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赶紧看一下,你的福报还够不够[133]

  • 世界上最有能量的语言,一定要[108]

  • 一位僧人的中秋家书,催人泪下[132]

  • 佛教基本教义(十四):无色界[149]

  • 中秋的月——佛教的月[154]

  • 吴京新电影《一百零八》重现汶[175]

  • 男子宽厚便是德,女子心善便是[139]

  • 虚云老和尚:露水般的道心,怎[123]

  • 教师节:以佛为师,致敬我们伟[196]

  • 修一副好脾气,得一世福报[146]

  • 佛门麻辣教师图鉴:看似“挨打[158]

  • 虚云老和尚: 识得平常心,一切[144]



  • 本站推荐

    我们念佛修行到底是

    信佛,到底信的是什

    林芝第一寺:巴尔曲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A1综合资讯 >> [专题]a1综合资讯 >> 正文


    特朗普当选与美国政教关系的走向 [徐以骅]
     
    [ 作者: 徐以骅   来自:中国民族报   已阅:1063   时间:2017-2-19   录入:yangsihan

      

                                  2017年2月19日 佛学研究网

      佛学研究网讯 不笃信宗教者很难当选总统,这在过去一直是美国政治的“传统观念”。在美国选举政治中,确实存在着某种宗教“天花板”。从上世纪70年代以来,由于美国国内基督教福音派的复兴,宗教团体开始成为美国共和党、民主党竞相争取的政治资源,甚至使大选成了衡量总统候选人宗教虔诚度的“宗教测验”。

      2016年美国大选的结果,令美国和全世界的政治观察家大跌眼镜。唐纳德·特朗普这位三度结婚、炫富作派、宗教上远非虔诚,并与罗马天主教教宗打嘴仗,且毫无从政经验的亿万富翁,在与包括希拉里在内的政治高手的角逐中胜出,成为美国政治史上的“黑天鹅事件”。

      特朗普的宗教背景

      无论从哪方面来看,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都不是“基督教美国”的理想人选。特朗普出生于一个基督教长老会家庭,年幼时曾先后去纽约皇后区牙买加的第一长老会教堂和曼哈顿下城的大理石教堂做礼拜,后者是北美历史最为悠久的教堂之一。当时,在该堂牧会的是诺曼·文森特·皮尔。这位全美著名的学者型牧师著述颇丰,最出名的是1952年出版的《正向思维的力量》,该书曾连续荣登《时代周刊》畅销书榜达186周之久。

      皮尔牧师布道和著述的基调简单明了、积极乐观,主张自我实现和个人成功,具有心灵鸡汤式的功效,可以说是美国战后经济繁荣和中产阶级不断增长的社会现实的宗教反映。但他也因此而颇受争议,在神学上被批为皮相之见。虽然特朗普此后把皮尔牧师称为对他影响最大的人士之一,但他的价值观和行为准则显然来自此世而非彼岸,而其父的商业价值观,在某种程度上又可以说是皮尔牧师“成功神学”的世俗版。当然,特朗普不加掩饰的拜金主义、自尊自大、肆意妄为,与皮尔牧师作为神学和社会温和派的风格相距甚远。而他对女性的态度,则更像《花花公子》的创办人休·海夫纳,而与皮尔牧师风马牛不相及了。

      如果说皮尔牧师以及后来破产的洛杉矶水晶宫大教堂主任牧师罗伯特·舒勒博士等,代表着“正向思维和自我实现式”的成功神学的一支;那么,由那些主要来自三一广播网(TBN)的电视布道家们所代表的“信心运动”,则是“成功神学”剑走偏锋的另一支。受五旬节派影响的“信心运动”认为,信心具有创造事物的力量,因为人是按照神的形象造的,是具有耶稣那种神性的所谓小神。因此,人们只要有信心,并且勇敢地宣告出来,就能成功。强调“信仰疗法”和以自我为中心的“信心运动”与特朗普作为房地产大亨的生意经颇为投缘。作为特朗普的宗教顾问,“信心运动”的主要人物保拉·怀特在本次大选中为特朗普拿下佛罗里达州出力甚多。其后来也被邀请在特朗普总统就职典礼上做祷告。

