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论唐代的讲经仪轨[682]

  • 出家人眼里的爱和情什么样?两[116]

  • 佛学公案:谁是知音?[103]

  • 生命的最高境界[106]

  • 业障重时,念佛有多困难,你知[115]

  • 四大名山的四位菩萨带您领略人[158]

  • 如何将佛法融入于生活[114]

  • 做事先做人,修身先修口[102]

  • 庄子2个不生气的大智慧,谁看谁[121]

  • 学佛修行 请从关爱家人开始![123]

  • 论宗教中国化——以藏传佛教为[116]

  • 经书太长看不懂?这个小窍门快[104]



  • 本站推荐

    恭迎佛吉祥日·卫塞

    禅理:任何人的苦乐

    一禅一世界,一叶一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B3研究综论 >> [专题]b3研究综论 >> 正文


    佛教临终关怀模式的超越性 [叶青春]
     
    [ 作者: 叶青春   来自:中国佛教协会   已阅:1464   时间:2017-2-19   录入:yangsihan

     

                                   2017年2月19日 佛学研究网

        尽管直至1967年英国的圣·克里斯托弗救助院(St.Christopher’s Hospice)的建立,才被学术界普遍视为现代临终关怀运动兴起的标志,其创立者桑德丝(Dr. Cicely Saunders)被奉为现代临终关怀运动的创始人[1],但是临终关怀运动的兴起无法脱离于基督教的文化场域,就其源头而言依然可以追溯至公元4世纪,基督教僧侣们为朝圣者准备的供休息、养病和临终用的场所。

      如果我们的视域不局限于西方基督教而延展至东方佛教的话,那么我们就会轻易发现,产生于公元前5-6世纪的佛教关于临终关怀的理论与实践具有无可替代的独特价值。佛教的临终关怀模式与基督教的临终关怀模式不同,也与现代医疗体系的临终关怀模式迥异。其独特的生命价值正日益显露。在中国的台湾地区、香港地区以及美国、新加坡、日本等地的佛教临终关怀与现代医疗体系的临终关怀模式日渐融合,为广大佛教信仰者和无宗教信仰者提供临终关怀服务,呈现出方兴未艾的局面。但在中国大陆,佛教临终关怀服务却寥若晨星。当代中国,佛教信仰者和无宗教信仰者人数众多,随着我国癌症发病率的持续升高和人口呈老龄化趋势凸显及老龄化社会的到来,佛教临终关怀服务必将发挥愈来愈重要的作用。

      一、佛教临终关怀模式超越善恶对立,实现了对所有人的临终关怀

      大乘佛教从佛性普具、众生平等的宗教理念出发,主张怨亲平等,无人相、无我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把普度众生作为分内之事。在四弘誓愿即“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中,誓愿度无量无边的众生成为第一重要的大愿,超越了善恶对立。由于离苦得乐以及对死亡的恐惧和超越是人类普遍的心理需求,因此佛教也把临终关怀施设于一切愿意接受的人们而不分其是非善恶、富贵贫贱,体现出超越世俗伦理的特质,具有终极关怀意义。作为“净土三经”之一的《观无量寿佛经》为一生“ 多造恶法”,毁犯戒律(五戒、八戒、僧尼戒),临终时“地狱众火一时俱至”的众生施舍救度之方便:临终时遇善知识为说大乘经题目、赞叹阿弥陀佛功德、教令念阿弥陀佛名号,皆能灭多劫生死重罪,往生西方净土。《地藏菩萨本愿经·利益存亡品》为“在生不修善因,多造重罪 ”的男子、女人临终时施设救度方便,让其“眷属大小为造福利一切圣事”,“七分之中而乃获一,六分功德,生者自利”。[2]

      而无论一个人生前是非善恶、贫富贵贱如何,佛教都希望临终之人心带善念回忆一生所做的善事以摆脱临终身心的苦痛得以善终。“又善心死时,安乐而死,将欲终时,无极苦受逼迫于身;恶心死时,苦恼而死,将命终时,极重苦受逼迫于身。又善心死者,见不乱色相;不善心死者,见乱色相。”“云何善心死?犹如有一将命终时,自忆先时所习善法,或复由他令彼忆念,由此因缘,尔时信等善法现行于心,乃至粗想现行。云何不善心死?犹如有一命将欲终,自忆先时串习恶法,或复由他令彼忆念。彼于尔时,贪、瞋等俱诸不善法现行于心,乃至粗、细等想现行,如前善说。”

