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然天真[123]

  • 伤人最深的永远是这两个字,您[139]

  • 只管耕耘,不问收获,种下善因[132]

  • 丝绸之路上的这些佛教古迹,有[117]

  • 人生如有茶,心灵便有家[127]

  • 佛教基本教义(十五):念佛三[131]

  • 皆是识心分别计度,心态决定你[132]

  • 人这一生,别失了三“气”[117]

  • 赶紧看一下,你的福报还够不够[151]

  • 世界上最有能量的语言,一定要[143]

  • 佛陀故事丨 生、老、病、死,犹[131]

  • 一位僧人的中秋家书,催人泪下[153]



  • 本站推荐

    最基础的十个佛教常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

    我们念佛修行到底是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A1综合资讯 >> [专题]a1综合资讯 >> 正文


    中国佛教的佛塔艺术大观
     
    [ 作者: 佚名   来自:菩萨在线   已阅:1795   时间:2016-12-23   录入:wangwencui

     
    2016年12月23日    佛学研究网

        佛塔,梵文称为窣堵波(stupa)、或塔婆(thupa)(注一)。据我们现在所知,早期印度习俗,人在死亡后将其遗体火化(荼毗),世人捡其遗骨,建之而成坟冢,所以窣堵波又称为骨灰堆或方坟,形式上是一个简单的半圆形土堆。在早期印度四种姓时代(注二),社会阶级分明,能建立坟冢的只有贵族阶层。
     
      当佛陀创立佛教的时代,印度还是处于外族入侵、政治混乱的时代。种族复杂、各种思想分歧,咒术祭仪横行、社会阶级严明牢不可破。佛陀是伟大的生命导师,当其即将涅盘之际,四众弟子忧愁哀伤,求佛慈佑,叩首而问:「世尊入涅以后,将以何为师?」佛陀说:「以戒为师。」并告诫弟子世间一切皆是不安败坏之相,所以不应对「相」执着,当一心向道,以求契悟。所以,佛陀涅盘后,佛弟子只将荼毗所得之佛骨(舍利),建为坟冢,此便是窣堵波之由来。
     
     
     佛塔的出现
     
      公元前五世纪,佛教虽已在印度传布,但当时西北印度为波斯王朝所统治,至前四世纪亚历山大东征,西北印度犍陀罗地区成为希腊化文化,直到孔雀王朝(Mauryan)统一印度北部,佛教以其教义──慈悲、平等、不杀……,感动了当时印度不同种族与阶级的人;尤其在阿育王(Asoka)征服南印度的羯陵迦之后,更惊觉战争所带来的残酷与悲惨,因此大力宣扬佛教的教义,在国境中大量开凿石窟、树立石柱、刊刻诏令,建造佛塔。所以阿育王时期,可说是佛教艺术史上的第一个重要时期;从此时期一直到佛像出现的一世纪之间,美术史上称之为无像时代(Aniconic Period)(注三)。
     
      根据希腊史家Megasthenes的记载,孔雀王朝的华氏城沿恒河绵延九英哩,计有五百七十座塔。在阿育王以前已经有八座窣堵波,收藏着佛陀的舍利与遗物。而据《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杂事卷三十九》所记:「时波离邑无忧王(阿育王)便开七塔,取其舍利,于赡部洲广兴灵塔八万四千,周遍供养,由塔威德,庄严世间。」佛陀示现涅盘的时期,距阿育王已经有百余年,为了弘扬佛陀的教义,阿育王派遣许多长老甚至亲生儿子至各地宣扬佛法,并重新将佛陀舍利收集,分为八万四千份,一一建造佛塔供养,以纪念佛陀的圣迹。阿育王对于佛塔的礼敬与尊崇,代表当时人们对于佛陀的思慕、祈求和平与积累福德的观念。
     
      佛塔蕴含的意义
     
      在此时期佛教徒秉持佛陀不对相执着的遗训,所以这时的艺术表现,大部份是藉由建筑物而呈现,如石窟与佛塔,尤其是佛窣堵波四面陀栏那(门架)上的本生(Jataka)故事浮雕。佛教徒运用象征与隐喻的方式,透过佛塔形式与雕刻,来表达对于宇宙、生命与教义的看法。窣堵波最早的意义,虽然依当时的习俗,世人是以骨灰堆来看待,但它的含义实则远已超过这个世俗意义。「其(窣堵波)造形,一说是模仿蛋形,故称安达(anda),内部舍利子有如生命之源。一说是模仿佛钵,圆冢的基座乃是佛座垂下的袈裟。最普遍的看法则是由古代墓葬形式发展而来,象征佛的涅盘。」所以就当时的意义来看,佛塔即是佛陀的另一个象征意义,而礼敬佛塔即是礼敬佛陀。
     
