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佛系青年请注意,你那个叫“墮[129]

  • 苏东坡:不读书,你拿什么开玩[120]

  • 要将佛法融入生活,首先要有正[120]

  • 把心放空,让心柔软,教你换种[108]

  • 如何判断自己是否真正皈依?[137]

  • 人生来去都是因缘和合[133]

  • 初发心难得 应该怎么保持?[152]

  • 银河系VS须弥山?释迦牟尼佛的[121]

  • 救人当救心 治标更要治本[119]

  • 真正的高手,都是悄无声息的摆[142]

  • 解脱路上,你启程了吗?[127]

  • 常怀生死之心,方有解脱之机[129]



  • 本站推荐

    你的烦恼,从哪里来

    问问你自己,在这一

    能念佛的人,一定都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D2佛教文学 >> [专题]d2佛教文学 >> 正文


    马明博:撕经洗经,烧佛做佛
     
    [ 作者: 马明博   来自:网络   已阅:161   时间:2019-1-6   录入:chengshangyun

     

    2019年1月6日  佛学研究网

        01、六祖撕经

        古松下,峭壁边,慧能一边走着,手里一边撕扯着一轴经卷,破碎的纸片被扔了一地。

        这是著名的禅画《六祖撕经图》所呈现的画面。

        此画为南宋画家梁楷所作。梁楷是水墨高手,他焦墨飞白,线条简洁,寥寥数笔,一个鲜活的人物便跃然纸上。

        慧能满不在乎地撕扯着佛经,他口中喃喃自语,右手食指指向天空。

        作为中华禅的第六位禅师,慧能有没有撕过经?对此,《六祖坛经》等禅门典籍,均文字阙如。

        慧能为什么要撕经?

        学者说,六祖有没有撕过佛经并不重要,这幅画体现了禅宗对佛教传统的超越、对佛门条条框框的突破,也寄托了画家对禅宗自由精神的追求与向往。

        禅者说,佛经固然是佛陀讲的,但用有形有相的文字来承载佛法,也会让人对经卷产生执著。六祖撕经,是要破除人的“法执”,体现禅“不立文字”的宗旨。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好吧,反正六祖撕不撕经,一不影响我吃饭睡觉,二不影响我读经写作,就不必费心劳神与专家们打笔墨官司了。

        在这幅画上,我注意到一个细节:慧能头发蓬乱,胡子拉碴,头顶上挽着一个小小的发髻,发髻上横插一根发簪,完全是在家人的模样。他右手高举的食指,让我想到“指月”的故事。

        在湖北黄梅,慧能得到了五祖弘忍的认可。回岭南途中,在曹溪结识了儒士刘志略,二人一见如故。刘志略的姑姑是比丘尼无尽藏。她读《涅槃经》时,慧能一听,便对经中的义理了然于胸。

        一天,无尽藏拿着经卷向慧能请教。

        慧能说:“字我不认识,如果你对经文不理解,我倒可以解释。”

        无尽藏说:“你连字都不认识,怎么能解释经文呢?”

        慧能说:“体会诸佛所说的妙法,跟认不认字没有关系。佛理好比天上的月亮,文字如同指月的手指。手指虽能指出月亮在哪里,但手指不是月亮;再说,看月亮也不一定非要通过手指啊!”

        02、丹霞烧佛

        慧能撕经之事,有无难辨。不过,“丹霞烧佛”的事,倒是真实发生过。

        唐代有位丹霞禅师。一年冬天,他来到洛阳香山慧林寺参加“禅七”。天寒地冻,滴水成冰。坐禅结束后,丹霞手脚都快要冻僵了。他想,太冷了,得找点木头来烤火。然而,殿中没有木柴,只有一尊木佛。丹霞搬下这尊木佛,劈成木块,点火取暖。

        住持闻讯赶来,大声呵斥:“为什么要烧佛?”

        丹霞一边用火棍拨着火,一边回答:“我想烧出些舍利!”

        住持说:“木佛怎么会有舍利?”

        丹霞说:“既然没有舍利,何妨再搬两尊来烧?”