      二、佛教临终关怀模式超越了生死对立,体现了在临终关怀中实现生命提升的愿力

      佛教认为五蕴之身乃“忧悲恼苦纯大苦聚”,而现实世界乃“五浊恶世”,众生在业报轮回中头出头没,无穷无尽。因此必须实现生命形态的提升,“了生脱死”以证得寂静涅槃的境界,灭除一切生死的痛苦,无为安乐。或者带业往生西方净土极乐世界。印光大师指出:“实则死之一字原是假名,以宿生所感一期之报尽,故舍此身躯,复受别种身躯耳。不知佛法者,直是无法可设,只可任彼随业流转。今既得闻如来普度众生之净土法门,固当信愿念佛,预备往生资粮,以期免生死轮回之幻苦,证涅槃常住之真乐。”[3]认为对于认识佛法的人而言,“死”只是一个“假名”,而不是真实的存在。因为它只是生命一个阶段的结束,即佛教所言的一期生命的结束,而不是主体生命的彻底完结。而一期的结束同时就是另一期生命的展开,尽管期间有可能有所谓中阴身的过渡时期,但是绝不是生命的结束。主体生命必然开始新一期生命,以另一生命形态出现,因此佛教主张生命主体的无穷无尽,反对人死如灯灭的观念,斥之为“断灭见”。如此就不必恐惧死亡,而是要把握当下,念佛往生。更何况人世苦多乐少无须留恋。《龙舒增广净土文》说:“凡一切人,命终欲生净土,须是不得怕死。常念此身多苦,不净恶业种种交缠。若得舍此秽身,超生净土,受无量快乐,解脱生死苦趣,乃是称意之事。如脱弊衣,得换珍服,但当放下身心,莫生恋着。”[4]不但不必贪生、不要怕死,更要把死亡作为转化生命形态、提升生命品质的绝佳机缘。

      与现代医学对生命的理解不同,佛教把人的生命周期分为四个部分:此生的自然中阴、临终的痛苦中阴、法性的光明中阴和受生的业力中阴。而现代医学所指的生命周期,只是佛教生命周期的第一个阶段(即自然中阴),相对而言,佛教更注重临终的痛苦中阴、法性的光明中阴和受生的业力中阴。它们对临终及死后生命主体的转化和提升的过程有着细致描绘,它们建构出一个“死后”的真切存在。人死后生命主体不再被归于毁灭。相反,它是一种生成性的、可以被改变、重塑的生存之流 [1]。 佛教认为缘起生命由于性空的缘故而有了转化和提升的可能。当然也因此有了恶化和堕落的可能。所以佛教对临终关怀极其重视,慎之又慎。《杂阿含经·道品诵》第五卷37第1025经记载:

      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有异比丘年少新学,于此法律出家未久。少知识,独一客旅,无人供给,住边聚落客僧房中,疾病困笃。时有众多比丘诣佛所,稽首礼足,却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有一比丘年少新学,乃至疾病困笃。住边聚落客僧房中,是病比丘多死无活。善哉世尊,往彼住处,以哀愍故。尔时世尊默然而许。即日晡时从禅觉,至彼住处,彼病比丘遥见世尊,扶床欲起。佛告比丘:息卧勿起!云何比丘,苦患宁可忍不?如前差摩迦修多罗广说,如是三受,乃至病苦但增不损。佛告病比丘:我今问汝,随意答我,汝得无变悔耶?病比丘白佛:实有变悔,世尊!佛告病比丘:汝得无犯戒耶?病比丘白佛言:世尊,实不犯戒。佛告病比丘:汝若不犯戒,何为变悔?病比丘白佛:世尊!我年幼稚出家未久,于过人法胜妙知见未有所得。我作是念,命终之时,知生何处,故生变悔。佛告比丘:我今问汝,随意答我。云何比丘,有眼故有眼识耶?比丘白佛,如是,世尊!复问比丘:于意云何?有眼识故有眼触,眼触因缘生内受,若苦,若乐,不苦不乐耶?比丘白佛,如是,世尊!耳、鼻、舌、身、意亦如是说。云何比丘,若无眼则无眼识耶?比丘白佛,如是,世尊!复问比丘,若无眼识则无眼触耶?若无眼触,则无眼触因缘生内受,若苦、若乐、不苦不乐耶?比丘白佛:如是,世尊!耳、鼻、舌、身、意亦如是说。是故比丘,当善思惟如是法,得善命终,后世亦善。尔时,世尊为病比丘种种说法,示教照喜已,从座起去。时病比丘,世尊去后,寻即命终。临命终时,诸根喜悦,颜貌清净,肤色鲜白。时众多比丘诣佛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彼年少比丘疾病困笃,尊者今已命终。当命终时,诸根喜悦,颜貌清净,肤色鲜白。云何世尊,如是比丘当生何处?云何受生?后世云何?佛告诸比丘,彼命过比丘是真宝物,闻我说法,分明解了,于法无畏,得般涅槃。汝等但当供养舍利。世尊尔时为彼比丘授第一记。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5]

      此经记载的是,一年少新学比丘身在异乡,重病缠身,孤独无依,又学法未有所得,临终之时不知生命往生何处,故而身体剧痛,精神恐惧。佛陀听闻后慎重选择时间前往关怀,从身体、心理和灵性三个层面进行临终关怀,最终此比丘“当命终时,诸根喜悦,颜貌清净,肤色鲜白”。而且“于法无畏,得般涅槃”。不但充满喜悦地迎接死亡的到来,而且成功地实现了灵性的开发,证得涅槃果位。《增一阿含经》记载佛陀对三十三天天子临终时贪恋色身的“清净无瑕秽、光逾日月、靡所不照 ”,贪恋世间的“七宝宫殿、五百玉女、所食甘露”,又恐惧“堕三恶趣,转生为猪”进行临终关怀,最终使其“不复处猪胎,乃当更生长者家。”[6] 《阿含经》类似对僧俗的临终关怀所在多多,值得我们发掘其精髓,为现代医学的临终关怀模式提供思想资源和实践借鉴。

