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崇圣论坛闭幕:心手相连共命运[107]

  • 人生一世,处处茶香[164]

  • 饥来吃饭困来眠 安心便是禅[626]

  • 香港宗教界隆重集会庆祝中华人[150]

  • 吴言生教授香港中文大学佛学讲[138]

  • 法演禅师诗偈中的禅趣[175]

  • 峨眉山举行佛教文化论坛[172]

  • 放下执着即解脱[185]

  • 初学佛法,应修十信心[183]

  • 2017中国佛教讲经交流圆满[184]

  • 真和妄,都是心[198]

  • 禅者的境界[199]



  • 本站推荐

    愿所有的负担,都变

    禅文化如何走向国际

    崇圣论坛闭幕:心手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B3研究综论 >> [专题]b3研究综论 >> 正文


    以艺术度现在 以宗教度未来 [宋庆阳]
     
    [ 作者: 宋庆阳   来自:《法音》   已阅:776   时间:2016-11-19   录入:yangsihan

     

                                   2016年11月19日 佛学研究网

        柳亚子在《我与南社的关系》中,提起了组建新南社的经过。在《新南社条例》里,开宗明义,点明了新南社的宗旨。除了旧南社一直提倡的气节之外,把整理国学、引纳新潮、发挥民族的精神,以及提示人生高远的途径都收录进来。但是对于这些理念,柳亚子有的则持有疑义,有的甚至是不以为然。比如整理国学这条,他就有些怀疑,但是考虑到社员人数众多,旨趣各异,就基本上认可了。但是对第五条,他简直来说是有异议了:“……指示人生高远的途径一说,是某君主张加入的。某君是研究哲学的,又相信佛教,和我们趋向很不同……所以某君的玄妙高尚的主张我不能理会得。”[1]

      这里面的某君,指的就是黄忏华。

      一

      黄忏华(1890-1977),字璨华,号凤兮,现当代著名学者、佛学理论家、作家、诗人。生于清光绪十六年,祖籍广东顺德陈村,自幼随宦游的父亲客居南京太仓巷。其父黄金钺为光绪九年癸未科进士,曾任江苏宿迁、泰县知县。黄忏华弟兄四人,忏华居长。其二弟黄建(字树因)为欧阳渐高足,曾任北京大学讲师,1923年8月病逝于北京。三弟典华,四弟兴华。

      黄忏华小时候表现出对哲学的浓厚兴趣,喜欢冥想。宇宙有止境吗?碟子为什么叫碟子,而不叫碗?为了说明什么叫做痛,他甚至用尖锐的东西刺手掌。黄忏华幼承庭训,后考入南京私立千仓师范学校,寻入上海南洋公学。黄宾虹先生为其国文教师,师生交谊甚笃,过从甚密。黄宾虹曾赠画作两幅,也是其加入南社的介绍人。黄忏华于宣统三年(1911)八月入社,入社号338。辛亥革命爆发后,基于民族大义,黄忏华在上海组织学生军,准备北伐,后因革命成功,学生军解散。

      从青年时代起,黄忏华开始对佛学有所偏爱,先后从江西桂伯华、欧阳竟无学佛,曾入南京金陵刻经处研究部,与二弟黄建一起师从欧阳竟无学唯识学,为“居士佛教”的身体力行者。

      黄忏华约于1911年前后结识南社名宿周祥骏,周祥骏时任江苏学务公所议绅。黄为周的学识折服,二人成为忘年交。1914年5月16日周祥骏被张勋杀害于徐州,黄忏华知道这一消息后,作《亡友周仲穆哀辞》四首痛悼周祥骏,并致书柳亚子,请柳为周祥骏作传,并谋刻周氏遗著,此为黄柳订交之始。黄忏华的这些诗、文均发表在《南社丛刻》上。周祥骏之子、后来也加入南社的周公权对黄忏华的高义表达了感激之情。因公权以百金贿赂狱卒,把祥骏先生手订的《更生斋集》遗稿七种带出想一并出版,所以致信“乞凤公代为珍藏,暂勿附手民”。柳亚子诗《哭周仲穆》中“白门劫后遗文烬,愿共候葩仔细商”,自注候葩即代指黄忏华。但是,当时南社诸子手头的周祥骏遗稿可能因各种原因而丢失,“英魂化厉除谗佞,大劫堪伤失类编”。最终由周祥骏少子周扬季(南社社员)牵头,柳亚子等人亲自校订,直至1944年石印本的《更生斋全集》才得以面世。黄忏华后为时局所激,于周祥骏就义当年10月东渡日本求学。在日本期间,黄忏华于其师桂伯华处结识刘仁航。刘仁航因周祥骏案遭张勋追杀,逃到日本避难,听桂伯华讲授《大乘起信论》后开始接受佛学思想。刘仁航与周祥骏二人亦师亦友,两人曾谋划在徐州创设同乐兴华会。民国建成后,周祥骏曾委托刘仁航出版更生斋文,因癸丑“二次革命”,书稿丢失,让刘仁航一直耿耿于怀。1916年11月编订的《重订南社姓氏录》中,黄忏华刊载的通讯地址是安徽芜湖二街长德典。