      事实上,特朗普在参选之初被认为是两党候选人中宗教性最弱的一位。据皮尤研究中心2016年1月的民意调查,受访者中认为特朗普宗教性很强或尚可的分别为5%和23%,而认为他宗教性很弱或完全阙如的则分别为22%和37%。这不仅低于共和党其他主要参选人如卡森、克鲁兹和卢比奥,也落后于民主党对手桑德斯和希拉里。此后,特朗普为争取选票,对宗教保守派频频示好并作出种种许诺,称“一旦获胜,将成为美国基督徒多少年未有的最伟大代表”。那些为特朗普站台的福音派大佬们,也纷纷出面为特朗普“洗白”。当特朗普在2016年6月21日纽约基督教领袖特别会议上,与数百位福音派领袖会面后,著名福音派组织“爱家”的创始人杜布森在相关的一次访谈中说,特朗普此前不久,已在保拉·怀特的引导下,有了接受基督为其救主的个人重生经历,因此是一名“新生的基督徒”。不过,杜布森也承认,特朗普其实并不懂福音派的语言。而另一些福音派人士则尖刻地批评说,上述会面并未表明特朗普在信仰上已获“重生”,倒是福音派在整体上接受了他,甚至“臣服”于他。

      宗教在美国大选中的作用

      2016年美国大选的皮尤研究中心选后民调表明,尽管两党总统候选人都异于传统,但本次大选,美国宗教团体的政治站队的基本格局仍维持不变。此种基本格局有以下几个特征:

      与冷战结束以来的历次大选一样,本次大选中,白人福音派(或重生派基督徒)和白人天主教徒强烈支持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而西班牙裔天主教徒、黑人新教徒、犹太人和宗教无归属者等民主党传统拥趸则支持希拉里。新教徒对特朗普和希拉里的总体支持率分别为58%对39%。其中,白人基督教福音派对两人的支持率分别为81%对16%;天主教徒对特朗普和希拉里的总体支持率分别为52%对45%;犹太人对特朗普和希拉里的支持率分别为24%对71%;宗教无归属者对特朗普和希拉里的支持率分别为26%对68%;其他宗教信徒对特朗普和希拉里的支持率分别为29%对62%;摩门教徒对特朗普和希拉里的支持率分别为25%对61%。

      然而,尽管此次大选中,宗教选民的政治倾向总体不变,但与4年前奥巴马与罗姆尼的竞选相比,希拉里除在犹太人和摩门教徒那儿获得了更高的支持率,分别增加2%和5%外,在其他所有宗教选民中的支持率都有所下降,甚至是大幅下降。比如,在其他宗教信徒中下降12个百分点,在西班牙裔天主教徒中下降8个百分点等。也许4年前的大选因摩门教徒罗姆尼参选而具有偶然性,但与8年前奥巴马与麦凯恩竞选时相比,本次大选中,希拉里在接受民调的所有宗教群体中的支持率全部下降。

      后冷战时期美国大选的另一“规律”,就是美国选民的投票倾向通常并不取决于他们所属的宗教,而取决于他们对宗教的信仰程度。美国选民宗教虔诚度与其对共和、民主两党的总体支持率存在着某种反相关关系。这就是说,选民宗教虔诚度越高,他们越可能支持共和党候选人;选民的宗教虔诚度越低,他们越可能支持民主党候选人;而宗教虔诚度一般的,便成了中间选民。

      在后冷战时期,共和党主打宗教牌,已成功地将自己打造成代表宗教利益的党,使信仰较虔诚的这部分选民成为其稳定票仓。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每周至少一次参加宗教崇拜活动的选民对特朗普和希拉里的支持率分别是56%对40%;每月参加宗教崇拜活动的选民对特朗普和希拉里的支持率分别是49%对46%;每年偶尔几次参加宗教崇拜活动的选民对特朗普和希拉里的支持率分别是47%对48%;而从不参加宗教崇拜活动的选民对特朗普和希拉里的支持率分别是31%对62%。当然,就具体群体而言,也有不少例外,如黑人新教团体和西班牙裔天主教团体就压倒性地把他们的选票投给希拉里。

