。

     

     

            「河里无鱼市中取」,说明在顿悟之后,行为自如,不为世

     

     

            俗清规戒律所限。这种问答,都是诗语说法,

     

     

     

     

     

           

     

     

     

     

     

            44页

     

     

     

     

     

           

     

     

     

     

     

            不可以作字面解释,以为禅门高僧,真的不守戒律,这段文

     

     

            字只是在表示,一旦宗教生活达到这种境界,修习的人已是

     

     

            精神自如,不受任何概念的限制而已,在宗教哲学上,称为

     

     

            「解脱」或「自由」。

     

     

     

     

     

              写到这里不由想到,临济宗的禅法,向以喝棒峻拔,乃

     

     

            至「呵祖骂佛」,从而使有些学人以为,临济禅法,真的是

     

     

            主观莽卤,讲说行动什么都不必管,才算得是「自由」派。

     

     

            这种简单的想象是错误的,只要一读临济高僧的传记数据,

     

     

            学者才能懂得那些棒喝或激烈对话,只是一种手段,目的在

     

     

            于惊醒学徒。临济禅学在一个禅僧声称得到顿悟之后,老师

     

     

            对自称得到顿悟的僧人,还要「向上楗槌,差别机智,种种

     

     

            勘验」。如果检验结果满意,才能证实顿悟的经验,承认(

     

     

            「印可」)僧人已经达到那一境界。

     

     

     

     

     

              海云的传记中正好保存着这种「勘验」的宝贵资料,特

     

     

            别值得研究后期中华禅史学者们去注意。传记资料称:海云

     

     

            经泃州到燕京,拜会中和禅师。中和当时是大庆寿寺的主持

     

     

            。在这次会见中,一场严肃而生动的宗教对话,发生于宾主

     

     

            之间:

     

     

     

     

     

           

     

     

     

     

     

              师(海云)便问曰:某甲不来而来,作么生相见﹖

     

     

     

     

     

              寿曰:参须实参,悟须实悟,莫打野囗﹗

     

     

     

     

     

              师曰:某甲因击火迸散,乃知眉横鼻直。

     

     

     

     

     

              寿曰:吾此处别﹗

     

     

     

     

     

              师曰:如何表信﹖

     

     

     

     

     

              寿曰:牙是一口骨,耳是两边皮。

     

     

     

     

     

              师曰:将谓别有﹗

     

     

     

     

     

              寿曰:错﹗

     

     

     

     

     

           

     

     

     

     

     

            45页

     

     

     

     

     

           

     

     

     

     

     

              师曰:草贼大败。(注14)

     

     

     

     

     

           

     

     

     

     

     

              这是他们初会第一天的谈话。寿禅师的目的,是在试探

     

     

            海云的顿悟是真是妄。所以用「吾此处别」的辨法,故意混

     

     

            乱话题,观察海云的反应。一个没有悟道的人,在这种追问

     

     

            下,有时当然会不能回答;有时也可能产生自我怀疑。可是

     

     

            海云对所有的问题,都是旗鼓相当,寸步不让。当寿禅师证

     

     

            实了这一点以后,初步楗锤就告一段落。

     

     

     

     

     

              第二次勘验,就在次日。传记写道:

     

     

     

     

     

     

     

     

                     次日,寿举临济两堂首座齐下喝,僧问时:还

     

     

                   有宾主无也﹖济曰:宾主历然。汝作什么生﹖

     

     

     

     

     

                     师曰:打破秦时镜,磨尖上古锥。

     

     

     

     

     

                        龙飞霄汉外,何劳更下槌﹖(注15)

     

     

     

     

     

           

     

     

     

     

     

              这四句诗的意思可能是在表明,宝物如秦代的古镜已被

     

     

            打破,世上任何其它的东西,都惹不起他的心念。千年古锥

     

     

            ,旧锈斑然竟也被他磨得尖锐。海云已经自由,像龙飞到云

     

     

            外去了,老师为什么还要槌问呢﹖老师的评语是:

     

     

     

     

     

