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晋宋时代的禅经译出与禅法传播[101]

  • 佛教如何看待“爱情”与“欲望[116]

  • 为什么说“ 一失人身,万劫不复[108]

  • 论唐代的讲经仪轨[707]

  • 出家人眼里的爱和情什么样?两[136]

  • 佛学公案:谁是知音?[131]

  • 生命的最高境界[125]

  • 业障重时,念佛有多困难,你知[137]

  • 为什么要对出家师父的法名尊称[129]

  • 四大名山的四位菩萨带您领略人[176]

  • 佛经里最容易念错的10个字,你[117]

  • 如何将佛法融入于生活[128]



  • 本站推荐

    恭迎佛吉祥日·卫塞

    禅理:任何人的苦乐

    一禅一世界,一叶一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A2菩提文库 >> [专题]a2菩提文库 >> 正文


    古寺黄昏 [朱以撒]
     
    [ 作者: 朱以撒   来自:陇原佛学网站   已阅:3157   时间:2018-1-17   录入:yangsihan

     

                                    2018年1月17日 佛学研究网

        我是选择黄昏深浓时分走入这座古寺的。

        这座已经显得凋敝的北方古寺,坐落在一处开阔的坡上,和那些煌煌大寺相比,它就像被长风卷走了青春的亮丽,只映现出苍老朴实。除了正午前后还有一些香客结伴而来,使寺院上空紫气缭绕生机凭添,一俟黄昏,人迹萧然,能见到的只是寥寥的僧人青鞋布衲的身影了。

        我之所以选择黄昏入古寺徜徉,是有一些想法的。我曾随着熙攘游人,多次在明晰清朗的上午进出那些金碧辉煌的寺院,从雕梁画栋、翘角飞檐的油彩,都可以一下子认出香火旺盛香客密集的盛况。尤其是那海碗口一般粗大的香炷,总是让寺院终年弥漫在烟火中,佛们承受得了如此的熏炙么?这种味道总是勾起人的特定想象,想到佛,想来往生,想到西方的极乐世界。可是来的人多了,也不免使佛门净地留下挥之弗去的世俗,无从清净可言,更无从作离奇的联想。

        黄昏对我来说是最轻松的时刻,用不了多久,暮色来临,夜色来临,一切就尽在迷蒙之中了,可以有白日不曾过的身心舒展。黄昏前的劳作,总是使人精神紧张以至倦怠,迎受不断扑来的世务。只有黄昏到来之际,劳作宣告结束,像落日一样卸去重负,安然地缓缓沉落。我相信很多人在这时,会感到如期而至的安宁,这是安息的前奏。当这个晚秋一日又一日加深浓度时,在远离秀色南方的这块土地上,黄昏时带给我的还有一丝淡淡的惋惜。我看到不少黄叶已经悄然地飘落在地,古寺里枝繁叶茂的几株大树,开始了删简的旅程。

        这时节,古寺和人一样显出了本真和从容。

        我最先看到的是古寺的围墙、围墙多处残破、墙皮剥落显出内在的黄土,写有车轮般大小的“南无阿弥陀佛”,黑色的字迹也褪成了灰色。我在围墙外和迈入围墙的刹那是不同感觉的。围墙外有一种原野的生生气息,而围墙内,香火味流转,明白无误地传递着这样一个信号:这是另一个思维世界了。任何一种围墙都有它的意义存在,给进入其间的人们以警策,明了自我的身分,昭示不同的生命指归和精神向度。长期居住在这围墙之内的人们,总是要通过别一种氛围疏瀹灵魂澡雪精神,兀自朝着向往的彼岸。千百年来,围墙内的确出了不少称之为高僧的人物,同时也因之有许多扑朔迷离的故事传出,给更多地生活于围墙外的人们好奇和神秘。我们往往会看到,一个活灵灵的人进入围墙几十年,就被磨洗得火气全无行止和缓低眉敛目,是怎样一只看不见的手在细细调教呢?不过,回过神来思索,比如短短大学四年,那种朗朗书声的氛围下,不也像工厂生产产品一般,成批成批地生产出无数的大学生么?僧人当然比大学生艰辛,读高深莫测的经卷,品尝清汤寡味的素食,倾听遥远国度的袅袅梵音,于他们看来,苦行之中隐寓了大欢乐,逐渐觉悟之中拥有了大自在,如今很鲜明的是,古寺大都成为旅游观光的一个景点了,无甚可看时,均可以古寺搪塞之,古寺的收入可观了,古寺的宗教品味也降低了,那种深长的参悟往往在漫不经心的走动中视有若无,只有心存虔诚的人,在步入围墙的瞬间涌上肃穆和庄严,然后与佛对话。