      佛塔的形式
     
      早期的窣堵波是从墓葬形式而来,其形式较为简单,从公元前二世纪的遗迹中(桑奇、巴尔胡特)可发现早期佛骨塔(窣堵波)的基本形式,是由一个半圆形覆钵、方形平台、塔剎及基座所构成。目前在印度中部Bhopal的桑奇(Sanchi)大窣堵波,此处共有三座窣堵波,遗存了丰富的古代佛教艺术石柱、支提堂、僧院等。考古学家发现此处佛教艺术的创造始自阿育王时期,后来的巽加(Shunga)及安达罗(Andhra)王朝陆续修建,其中最为精致的一号塔直径约为36.6米,高16.5米,栏楯(Vedikas)高3米。公元前二世纪中叶,曾加以改建,并把绕道提高至冢座,再于南口加上两道阶梯,整个覆钵都覆盖上未经雕饰的石板,还不时露出早期所使用的红色石砖,圆顶有一圈方形栏楯所围成的平头(harmika),中央有一三层华盖(chattra),此即后来的塔剎和相轮的原形。塔周围绕着栏楯玉垣,四方建有10米高的塔门,雕刻精美,以浮雕方式在横梁上刻着本生故事及佛传,兼具有印度本土风格及宗教象征的美感,充满装饰性与叙述性的繁复构图,虽然看不到佛陀的形象,却显示出当时佛教美术的成就。
     
      三号塔较一号塔为小,塔丘曾出土过一个舍利石函,上面刻有阿育王时期十位高僧的名字。二号塔与三号大小相近,但无塔剎,平头其中有两个舍利罐,刻着舍利弗与摩诃目犍连的名字,装饰也比较简单。据《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杂事》中说:「佛言应可用砖两重作基,次安塔身上安覆钵,随意高下上置平头,高一二尺,方二三尺,准量大小中竖轮竿;次着相轮,其相轮重数,或一二三四乃至十三;次安宝瓶。长者自念:唯舍利子得作如此窣睹波耶?为余亦得。即往白佛,佛告长者,若为如来造窣睹波者,应可如前具足而作。若为独觉勿安宝瓶;若阿罗汉相轮四重,不还至三,一来应二,预流应一;凡夫善人但可平头无有轮盖,如世尊说如是应作。」这是在经典中对于佛塔的明确规范,对于塔剎相轮的重数可从一至十三不等,如来舍利塔当作十三重,阿罗汉圣者四重,三果圣者三重,初果圣者一重,凡夫善人有平头而无相轮。其中「若为独觉勿安宝瓶」是说若为缘觉圣人所建之塔,相轮的重数亦为十三重,但并不安置宝瓶。「宝瓶」在《大唐西域记》中,当时玄奘法师在印度菩提迦耶,见到大菩提寺上的相轮时称为「庵摩罗果」。然而,印度早期的窣堵波,可能不像经典中所说的规范,也没有安置宝瓶;但是在大乘佛法兴起以来,各地建造佛塔确是完全根据经典所制,而且建塔也不限于佛舍利塔。据载,波斯匿王曾取佛陀爪发立塔。在《六度集经.儒童受决经》也记载,长者子贤干于定光佛前以微柴插地立剎建塔,感得佛陀成道时授记的果报。
     
      大乘佛法兴起后,人们以供养三宝为积聚福德资粮之法,曾出现小型的奉献还愿塔,目前在犍陀罗斯瓦特谷、东印度及斯里兰卡都有发现,这些小型的窣堵波大致上的基本形式还保留早期大窣堵波的样式,特别的是,在犍陀罗Loriyan-Tangai所出土的一件小型窣堵波,相轮五重,平头作梯形斜方,覆钵下作三重基座,最下方为一正方形座,除了基本的佛塔形式外,充满了来自于希腊与波斯艺术风格的影响。依考古学家估计,这件小佛塔的年代约于公元三世纪的贵霜王朝所造,当时对佛像的雕造技术已经相当成熟,在塔基上布满了佛陀形象,基座的图纹与方形的底座,可看出其与希腊建筑所用的形式,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自此以后,佛塔的形式变化愈来愈多,若以佛教美术来看,印度地区一直到公元十世纪,佛塔的形式还保留了早期的样式;在密教发展以后,甚至早在公元四世纪佛法传播至中国时,佛塔已经与当地的建筑充分结合,创造出更为丰富的形式。
     