     

     

     

                     寿曰:汝只得其机,不得其用﹗师便掀禅床。

     

     

                   寿曰:路途之乐,终未到家﹗师与一掌曰:

     

     

     

     

     

                       精灵千载野狐魅,看破如今不值钱。

     

     

     

     

     

                     寿打一拂子曰:汝只得其用,不得其体﹗师进

     

     

                   前曰:

     

     

     

     

     

                       青山耸寒色,月照一溪云。

     

     

     

     

     

                     寿曰:汝得其体,不得其智﹗师曰:

     

     

     

     

     

                       流水自西东,落花无向背。

     

     

     

     

     

                     寿曰:汝虽善语言三昧,且没交涉﹗师竖起拳

     

     

                   ,复拍一拍。当时丈室震动。寿曰:如是,如是。

     

     

                   师拂袖便出。(注16)

     

     

     

     

     

           

     

     

     

     

     

            46页

     

     

     

     

     

           

     

     

     

     

     

              读者应当特别注意:寿禅师的勘验,是一层深于一层。

     

     

            他先试出海云的禅法,已经得到了「机」--机会、机缘、栈

     

     

            锋。从「机」再进一步,才能从机到「用」--功用、功能。

     

     

            通过功用,再进一步检查,海云的悟道,是否悟到道的本体

     

     

            ﹖因为本体是超越现实,只有因达到本体而产生的智慧,才

     

     

            能使人间世界得到利益,自利利人,体用如一。这种勘验完

     

     

            全是按照哲学系统进行的。有些人以为禅学只重经验不重系

     

     

            统的印象,实在不可一概而论,海云传记的这段记载,宝贵

     

     

            之点,正在这里--它为禅宗历史留下一件不为人所留意,可

     

     

            是又是十分重要的数据。

     

     

     

     

     

              寿禅师对海云的初步勘验,虽然满意,但还要作进一步

     

     

            的证实,传记接着写道:

     

     

     

     

     

     

     

     

                     自此,中和复以向上钳槌,差别关楗,种种辩

     

     

                   验。师以无碍辩才,应答皆契;其悟解精明,度越

     

     

                   前辈。寿一日谓师曰:汝今已到大安乐之地,宜善

     

     

                   护持。吾有如来正法眼藏、祖师涅盘妙心,密付于

     

     

                   汝,毋令湮没。师掩耳而出,即以衣颂授师。颂曰

     

     

                   :

     

     

     

     

     

                     天地同根无异殊,家山何处不逢渠。

     

     

     

     

     

                     吾今付与空王印,万法光辉总一如。(注17)

     

     

     

     

     

           

     

     

     

     

     

              以上各节,是记载海云如何习禅、如何悟道、如何接受

     

     

            勘验、如何得到认可。这些经过都属于禅法。除此而外,还

     

     

            有一项和禅法有关的,就是海云自己对后学的勘验。这一方

     

     

            面,现有的材料极少,值得讨论的只有一条--「佛祖历代通

     

     

            载」称:「师于室中以四无依语勘学者」。但是这种勘验的

     

     

            评情如何,书文只用「语具本传」四字,轻轻一笔带过,未

     

     

            记其它。熟悉佛典的人们都知道,「四无依」一语,来源于

     

     

            「四依」。「四依」的解释有两种解释:一是只可以依靠粪

     

     

            衣、乞食、树下住、用陈药;一种是依法、了义经、义、智

     

     

            等四事。「四无依」是相反的。(注18)

     

     

           

     

     

     

     

     

              从上述的数据来观察,无论海云采用的是那一种「四无

     

     

            依」,他的禅学精神仍然清楚。即无论修习方法是怎么

     

     

     

     

     

           

     

     

     

     

     

            47页

     

     

     

     

     

           

     

     

     

     

     

            的不同,悟道的可能,仍然在于修习者的独立精神。只有通

     

     

            过这种独立精神,修习的人才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自己的

     

     

            境遇,自己的觉悟能力,达到顿悟。这并不是说学人不须学

     

     