        在一般人看来,佛像是用来恭敬、供奉的,不能有半点亵渎,更别说把佛像烧掉了。丹霞烧佛取暖,是明显地离经叛道。

        当然,烧佛取暖的事,禅门中,似乎只有丹霞禅师这样干过。他这样做,并非对佛不恭敬,他要烧的,是人们把物当作“佛”的错误见解。

        “佛”这个字的本意,是“觉者”。佛门之所以造佛像,是希望人们看到佛像时,能向佛学习,成为“觉醒的人”,而不是跪在佛前祈求什么。要知道,人们跪在佛前祈求的,恰恰是佛希望人们放下的。

        禅门讲“饥来吃饭困来眠”,“热即乘凉,寒即烤火”。在寒冷中,烧佛取暖的丹霞禅师,是在提醒人们,在自性中,“即心是佛”。如《金刚经》所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03、东方洗经

        我想,六祖慧能深契佛心,他不会与佛经为仇,因此,他不会撕经。那幅画,可能只是画家梁楷脑海中浮现出来的一个奇思妙想。

        和梁楷一样,东方涂钦也是满脑子的奇思妙想。

        他把自己的影子拍摄下来,喷涂到画布上,围绕影子用油彩书写汉字的偏旁部首,一幅幅“我非我”诞生了。

        他把心安放在笔触的横竖撇捺之间,让书法线条自由地在纸上漫游,等水气淋漓的墨迹干了,他提笔蘸墨继续书写,墨迹一层叠一层,形成了“唐人书写”。

        他像孩子一样任性、天真地在纸上“水墨修行”,淡墨浓墨交替,纸上留下一片片的空白,远看,这些空白又成为一扇等待推开的门、一根指月的手指……

        作家莫言说:“东方涂钦是一位才华横溢、勇于探索、不断地以他的近乎异想天开的作品给我以惊喜的画家。”

        中国美协主席范迪安说:“东方涂钦在想象的世界里挥毫作画,画面上流动着的神秘符号充满了野性的力量和澎湃的律动……”

        东方涂钦说:“为什么这么画?画的是什么意思?倒不是我最关心的。我最关心的只是——这样好不好玩,自己快乐不快乐?”他在书画中表达的,从来不是具体的物象,而是抽象的心象,是情绪与感受,是快乐与新鲜。

        “洗经”,这个貌似“行为艺术”的举动,是他兴致勃勃在做的一件事。

        “洗经”是怎么回事?

        他满怀虔敬地抄写《心经》:“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他抄写的经卷,一张又一张,一卷又一卷,堆如小山;他把经卷泡在木盆中,像洗衣服一样又搓又揉,完整的经文破碎了,成为残片,文字还原为偏旁部首;他把经文碎片撒入宣纸厂的纸浆池里,和造纸师傅一起重新抄纸,一张4×14米的宣纸诞生了……

        如果说那些经卷是前世,从因果、轮回的视角看,这张新生的宣纸,如同今生。

        04、色与空,存在与虚无

        无论是“慧能撕经”、“丹霞烧佛”,还是“东方洗经”,这些举动,从世俗的角度看,都含有对佛陀的不敬。

        梁楷、丹霞禅师以及东方涂钦,他们真的是这样想的吗?

        人为什么需要信仰?美国神学家蒂利希认为,这是因为人生面对着三种焦虑:对死亡的焦虑、对生命空虚的焦虑、对罪疚的焦虑。这些焦虑,驱使人在信仰中寻找存在的勇气。

        然而,人一旦有了信仰,又会产生新的执著,新的焦虑也随之而生。

        为警惕对真理的执著,佛陀在《金刚经》中讲:“法尚应舍,何况非法?”禅门讲,“达摩西来一字无,全凭心意用功夫;若要纸上谈佛法,笔尖蘸干洞庭湖”。黄檗禅师说:“才思作佛,便被佛障。”临济禅师说,佛教的“三藏”十二部经,都是“拭不净故纸”(擦屁股的手纸)。赵州禅师说:“佛之一字,我不喜闻。”

        禅师们否定偶像崇拜,勇于“呵佛骂祖”;反对拘泥于经卷,高唱“不立文字”;消解权威的意义,提倡“见性成佛”;标举“即心是佛”,声称“求解脱要靠自己”。

        从禅的角度说,“东方洗经”,是他“水墨修行”的延续,也是他对“六祖撕经”、“丹霞烧佛”的继承。尤其是洗经之后重新造纸,则“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现实地实现了从“色即是空”到“空即是色”的嬗变。

