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赶紧看一下,你的福报还够不够[133]

  • 世界上最有能量的语言,一定要[108]

  • 一位僧人的中秋家书,催人泪下[132]

  • 佛教基本教义(十四):无色界[149]

  • 中秋的月——佛教的月[154]

  • 吴京新电影《一百零八》重现汶[175]

  • 男子宽厚便是德,女子心善便是[140]

  • 虚云老和尚:露水般的道心,怎[123]

  • 教师节:以佛为师,致敬我们伟[196]

  • 修一副好脾气,得一世福报[146]

  • 佛门麻辣教师图鉴:看似“挨打[158]

  • 虚云老和尚: 识得平常心,一切[144]



  • 本站推荐

    我们念佛修行到底是

    信佛,到底信的是什

    林芝第一寺:巴尔曲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B3研究综论 >> [专题]b3研究综论 >> 正文


    写经书法的仪式规范与审美取向 [陈建华]
     
    [ 作者: 陈建华   来自:江苏佛教网   已阅:2137   时间:2015-8-15   录入:yangsihan

     

    2015年8月15日 佛学研究网

        【内容提要】本文运用宗教学和艺术学相结合的方法来研究汉传佛教写经书法艺术。揭示出写经书法的目的意义在于受持经典、传播教义,是弘法利生、功德无量的事业。写经书法是中国佛教传统的修持手法,有一套完整的仪式轨范,与其说是艺术创作,毋宁说是佛事活动。写经的宗教活动性质决定了其独特的审美取向,追求整饬统一、程式完美,章法布局上的“方格抄”、“乌丝栏”和“乱石铺街”是其基本模式。佛教的出世思想和修行实践对中国书法产生过极其重要的影响,获取禅定愉悦的感受是写经过程的审美体验,在鉴赏写经书法作品时需要注重技法分析,更应该对作品意境投入宗教情感的体验。

      【关键词】写经 功德 仪轨 审美 取向

      印度佛教的抄经约起源于公元前一、二世纪,初期写经的材料,大多使用贝多罗叶,后来渐渐有素帛、金、槐皮、桦皮、竹帛、纸等。书写的用具,则有笔墨、棘刺等。古代写经遗品中,最常见者为贝叶,如现存之梵语原典即多以贝叶书写。佛教自东汉传入中国,在开始翻译佛经的同时,即有笔墨书写的经典。译成的经文大多由笔译者直接以笔墨书写下来,其后因为弘扬佛教教义的需要,必然要将译文辗转书写,由是写经之风大为盛行。佛教作为一种外来的宗教文化,从踏入中华文明这方热土的第一步开始,就不断地与中华文明相互交流、相互碰撞、相互融合,直至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以至于今天我们提起传统文化就会把儒释道并称。佛教艺术,作为一门独立而又综合的艺术,越来越受到艺术研究和艺术创作的重视。书法,作为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精髓,在佛教的传播过程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工具性作用,佛教的解脱出世思想又为中国书法的发展变革起了理论支柱作用,佛法与书法的交融极大地丰富了中国书法史。以佛教题材、僧人书法、居士书法等内容形成了中国艺术史上特有的佛教书法,而以书法艺术形式来书写佛教经典、弘扬佛教思想的写经书法可以说是佛教书法的主要内容。本文就中国佛教写经书法艺术的功德意义、仪式轨范和审美取向等做一些梳理和研究,同时也会涉及写经书法艺术的历史、技法和对身心健康的积极影响等问题。

      一、写经书法艺术的功德意义与仪轨范式

      佛教认为写经是受持经典、弘法利生的事业。《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云:

      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初日分以河沙等身布施,中日分复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后日分亦以河沙等身布施,如是无量百千万亿劫以身布施,若复有人,闻此经典,信心不逆,其福胜彼,何况书写、受持、读诵、为人解说。