            习,全然不靠别人指导,不靠坐禅,不习经典。禅宗所主张

     

     

            的独立精神,只是着重于悟道的本事,而不是指悟道以前的

     

     

            种种准备,各样努力。那些准备和努力,只是入道的方法,

     

     

            全都是可以传可以学的。但是悟道的经验,只有靠主观上的

     

     

            觉悟,才能达到解脱。老师、坐禅、法友等等,只有帮助的

     

     

            作用,但毫不能代劳。「庄子」里所谓「道可传而不可受」

     

     

            (注19)一语,大概正是描写这种情景。西谚有一句话:「你

     

     

            可以把马牵到河边,却不能替马喝水。」这句话也可以作「

     

     

            可传而不可受」的俗话譬喻。

     

     

     

     

     

              海云所着重的独立精神,是可以从另一项有关记载中,

     

     

            得到证据:

     

     

     

     

     

     

     

     

                     一日于廊下逢数僧,师(海云)问第一僧曰:那

     

     

                   里去﹖僧云:赏花去﹗师便打。问第二僧那里去﹖

     

     

                   云:礼佛去﹗师亦打。问第三僧那里去﹖云:那里

     

     

                   去﹗师亦打。问第四僧那里去﹖僧无语,师亦打。

     

     

                   问第五僧那里去﹖僧云:觅和尚去﹗师云:觅他怎

     

     

                   么﹖僧云:待打与一顿。师云:将什么来打。僧云

     

     

                   :不将棒来打﹖师连打四下云:这掠虚汉﹗众皆走

     

     

                   。师召云:诸上座回首。师云:是什么﹖(注20)

     

     

     

     

     

           

     

     

     

     

     

              从表面上去观察,上面所引述的这一段文字,看起来好

     

     

            像是乱打一通,不讲道理。但如从禅宗传统去分析,这段文

     

     

            字正是在说明「四无依」的独立精神。海云的打前四名僧人

     

     

            ,正是教训他们在宗教修习中,不要依靠赏花、礼佛、重视

     

     

            言、默任何东西。更重要的是海云所问的题目,并不是指一

     

     

            般事务。他和第五位僧人的问答,倒有些宗教气味,可是那

     

     

            位僧人仍然没有达到内外一致的境界,只能用口说「待打与

     

     

            一顿」、和「不将棒来打」这类空话。如果把这种说而不做

     

     

            的情形,和前引海云和他的老师中和,对答勘验时的言行;

     

     

            针锋相迫,竖拳拍掌等,互相比较,人们就会明白为什么海

     

     

            云把那位只说不做的僧人,称做是「掠虚汉」。「掠虚汉」

     

     

            只是一个徒有虚名,只务虚不务实的人而已。

     

     

     

     

     

           

     

     

     

     

     

            48页

     

     

     

     

     

           

     

     

     

     

     

              在禅家宗教生活里,日常对话是一种非常重要的考核课

     

     

            程。达到自由境界的人,不管是像海云那么无碍辩才,还是

     

     

            像别人那么缄默内照,但是得道以后的那种内安外乐,疑云

     

     

            净洗的自然状态,就会溢于言表,不为外物所动。拿海云早

     

     

            期和中观的对话,和接受勘验时与中和的态度对比观察,就

     

     

            会看出悟与未觉的不同。

     

     

     

     

     

           

     

     

     

     

     

                    参

     

     

     

     

     

              

     

     

     

     

     

              海云思想中的另一特点,就是综合性的倾向,特别是对

     

     

            孔子的尊重和对儒家思想的吸收。传记资料都一致说,海云

     

     

            是以儒家经典「孝经」开蒙的(注21)。后来当蒙古军队围攻

     

     

            岚州,情形危急之际,他的老师中观自觉年老,无足挂牵,

     

     

            劝海云远足逃生。海云哭泣不从,他的理由正是「因果无差

     

     

            ,生死有命」(注22)八个大字。「因果无差」是佛家的看法

     

     

            ;「生死有命」是引自「论语」,那是儒家的生死观。因为

     