      作为占美国全体选民近1/4(2016年为23%,低于2012年的25%)的美国天主教徒,再次被证明是近年来美国大选中最大的摇摆选民群体。2000年以来的大选中,美国天主教徒一直在两党之间摇摆不定。他们分别在2000、2008、2012年支持民主党,在2004年和本次选举中支持共和党;并且除2000年外,获得多数天主教徒支持的政党最后都赢得了大选,因此成就了“得天主教者得天下”的说法。

      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天主教徒对共和党的支持率从2012年大选的48%上升为52%,而对民主党支持率则从2012年的50%下降为45%,使特朗普在天主教选民中的支持率比希拉里高出整整7个百分点。其中,白人天主教徒对特朗普和希拉里两人的支持率分别为60%对37%,特朗普在这个群体中的支持率比希拉里高出23个百分点;而西班牙裔天主教徒对两人的支持率分别为26%对67%。虽然希拉里在西裔天主教徒中的支持率远高于特朗普,但与2012年相比,仍下降了8个百分点。随着通常支持民主党的西班牙裔天主教徒在美国天主教徒中比例的日益增高这一人口学趋势,天主教选民团体在美国总统政治中的摇摆性也将变得更为显著。

      宗教议题并非2016年美国大选的主要议题,而美国宗教选民的投票倾向往往更取决于宗教以外的其他因素。但2016年美国大选是选民票与选举人票很不一致的一场选举。考虑到希拉里比特朗普多获280万张选民票、宗教选民尤其是保守白人福音派和天主教徒对共和党候选人支持率比4年前全线上升,以及对民主党候选人支持率大幅下降等情况,宗教因素可以被解读为2016年美国大选中的一个相当重要的因素。

      宗教选民、尤其是保守福音派选民支持特朗普的原因

      宗教选民,尤其保守福音派选民为何要接受、支持乃至“臣服”于在信仰上与其并非“志同道合”,甚至“语不投机”的前娱乐业明星特朗普?保守福音派本来应该是让特朗普及其团队相当头疼的选民群体,但他们却压倒性地把票投给了他。这种情况的发生主要有以下背景:

      宗教保守派“文化战争”的失利。从上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宗教经历了以基督教福音派崛起及其“政治觉醒”为标志的宗教复兴运动,先后涌现出诸如“道德多数派”、“基督教之声”、“宗教圆桌会议”、“家庭研究会”、“基督教联盟”、“监狱团契”等超大型政治性宗教组织。这些组织声称基督教福音派和宗教右翼代表美国的良心,针对美国社会的道德萎靡,号召福音派展开一场界定美国社会和主导美国文化的“文化战争”。他们认为,只有通过政治行动,才能恢复以基督教为基础的传统价值观,以及重新确立基督宗教在美国政治和社会生活中应有的地位。然而,尽管宗教保守派驰骋美国政坛30余年,但其政治投入与产出却并不成比例。事实上,这些年来,无论哪个党执政,美国政府均没有大力推进宗教团体的议程。尤其是视其为政治基本盘的共和党,在执政后对宗教右翼并未投桃报李,往往“口惠而实不至”。结果,宗教右翼和基督教福音派在诸如“堕胎”、“同性婚姻”、“干细胞研究”、“学校祈祷”、“家庭价值观”等核心议题上非但未取得实效,反而呈败退态势。近年来,尤其在奥巴马执政期间,同性婚姻、干细胞研究已经合法化,最高法院允许堕胎的罗诉韦德案判决仍原封不动,而其“文化战争”的“敌对阵营”却在维护同性恋或LGBT(对男女同性恋者、双性恋者和变性者的通称)权利方面取得了重要进展,以致许多宗教保守派人士对其政治盟友共和党建制派充满着失望感。甚至悲观地认为,他们已经输掉了这场“文化战争”。

