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论唐代的讲经仪轨[681]

  • 出家人眼里的爱和情什么样?两[114]

  • 佛学公案:谁是知音?[103]

  • 生命的最高境界[106]

  • 业障重时,念佛有多困难,你知[114]

  • 四大名山的四位菩萨带您领略人[158]

  • 如何将佛法融入于生活[114]

  • 做事先做人,修身先修口[102]

  • 庄子2个不生气的大智慧,谁看谁[121]

  • 学佛修行 请从关爱家人开始![123]

  • 论宗教中国化——以藏传佛教为[115]

  • 经书太长看不懂?这个小窍门快[104]



  • 本站推荐

    恭迎佛吉祥日·卫塞

    禅理:任何人的苦乐

    一禅一世界,一叶一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A4大德专辑 >> [专题]a4大德专辑 >> 正文


    慧明长老:从苦行生涯到一代高僧 [陈耀智]
     
    [ 作者: 陈耀智   来自:《佛教文化》   已阅:2617   时间:2015-3-8   录入:yangsihan

     

    2015年3月8日 佛学研究网

      提起杭州灵隐寺方丈慧明老法师,大江南北,无人不知,尤其为诸方出家禅和子所称道。他籍贯福建,听说是少年出家,我亲近他的时候,他已经是近古稀之年的老人,矮小个子,只有五尺多高,古铜色皮肤,头角峥嵘,两颧高耸,说话音声如洪钟般洪亮。他在大殿中讲经说法时,嗓音震得殿上铜钟发出嗡嗡声响,可见是个奇人。观他的那一副外表,简直活像“罗汉堂”中那尊降龙伏虎的罗汉,与广东南华寺祖堂里供奉的六祖大师肉身形相颇相仿佛。

      慧明老法师,他在俗时原是务农出身,不曾读书。出家后的活计,全是苦行生涯,在丛林中服务外寮,充当菜头、饭头、水头、净头等苦恼职事,闲时欢喜趺坐参禅。他这个目不识丁的苦恼和尚,何以会有法师的尊号?说来倒也是奇事一件,根据林下一般老前辈们的谈说,慧明法师在宁波天童寺当“行堂”(斋堂中给大众装菜饭的职务)的时候,每天斋罢,他就喂养狗子,这件事,算是他的日常例行功课之一。狗吃剩下的馀饭,他舍不得丢掉,为了惜福,拿起来用水淘过之后,他自己来吃。如是有好几年,一天,他吃狗饭时候,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同寮们问他笑个什么?他说:“我常常听得人说,狗子有佛性,今天,我明白了这个道理,所以我好笑。”他从那时起,似已悟入佛之知见。此所谓“下下人有上上智”,正是。

      随后,天童寺里延请法师讲《圆觉经》,他虽是行单,却很发心,天天随众听经。一天,他听法师讲说经里面“圆觉自性,非性性有,循诸性起,无取无证”的道理,当即心开意解,豁然见到本性。每次听完了经,他还要向他的同寮讲说一番,表示他对经义上的领会。同寮们都讥笑他,说:“你把镜子照一照你的面孔,像你这样一副苦恼相,又一个大字不识,你还妄想当讲经法师吗?”他当时气愤不过,回答说:“你们就估计我不能当法师吗?好,从今天起,我偏要做个法师给你们看看。三年之后,我还要回到天童寺来讲经呢!你们等着瞧罢!”同寮们听他说出这样大话,都一齐拍巴掌大笑!有的说:“像你这副材料,就可以当讲经法师,那除非是铁树开花,黄河之水倒流。”他也不与他们争辩,马上回到房里,收起衣单,背着包袱,走出山门。

      自从离开天童寺之后,他到处行脚,效五十三参故事,遍访善知识,并且朝拜了中国四大名山,不觉已经三年。在第三年的春天,他听说天童寺又有讲经法会,宣讲《大方广佛华严经》,触动念头,乃背起包袱,又回到天童寺来。当他走进客堂坐下之后,知客师看他只有一个破包袱,人也矮小,又是长的一副苦恼相,把他当作“云水僧”看待。板起面孔,问他:“你这位师父来常住有什么好事?”答道:“我是来听经的,前来常住讨个经单。”知客师闷在心里好笑,觉得像你这个苦恼子,来听什么经,乃打趣说:“你可知道我们这里是讲什么经啊?”他昂起头来答道:“这个,又何必问?不是讲《大方广佛华严经》么?”知客再向他开玩笑问道:“你可知道‘大方广’三个字怎么讲?你讲给我听,如果讲得对,我就准你经单。”

      他看到知客师故意问难,马上放下脸指着知客说道:“你好没有参学!怎能用轻慢心来问法,你要向我求开示,必须恭恭敬敬,搭衣展具,向我顶礼三拜,然后在我面前长跪合掌,我才可以讲给你听,如此儿戏态度,岂是求法之道?”知客受了他一顿抢白,当时觉得这人貌虽不扬,名堂倒还不小,于是马上摆了一个“乌龙”,口里说好,请坐片刻,我马上就来。