      (注一) 梵语stupa之音译,又作卒都婆、窣堵波、薮斗婆。巴利语为thupa。略称塔婆、兜婆、浮图、塔。在古代印度原为形如馒头之墓。释尊灭后,「窣堵波」不止为坟墓之意,已有纪念物之性质,尤以孔雀王朝建设许多由炼瓦构筑之塔,埋有佛陀之遗骨、所持品、遗发等,故渐演变为圣地之标帜及庄严伽蓝之建筑。其后,有以塔为中心,而兴起新佛教运动。
     
      在中国、日本,塔与金堂并列为重要之建筑物,用以奉纳佛舍利,为寺院之象征。其三重塔或五重塔最上方之相轮部分,保有印度之风格。释迦法中佛成道时,二商得世尊之爪发而起塔,是佛塔之嚆矢,又波斯匿乞佛之长发而起塔,是亦为最初。佛灭后有十大塔,阿输迦王时有八万四千舍利塔,此等为佛塔也。
     
      (注二)种姓(Varna)时代为早期印度社会,尤其是雅利安人(Aryan)文化建立的社会阶级。其阶级依次为婆罗门(brahmans)、剎帝利(kshatriyas)、吠舍(vaishyas)和首陀罗(shudras)。分别代表僧侣、帝王贵族、商人与奴隶。
     
      (注三)无像时代(Aniconic Period);佛教美术史一般用来界定在公元一世纪尚未出现佛像以前,此一时期佛教艺术以象征及隐喻的方式来表达佛陀本生故事的内容,并不直接出现佛的形象,其中诸如以法轮来代表说法,足印代表住世,菩提树代表悟道,窣堵波代表涅盘。
     
      早期佛塔在寺院中的位置

      早期的窣堵波除了独立建造之外,在当时所开凿的石窟寺院中的支提(Chaitya hall)堂,也就是礼拜的主要殿堂,往往于马蹄形窟的中心立一窣堵波,所以支提堂也称为中心塔院(注一),印度的中心塔院几乎都是马蹄形,也代表当时石窟中的礼拜对象。 《玄应音义六》中说:「诸经论中,或作数斗波,或作塔婆,或作兜婆,或云偷婆,或言苏偷婆,或作脂帝、浮都,亦言支提、浮图,皆讹略也。正言窣都波,此译云庙,或云方坟,此义翻也。或云大冢,或云聚相,谓累石等高以为相也。案塔字诸书所无。唯葛洪字苑云:塔,佛堂也。」这中间在早期佛教流传的过程中把塔与堂当作一个相同的概念来理解,所以往往窣堵波又称为「支提」或「制底」实则是以讹传讹(注二),《翻译名义集》及《西域记》已经指出,而现在西藏地区还是以支提来称呼佛塔,可见早期窣堵波与佛堂的关系相当密切。

      公元前二世纪的古印度早期中心塔院
     
      印度的支提堂与寺院也是以窣堵波为中心所建造,如巴雅(Bhaja)、克利(Karle)及纳希克(Nasik)石窟院的早期形式,佛塔的位置都是在寺院的中心作为最早的建筑形式,考古学家在今天巴基斯坦的塔克西拉(Taxila)及白夏瓦(Pashawar)古犍陀罗附近发现许多著名的佛教遗迹,其中尤以达磨拉吉卡(Dharmarajika)及迦腻色迦大塔为主要代表,达磨拉吉卡在塔克西拉的佛教寺院中最为古老,规模最大。 达磨拉吉卡的意思是护卫正法或法王,据说是为纪念阿育王所建,时间大约在一至五世纪。寺院中心是一座巨大的圆形塔,塔中心部份传说建于阿育王时期,经后世不断增砌,形成一座大型石塔,现存直径为47公尺,周围有许多小塔,东北部为佛堂,遭严重破坏,大塔北侧为僧院,院内残存讲经堂和僧房遗迹。当四世纪时法显来到塔克西拉时称其为「竺剎尸罗」,「皆众宝校,诸国王、臣民,竟兴供养,燃灯散花,相继不绝。」而玄奘到这里时,已是「伽蓝虽多,荒芜已甚。」
     
