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在唐朝,出家是怎样一种体验?[104]

  • 茶香禅韵 第六届西安佛事用品博[128]

  • 若要快乐,与人为善; 若要幸福[152]

  • 佛教史第八课:南北朝佛教史[121]

  • 谁说学佛无所求?这三件事一定[120]

  • 展商齐亮绝活 佛事用品博览会将[103]

  • 道路千万条,“行”字第一条。[113]

  • 人生最大的难题是认清自己[123]

  • 追忆明旸法师,他为何备受敬仰[197]

  • 云游生活,处处无家处处家[168]

  • 佛教史第七课:魏晋佛教史[156]

  • 吴言生讲心经19 《心经》白话大[153]



  • 本站推荐

    人生八苦,何以解脱

    在唐朝,出家是怎样

    茶香禅韵 第六届西安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B3研究综论 >> [专题]b3研究综论 >> 正文


    民族文化根的意义[圆持法师]
     
    [ 作者: 圆持法师   来自:中华佛光文化网   已阅:1668   时间:2014-12-6   录入:wangwencui


    2014年12月6日  佛学研究网

    第一篇  儒释道文化价值总论

      当中国文明发展到今天,应如何认识历史,应如何认识现在,应如何认识未来。这三个认识的标准无不应以文化为根本。有说"文化是人类经验的传承",对此文化的界定我表示赞同,若以"文化是人类智慧的结晶"而论,也可予以修订为"文化是人类智慧的传承"。因此,可以将"文化"与"智慧"相等同。于佛教《大般涅槃经》卷二十九中对智慧的界定是"大智慧者名正知见"。"正知见"又具名为"正知正见",其根本义指对一切事物因果法则的正确认识。在佛教中,智慧与伦理道德问题首先是紧密结合的。于《佛说大乘菩萨藏正法经》卷三十八中,从伦理道德的认识层面界定智慧说"胜慧者,谓观察了知善不善法是名胜慧"。《阿差末菩萨经》卷二中,则直接从伦理实践层面将智慧界定为"积功累德不以劳烦是为智慧"。智慧的获得不是神灵的恩赐,在佛教中的解释是:一、于《大宝积经》卷十四说"其博闻者得生大智";于《八大人觉经》说"广学多闻增长智慧"。佛教对智慧的这些论述本身即是正确的,而其必然能造就所影响下的民族文化高度发展。

      一、为何儒释道构成了中华民族的文化根基

      "儒、释、道"之所以构成了中华民族的文化根基,关键原因有两点。

      1、以切合实际的伦理道德思想为主体。

      在儒家所推崇的《易经》阐释"积善之家必有余庆,集不善之家必有余殃"。在道家《道德经》说"天道无亲常与善人";"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又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人,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圣人常无心,以百姓心为心。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得善"。;"善,人之宝;不善,人之所不保"。在佛教《增一阿含经》卷一对佛教作出界定说"诸恶莫作,诸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于《诸法集要经》卷九说"一切诸世间,善恶法为主,当勤修善法,彼则能救护"。

      除以上引述说明三家较一致的思想基础外,相比之下,佛教对善恶问题更有深刻与广泛的论述。于《阿毗达磨俱舍论》卷七对善恶作出界定说"如何成善恶,能与损益为根本故"。对善恶的根基问题于《大般涅槃经》卷三十五说"说无因、无果,当知是人能断善根"。于《菩萨善戒经》提出对善恶的认识选择说"若不睹见恶法过患,则不得修一切善法"。

      2、是历史以来的普遍共识。

      孔孟老庄为中国所固有,而佛教则是于秦代至西汉初年传入我国的。当时佛教首先从印度传到今新疆地区,当张骞通西域时佛教在新疆已很兴盛了。佛教经新疆中转后,在西汉时传到了中原。在《后汉书》中记载,西汉哀帝时楚王刘英即信仰佛教并斋僧布施。佛教经东西两汉四百余年的传播与发展,迄至三国时已具兴旺气象。在三国至唐代近四百年的时间中,尽管南北分治,不论五胡十六国还是五代十国,上至帝王下至百姓反而普遍推崇佛教。正是在这种看似矛盾的历史时期,佛教信仰的普及最终推动了我国的多民族统一。而此四百年中,也正是儒释道交流并实现和谐共存的关键历史时期。儒道的典籍与思想内涵,相对于佛教是贫乏的。但因如前所述的共同点,又使的彼此能够并存。所以,我国两千年来的文化是以儒释道为三大立足点的。因此,自唐代以来就有"三教合一"之论。当人们认识民族文化时,几乎难以脱离儒释道三家的范围。