      《辩中边论》指出书写、供养、施他、谛听、披读、受持、开演、讽诵、思惟、修习等十种受持经典的方法。无着菩萨也说抄经有五种功德:可以亲近如来,可以摄取福德,亦是赞法亦是修行,可以受天人等的供养,可以灭罪。所以抄经被认定是受持经典很好的方法之一。另外在《法华经》、《药师经》,乃至《地藏经》、《维摩诘经》、《无量寿清净平等觉经》等等诸多重要大乘经典中,都明示书写佛经、受持读诵、广为传播,有极大的功德。因此,从六朝以后各朝代都有非常多的虔诚佛教信仰者,包括出家僧人和帝王、官吏、宫人、士大夫、平民等在家居士,为了弘扬传播佛法而写经;或者为了祈福、报恩、布施、超荐亡人而写经。例如明代的明勋法师,未出家前为中书舍人,一日忽患人面疮,痛不可忍。后来由于书写《金刚经》、《法华经》、《楞严经》,及《三昧水忏》,遂使疾患不药而愈。又如宋代温州参军,书写《金刚经》一卷,入佛殿供奉,于乘舟涉海还乡途中,虽遇风难,而能平安抵达到岸。日本弘仁九年(818)春,日本国中疫病流行,死者不计其数。嵯峨天皇深感痛心。后因弘法大师(774-835)上奏,以一字三礼竭诚之心抄写《般若心经》,在《般若心经》书写完成之际,立刻有了灵验,疫病即时被控制,全国欢喜之声遍及大街小巷。之后为了解救国家的灾变,民生的疾苦,后光、后花园、后奈良、正亲町、光格等五位日本天皇,亦开始写经。这些抄写的经文与《般若心经》一同被奉祀于大觉寺的心经殿中。从此日本全国朝野上下倾心于《般若心经》的抄写奉祀。

      佛教认为写经是一种很好的个人修行,是六波罗密的实践。六波罗密意译就是六度,是六种自利利他的修行方法,包括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和智慧。写经是弘法利生的手段和方法,利益又能回向于众生,这当然就是布施。抄经时将整个身心都投入其中,此时身、口、意业,全与佛法相应,即是持戒。抄经是将经文一字一字慎重地抄写下来,所以必须以正式的书法字体抄写,不但要字体工整,又要注意不可写错字,不要有脱漏或重覆的情形。写完后,必须认真校对,如有错讹、颠倒、脱漏,必须挖补更正。无论是抄写心经或其他佛经,尽可能整卷一气呵成,不可半途而废。这些对初学者而言,即使是像《般若心经》这样短的经文,要用毛笔写得工工整整,也是非常辛苦,必须相当有耐力才能完成的,所以从这当中即是忍辱修持的训练。抄经的书法作品除了讲究正确外,亦要有美感。因此必须一心一意、一字一句不断地练习,才能将经书写得工整、完美。如果把抄经当成每日修行的功课,时时刻刻保存一个信念:要持之以恒,即使每日只进步一点点,也要自己的字一天比一天漂亮,笔法一日较一日正确,如此必然能培养长期的精进心。抄经应该是一字一佛,将每一尊佛都印入心中。用最虔敬的心抄写佛经,投入身心之全部力量,将整个身心都投入其中,所以较能集中精神。一个人集中精神后,就不容易为外界所动摇,进而能断除各种杂念,使心境清净平和,由一心一念转为无心,达到一心不乱的境界。能一心不乱,则无论做任何事,必然能发挥无限潜力,同时我执及因我执所生的烦恼,也能一一除尽。因此,用心抄经就是在一笔一画中当下醒悟,反复地体验“禅定”,并以此逐渐地接近佛。持续不断地抄写经书,的确能达到修行的目的,但是若只抄写而不了解经文的内容,则难免有空洞乏味之感,不能体验法喜充满的意趣。如果能同时学习了解经文的意义,探索其深远的教理,那么经典虽古犹新,佛菩萨也彷佛随时与我们同在。随着抄写经文并学习经典,了解其中内容的过程,心境能逐渐与佛法相契合,如此一方面可以增加抄经的兴趣与意愿;另一方面则可以使我们身心受束缚的妄念,惑乱我们身心的贪嗔痴三毒烦恼,渐渐调伏放下。在心地法门努力过程中进步可能较慢,但因为心不受任何事物拘束,内心犹如明镜般清澈,能透视的不仅是事物的表面现象或内里,就连原因与整体的真实面都能洞悉无遗,因此才能作适切的判断,有办法在事理上活用正知正见,提高般若智慧。