      而白夏瓦的佛教遗迹更是随处可见,尤其是目前在夏基克德里的迦腻色迦大塔,关于此塔,我国典籍中已有记载,《洛阳伽蓝记》中记道荣所见:「高三丈,悉用文石为陛,阶砌楹拱,上构众木,凡十三级。」上有铜柱金轮,当「旭日开始,则金盘晃朗,微风渐发,则宝铎和鸣,西域浮图最为第一。」《宋云行记》称其为「雀离浮图」。而在《大唐西域记》中更有详细的记录(注三)。 犍陀罗佛教寺院的特点是:寺院分为塔院和僧院两部份,把佛地及其供养者——僧地组织在一个寺院内,塔院和僧院之间往往有中庭相隔。塔院以佛塔为中心,周围有许多小塔或佛堂,塔是早期佛教寺院礼拜对象(注四)。而《摩诃僧祇律》中也说:「起僧伽蓝时,先预度好地作塔处。」所以我们从中亚、新疆以及中国敦煌、云冈的中心塔柱石窟,以及早期寺院的中心塔院建筑,其来源都是保持印度早期的佛教建筑形式,直到唐、宋以后,因为佛塔形式的中国化与功能的改变,其位置则移至寺院主殿前、或中心主轴的对称两侧,形成双塔的结构。
     
      汉传佛塔的发展 佛教相传自东汉传入中国,但是现在我们要想看见北魏以前的佛教建筑遗迹,可以说只能从历史的荒烟中依稀想象。三国时笮融建佛寺,下为重楼,上为铜盘九重,可容人三千,中立金铜佛,身着锦采(注五)。四川什邡所出土的佛塔画像砖,已出现中国建筑斜顶斗拱的语汇,这正好说明早期佛教建筑与艺术,尚保存着西来的建筑传统,但却开始中国化的形式。笮融的浮图祠可说是中心塔院,以塔为寺的形式。
     
      到了南北朝时期,我们在敦煌、云冈石窟中看到同样来自印度的影响,中心柱窟的形式成为这一时期的主要形式,但是在作法上却大大的改变,把印度圆形的窣堵波变成方形的四方形二层佛柱,而且直通窟顶,成为结构的整体。为了广布佛法,佛教艺术家开始大量塑造佛像与绘制壁画,原来的佛塔空间便不能满足需求,加上当时帝王崇佛,塑造佛像动辄高数丈,因此中国的堂庑便开始加入佛教建筑,变成前塔后殿的形式。最有名的例子据杨衒之的《洛阳伽蓝记》中记载,为北魏洛阳的景明寺与永宁寺。景明寺有木塔七级,永宁寺九级,为北魏皇家最大的寺院,永宁寺塔高20丈,四面开门,形似魏宫,塔北建大佛殿。1979年发掘永宁寺遗址,九层木塔在寺中心偏南,下有方38.2公尺,高2.2公尺的夯土基,中心为塔。南北朝后期,北魏和梁建寺造像达到极点,仅洛阳一地就有寺院1361座。 中国寺院的发展,从接受来自天竺的窣堵波变为楼阁式塔,由圆变方,甚至六角与八至十二角的造形,再由以塔为中心的塔院,变为中轴在线的前塔后殿的布局,最后变成以殿为主的形式,而塔的位置则由中心偏南,渐移至寺侧,或衍成中轴线的双塔形式。而南北朝时期所建的佛寺悉数毁坏,目前只有在河南登封的嵩岳寺塔保存下来,此塔建于北魏正光四年(523),可以说是现存最早的石造佛塔。
     