     

            这种佛儒综合的思想,海云才能够在重要关头,有着「何有

     

     

            生死之可惑,而乱于心乎﹖」的气度。

     

     

     

     

     

              蒙古占领燕京的初期大员,有两个重要将领,操有华北

     

     

            人民的生死福祸大权:先是「太师国王」木华黎;后是「大

     

     

            官人」忽都护。木华黎时间太早,忽都护是与海云同时并且

     

     

            有过交涉的人物。再后一代的大人物,就是忽必烈「大王」

     

     

            ,他后来在权京建造城市称为大都,建朝曰元朝,史称元世

     

     

            祖。元世祖是海云的后辈,支持海云甚力。当读者考察海云

     

     

            和这些蒙古贵族的对话时,人们就会发现海云能够说动那些

     

     

            王公贵亲的教义,正是那种佛儒综合的思想。

     

     

     

     

     

              例如当他回答忽都护询问打猎一事时,海云就曾「对以

     

     

            救人为急;驰骋娱乐之事,非所为宜」(注23)。问及刑赏诸

     

     

            事,海云的回答是:「心当以仁恕为心乃为善」(注24)。仁

     

     

            恕为心,是儒家政治哲学的第一原则,海云所称的善,也是

     

     

            儒家思想中的善。当他劝勉忽都护的「丞相」厦里时,海云

     

     

            也曾说:「国以民为本,无民则何以为国

     

     

     

     

     

           

     

     

     

     

     

            49页

     

     

     

     

     

           

     

     

     

     

     

            ﹖」(注25)这种「民本主义」只是孟子的政治主张。

     

     

     

     

     

              特别是他建议燕京当局,于金代溃亡之际,继续对孔子

     

     

            后裔孔元措,袭封「衍圣公」头衔一事时,海云向忽都护述

     

     

            说孔子之德、儒学之利、人伦之需和治国之宜等点,都对孔

     

     

            子及儒家大事表扬。尽管碑文残破漶漫,有些字已无法认清

     

     

            ,但海云谈话的大意仍可从残字中窥见一般。他说因为儒家

     

     

            的道和道统,中国的社会伦理,才能够「君臣、父子之定位

     

     

            。故人伦明于上,小民亲于下」。海云讲述了孔子的生平,

     

     

            及其「尊王黜霸」、「定诗书、正礼乐」等重大贡献,使得

     

     

            中国历代国王才能有以致国,「士民各守其职业而不敢僭乱

     

     

            」。他继续推崇说:

     

     

     

     

     

     

     

     

                     盖孔子天生圣人,善稽古典,以大中至正之道

     

     

                   ,三纲五常之理,性命祸福之原,君臣、父子、夫

     

     

                   妇之道,治国平天下正心诚意之本,自或有国者,

     

     

                   皆使之承袭,未之或阙。(注26)

     

     

     

     

     

           

     

     

     

     

     

              这样对孔的称赞,在佛僧中还很少见。据笔者所知其它

     

     

            的佛教高僧,因为他们个人的宗教信仰,对别的宗教也许可

     

     

            以承认它们的存在,但绝对没有只夸不弹,只讲好话。即是

     

     

            和海云同代的高僧如万松老人--行秀(一一六六-一二四六)

     

     

            ,对儒家还不免有所保留(注27)。像海云这样称赞孔子,为

     

     

            孔家子孙请求承认,为孔门弟子颜子、孟子后代请求免去役

     

     

            税的努力(注28),至今在历史上是空前一人,还没有别人可

     

     

            及。这一方面固然是历史条件不同--经过宋儒的努力,儒家

     

     

            已成为中国历史的主导力量;另一方也足以代表海云思想的

     

     

            开阔。海云和其它数字明代高僧的努力,终于使中国的思想

     

     

            ,向三教合一大进一步。自然,海云对孔子的推崇,并不能

     

     

            被认为他是扬儒抑佛,当佛、儒两家作比较时,海云仍然是

     

     