        曾有人对我说,讨嫌寺院的格局,不论东南西北,不分大寺小寺,格局大抵是千篇一律的。重视中轴线、对称、比例、规矩。即使是当今空间造型艺术走向跌宕变化、奇诡不测的创造,古寺翻新或重起楼台,宁愿割舍富于联想万端的诗情画意,铩去鲜活想象不可端倪的翅羽,也要保持那种千年一贯制的平衡和中正。宗教殿堂就是宗教殿堂,这么悠久的历史和文化沉淀,代代承传它的凝重和厚实,越是往后,人们仰之弥高的心理越是积重难返,更不敢别出心裁去随意改动。以不变而应世间万变,能使一代又一代的信徒初衷不改,也真算得上大智慧了。我面前这座古寺,这么小的格局,当然舍弃了诸如地藏殿、大悲殿、普贤殿这些非在中轴线上的建筑,油彩焕然的也只有大雄宝殿,其余都在剥落古旧中,可是这些古旧处,在夕阳余晖的投射下,罄露着古朴深沉的意味。古寺最让人流连并印上心头的,正是这种洞见岁月风霜的真实写照。剥蚀就剥蚀吧,又何必遮掩粉饰,包裹上隔代的不谐色泽;残损就残损吧,这种沧桑感理应更能传唤出生命代谢的过程。现实中的人们是十分乐意解囊装扮这宗教殿堂的,让佛的光彩照人富丽堂皇,一身新饰,没有风霜感,也辨识不出年代远近。在我眼里,一代代的雕饰敷彩,越发走向世俗的技艺和心境,把原先带有灵气的寺院转换成了媚俗。用审美眼光巡弋,宗教教堂也就是艺术殿堂。可往往在洗去风霜的补救中,艺术性日渐消散,佛性怂恿了求索者的奢华,也纵容了艺术败笔的任意涂抹。

        夕阳已经掠过寺顶的飞檐,院内一片空旷,只有那高耸的塔顶端还沐浴在这如同嫣红的葡萄酒的醉意里。接受夕阳的是塔顶那遭受雷击留下的巨大豁口。豁口长满了矮小灌木和荒草,它们染绿了一个漫长的夏季,如今枯黄色泽随风俯仰。有多少岁月悄然远去呀,云卷云舒,风急风缓,雾敛雾散,都在不断地加剧蜕化古塔的形象。从平视塔基到仰首眺望塔顶,目光每升至一层,心绪也随之一层层舒朗开来。塔顶的背景是晚霞游移的天幕,不时有晚归的鸟群啁啾相应地掠过。在这方贫瘠的土地上,七层古塔是令人瞩目的高度了,倘说塔基还完好有如新造,那么塔身就免不了有些唐宋气韵,塔顶则是汉魏风采了。时光的刻手不停地从上往下凿去华采,高处不胜寒,也就与岁月的本来状态愈加贴近。这么久远的时日了,原先突兀于石上有过的棱角锋芒,那傲慢睥睨的佩剑武官,那气力雄赡的飞禽走兽,都磨洗得肥痴臃肿。不过,它的伟岸和神圣,总会给人以信心,以为精神永远不倒。寺塔之于古寺,无疑是让人警觉的标识,一面精神的旗帜,在这方开阔的地面上,十里八里,你都可以看到这面凝固的旗帜的风采。

        正是如此,我听到了塔檐上传来浑厚清脆的声响。风掠过,拂动风铃,声响穿过黄昏的朦胧,明快地传向四方。这种非人工而随风律奏响的音质是一种感召,使混沌的心有所清理。对于市面上的风铃,我一向是不以为然的,声响中人工意味太重,音域也过于小巧,似乎宜于小家碧玉。而系缚在昂然屹立的古塔上的风铃,浸满足够的风云霜雪,一经奏响,独有一种穿透辽远的意象,令人心绪驰骋。试想想,还有什么声响比这更高远更具天然情趣呢?我曾有意披阅,前人是很少描写风铃的,而描写钟和钟声的则不在少数。在远古世界,钟声是很有神性语言功能的,负载起宗教祭祀、传达对超验世界的神秘理解,古人就说过:“钟,音之君也。”即使是往后神性意味减弱了,钟声还是代表着时光的区分和节律的严明。一些写古寺黄昏钟声的诗章都让人有悲凉意,“孤村树色昏残雨,远寺钟声带夕阳”,“南堤衰柳意,西寺晚钟声,”都有荒烟斜阳、余霞晚归的意境。我喜爱风铃声响,因着它是随意的。云霓飘过来,暮霭漫起来,长风呼啸过来,只要有触动它的力量,就会从遥远的云间传来悠扬的音韵,无一定之规,无确定节拍,长短高低,纯乎天籁。风铃的音韵是悦性的,不像寺院早钟是匆迫,是催促,也不像晚钟悲凉凄婉。人们总会在耳边听风铃声时,不由自主地眺望高处,天际的寥廓,开启我们的心境;铃声的自如,有一种安详的抚慰。退一步说,随意的风铃,至少也给古板而老化的僧人起居添点生趣吧。