      汉传佛塔的形式
     
      唐代长安大雁塔属楼阁式塔。 辽代山西应县释迦塔属密檐式塔。 喇嘛塔是元代以来密教的代表造形,山西五台山舍利塔即属此类。
     
      由于佛塔经过漫长的发展,已经与中国文化中的建筑美感与功能相结合,所以中国佛塔的形式变得多样与复杂。若就建造方式来说,通常分为楼阁式塔与密檐式塔两种,楼阁式塔的形式当是印度窣堵波与我国楼阁相结合的结果,在中国的塔中为数最多,前述所说的笮融佛塔、洛阳永宁寺塔及唐代长安大雁塔、玄奘塔、苏州虎丘云岩寺塔皆为楼阁式。而密檐式塔,本为实心,造形上则重重层檐迭砌,后来则发展成中心楼阁,外形密檐。嵩岳寺塔、唐代长安荐福寺小雁塔、辽代山西应县释迦塔皆属此类密檐式塔。 若就性质来看又可分为:一、造像塔、经塔、幢式塔、多宝塔,此类大多为寺院的功德塔,上刻有经像及精致的装饰图纹,大多为石塔,不具实际的空间。此类塔最具有中国唐宋以来塔的造形美。二、金刚塔、法轮塔、五轮塔及喇嘛塔,此类塔大都与密教的流布有关,尤其是五轮塔与喇嘛塔,五轮塔代表地、水、火、风、空的意义,而喇嘛塔则是元代以来密教的代表造形,如北京妙应寺的白塔,为元代尼泊尔艺师阿尼哥所制。三、墓塔,此类都为寺院圆寂祖师、高僧所立,最有名的如嵩山少林寺的塔林及北京橝柘寺的塔林。四、以及据经律所立之塔,如发爪塔、普同塔、八大灵塔、辟支佛塔、千佛塔等(注六)。
     
      云南丽江崇圣寺的三座白塔,主塔密檐式,立于山水之间,造形饱满而修长。
     
      由于塔在发展过程中不断的加入中国人的审美概念及建造技术,在建筑中轴线中发展出双塔相对及三塔的部局,如宋代泉州开元寺双塔,全为花岗岩所建,雕工精致;安徽宣城广教讲寺的双塔,方形修长,玲珑秀丽。三塔如云南丽江崇圣寺的三座白塔,主塔密檐式,立于山水之间,造形饱满而修长。后来汉式塔的重要性渐渐不如佛殿,有的已移至寺边或寺后。
     
      塔的功能
     
      塔的功能由于具有登高望远的特质,山水之间,临风揽胜,缀墨题诗,特为文人墨客所喜爱,具有文学诗意的特质。登高望远,又具料敌于前的警示功用,所以也具有国防的功能,边界的佛塔如山西北部的佛塔有时又称料敌塔。加上中国明清地理风水之说特兴,也产生与风水有关的文峰塔,实则与佛教无关,但造形上多模仿佛塔的形式,多立于山巅水湄,用来镇风镇水。
     
       塔的形制,自印度到中国建造佛塔,可以说经过中原文化的转换,云冈石窟的形制直到唐宋时建塔的精工与造形的美感,都可发现塔从根本的教理上与形式上的多样发展,甚至唐代的样式还影响到日、韩两国,我们从今天奈良的唐招提寺还可看到唐代寺院与佛塔的盛代气象。(信息来源:菩萨在线)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从“缘起论”出发,建立中国佛教文化自信[432]

  • 吴言生《长安与中国佛教》于世界读书日在两大慕课平台同时上线[991]

  • 《长安与中国佛教》(41集)讲座(吴言生主讲)上线[2116]

  • 中国佛教的围墙困境[926]

  • 2017中国佛教讲经交流圆满[1379]

  • 2017中国佛教讲经交流会开幕[1428]

  • 中国佛教首场戏曲庭院实景演出将于临川呈现[1091]

  • 试论中国佛教的未来发展[3148]

  • 中国佛教讲经交流会巡讲活动在浙江东阳天宝寺举行[1499]

  • 中国佛教天台宗的相传与继承[1783]

  • 人间佛教:中国佛教的机遇与挑战[1335]

  • 对当代中国佛教世俗化现象的反思[1268]

  • 吴言生:大国佛教第二弹:2016中国佛教三大特色及效应[2229]

  • 2016年度中国佛教二十大网络热点[2047]

  • 大乘佛教是中国佛教走出去的特色品牌[1328]

  • 中国佛教的四大译经师[1346]

  • 对中国佛教新式教育的反思[1287]

  • 中国佛教的特质:禅[1989]

  • 中国佛教的后信仰时代:“佛度有钱人”——历史与文化的考察[1372]

  • 中国佛教与孝道文化论坛在九华山隆重举行[1610]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