      佛教认为,要实现写经的无量功德,写经之前必须有充分的准备,写经过程要遵循佛教仪轨程序进行。现以台湾佛光山写经堂为例说明。佛光山除了幽雅清静的环境外,抄经堂内提供笔、墨、砚台等文房四宝及字帖,为只能作短暂停留的信徒提供了名家书写之楷书心经、隶书心经、大悲咒、普贤十大愿、佛光菜根谭、佛光人工作信条等浮水印刷宣纸,让来者可直接在上面临摩,亦为有较长时间的信徒准备有各种经典,及空白宣纸。另外,还有法师解说抄经的意义及抄经的程序,佛光山抄经堂抄经的程序如下:

      1、抄经前自行静坐,宜先检点身心、清净三业

      我们抄经当发清净菩提心、当不忘利他。抄经前宜先叩问自心:抄经发心清净否?此心是否为菩提心摄持?是否为利益众生而发心抄写?发心至诚恭敬否?有无完成任务、应付差事的心态?如有不清交发发心,务须痛加忏悔,如此则善根日长。然后合掌默念:

      (1)佛陀圣号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三称)。

      (2)开经偈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

      2、静心虔诚抄经

      抄经时姿势要端正,最重要的是手到、眼到、心到。务求静心,一心一意,一笔一画,以达到一心不乱的境界为目标。(修念佛法门者可效仿古大德行法,写一字念一声佛,字字清晰、声声了了分明,此为念佛抄经合修方法。)

      3、抄经完毕,合掌默念

      (1)三皈依文

      自皈依佛,当愿众生,体解大道,发无上心。

      自皈依法,当愿众生,深入经藏,智慧如海。

      自皈依僧,当愿众生,统理大众,一切无碍。

      (2)回向偈(可任选其一)

      慈悲喜舍遍法界,惜福结缘利人天,

      禅净戒行平等忍,惭愧感恩大愿心。

      抄经结法缘,抄经增智慧,

      抄经得安乐,抄经获吉祥。

      从以上仪轨和程序看,佛弟子写经时是非常讲究、极其慎重的,从抄经堂外面环境庄严净化,到写经者的心境对佛经的恭敬与净化都要求得很严格。这些对忙碌的现代人来说,都有一定的现实意义,起码对身心健康有益而无害。日本的研究人员发现,抄写经文能起到很好的防止痴呆的作用。在日本,一些信奉佛教的老年人经常在老人院里抄写经文,并将其作为一种兴趣。护士们发现,这些老人普遍显得精神好、记忆力好。此后,日本东北大学教授川岛隆太带领研究生,对1000名老人进行了测验,记录了他们在做各种行为时的大脑血流量。研究人员以老人在做简单的事情时为基准,大脑活跃时为正3,而大脑休息时则为负3,共分为11个等级。结果发现,老人们在写经时,前头叶和头顶叶的活跃程度都达到了最高数据的正3。而过去普遍认为的猜字谜等有利于防痴呆的方法,在测试中并没有取得较为理想的分数。医学专家研究发现,老人抄写经文不仅能运动大脑,还是一种心灵抚慰,对于老人保持优良的生活态度有益。信佛教的老人在写经前都注意洗手、清洁桌面等,都是良好的卫生习惯。而抄经时,他们都比较集中精神,这是老人平时很少能出现的全神贯注使用大脑的情形。在心理上,老人感到自己是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能保佑子孙平安,他们的内心感到充实快乐。因此,研究人员认为,从各方面来说,抄写经文有益于老人的身心健康。据悉,很多日本百货公司已在广大老人的要求下,开发了“写经文防痴呆”的配套产品销售,包括适合老年人用的大字体的经文、毛笔、宣纸等。[1]

      二、写经书法艺术的技法要领与审美取向

      写经书法主要形式是长卷,使用的字体主要是小楷。在笔墨运用、线条结字、章法布局等书法要领方面既有一般的书法要求,又有作为写经艺术的一些特殊要求,表现出一些特殊的审美倾向。写经书法艺术的技法要求与审美倾向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阐述。