      宗教保守派的“国际路线”严重受挫。美国对外关系是作为“国际派新锐”的宗教保守派取得最大成就的领域。1998年,国际宗教自由法等一系列美国国际涉教法案,就是宗教保守派竭力推动的结果。然而,宗教保守派推进所谓“国际宗教自由”议程也是形式大于内容,声势大于实效,不仅在国际上备受争议和批评,在美国传统外交建制和议程中也是忝陪末座。近年来,其执行机构美国国务院“国际宗教自由办公室”等更是形同鸡肋。结果,“国际宗教自由”议题非但未给宗教保守派加分,反而添堵,耗费和分散了其政治资源和精力。而“文化战争”国内战场的失利,进一步暴露了宗教保守派在推进其国内外议程上“过度铺张”的弊端。因此,宗教保守派要求在策略上改弦更张,重新聚焦国内事务,回归“美国优先”的传统路线。

      宗教保守派的文化危机。对宗教保守派来说,2012年美国大选,已经是“前同性婚姻合法化时期”的最后一场防御战,并且以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的失败而告终。此后,宗教保守派所面临的问题,已经不是诸如堕胎等个别议题的存废,而是作为其生存基础的整个社会文化和人口构成上的变迁。在社会文化上,以“政治正确”为标志的政治文化,已从高等学府和文化领域蔓延至整个社会,“世俗进步主义已经破坏了美国的道德结构”,使美国变得“日益敌视基督教信仰和圣经价值观”,并使得“言论和政治正确问题”成为新的或第2季“文化战争”的引爆点;在人口构成上,随着少数族裔占美国人口比例的大幅攀升,白人将逐渐成为美国的少数族裔。

      因此,2016年大选不仅可以理解成为美国、尤其是“锈带”白人工薪阶层左右美国大选的“最后机会”,而且还可以理解成为美国宗教保守派尤其是基督教福音派在较大程度上影响美国大选的“决战时刻”。面对这一被保守福音派建构为“两种远象,两个美国”的选择,葛培理福音帝国的继承人葛福临就把2016年美国大选称为“我们时代最重要的选举”。而在这场对美国传统宗教价值观“生死攸关”的选战中,任命怎样的最高法院法官,从而影响“今后数十年”美国社会的走向,便成为第2季“文化战争”的焦点,以及影响宗教选民投票选择的关键因素。

      在上述背景下,美国宗教保守派从2012年起,实际上就已不得不放弃了寻求在宗教信仰上的“自己人”参选总统的传统。有评论家指出,福音派“现在有了不同的优先事项:他们需要有个保护他们的同盟者,而不再过问其道德品格”。作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反对政治建制的竞选言论、争强好胜的个性、对所谓政治正确的大肆挞伐,对宗教保守派的种种许诺,包括任命保守派人士担任最高法院法官,以及其团队拥有“信仰纯正的”保守宗教人士,尤其是与福音派有良好关系的副总统候选人彭斯和有犹太教正统派背景的特朗普女婿库什纳等等,均大大拉近了特朗普与宗教保守派和福音派之间的距离。于是,特朗普这位在2016年美国大选初期被认为宗教性最弱的参选人,反而获得了宗教选民最大的支持,甚至被视为福音派事业的拯救者和“文化战争的重量级斗士”。

      美国政教关系的未来走向

      2016年大选的结果对美国宗教保守派有着直接的影响。特朗普上台伊始,就迅速兑现多张其竞选时开出的支票,实现了宗教保守派多年的夙愿。这包括恢复反堕胎禁令,即所谓“墨西哥城政策”,禁止提供资金给支持堕胎的海外非政府组织,而该政策于2009年被奥巴马政府撤销;任命多名保守福音派人士和牧师担任政府高官,包括中情局局长迈克·蓬佩奥及曾为南浸会牧师的住房和城市建设部部长本·卡森;在签署暂停7个穆斯林国家签证和移民的总统行政命令的同时,提出优先考虑基督教难民的入境申请;提名支持所谓“宗教自由”议题的保守派人士尼尔·戈萨奇担任最高法院法官;其副总统彭斯亲自出席在华盛顿的向生命进军集会并发表反堕胎演讲等等,并且极有可能在近期废止1954年美国国会通过的“约翰逊修正案”(该法案规定,得到联邦政府国税局免税地位的美国宗教和其他非政府组织,除以个人身份外,不能直接或间接参与支持或反对特定政治候选人的任何政治活动。如果违反,就会被取消税收减免的待遇),为宗教团体进一步介入美国政治打开了方便之门。