            选择了佛教的。他和忽必烈的对话,就可以证明这一点。话

     

     

            虽如此,海云对孔门的容受,仍然比别的僧人包涵得多。第

     

     

            一,除非被问,他绝不自动比较佛、儒两家。第二,即使他

     

     

            选择佛教的时候,对儒家还是从无贬辞。

     

     

     

     

     

                海云的综合思想,和对佛儒的见解,可以从他和忽必烈

     

     

            的对话中,得到证明。那次对话有两种数据:一在「道

     

     

     

     

     

           

     

     

     

     

     

            50页

     

     

     

     

     

           

     

     

     

     

     

            行碑」中,一在「佛祖历代通载」。「道行碑」的刻字,这

     

     

            一段残损漫漶无法全读,但在留下的字行中,仍然可以看出

     

     

            ,在海云的想象中,佛法是无边的,「岂有在家出家之异,

     

     

            在天地则为盖载,在日月则为照临,在吾皇则无为而治,在

     

     

            王为忠孝以奉君亲」(注29)。他又劝忽必烈应当「去奢从俭

     

     

            ,非礼勿言,知足奉佛」(注30)。从这些字句中,大家可以

     

     

            看出「无为而治」、「去奢从俭」、「知道」等语,都常见

     

     

            于儒、道两家的典籍,「老子」一书对这些概念,更有进一

     

     

            步的发展。「忠孝以奉君亲」、「非礼勿言」等语,更是儒

     

     

            家的标准教言。至于这些概念和佛法的关系,在「佛祖历代

     

     

            通载」一书中,也有可资比较参考的:

     

     

     

     

     

     

     

     

                     壬寅(一二四二),忽必烈大王请师赴帐下,问

     

     

                   佛法大意。师初示以人天因果之教,次以种种法要

     

     

                   ,开其心地……复问:佛法中有安天下之法否﹖师

     

     

                   曰:包含法界,子育四生,其事大备于佛法境界中

     

     

                   。此四大洲,如大地中一微尘许,况一四海乎﹖若

     

     

                   论社稷安危,在生民之休戚;休戚安危,皆在乎政

     

     

                   ,一在乎天。在天在人,皆不离心。而人不知天之

     

     

                   与人,是其分别。法于何行,故分其天也人也。(注31)

     

     

     

     

     

           

     

     

     

     

     

              这段对话的立论,是佛法包含一切,无所不有。政治哲

     

     

            学的目标,应当在于安定社稷,休息生民。达到这一目标的

     

     

            办法,在于政策和天心。政策是人心,天心也是心,这么以

     

     

            来一切都概括于真心之内--就是通常惯用的词语--「三界唯

     

     

            心」。这一超越一切的真心,虽然是唯一无二的,但是它的

     

     

            作用,却是无穷无尽。这种作用看起来好像不同,所以忽必

     

     

            烈才会提出在家与出家法是否相异的问题。海云的回答是「

     

     

            法于何行,故分其天也人也」。「法于何行」,就是「道行

     

     

            碑」所形容的:「在天地则为盖载……在王为忠孝以奉君亲

     

     

            」那一段话。

     

     

     

     

     

              海云继续指出他所支持的佛家政治哲学,是这样的:「

     

     

            我释迦氏之法,于庙堂之论,在『王法王论品』。理固照然

     

     

            ,非难非易,唯恐王不能尽行也。又宜求天下大贤硕儒,问

     

     

            以古今治乱兴亡之事,当有所闻也。」(注32)

     

     

     

     

     

              这里所提的「王法正理论品」,本来是「瑜伽师地论」

     

     

            中的第六十一卷,玄奘译成之后,作为「瑜伽论」里的

     

     

     

     

     

           

     

     

     

     

     

            51页

     

     

     

     

     

           

     

     

     

     

     

            一部份,小题标为「摄决择分中有寻有伺等三地之四」(注33)

     

     

            。后来到唐太宗去世,高宗承继皇位的时候,玄奘才把这

     

     

            一章由「瑜伽论」中分出,成为单本,名字曰「王法正理论

     