      二

      黄忏华慷慨激昂的人生一面犹如昙花一现,在日本期间,因父亲病逝未得归葬,爱情婚姻上也有变故,兼之国事日非,思想发生重要转变,“恩爱泥中象,飘零水上萍”,“陡将家国无穷恨,化作慈悲度世心”,自此出世的思想一直萦绕心头。虽然在现实中多次碰壁之后,他不得不直面这个世界,也开出了自己的一剂良方:“以艺术度现在,以宗教度未来。”但从总体上来看,他的人生观是消极避世的。这与杨仁山在《观未来》提出的“不出百年,(中国)必与欧美诸国并驾齐驱”,刘仁航在《东方大同学案》提出的“亚化”的东方文化中心论不同,后者以入世之心,欲以中国文化“复兴中国民族”和“解救世界危机”。在日本致柳亚子的信件中,黄忏华表示“忏自东渡后,四顾苍茫,百感交集。自分此不材之身,终且与蒲团香火为伍耳。世间事自有世间人了之,游方之外者何所求哉?”[2]应该说,这与黄忏华的人生基调是比较切合的。太虚曾谓黄忏华居士“易犯缠绵歌泣,颠倒梦想,沾滞执着,迷恋诸病”。生活在那样的乱世,理想屡为现实所窘辱,“城头变换大王旗”,兼之亲友聚合离散,四处飘零,对一个以文字为性命的青年来说,“想求一个明窗净几的所在,供我焚香读书,竟和威廉二世想统一世界一样困难”[3],思想上患有“时代病”是在所难免的。这样的性格也直接导致了黄忏华闭门著述的学者生涯,兼之他书生本色,不求闻达,以致建国以后长期默默无闻。

     五四运动前后,黄忏华的思想一度受到鼓舞,由著名美学家宗白华介绍,加入少年中国学会,今嘉兴南湖革命纪念馆内少年中国学会名录内存其名。1919年11月1日少年中国学会南京分会成立,黄忏华名列其中。当年12月再度留学日本入帝国大学学习哲学,因潜心佛教史研究,觉得与自己的信仰有冲突,于是主动写信给评议员宗白华:“近来很抱悲观,此后拟不问世事,恐与会中宗旨信条抵触,自请出会。”黄忏华从日本帝国大学毕业回国后,作为佛家居士,但却并不排斥吸收其他宗教的精华。1920年前后,黄忏华与建国后曾当选为中国道教协会会长的陈撄宁相识,一起相约“买山归隐”,这个念头在今后的岁月沉浮中一直盘桓在黄忏华的心头,挥之不去。1922年后,黄忏华从欧阳竟无于金陵支那内学院学佛。此间,他一直关注刘仁航著作《天下泰平书》的撰写进展情况,并不时通函对刘仁航的“坤化”主义进行探讨辨证。他认为刘仁航太过于理想主义,提出由女性文化进到“无我的文化”。1923年新南社成立,根据柳亚子的说法,新南社宗旨的条文是几个发起人共同拟定的,也把黄建议的条文写了进去,但在《南社纪略》里,提到新南社的发起人中却没有黄忏华的名字。黄参加了当年10月4日新南社成立大会暨首次聚餐会并合影留念。1925年5月,二弟黄建病逝于北京卧佛寺,黄忏华扶柩归葬。当年11月,东亚佛教大会在日本召开,太虚、刘仁航均在邀请之列,刘仁航因他事委派代表参加。1922年至1924年,黄忏华还在《心声》、《小说世界》、《哀怨》等杂志发表散文、小说等作品。