      佛教认为,缘起生命由于性空的缘故而有了转化和提升的可能,当然也因此有了恶化和堕落的可能。因此佛教对如何预防死后堕入三恶道也提供了临终关怀的方法。印光法师的“临终三大要”对此作了详尽的分析:“第一,善巧开导安慰,令生正信者。”“第二,大家换班念佛,以助净念者。”“第三,切戒搬动哭泣,以防误事者。”[3] 而贯穿“临终三大要”的就是对死后堕入三恶道的预防 。

      三、佛教临终关怀模式超越了关怀者与被关怀者对立,在反向关怀中体现了佛教菩萨道临终关怀的精髓

      佛教临终关怀既包含着关怀者对被关怀者(临终者)的慈悲怜悯,同时也包含着被关怀者(临终者)对关怀者及其他活着的人的大慈大悲。前者就是所谓的正面关怀,后者就是所谓的反向关怀。菩萨道的思想境界就是关怀他人。正面关怀固然需要菩萨道精神,而反向关怀更能突显菩萨道境界。也只有超越世间烦恼束缚和生死阈限的菩萨才能做到。这是佛教临终关怀模式与现代医学临终关怀模式及其他宗教临终关怀模式的根本不同之处。

      “佛教史上的许多菩萨都能够做到临终反向关怀,特别是大乘佛法流行的地方,诸多的祖师大德,总能在临终之际更显精神爽朗,于谈笑风生中安祥而逝,于说法布道中离开人世,往往都是以谈论佛法的修行,或者研讨深妙的真理,或者以生命来证明佛法的高妙等。总是千方百计想让人们了解和把握佛法的精神,而作种种示现。”[7]如龙树菩萨、提婆菩萨、慧思大师、智者大师、湛然大师、慧能大师、印光大师等等。可谓史不绝迹,代有传人。而最为精彩绝伦的体现当属释迦牟尼佛,其入灭示寂犹如一曲雄壮的进行曲,令人荡气回肠、回味无穷!如《佛垂般涅槃略说教诫经》记载,佛陀入涅槃前曾温柔劝慰活着的弟子们不要因自己的离去而忧伤烦恼;清醒指导活者料理自己的后事;慈悲教授活者如理修行;忘我提升活者的修行见地;智慧点拨活者的修行要诀;循循善诱活者的生命方向;可谓震古烁今,空前绝后!

      总之佛教临终关怀具有圆融完整的理论体系;古远悠久的历史传承;丰富多样的实践经验,凸显出与众不同的超越性。完全可以与现代医学临终关怀模式相互融合,相得益彰,造福天下苍生。(信息来源:中国佛教协会)

      【注 释】

      [1] 李晋著:《佛教、医学与临终关怀实践——基于人类学的研究》,《社会科学》,2007(9),第94-105页。

      [2] 释宣化著:《地藏菩萨本愿经浅释》,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07,第27页。

      [3] 释印光著、张育英校注:《印光法师文钞》,宗教文化出版社,2000,第1654页。

      [4]〔宋〕释善导著、朱光明校:《临终往生正念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84fef40100cehl.html

      [5] 〔南朝〕求那跋陀罗译:《杂阿含经》,《大正藏》,第2册,第2670页。

      [6] 〔东晋〕瞿昙僧伽提婆译:《增一阿含经》,《大正藏》第2册:678a。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佛教如何看待“爱情”与“欲望”?[64]

  • 寻心记:你从何方来?[136]

  • 药王孙思邈是如何通过佛教来养生的?[153]

  • 漫谈社会上误解佛教的人们[89]

  • 佛教的四大魅力[118]

  • 佛教与青年[99]

  • 佛教生命力的最终意义在何处[192]

  • 佛教和其他宗教之不同[165]

  • 当佛教遇到娱乐时应该怎么办?[244]

  • 佛教 的“变”与画[271]

  • “我”在佛教里的不同含义[257]

  • 相由心生,送你九种佛教美容方法![390]

  • 佛教是如何看待疾病的[352]

  • 佛教到底是什么?是哲学?是科学?是迷信?还是……[465]

  • 佛法东流:正仓院珍宝与佛教在日本的传播[291]

  • 武则天为何对佛教如此狂热,并结下不解之缘?[336]

  • 佛教与心理健康的关系你知道吗?[267]

  • 当景德镇陶瓷遇上佛教,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325]

  • 佛教:出家的本质是什么?真懂的人不多[284]

  • 寺为何叫寺,庙为何叫庙?寺的诞生与佛教无关,寺庙不能混为一谈[295]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