      那个知客师掉转身,跑到丈室,向方丈和尚来了一个“瞒天过海”。说适才来了一个不寻常的挂单师父,他声言要来听经讨经单,我问他听什么经,他答道要听《大方广佛华严经》。我问,“大方广”三个字怎样讲?他的口气真不小,说要听“大方广”三个字,都非得叫方丈和尚搭衣持具把他请到丈室来他才可以讲。那位方丈和尚听了知客这一番说话,一时好奇心动,当真披上大红祖衣持具来到客堂,把慧明和尚请到丈室。

      慧明和尚进到丈室,对方丈说:“和尚你要听我说法,还须把你的法座借我一坐。”方丈就依他,恭而敬之把他送上法座。他坐上法座,俨然像个法师派头,把“抚尺”一拍,开口言道:“和尚,‘大方广’三个字,每个字有广中广、广中量、量中广、量中量四种讲法,若讲广中广义,那我一辈子也讲说不完,要用广中量、量中广两种讲法,那也要讲上一年或半载,假设要我用量中量的讲法,我可以同你来谈一谈,不知和尚爱听哪一种讲法?”方丈和尚听他这么一说,觉得这位行脚僧不简单,不敢轻慢,乃回答说:“就请讲一讲量中量吧!”

      于是,他就大作狮吼,如何名“大”?如何名“方”?如何名“广”?把这三个字的体、相、用三重玄义,称性而谈,犹如桶底脱落,一泻千里,足足讲说了三个钟头。方丈和尚愈听愈高兴,觉得所讲的道理,全是从他自性中流出,不落前人窠臼,别有见地,奥妙无穷,引人入胜。马上顶礼拜谢,连声赞叹说:“法师高明!法师高明!”并且请他代座讲经。这是慧明和尚受人尊称为法师的来由,也是他开始讲经的第一遭。

      自此以后,诸方丛林多慕慧明法师的名望,纷纷延请他讲经。他每次讲经,都是座无虚席。他虽然有了讲经法师的声名,可是,他却不在文字书本中推敲,志趣在禅那。他的讲经,全凭着他的领悟去发挥,不像其他讲经法师要参考疏钞。他认为疏钞上面的义理,乃是前人的见解,与自己毫不相干,疏钞背诵得熟,也不过是替别人数宝。所以他讲经从来不判教,只是消文释义,而喜谈有启发性的公案典章,故为一般禅和子和男女居士们所乐闻。

      只要听得慧明法师去到某处讲经的消息,禅和子和一些居士们,都是蜂拥地跟着他跑。那种情景,是普通一般讲经法师不曾有的。慧老他虽然是个不讲文字的人,可是,说的法语,却很优美。那年,我在灵隐寺过年,除夕晚上,他上堂说法,我记得法语中有两句话“花开朵朵艳,梅瓣片片香”,是多么有诗意啊!岂是一个不喝墨水的人所能道出,可见是他的悟境。(有《慧明法师语录》一卷,为湖南谈玄法师记录)

      在我亲近慧明老法师半年中,觉得这位大德有许多奇特的行藏。第一点,他不好虚荣。有一件事实,可以证明。1920年间,杭州灵隐寺宣布改为十方丛林(灵隐寺原系子孙派系寺庙),杭州地方诸山长老护法居士集会,商讨推任首任住持。大家以慧明法师道行高深,德望隆重,咸都推举慧老为灵隐寺住持,被慧老拒绝。再三殷勤劝请,也不答允。过了半年,于是大家设了一个计,由几位当地著名居士出面,邀请慧老到灵隐寺吃斋。慧老不疑有他,乃应邀前往。

      当他路进灵隐寺山门时,看见两旁站着成排的僧众,全都是搭衣持具,像迎驾的样子。他看情形不对,知道上当了,马上掉转头,迈开大步飞跑。大家追了上去,将他拦住请他回来。他于是往地下一坐,把双腿盘起,死也不肯起来。大家无法,只好把他捧抬了回来,捧进天王殿,钟鼓齐鸣,燃放鞭炮。他却大哭大喊,后来把他捧到丈室法座坐下时,他仍然嚎哭不已!大家爬在地下,齐声说:“向和尚道喜!”他一边哭着一面说:“我不是当住持的材料,诸位如此爱我,实在是害了我!我无道无德,也无行持,有何能为来领众。还是另选贤能,请大家慈悲,把我放走吧!”说罢,又是放声大哭。经大家跪在地下苦苦哀求,表示如果不答允,都不起来。这样,慧老才勉强答允,权充灵隐寺住持。