      1926年夏,黄忏华始识太虚大师,自此追随大师,为中国佛教事业之改革而努力。1928年太虚大师组织中国佛学会,大师当选会长,忏华当选执行委员。1929年4月,黄忏华与谢健等以中国佛学会名义,会同江浙佛教诸山长老,召集十七省代表,于上海举行全国佛教代表会议,决定成立中国佛教会,拟定章程,呈请国民党中央党部及内政部备案。1930年3月,获内政部批准,中国佛教会获准成立。晚清维新变法至民国肇造,各地兴学纷纷以庙产充当建学经费,对宗教破坏尤大。中国佛教会的成立,通过讲经、研讨等活动,推动了中国当代佛学的不断深入。为此事黄忏华前后奔走,做了大量的工作。1931年中国佛教会改组,黄忏华仍当选常务理事。是年,他所著的《佛教各宗大意》脱稿,考试院长戴传贤与太虚大师均为之作序。1932年,太虚大师在厦门大学讲授“法相唯识学概论”,后出版。黄忏华1936年5月为这部著作写了序文。

      三

      黄忏华自日本东京帝国大学学成回国后,曾任上海《新时报》与《学术周刊》编辑,并在此两刊上补白、短评与白话诗,后辑录为《学术丛话》一书出版。1928年前后,黄忏华曾到吴江黎里做客十余日,受到柳亚子的热情款待,这是黄柳第一次谋面。后在其古风《京汉道上梦安如》一诗中,可见一斑:“我昔苦梦君,访君梨花里。敲诗梦雨中,说剑青灯里。平原十日游,醇醪差足拟。悠悠送我情,千尺桃花水。”辞别后,黄忏华犹念念不忘,“我忆君才义,我忆君容止。我忆君豪侠,日夕忆不已。”大约在1932年以后,黄忏华经柳亚子介绍,在国民政府立法院任职,任立法院公报编辑,后任立法院法制委员会秘书。抗战前后,黄忏华一度任教于复旦大学、厦门大学。抗战中,随国民政府迁都重庆,课余从事佛学著作,写出大量佛学理论方面的书籍。抗战胜利后,回南京。其在1945年5-6期《文史杂志》发表的诗文颇堪玩味:“出世尚余禾黍痛,半生愧为稻粱谋……刹那顿见天真佛,始信原无佛可成。”抗战胜利后,黄忏华用稿酬在大悲巷买了一幢二层小楼作为安身之所。1947年因高血压病复发,体力不支,辞去立法院工作。是年《佛教各宗大意》再版,他写了一篇再版自序。黄忏华曾陪同太虚大师游览西湖,在《西湖散记》这篇文章中,他认为西湖“足以瑰目璨心”,最后迁居杭州,把杭州作为终老之地。

      新中国成立以来,黄忏华在杭州灵隐寺修复委员会、上海静安寺图书阅览室任职,此间曾参加锡兰(今斯里兰卡)英文《佛教百科全书》部分条目之编写。1961年被浙江省省长周建人聘为浙江省文史馆馆员,参与过《中国佛教百科全书》及《辞海》有关佛教部分的编辑工作。文化大革命期间,黄氏所学属于“破四旧”之列。据其女黄本元老人回忆,家中半屋子藏书最后都化为废纸。但黄忏华认为“佛教的精华决非迷信,而是人生哲学”。黄忏华学习过梵文与藏语,先后师从近代中国唯识学泰山北斗,因此对唯识学及印度哲学、藏传佛教皆有研究,对西方哲学等也有研究,一生著作颇丰。1940年出版的《中国佛教史》被誉为现代中国人撰写的第一部系统的中国(汉传)佛教通史,亦是我国学术界以西洋学术著作方式撰写佛书的先驱,被众多佛教院校作为教材使用。“后人认为他的宗教史著作逐渐摆脱了信徒为自己所信仰的宗教写光荣历史的局面,开始在文献考证和历史描述两方面对宗教史进行研究,他的研究把欧美的实证主义的理论、语言学与文献学为主的历史学方法,和清代考据学传统结合起来,开创了近百年宗教史研究的第一个阶段,即文献与历史学研究的阶段”[3]。黄忏华先后还编著有《佛教各宗大意》、《佛学概论》、《唯识学轮廓》、《华严根本教义》、《金刚顶菩提心论浅释》、《南传佛教概略》、《佛教宗派源流》、《金刚顶发菩提心论浅略释》等书。1980年4月,中国佛教协会编辑的《中国佛教》一书,四册总计收文341篇,其中收录黄忏华72篇,几乎占据该书的四分之一。