      因此,就短期而言,在特朗普政府治下,美国宗教保守派一举扭转近年来的颓势,在推进其议程上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实效。然而,此种政教结合也留下了诸多隐患。在本次美国大选中,包括保守福音派在内的宗教团体,对是否支持特朗普本来就颇多疑虑,连著名的葛培理家族也为之意见分歧。特朗普的许多言行被批为“非基督教”,如教宗方济各就批其在美墨边境建墙的言论为“非基督教”。而特朗普所服膺的“将自我而非上帝置于中心地位”的“成功神学”,则更被指为“异端邪说”。

      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的一系列举措,尤其是关于移民的行政命令,尽管得到较多宗教保守派基层民众的支持,但也遭到来自包括特朗普本人所属美北长老会在内的几乎所有宗教团体的许多宗教领袖的联合谴责。因此,2016年大选中的“特朗普现象”所造成的,不仅是美国政治上、地理上和社会阶层上的分裂,而且是美国宗教和宗教团体内部信徒之间及教牧与会众间的分裂。美国宗教保守派病急乱投医,为重新赢得在美国社会较大的话语权而过度地捆绑于政党政治,结果势必与之枯荣与共,透支自身的公信力,并且因内部的严重分裂而失去在较大程度上影响和整合美国社会的能力。在这场所谓第2季“文化战争”中,美国宗教保守派、尤其是福音派也许会打赢更多的战役,但仍有可能失去整个战争。

      在对外关系上,特朗普政府开启了冷战结束以来美国最大的外交政策调整,但特朗普政府初露端倪的美国主义、现实主义和重商主义外交路线将较大压缩更多基于普世主义、理想主义和意识形态的人权及宗教外交的运作空间。就中美关系而言,如果说“一中原则”是中美关系的“基石”,经贸往来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那么,宗教问题或借宗教议题来抹黑和打压中国,充其量只是美国实现其对华战略目标的“垫脚石”。在中美关系中,宗教议题向来与其他战略性议题具有此消彼长的互动关系。在中美经贸和地缘政治等传统安全领域山雨欲来,并且美国新一届政府既无暇也不再能对华进行什么道德说教之时,尽管宗教仍不失为中美关系的基础性因素,但无论其重要性还是其作为焦点性话题的可能性,在特朗普政府时期的中美关系中都将继续有所下降。(信息来源:中国民族报)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移民佛教在美国[864]

  • 首届中国当代佛教艺术美国巡展开幕[1170]

  • 美国21世纪以来对佛教与科学相容性的研究[1384]

  • 美国史上规模最大佛事活动——“美东第三届水陆法会”在纽约正式开幕[1187]

  • 美国枪击案启示录:宗教要做文明沟通的桥梁 [魏德东][1294]

  • 美国宗教的渊源及诸教和谐共处的原因探析 [刘万翔][1871]

  • 美国当代艺术中的佛教思想[2298]

  • 美国佛教的发展阶段和主要流派 [张雪松][2040]

  • 基督教文明与美国强盛之基 [刘澎][2742]

  • 探秘鲜为人知的美国傣族南传佛教[2221]

  • 美国佛教徒的身份认定[1722]

  • 佛教在美国的传播及其特点 [李四龙][2013]

  • 美国国家战略与宗教理念 [吕鲜林][3145]

  • 论“政教关系”——“全球化”的宗教与当代中国 [卓新平][2153]

  • 佛教在美国 [原雅娟][2806]

  • 藏传佛教西渐及其在美国的科学传播 [杜永彬][3091]

  • 美国华人佛教考察感悟 [陈星桥][3391]

  • 从美国华裔佛教徒的身份认同看民族宗教认同 [李四龙][2897]

  • 美国佛教的新发展 [肯尼斯·K·田中 张雪松][2848]

  • 美国藏传佛教研究历史概述 [邓建新][3635]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