        这张巨大的宣纸上,密密麻麻的抄经残片随处可见,有些已是偏旁部首,根本无法看出之前是什么文字;稍微站得远一些,它便还原成一张等待书写的宣纸。

        曾经的一卷卷《心经》,以及《心经》中的“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均隐含在这张纸上。

        让人想到萨特的《存在与虚无》。

        05、舀水做佛

        苏格拉底说:“未经省察的人生没有价值。”

        “东方洗经”再造的纸,让我想到,人生,不也是这样一张纸吗?前世所有的痕迹,都水印其间,只是我们的心灵不够敏锐,对此毫无省察。

        于是,童年无知的涂鸦、少年天真的绘画、青年拮据的账单、中年挣扎的心迹、老年无奈的自语……都被我们蘸着时光的墨水记录在这张纸上。

        当生命的时针指向终结的一刻,回光返照之际,我们能够从眼前闪过的幻影中,看到这一生忙碌奔波的意义吗?

        当死亡把生存的意义推向虚无时,人生的意义又在哪里?

        佛教认为,如果没有学会觉照,生命不过是一次又一次没有意义的轮回。

        没有觉照,人只是被动地活着;练习觉照,就像照镜子一样,自己看着自己活。就像《心经》所说的“观自在”。

        在自私的黑暗里,人无法窥见镜子中的自我。利他的心,犹如光明,帮助人从镜子中看到自我的真实面目。

        说到利他,摄影家李建全在西藏拍过这样一张照片。

        一位老婆婆跪在湖边,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随后,她用木勺舀起湖水。停留片刻,她把木勺中的水倒进湖里,再次双手合十,念念有词……李建全注意到,老婆婆一直在湖边这样重复着。

        他感到好奇,走近了去看。

        噢,老婆婆拿的不是木勺,而是一个刻有佛像的印模。她每次把湖水舀进来,印模里便多了一尊水做的佛。老婆婆说,她把印模中的水倒进湖里,是为了让湖中的众多生灵与水做的佛结缘。

        听李建全讲完这个故事,我被深深地感动了。

        有人说,利他有意义吗?《金刚经》不是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吗?经文没错,但是怕人理解错了。经文是说世间的一切事物,皆如幻化,不会永存。

        世间的事物,尤其是那些惹人怜爱的人或者物,容易引发贪念与执著,让人陷身其中,随波逐流;如同骑上旋转木马,只能紧紧抓住把手,被动地转个不停。

        佛教的人生观,不只局限于今生,今生与前生、来生紧密相连。这就使得生命的空间变得深远。

        佛门说“万法皆空,因果不空”,从三生的角度看,觉照的人,会尽可能地做利他的事;因为今生的所有行为,直接影响来生的命运走向。

        从利他的发心来说,老婆婆舀水做佛即不是没有意义,更不是徒劳。同样,六祖撕经、丹霞烧佛、东方洗经,哪一件没有意义呢?

        世界是一座桥,走过去,不要因为迷恋桥上的风景(著相),而忘记了彼岸的存在(解脱)。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2019年立了什么flag?这里有三个锦囊教你实现新年目标![179]

  • 我们的生命,需要的是一种自觉的状态[142]

  • 和尚存在的意义[1168]

  • 慧能“顿悟”说之评价[1614]

  • 行进中的中国禅宗 ——从达摩、慧能到百丈[1470]

  • 《六祖坛经》慧能诗偈集[2775]

  • 敦煌本《坛经》的佛经引述及其在慧能禅法中的意义[2141]

  • 易与存在:中西生存状态和精神追求的内在差异[1874]

  • 宗教改革:慧能禅学的深层结构及意义 [刘孟骧][3541]

  • “本来面目”与“存在”[1985]

  • 论慧能大师“三无”思想对人类心灵和谐的终极意义[3469]

  • 浅谈慧能的“功德”观及现代意义[3889]

  • 慧能得法偈辨析[4419]

  • 佛教在当代的存在与发展——京郊龙泉寺对话学诚法师[3385]

  • 谈慧能《坛经》的禅学奥秘[5176]

  • 六祖慧能档案的相关研究 [郝宏翔][4036]

  • 佛法否定生命吗——也谈存在与否定 [印顺法师][5639]

  • 从慧能禅学看禅宗的内在超越性[6997]

  • 慧能的自由思想研究[3815]

  • 个体的觉醒及其命运——慧能的“自性”与克尔凯郭尔的“主体性”之比较[4106]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