      1、指实掌虚腕平的用笔法与刺血写经的用墨法

      书写小楷,指要实、掌要虚。指实就是尽量运用传统的五指执笔法,而不是现代人写硬笔字的三指执笔法。掌虚要求用指尖把笔,使手掌中间有一定的空间。腕平要求腕部平枕于桌面,腕能挺起则手掌微微竖起,与纸面保持一个斜直角度。指实掌虚腕平则笔正,从人的生理角度保证全身的力量送达笔尖,保证笔正和中锋用笔,才能保证运笔时八面出锋。[2]

      在运笔时笔管不是永远与纸面保持垂直之状而平行运动着的,当以直为圆心,笔管随着笔势的往来,前后左右,翻腾起倒,惟意所使,及其收笔时,端若引绳,终则持之以正,则笔势自然圆活。特别是书写以方笔侧锋为主的小楷时,在发笔时,握管不宜正中直下,当使笔管向右后下方微微倾斜,以侧取势,则内无阻遏,自当流畅,才可以达到得心应手的效果。

      书法学上总是将笔法与墨法集合在一起的,墨是黑色的,为避免色调的单一,这个书画在讲究用笔的同时讲求用墨的浓淡枯焦湿,即所谓的“墨分五彩”,但写经书法一般要求全篇墨色统一,不做变化。如果要说变化,用红色的人的血液来写佛经当算是其典型。普贤行愿品记载:佛陀在因地修行时,剥皮为纸,刺血为墨,析骨为笔,书写经典,积如须弥。历代祖师亦曾为此壮举,不仅将不可思议的功德回向加被于法界众生,其所书血经也成为众人敬仰的佛门瑰宝。苏州西园戒幢律寺藏经楼内,珍藏着一部佛教界视作珍贵文物的血经。是元代至正年间(1341-1367)苏州半塘寿圣寺善继和尚刺血抄写成的《华严经》,共八十一卷、六十余万字。刺血写经是很有讲究的,为保证血液不变黑色,刺血人要数日或数月甚至几年不吃加盐的素食。刺血的部位多为舌下、指臂或胸部。可视经文经文篇幅长短而定量,不是一下刺很多。关于刺血写经,印光祖师曾经有很好的开示:“取血过多.恐心力受伤.难于进修耳。光近见剌血写经者直是造业。以了无恭敬。剌血则一时剌许多……又所写潦草,毫不恭敬,直是儿戏。不是用血以表志诚,乃用剌血写经,以博自己真心修行之名耳……又写经不同写字屏,取其神趣,不必工整。若写经,宜如进士写策,一笔不容苟简。其体必须依正式体。”[3]需要说明的是,刺血写经是佛门的一种特殊修学法门,一般人不宜效仿。

      2、章法布局的整饬统一与程式化倾向

      一般说来,写经书法由于经文动辄千万字,而且大多为手卷形式,在章法布局上大致为以下三种格局。小楷的章法,一般不外乎三种布局形式。

      一是“方格抄”式。纵有行,横有列,这种布局适宜字数较多的内容而又必须在一定的尺幅之内完成的章法,通过计算,可以把握字数的多寡。小楷的格子宜稍扁,使其字距较紧,行距稍开,自然通篇布局齐整匀称,有人工攒翦之美,这种有行列纵横的界线,由于每个字都被约束在同样大小的框架之中,因此也最容易束缚一个人的创作灵性。书写这种章法时要注意两点:一是每一格子内,即是一个小天地,在这个小天地里亦有一个小章法,字形的安排在这空间中要十分妥贴,恰到好处,既不可太大,顶天立地,充塞左右,又不可太小,天地空荡,左右虚旷,留白太少,则章法拘紧,留白太多,则布局疏散。书写小楷落笔时先要看准第一笔的位置,此笔一错,则全体失位,无法挽救,要掌握这种方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非多写多临摹,难得此妙。二要注意,切忌结构平板,大小一律,而应当尽量通过字形的大小,长短,广窄,奇正,疏密,开合,伸缩等变化,各尽字之自然姿态,力求在参差中求齐平,于错落中求匀称,这样,就可发弥补这种章法的不足之处。因此,书写这种章法时,重点要放在每个字的结构上,力求使其字形,富有自然的姿态,则平正通达之中有迷离变化之妙。