     

            」。这一单本收于「大藏经」第三十一卷(注34)。「瑜伽师

     

     

            地论」的全文则收在第三十卷。因为「瑜伽师地论」原书,

     

     

            是在解释通过瑜伽静虑,可能达到的境界和体验,而不是专

     

     

            门讲述「古今治乱兴亡之事」,所以海云谈到治理国家大事

     

     

            时,不得不建议忽必烈去请教「大贤硕儒」。

     

     

     

     

     

              忽必烈另一个问题是:「三教何教为尊﹖何法最胜﹖何

     

     

            人为上﹖」海云在这一点上,清楚表示他的佛教立场:

     

     

     

     

     

     

     

     

                     师曰:诸圣之中,吾佛最胜。诸法之中,佛法

     

     

                   最真。居人之中,唯僧无诈。故三教中佛教居其上

     

     

                   ,古来之式也。(注35)

     

     

     

     

     

           

     

     

     

     

     

              从上面的这些数据中,可以看出海云综合佛、儒的思想

     

     

            ,仍然是基于「岂有在家出家之异」一点。这种在家出家法

     

     

            岂能相异的思想,正是海云早期所讲的「休生分别」。休生

     

     

            分别有两层意义:对出家僧人而言,是不分少、老,不分心

     

     

            、境,不分修、悟;对整个世界而言,意为不分人天,不分

     

     

            出家与在家。这一休生分别的形上学基础,是禅学第一义-

     

     

            -真心。这一真心,禅学认为是随缘不变,又是不变随缘的

     

     

            。随缘不变说明通过种种努力,宗教体验可以达到「顿悟」

     

     

            境界,在无常痛苦的世界中,仍能达到「大安乐」的境界,

     

     

            得到解脱。不变随缘说明宗教生活,在禅家看来并不是要遁

     

     

            世避俗,因为世界的本身,也是真心的幻化。幻化的本身虽

     

     

            然不实;幻化的原因却是真心。这种现象和作用,就是海云

     

     

            所讲的「在天地则为盖载,在日月则为照临……」等语。正

     

     

            因为「在天在人,皆不离心」,所以禅宗的修行,才是以「

     

     

            直指人心」一语道破。

     

     

     

     

     

              自然,海云本身是一个禅僧,他不是也并不想成为一位

     

     

            「学问僧」。中国文明正是以生活为中心,思辩哲学也

     

     

     

     

     

           

     

     

     

     

     

            52页

     

     

     

     

     

           

     

     

     

     

     

            是以生命、生活为目的,为思辩而思辩的思想家,是很少的

     

     

            。海云自己从来是不讲长篇高论。他在回答问题时,常是三

     

     

            言两语,直截了当。尽管他的「休生分别」思想基础,是不

     

     

            变随缘、随缘不变的真心,但是当他向忽必烈讲解那一真心

     

     

            时,他的语言并不是玄学式的形而上学;而是通俗、易懂而

     

     

            又可以付之实行的:

     

     

     

     

     

     

     

     

                     王问:佛法此去如何受持﹖

     

     

     

     

     

                     师曰:信心难生、善心难发、今已发生,务要

     

     

                   护持。专一不忘,元受菩提心戒;不见三宝有过,

     

     

                   恒念百姓不安。善抚绥,明赏罚,执政无私,任贤

     

     

                   纳谏,一切时中常行方便皆佛法也。(注36)

     

     

     

     

     

           

     

     

     

     

     

     

     

     

              肆

     

     

     

     

     

           

     

     

     

     

     

              结论:从以上的讨论中,人们不难看出海云的禅学,着

     

     

            重于「休生分别」这一概念,目的在于自我发现,特点是独

     

     

            立精神。他的禅学和风格,足以代表金、元之间华北所流行

     

     

            的临济禅法。这种禅法如果修习得当,「明者得之于峻拔」

     

     

            。这种禅法着重于生活,但并不盲目排斥别的法门,在得道

     

     

            勘验方面,远比人们所想象的要有系统得多,勘验的过程,

     