      从西汉至清代两千余年的时间中,中国文明始终是领先世界的,而这一文明正是儒释道所缔造的。至于以后的历史衰退,关键在于政治原因。

      二、民族文化对当今社会发展的意义

      自上世纪"五四新文化运动"至"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的近70十年当中,是"民族文化虚无"的错误认识时代。当时将政治的无能嫁祸与民族文化,可谓天大的冤枉。

      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进行拨乱反正不断改革开放以来,对文化问题的认识开始改善。改革开放之初,邓小平先生曾说"马克思主义要与中国的实际国情相结合"(而非相反)。还说"我们要建设的社会主义国家,不但要有高度的物质文明,而且要有高度的精神文明。"他还说"经济建设这一手我们搞得相当有成绩……但风气如果坏下去,经济搞成功又有什么意义,"此说的重要价值,关键所在,是以中国的实际国情为前提并非其他。而构成中国实际国情的决定力量,在于民族文化。但很遗憾的是,在改革开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政策的主导下,因在思想文化问题上的严重局限,对邓小平先生所说长期未能得到应有的重视和发挥。江泽民先生曾说"即使政党消亡了,共产主义实现了,宗教还会继续存在"。又于2001年12月召开的文代会、作代会上的讲话提出"一个民族能否继承本民族的优秀文化,是关系到这个民族生死存亡的大事"(而非其他)。于2007年中共十七大胡锦涛先生的讲话中提出"继承民族优秀文化……文化大发展、大繁荣"。于2010年十七届五中全会上又更进一步地阐明"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精神灵魂,是国家发展和民族振兴的强大力量。"。"构建和谐社会"的理念提出,其重大社会与历史意义自不待言,但其根本基础在于"政治、经济、文化"的和谐发展。在六十年来,完成政治、经济建设的前提下,只有文化建设尽快完成,中国才能实现大和谐,进而才能实现和平崛起。值得令人高兴的是,经过三十多年来中央三代领导的探索,以及社会实际变化的潮流所使,中国的主流意识形态最终回到民族传统文化上的基础已初步形成。

      事实说明,自改革开放以来的三十年的历程中,传统文化日益得到了复兴,而社会各项事业都在持续兴旺发展。传统文化与现代发展相得益彰,民族文化的现代价值正在不断凸显。近十年以来,中央提出"学习型政党","和谐社会","和谐世界","和平崛起","文化软实力"等政策理念,无不得益于民族文化,也无不因民族文化的兴旺为基础。相比之下,不论欧美近年来的衰退,还是近十年来的海湾战争,以及现在的利比亚战争,都是在文化缺乏下的贪欲行为使然。譬如,某人尽管有武功,但无文化修养,人们往往会嘲笑其为一介武夫。譬如,某人尽管富有,但无文化修养,人们往往会嘲讽其为土财主。又如,现实当中的有权势、有财富的人,因无文化,则易于迷信权势和财富、滥用权势和财富,最终因权势和财富而为恶多端害人害己。

      总之,政治若缺失了文化基础,必然会变成疯子;经济若无文化支撑,必然会变成瞎子。若以胡锦涛先生所言"民族文化是民族的精神灵魂"所启示的那样来理解,优秀的民族是由其优秀的文化所铸就的;伟大的政治是由伟大的文化为支撑的;精神与物质文明取决于良好的文化。较之世界其他三大文明古国,中国之所以作为一大文明古国而未被解体,关键在于儒释道三大文化支撑点的牢固。在以往的三十年,因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致使社会发展严重失调,盲点、误区比比皆是。人有文化一生平安幸福;家庭有文化和乐吉祥;民族有文化历史永续;政治有文化长治久安;经济有文化良性发展。明白了这些道理,就不难知道以往两千余年中国历史上,不论帝王还是民众为何信佛、奉儒、敬道的原因了。若无儒释道文化基础的支撑,即遑论中华民族的存在。因此,在今天,中国只有回归传统文化和信仰,才会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三、民族文化对未来社会的重要意义

      中国由儒释道构成的文化基础,就狭义而言,其所蕴含的优秀成分只要认真汲取,足可以使中国社会的文化居于世界先进的地位。就广义而言,足可以引领全球一体化的和平发展进程。切莫认为这种观点是狂悖之论,其根据有四点。

      1、华人在世界范围的成功生存发展既说明了民族文化的存在价值,也为民族文化今后在世界范围的普及奠定了重要基础。江泽民先生曾提出凝聚世界华人构建大中华圈的设想,其依据关键在于民族文化的力量。