      二是“乌丝栏”式。纵有行,横无列,这种章法,在小楷中用得最多,晋唐人写经,元明人手卷,多喜用此法。这种布局由于打破了横格的束缚,因此从形式上说要比上一种章法来得灵活,有行无列,特别要注意到一行中参差起伏的变化,则行间错落有致,自有一段体态。由于这种章法打破了横格的束缚,因此就要特别注意到每一行中上与下字之间的关系和行气的流贯,凡字无论疏密斜正,必有精神相挽之处。楷书往往就是通过字形跌宕的姿态而产生体势的,包世臣《艺用法双楫》曰:“古帖字体,大小颇有相径庭者,如老翁携幼孙行,长短参差,而情意真挚,痛痒相关。”这种于参差中求自然,于错落中求流贯的布局,大大地增添了小楷章法的情趣。

      三是“乱石铺街”式。即横无列,纵无行。这种章法,完全打破了乌丝阑的拘束,因此最容易发挥一个人的艺术个性,最富有自由率真的笔墨情趣。它滥觞于金甲古文,亦即契刻文字和早期的钟鼎铭文,这些镌刻的古文字,在章法布局上或正或斜,或大或小,时疏时密,时长时短,奇古生动,参差错落,如丽天繁星,出之自然。这种章法要求作者有统筹全局的观点。以统篇为一字,以整幅为一体,从局部的不平锋不对称去求得整体的平衡对称,从各种不协调的因素中求得整体的协调,从多种矛盾着的对立形式中去组合成一个和谐的整体,因此书写这种章法时就必须于参差不齐中求平直,从错落有致中求匀称,这是书法艺术形式美的一种很高级的境界。这种境界,弛张有致,虚实相映,因而使作品在纸面的空间中更富有生命的韵律。

      徐利明先生评价佛教写经书法说:“由于写经体在很长时期恪守古法,独立发展,故而自成体系。也正因为此,才在书法史上一度形成具有独特的书美和独立的艺术审美价值的写经体书风。”[4]千百年的实践使写经艺术形成一定的程式。一篇完整的写经作品,不管用以上三种章法的哪一种,都会形成这样的几个“块面”:一是错落的经题、译著者;二是方块式的开经偈;三是大块的经文,可以根据内容的逻辑关系分段形成小的块面;四是经文中间出现的偈诵(诗歌),应保持与开经偈一样的方块块面;五是回向文也应与开经偈一致形成块面;六是篇末的题记落款与经题一样形成块面。还有用印形式,一般也是经题前盖肖形佛像启首印,末尾落款盖连珠式写经人姓名印。

      3、禅定意境与观照审美

      写经书法艺术对佛教的弘扬与传播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而佛教的传播与发展,对佛教写经书法艺术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中国书法艺术源远流长,在繁荣茂盛的书法艺术背后,含有深刻的书法理论旨意,不仅涉及到执笔、运笔、布白等技法,更主要是书法艺术家本人的世界观、人生观、艺术观等方面。佛教的解脱思想、修行实践无不影响着写经作者。抄写佛经的人,大多数都是虔诚信仰佛教的出家僧人和在家居士,有帝王、官吏、宫人、士大夫、平民等等,传世作品数以万计。2006年敦煌研究院马德先生首次对外公布了海内外现存敦煌莫高窟藏文写经翔实数据,共约8600件,其中百分之九十以上为佛教题材内容。纵观历代写经作品,无论是钟张[5]一路的敦厚风格,或是二王[6]一路的俊逸风格,还是“弘一体”的拙朴风格,无不体现着佛教的禅定旨趣。禅定是佛教徒调练心意,修心养性,专注一趣的基本修行方法之一。“禅”是梵语“禅那”的音译,意为“外离相”。“定”即“内不乱”毫无杂念意。“禅定”就是用静坐思维的方法以期彻悟自己的心性。书圣王羲之在《题卫夫人〈笔阵图〉后》中说到“夫欲书者,先乾研墨,凝神静思,预想字形大小、偃仰、平直、振动,令筋脉相连,意在笔先。”其中“凝神静思”正是写经人必备的调练心意,排除杂念,万神归一进入定力功夫。深厚的定力必然产生智慧灵感,产生广阔的形象思维。这个由“入定”而产生的思维范畴不仅仅是字形大小、偃仰、平直、振动等等。对一个成熟的写经人来说,“入定”的妙用,往往能出现意想不到的“神来之笔”,“奔雷坠石之奇,鸿飞兽骇之姿”皆出于入定之后而产生的形象思维。坐禅也好、写经也好,都是通过静虑的方法,集中精力于一点,产生顿悟和灵感。当然这个顿悟是凭借对现实世界、人情物理的形象思维,而不是随心所欲的主观自由创造。写经人的“定”点是先由整个作品的布局到单独的文字,再从单独的文字到一撇一捺的点划。但在书写点划之时,经常又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夷险之情,致使原先设想的字形结构发生变化,从而也影响每行字的安排和通篇的布局,这就需要顺水推舟,随机应变,这只能在思想的高度集中的“入定”之下才能完成。没有足够的定力要完成一幅数百上千乃至万字的写经,而且要风格统一、首尾贯气是不可想象的。写经获得的愉悦的感受是写经过程的审美体验,写经人如果兼有坐禅的实践经验,能够适时打坐,端正身姿、调整呼吸、集中意念,这种难以言说的自在愉悦还是容易获得和经常获得的。人们在鉴赏写经书法作品时,除了需要一定的书法理论基础和实践经验以外,在注重技法分析的同时,还要有一定的佛教常识、能理解所写经文的内容意趣,甚至有一定的宗教情感体验和投入、能够心心相印,那么对写经作品理解、欣赏和鉴别就会更容易。(信息来源:江苏佛教网)