     

            充满诗意,奇行巧辩,形成一种鲜明、活泼,对比强烈的画

     

     

            面。海云思想中的休生分别,也扩到他对孔子的尊敬和对儒

     

     

            家哲学及制度的称赞,使海云的思想,成为佛、儒综合的一

     

     

            种新哲学。这种综合性的哲学,是以随缘不变的真心为体,

     

     

            和不变随缘为用。这就使得出家和在家法两者,在本体上了

     

     

            无分别;与此同时此一真心并非和世无关,而是「在人在天

     

     

            ,皆不离心」。他的这种综合佛、儒思想,使他在历史变化

     

     

            的关头,能够应付裕如,使华北僧俗在蒙古军队占领初期,

     

     

            得到缓和的作用和若干实际利益。

     

     

     

     

     

              海云的思想虽在现代的著作中,还未受到重视,但元代

     

     

            两位著名的学者,赵孟俯(一二五四--一三二二)和程文海(

     

     

            一二四九--一三一八)都对海云的历史地位,有所评估。赵

     

     

            氏密称:「海云性与道合,心与法冥,细无不入

     

     

     

     

     

           

     

     

     

     

     

            53页

     

     

     

     

     

           

     

     

     

     

     

            ,大无不包。师住临济院,能系祖传,以正道统,佛法盖至

     

     

            此而中兴焉」(注37)。程氏是元代大儒之一,但在「海云简

     

     

            和尚碑」中,对海云有这样的结论:「唯师之道,高广洞达

     

     

            ,慈济笃实,儒言而佛归。其道易知,其化易行。所以致褒

     

     

            宠于列圣,扬休光于奕世,非偶然也」(注38)。这些碑文都

     

     

            是奉「敕令」而作的,对海云不免有过誉之嫌,可是他们对

     

     

            海云的评价,也并不是些全无根据的空话。

     

     

     

     

     

           

     

     

     

     

     

              注 释:

     

     

     

     

     

           

     

     

           

     

     

            (注  1):「元史」(台北:中华大典编印会排印本,一九六

     

     

                    六),第一册,十五页下。

     

     

           

     

     

            (注  2):「元史」,第三册,二一三三页下--二一三五页

     

     

                    下。

     

     

           

     

     

            (注  3):「元史」,第三册,二一三一--二一三三页。

     

     

           

     

     

            (注  4):「中国人名大辞典」,民十四年第五版,第二三

     

     

                    四页甲栏。

     

     

           

     

     

            (注  5):驹泽大学主编:「禅学大辞典」,东京大修馆发

     

     

                    行,昭五十三年版,上卷,五十五页乙--丙栏。

     

     

           

     

     

            (注  6):「禅学思想史」,下卷。大正十一年版,第四七

     

     

                    五--四七八页。

     

     

           

     

     

            (注  7):参阅陈着「陈垣先生近廿年史学论集」(香港排印

     

     

                    本),札奇斯钦着「蒙古与西藏历史关系之研究」(

     

     

                    台北一九七九年正中版),及野上俊静着「元史释

     

     

                    老传研究」(京都昭和五十三年朋友版)。笔者曾

     

     

                    应澳洲国立大学主编「国际元史研究」之邀,写成

     

     

                    英文传记--Hai-yun, A Biography, 将于那本书中

     

     

                    刊出。

     

     

           

     

     

            (注  8):「湛然居士文集」(四部丛刊本),卷十三:「万

     

     

                    松老人万寿语录序」,页二十三下。他荐海云一事

     

     

                    ,见「碑」文。

     

     

           

     

     

            (注  9):元、念常着:「佛祖历代通载」(四库全书珍本三

     

     

                    集,第二二九册),第二十一卷,页七下。以下简

     

     

                    称「通载」。

     

     

           

     

     

            (注 10):「通载」页七下。

     

     

           

     

     

            (注 11):见「庄子」「山木篇」。

     

     

     

     

     

            54页

     

     

     

     

     

           

     

     

            (注 12):「通载」页八上。

     