     四

      黄忏华以佛学理论名世,对哲学造诣也很深厚。他能诗亦能文,还写过小说。含23、24期未刊稿,《南社丛刻》收录其诗文约40篇(首)。全部采用白话文撰写的《新南社社刊》只出版了一期,却收录了其学术论文《哲学概说》以及文艺作品《海上》。黄忏华从20多岁就享有文名,开始为其他学者编著的图书撰写序言,一生著作等身。除佛学作品之外,其译著的哲学著述、文集有《近代美术思潮》、《西方哲学史》、《美学略史》、《近代文学思潮》、《哲学纲要》、《现代哲学概观》、《美术概论》、《西洋哲学史纲》、《政治学荟要》、《逻辑思想史略》、《印度哲学史纲》、《弱水》、《献曝集》、《怀芳楼零拾》等。黄忏华的著作很多都一版再版,供不应求,有些还作为师范学校、佛学院的教材使用。建国后,台港、大陆地区均一再翻刻上述著作。黄忏华去世时,曾留下遗著《水经注捃华》。经其女黄本元联系,这本著作于2013年11月由扬州广陵书社出版。

      1977年8月28日,黄忏华因心肌梗塞在杭州去世,享年88岁,安葬在杭州钱江陵园。

      杭州大学(今浙江大学西溪校区)教授、浙江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周采泉先生有首金缕曲,基本概括其一生,摘录如下:

      绝学从兹绝。综平生,栖心释典,贯穿云笈。一似前朝彭居士,探颐何曾佞佛。经论律,古今囊括。只手刊成宗教史,广弘明,辛苦补残缺。公不朽,岂消说。

      当年南社勤扬扢。晦闻黄,同宗竟爽,岭南双楫。欲为水经重作注,发奋浑忘耄耋。真堪作,后生圭臬。交托忘年偏厚我,每升堂,娓娓欣相接。今只剩,借书帖。[4](信息来源:《法音》)

      【注 释】

      [1]《我和南社的关系》,《南社纪略》,102-103页,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

      [2]《与柳亚子书》,《南社丛刻》,3303页,江苏广陵古籍刻印社,1996年版。

      [3]《明故宫》,《南社诗人咏金陵》,第139页,民革南京市委文史工作委员会,2004年8月(内部刊物)。

      [4]《挽黄忏华先生·绝学从兹绝》,《金缕百咏》,第143页,澳门华辉印刷有限公司,1997年10月。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宗教不是不受约束的“世外桃源” [卓新平][106]

  • 五大宗教领袖齐聚醇亲王府 为《宗教事务条例》集体发声[83]

  • 没有一朵莲花能否定淤泥[228]

  • 依法治国视域下宗教事务管理探析 [耿凯丽 张晓萍][145]

  • 用统战思维看待宗教[193]

  • 弥勒造像艺术——佛教中国化的物化表现 [苗永杰][337]

  • 做好宗教工作必须讲政治 [王作安][244]

  • 谈佛像艺术与慈悲之美 [褚潇白][410]

  • 了无纤尘:画僧弘仁的绘画艺术 [李涛][322]

  • 心的管理艺术 [星云大师][383]

  • “文明”与“宗教”的含义 [阮炜][389]

  • 论宗教与中国现代性社会建构的兼容性 [闵丽][648]

  • 宗教与一带一路建设[602]

  • 未来比过去更美好[393]

  • 弥勒文化是提倡和谐和平面向未来的文化[323]

  • 宗教从来都是道德的重要基础[528]

  • 敦煌写经:极具书法墨迹的艺术价值 [米广弘][563]

  • 道德是区分宗教与迷信的根本 [魏德东][445]

  • 首届中国当代佛教艺术美国巡展开幕[487]

  • 扎塘壁画:墙面上的古老艺术 [达穷][572]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