      【注释】

      [1]见《中国医药报》2006年2月16日,总第2488期

      [2]宋人米芾曾说,唐人的书法只有一面,他自己的书法却是“八面出锋”。意思是唐人无论转笔、折笔、行笔时始终以笔锋的一面触纸,而米芾则能依着笔势,不断地用不同的笔锋触纸,使得书体、点画体态万千。

      [3]见《印光大师文钞(增广正编卷第一复弘一师书一)》

      [4]徐利明,《中国书法风格史》,人民美术出版社,2009年,第161页

      [5]三国时代的钟繇、张芝,楷书有浓重的隶书笔意

      [6]指东晋王羲之、王献之

      【参考文献】

      1.刘涛.中国书法史·魏晋南北朝卷.凤凰出版社.

      2.朱关田.中国书法史·隋唐五代卷.凤凰出版社.

      3.曹宝麟.中国书法史·宋辽金卷.凤凰出版社.

      4.邱振中.书法的形态与阐述.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5.欧阳中石.书法与中国文化.人民出版社.

      6.无为山,王月清.中国佛教文化艺术.宗教文化出版社.

      7.田光烈.佛法与书法.台湾新文丰.

      8.张弓.敦煌典籍与唐五代历史文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9.徐利明.中国书法风格史.人民美术出版社.

      10.印光祖师.印光文钞.苏州弘化社.

      11.刘小晴.小楷技法指南.上海书画出版社.

      12.汤其耕.禅定与书法,书法研究.上海书画出版社.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弘一法师:最上乘的艺术,皆来自佛法[304]

  • “晨钟暮鼓”:佛教中鼓的故事[586]

  • 去与归:死亡仪式背后的生命意义 [何其敏][868]

  • 论隋唐五代民间信仰仪式的整合[946]

  • 最上乘的书法从佛法之中得来[弘一法师][785]

  • 书法的禅境是什么?弘一大师引你入境[952]

  • 送子观音的审美意义 [孙绪会][782]

  • 佛教书法之我见 [黄君][1417]

  • 书法与佛法的本体互动[1247]

  • 敦煌写经:极具书法墨迹的艺术价值 [米广弘][1530]

  • 书之美 莫过历代《心经》[1885]

  • 佛教心性理论与审美主体的自由意识[1928]

  • 佛法与书法[2456]

  • 无法无我:书法艺术与佛教[2388]

  • 禅宗作为超功利性的审美人生哲学[2171]

  • 仪式中的俱生乐——西藏佛教寺院仪式音乐研究[3598]

  • 村落中的信仰与仪式——土族民间信仰的宗教人类学田野个案调查[2678]

  • 《让灵魂回家》:祖灵仪式的完整呈现[1765]

  • 世界佛教书法大展10月将亮相法门寺[2606]

  • 游走寺庙:城市里的祈福仪式[2892]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