     

           

     

     

            (注 13):王万庆撰:「大蒙古国燕京大庆寿寺西堂海云大

     

     

                    禅师碑」,收于叶公绰着「遐庵谈艺录」(香港排

     

     

                    印本),页四十上。以下简称「碑」。参看「通载

     

     

                    」,页十下。

     

     

           

     

     

            (注 14):「通载」第十一页上至下。

     

     

           

     

     

            (注 15):同上。

     

     

           

     

     

            (注 16):同上,十一页下至十二页上。

     

     

           

     

     

            (注 17):同上,十二页上。参看「碑」文页四十下。

     

     

           

     

     

            (注 18):参阅「十诵律」第三,「大智度论」第九卷第书。

     

     

           

     

     

            (注 19):「庄子」「大宗师」篇。

     

     

           

     

     

            (注 20):「通载」第十二页下。

     

     

           

     

     

            (注 21):「碑」页三十九上;「通载」页七上。

     

     

           

     

     

            (注 22):「碑」页三十九下;「通载」页八下。

     

     

           

     

     

            (注 23):「碑」页四十一下。

     

     

           

     

     

            (注 24):同上。

     

     

           

     

     

            (注 25):同上。

     

     

           

     

     

            (注 26):同上页四十二上。

     

     

           

     

     

            (注 27):见作者英文论文--Chinese Buddhism inTatu (元

     

     

                    代大都的中华佛教),将于哥伦大学即将出版的「

     

     

                    元代思想」一书中发表。

     

     

           

     

     

            (注 28):见「碑」文页四十二上。「通载」第十四页下。

     

     

     

     

     

            55页

     

     

     

     

     

           

     

     

            (注 29):见「碑」文页四十三下。

     

     

           

     

     

            (注 30):同上。

     

     

           

     

     

            (注 31):「通载」第十五页上、下。忽必烈亦写作呼必赉

     

     

                    。

     

     

           

     

     

            (注 32):同上。

     

     

           

     

     

            (注 33):「大藏经」第三十卷,页六三八至四十四。

     

     

           

     

     

            (注 34):同上,第三十一卷,页八五五至八六一。

     

     

           

     

     

            (注 35):「通载」第十五页下。

     

     

           

     

     

            (注 36):同上,第十五页至第十六页上。

     

     

           

     

     

            (注 37):见「松雪斋文集」卷九(四部丛刊本),第二十页

     

     

                    上:「临济正宗之碑」。

     

     

           

     

     

            (注 38):见「雪楼集」(湖北先正遗书影印文津阁本四库全

     

     

                    书),卷五,「海云简和尚塔碑」,页十五下。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马祖道一的禅法[255]

  • 佛源老和尚的禅法初探[580]

  • 为什么听了这么多佛法道理,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613]

  • 净慧长老:“三无”,是六祖禅法的核心[1346]

  • 三种“止观”对六朝禅法的引申,你了解吗?[689]

  • 禅宗祖师的禅理禅法[1311]

  • 禅宗六祖师的禅学及禅法 [卢忠仁][1699]

  • 浅谈马祖道一的禅法 [佛修][1100]

  • 禅法举要:传心 观心 参究 念诵 [张顺平][1635]

  • 北宗禅法在唐长安比丘尼教团中的流布 ——以法云尼寺为中心的考察 [周玉茹][1776]

  • 有一种禅法叫做“退步向前”[1226]

  • 认识禅法 [铃木大拙][1529]

  • “南宗禅法”的发源地南华寺[1205]

  • 心道禅师维也纳传禅法[1440]

  • 早知灯是火,饭熟已多时[1838]

  • 从小乘到大乘:南北朝禅法的演变与特点[2156]

  • 北传大乘佛教的起点--纪元后西北印以“释迦佛”为中心的思想、造像与禅法[2620]

  • 禅法即是安心的方法 [圣严法师][3352]

  • 沩山灵祐及其禅法思想评述[3221]

  • 雪窦重显及其禅法 [杨曾文][5108]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