        大凡古寺的石碑,我一向关注。这些坚硬冰冷的石头也经不起时日的琢磨,白日里察看拓片,除了边角一二字尚见端倪,其余的皆石花浮沉,斑驳陆离,犹如浩瀚天际的满目星雨。这几方石碑必定与古寺关联,藏蕴着一个个玄机四伏的秘密。到了今日,不消说毫无史料价值,连辨识年月气象都付之阙如。对于古寺而言,石碑简朴的形态和内敛的精神有益于人们追怀久远,它静静地站立在那儿,用不着吭声,本身就构成一种象征、一个文化符号,虽然年久事湮,没了阅读美感,意会美感却无时不在,这往往增长了寺院的凝重分量。这个黄昏时刻,我自知目力不济,就靠洗净的手指抚摸碑身。碑石的粗糙干涩,使我温热的手在其间拂动增添了明显的摩擦力。这种力直接沁入我的心田,一阵飕飕寒气。也许勒石伊始,这些石碑是负载着语言的绚丽和情怀的庄重,憧憬着往世的微笑。名人笔迹,名匠刀工,构成碑刻的完美。谁能预料,风流总被风吹雨打去,色泽都沉入冥暗之中了。令人嗟叹的是碑底座的动物雕饰既非赑屃,也不类麒麟、骆驼,倒像是写意化的双翼辟邪,刀法粗犷之下,四足雄壮气势浑厚,幽幽的目光撞痛了我的胸膛,可惜的是扬起的矫健双翼早已被岁月的潮水打湿,凝固住跃跃欲飞的姿势,却再也无力升腾起一分一寸。历史的不息长流,和眼前的相对静止,总是会在寂静的翻检时,品出生命的消逝。

        暮色终于整个儿的笼罩住古寺的周遭。一人独自在昏暗中穿行,不免有些心神恍惚幻疑幻真。我走到大殿的台阶前,多少年过去,黑黝黝的供桌上长明灯依旧长明,晚秋的劲风穿过纹路细密交织的窗棂,拂动荧荧飘忽的光。这种烛光助长了阴森,只是比起一些大寺饰之以彩色灯泡,烛光又相对世俗和亲切些,是比较接近奉佛的光泽。当一个人把古寺当作旅游景点或当作宗教修炼来看待时,内心的意味是绝然不相近的,多少人从翩翩风度的美少年跨入这门槛,黄卷青灯晨钟暮鼓,洗去尘俗之念进入了平和枯寂的老境。这方弹丸之地,消解了人生的种种不幸和虚妄,身心沐浴在佛光的朗照中,以至于能心甘情愿无怨无悔。对于我这个远行的人,徜徉在这种陌生的地界里,大静寂中,反而难以自适,生出些许幻听幻觉。西风残照,绿暗红稀,季节轮回至此,也许是会更深切地感到生命的凄婉和脆弱啊。只是,像这样的古寺,却能给来顶礼膜拜的人心灵终端维系一个希望吗?各种不同地域的人来朝拜,各具不同心性的人气在此聚汇,各个索求的情怀在此吐纳,如此久远的积蓄投射,加上长年香火的氤氲渗透,都使这里的气息难以言说。怀希望而来也罢,得彻悟而去也罢,佛家清空观念的滋润,也许能在心灵深处,挽住欲望之船扬起的风帆吧!

        听,暮鼓“咚咚咚”地响起来了,这种很苍老很苍老的声响,沉闷而又钝拙。黄昏在均匀鼓点里走向终结,沉沉夜色即将被召唤而来,我看到浮云在天边的那一弯淡淡的冷月了。(信息来源:陇原佛学网站)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成都市中心发现堙没千年的著名古寺 [童方][939]

  • 择一日 去古寺[1335]

  • 古寺宁静夏,悠然看天长[2062]

  • 深山寻古寺:文化遗产中的那些寺庙[2375]

  • 我佛要你:千年古寺玩转“互联网+”[1503]

  • 古寺焚香 [李梦瑶][1933]

  • 专家谈古寺清代壁画惨遭修复:是对原画的篡改[2597]

  • 百岁心清法师苦行一生,一砖一瓦重建古寺[2458]

  • 河南省新密市发现唐代古寺 僧人入住管理[4116]

  • 黄昏菩提 [林清玄][6715]

  • 造千两佛茶 藏千年古寺[2985]

  • 走进临济古寺[3374]

  • 古寺地宫惊现鎏金喇嘛塔[4081]

  • 石窟古寺——禅窟 生活窟[3091]

  • 藏传佛教雪域古寺 扎什伦布寺(图)[3807]

  • 名山出名茶 名山藏古寺 古寺与名茶[3082]

  • 具有“历史性”和“人情味”的东京古寺[2776]

  • “歌乐灵音”古寺铃音今不在(图)[2504]

  • 壁画铁碑古柏见证一座古寺千年沧桑[2352]

  • 江苏省兴化市发现北宋代古寺建筑群遗址[3271]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