      2、儒释道三家的思想内涵各有所长,只要加以挖掘并有效整合就会形成一套完善的推进世界一体化发展的思想理论基础。自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以来,佛教由以往的分布地区亚洲,发展到了五大洲,涵盖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国家。如台湾的星云长老,在世界五大洲一百五十个国家建立寺院三百座。近几年来在国家的支持下,在世界建立了上百座孔子学院。

      3、儒释道三家的思想有利于指导解决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人与自我的关系。在《尚书》中提出"有容乃大","协和万邦"。于《论语》中提出"和为贵","和而不同"。于《道德经》中提出"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在佛教经典中,所阐释的有关思想更加系统,这个方面将于本文第二篇再做介绍。

      4、作为释家的佛教,其经典浩瀚思想博大,所涉及的领域异常广泛,对人类现今和未来的发展最有潜力可挖,甚至可以为民族或世界更加文明的发展,提供更为坚实广大的思想平台。

    第二篇  佛教思想对未来人类社会的价值

      人们将佛教与其他宗教往往等量齐观,其实不然。尽管佛教尊重人们不同的信仰与文化选择,但并未将自身置于造物主的位置上。因儒道思想内涵简约已被人们所熟知。相比之下,因佛教思想内涵浩瀚,即使在中国发挥了最为重要的文化影响,但被人们认识的不足百分之一。佛教不同于其他宗教之处很多,从思想价值而言对人类未来发展可提供更为坚实广大的思想平台,其主要表现在人所面对的四大关系上,于下文中分别加以介绍。

      一、人与自然的关系

      人类不论如何强大,始终都是生存于自然环境中的。自然孕育出人类,同样也能毁灭人类。只有在人类适应自然法则的前提下,才能谋求最为理想的生存时空。但事实上,因人们妄图将自然法则受社会法则的支配,其结果已证明正在缩小人类的生存时空。因此,人类需要纠正对待自然的态度和方法。对此,佛教的思想启示是值得借鉴的。

      之所以将"佛非神","佛教信仰的信仰"置于本部分中,原因在于其是契合自然法则的。

      1、佛非神

      即使人们将佛视为超神,但佛终究不同于神的概念。在佛教经典中,对佛的解释主要表现在德行和智慧两方面。

      就佛的德行而言,有如下解释:

      ⑴《佛说决定毘尼经》说"成就一切诸善根本,断于一切不善根本,名为如来"。⑵《大般涅槃经》卷十八说"云何为佛,佛者名觉,既自觉悟复能觉他"。

      ⑶《成实论》卷一说"佛为善人,善中之善。所以者何,自得大利亦利他人,自利利人故名善人"。

      ⑷《大般涅槃经》卷三十说"大慈大悲者名为佛性"。

      ⑸《胜天王般若波罗密经》卷二说"诸佛世尊皆从如实修行而来,悉为利益安乐众生,护其善法随顺众生"。

      就佛的智慧而言,有如下解释:

      ⑹《优婆塞戒经》卷一说"了知法性,故名为佛。法性二种:一者总相,二者别相"。

      ⑺《大哀经》卷四说"佛知因客相,起欲为自然"。"因客"分别义指内因和外在的客观条件。

      ⑻《阿毘昙毘婆沙论》说"诸佛不爱敬人色、族、财富,爱敬有慧者"。

      于上述八则中,第一至五则为一类,从德行意义上对佛做了界定性的阐释。其中"大慈大悲者名为佛性"之说,阐明了"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皆可以成佛"的缘由。第六至八则阐明了佛的智慧内涵,以及对智慧者的态度。佛教认为,唯有智慧才是使人致善、致富的根本基础。"因客"分别义指内因和外在的客观条件。

      2、佛教信仰的信仰

      若直接说佛教信仰或将佛教信仰作为目的,都不足以体现佛教信仰的真谛。对这一问题,可从如下经典内涵来认识。

      ⑴《优婆塞戒经》卷一说"虽有无量恒沙诸佛,悉皆不能度脱我身,我当自度"。

      ⑵《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说"如来常说:汝等比丘知我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

      ⑶《大智度论》卷十一说"诸法因缘生,是法说因缘;是法因缘尽,大师如是说"。

      ⑷《优婆塞戒经》卷四说"众缘和合,异法出生。"

      ⑸《大宝积经》卷四说"如来尝说:一切诸法皆是佛法。以于诸法能善了知,名为佛法。诸法本性与佛法等,是故诸法皆是佛法。"