      慧明老法师,他虽然荣任杭州首刹住持,名位是那么崇高,可是,他的生活一切,却依然是旧日风光,仍是个禅和子派头。每天是过堂吃饭,不吃私菜,与大众粒米同餐。他的卧室中,除了一张木榻板床之外,只有一条桌。桌上也没有任何摆设,只有一个土茶壶和一只茶杯。床上也只有破棉被一条,两件破衲衣,和一套破旧的换洗衣裤,即或有信徒供养他的新衣裤,摆不上两天,也就过户转送给人家了。杭州地方一班“耍罗汉”们,没有衣穿,没有钱用,全都是跑到灵隐寺来向慧老打秋风。慧老对那些“耍罗汉”,最是同情,来者不拒,有求必应,要什么,就给什么,从不吝惜。

      慧老法师,纯是平民作风,不贪享受。平常信徒们送给他的供养、果品、糖食、糕饼,以及穿的衣料,慧老他从来不自己享受,马上派侍者送到禅堂、念佛堂、上客堂去结缘。遇着有人送“红包”,他就把钱送到库房去打斋供众。他有一句口头禅,“房里有了这些葛藤,我不能睡觉。”此老的解脱,由此可见一斑。

      慧老他虽然是位讲经法师,又是大丛林中一位当头大和尚,他却并不以此名位为荣,不自豪自大,平易近人。由于他的风度潇洒,像春风一般,和蔼可亲,清众们在他面前,多不拘形迹,他也喜欢同清众们打交道。尤其与行单一般苦行僧最有缘,常同菜头、园头、门头、水头苦恼人一道“冲壳子”聊天。也不时帮着种菜、挖地、泼粪水,举凡劳作的事,样样都干。1928年,蒋介石先生下野,去到杭州灵隐寺游览时,因慕慧老法师道风,特地到方丈室拜访,遍觅不得。后去到菜园,才看到慧老穿着短衫破衲衣,手持粪瓢,在那里泼菜。蒋先生爱他的解脱风度,觉得他坦率自然而没有做作,也就站在菜园里同他攀谈了一会。

      慧老的风度,一向是解脱的。有一年,湖北归元寺请他讲《圆觉经》。到期,全寺职事僧众齐到山门排班接驾,一连迎接三天,都不见他来,大家都觉得奇怪!到第四天,方丈和尚在斋堂吃饭时,看见角落里挂单客师座位上有一位师父颇像慧老模样。仔细一看,正是请来讲经的慧明老法师,心中大喜。吃完了饭,方丈和尚在座上宣布,请大家不要回房,就在斋堂向慧老法师接驾。

      大家都觉得奇怪!并不见慧明法师到来,何以要在斋堂里来接驾?还是方丈和尚下座走到上客堂座位把慧老请了出来。大家一看,才知道这位讲经法师早已来到常住,是躲在上客堂里!原来他在五天之前就来了,装作挂单模样,知客师认不得他,所以把他送到上客堂去了。方丈和尚马上爬在地下磕头顶礼陪罪,并且叫知客师向慧老求忏悔。慧老说:“这不能怪知客失礼,我怕惊动大家,不敢当,是我自己要挂单的,我乐意挂单生 活。”看来,慧明老法师,是何等的解脱!

      慧老法师于1930年冬月坐化,其灵骨在该寺起塔供养。1945年抗战胜利,我将僧侣救护队结束,由陪都东下,二次到灵隐寺静养,常住挂牌请我写“堂主”,在慧老灵骨塔旁寮房安居了三年。(信息来源:《佛教文化》)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惭愧!傻和尚这样做竟成长为一代高僧[333]

  • 佛教基础:佛教的日常修持法门[197]

  • 故事|预知弟子要来,佛陀亲迎五里路,大放光明迎接的会是谁呢?[288]

  • “陆上丝绸之路”的那些高僧大德[463]

  • 唯有袈裟披肩难,看古今高僧如何了断尘缘[592]

  • 当大儒遇到高僧——一场儒佛大家关于“如何立心立命”的对话[1611]

  • 古代高僧的尊师重道 [慎言][1417]

  • 苏轼与高僧的趣事[1655]

  • 莫笑高僧衣有尘 [王家富][1440]

  • 许巍战胜抑郁症:两位高僧是其精神领袖[1243]

  • 三大语系高僧相聚青海:祈愿国泰民安 世界吉祥[1740]

  • 香积厨中出高僧[1577]

  • 追忆一代高僧永惺长老 [本性法师][1253]

  • 藏传佛教高僧在北京[2314]

  • 别装了 你们根本不需要高僧大德[2085]

  • 藏传高僧培养:从经院到学院[2849]

  • 佛教与端午:高僧五月初五诞生圆寂扎堆之谜 [张应斌][2065]

  • 科学与佛学对话:袁隆平与高僧谈“转基因”[2336]

  • 高僧对中国现代文学巨匠的影响 [索达吉堪布][2383]

  • 高僧西行——唐代长安与印度佛教的交流之一[3080]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