      ⑹《佛说海意菩萨所问净印法门经》卷八说"若了一切法平等即是菩提,是故此说一切法皆是佛法。"

      ⑺《优婆塞戒经》卷五说"如来出世及不出世,正法常有无分别者,如来出已则有分别。"

      ⑻《正法念处经》卷五十五说"一切众生第一胜法,谓信因缘。"

      ⑼《佛说观无量寿佛经》说"深信因果"。

      以上九则可以分为六类,第一则为一类,表明了佛教不是大包大揽的要成为他人的主宰,而是引导人们自度的信仰特色;第二则为一类,表明佛教只是达到目地的工具并非目的;第三至第四则为一类,表明了佛教以因缘为基础的世界观;第五至第六则为一类,表明了佛教与其他一切事物都是平等的观念;第七则为一类,表明了一切事物的因果法则基础都是同样的,但于以往没有人能够认识,只有佛的出现才将其揭示了了出来;第八至第九则为一类,表明了佛教信仰的旨归在自然法则的因缘果报。

      "因缘"与"因果"作为正确的世界观、科学观的基础,既是释迦牟尼最早所揭示出来的,也是佛教信仰引导人们信仰的归结之处。"因果"与"因缘"的"因"都是指内在或主观的作用;"缘"是指外在的环境条件;"果"是指在"因缘"相符的前提下所导致的结果。这三大决定事物生灭的要素,于佛教中又概括为"因缘果报"。这三大要素,既是科学的出发点和立足点,也是最能准确说明科学为何物的方法。因此,佛教不但没有反科学的记录,反而是有利于科学发展的基础。或有人会问,既然佛教具有如此重要的科学价值,那为何中国科学发展反而落后于西方,这一问题是有多方面原因造成的,概括起来首先有三点:1、于漫长的中国封建社会中,始终奉行重农而轻工商的政策;2、官本位的思想制约;3、佛教信仰者未能在应有程度上去认识以及去发挥佛教的科学思想与理论价值。总之,佛教对因果的终极信仰,除了是区分与其他宗教根本不同的标准外,还能说明佛教信仰是哲学和科学的基础。

      3、佛教对生灭存亡的认识

      于上部分介绍了佛教"因缘果报"的思想信仰,在本部分再介绍佛教对事物生灭存亡的更具体的认识。

      ⑴《优婆塞戒经》卷一说"因缘故则有和合,缘和合故本无后有。"

      ⑵《优婆塞戒经》卷四说"众缘和合,异法出生。"

      ⑶《守护国界主陀罗尼经》卷四说"一切诸法本无今有,已有还无。"

      ⑷《大乘密严经》卷上说"世间内外法,互力以相生。"

      ⑸《阿毘达磨顺正理论》卷十九说"又内外法亦互为缘,谓因农夫生稼穑等,由饮食等滋长有情。有情、无情,有根、无根,有心、无心及有执受、无执受等,应知皆互为增上缘,随其所应例可安立。"

      以上五则可分为两类,第一至三则为一类,阐释了事物在因缘不断变化与结合的过程中,不断新生或消灭的规律;第四至五则为一类,说明了主客观事物在力量的相互作用下相互依存的规律。因此可知,佛教认为不论社会法则还是自然法则,都是在因缘的根本法则支配下或相依存,或推陈出新。

      4、佛教对自然生态的认识

      尽管在两千六百年之前的遥远的时代,似乎当时人们对自然世界的认识匮乏,其实不然。当时,从整体而言人们对自然世界的认识是落后于今人,但也有如释迦牟尼这样大觉悟者,具有超越时代的发现。

      ⑴《菩萨璎珞经》卷七说"不败自然相,相应度无极。"

      ⑵《优婆塞戒经》卷七说"人所荫处乃至少时,慎勿毁折枝条花叶。"

      ⑶《佛说除恐灾患经》说"诸有众生类,在土界中者,行住于地上,及虚空中者。慈爱于众生,令各安休息,昼夜勤专精,奉行众善法。"

      ⑷《佛说超日明三昧经》卷上说"慈悲喜护跂行、喘息、人物之类,如父、如母、如子、如身,等无差特。"

      ⑸《央掘魔罗经》卷四说"文殊师利白佛言:世尊!以一切众生界是一界故,诸佛离杀生耶,佛言:如是!世间杀生如人自杀,杀自界故。"

      以上五则可分为三类,第一则至第二则为一类,表明了维护自然生态的意义;第三至第四则为一类,表明了佛教将世界所有的生命都作为保护与尊重的对象;第五则为一类,阐明了一切生命是利害攸关的一体关系。通过这些思想不难发现,佛教对人与自然的关系,在当时即具有精准的认识。这既有利于现代人有关认识的提高,也更能显示民族文化的优秀所在。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人说"科学越发达佛教越发展",今天看来其言不虚。

      二、人与人的关系

      1、认识人的标准

      对人的认识程度,会直接决定人与人关系的建立。人类虽然进入到了二十一世纪,但是在对人的有关问题的认识上还十分有限。

      ⑴大般涅槃经》卷十八说"人亦二种∶一者圣人;二者凡夫。"

      ⑵《大般涅槃经》卷十八说"人者名曰能多恩义;又复人者身口柔软;又复人者名有骄慢;又复人者能破骄慢。"

      ⑶《瑜伽师地论》卷三十六说"一切有情于一切时皆来臻赴同共集会,屏处、露处言论同止,受用饮食皆无嫌碍,是名菩萨人性具足果。"

      ⑷《大宝积经》卷三十五说"我观世间一切众生由十种爱建立根本,何者为十,

      所谓缘爱故求;

      缘求故得;

      缘于得故便起我所;

      缘我所故起诸定执;

      缘诸定执故起欲贪;

      缘欲贪故起深耽着;

      缘深耽诸故起悭吝;

      缘悭吝故起于聚敛;

      缘聚敛故起诸守护;

      缘守护故执持刀杖,争讼讥谤起种种苦。

      又因此故兴别离语,长养诸恶不善之法。

      长者,我见众生由此十种爱根本法之所建立。"

      ⑸《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杂事》卷二十四说"更有三种下品之人,云何为三,

      于他物起贪,自财生爱著,

      见他苦心悦,斯为下品人。"

      ⑹《优婆塞戒经》卷三说"有四恶人常应离之。

      一者乐说他过;

      二者乐说邪见;

      三者口软心恶;

      四者少作多说。"

      ⑺《增一阿含经》卷二十六说"世尊告诸比丘:今有五人不可疗治,云何为五,

      一者谀谄之人不可疗治;

      奸邪之人不可疗治;

      恶口之人不可疗治;

      嫉妒之人不可疗治;

      无反复之人不可疗治。

      是谓比丘有此五人不可疗治。尔时,世尊便说此偈:

      奸邪恶口人,嫉妒无反复,

      此人不可疗,智者之所弃。

      是故诸比丘,常当学正意,除去嫉妒,修行威仪,所说如法。当知反复识其恩养,小恩尚不忘,何况大者,勿怀悭贪,又不自誉,复不毁他人。如是比丘当作是学。"

      ⑻《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杂事》卷二十四说"更有六种恶心之人,云何为六,

      虽见不相看,违逆不亲附,

      好说他过咎,望报与他财,

      虽施还拟索,是恶心相状。"

      ⑼《瑜伽师地论》卷第九十二说"复有六种鄙碎士夫补特伽罗鄙碎行相:

      一者性多忿恚;

      二者所作不思;

      三者乐逼恼他;

      四者若苦所触便发不实粗恶语言;

      五者或发真实能引无义粗恶语言;

      六者因此辗转发起无量差别恶言,非但少词而生喜足。"

      ⑽《梵志额波罗延问种尊经》说"天下尊贵者皆施行善得耳,不以种得也……天下人无种类、无有常。高明者,心意志善、施行好是为尊贵;心意施行恶是为下贱。"

      ⑾《杂阿含经》卷二十说"四种姓者皆悉平等。"

      ⑿《增一阿含经》卷四十六说"人民有二种之姓,云何为二,一者人,二者奴。此二姓亦复不定。云何不定,世尊告曰∶或作人后作奴,或作奴后作人。然众人之类,尽同一类而无若干。"

      ⒀《大宝积经》卷八十说"有四种堕落之法,何等为四,

      一者不恭敬他;

      二者背恩谄曲;

      三者多求利养名闻;

      四者诈善扬德。

      ⒁《十住毘婆沙论》卷一说"世间有四种人∶一者自利,二者利他,三者共利,四者不共利。是中共利者,能行慈悲饶益于他,名为上人。"

      以上十四个方面,又可大体分为七类,第一、第二则为一类,于原则上概括了人的种类与特性;第三则为一类,表明了佛教以人们和睦共处为标准的人性观;第四则为一类,从十个方面概括了人贪的发展步骤;第五至九则为一类,从不同角度概括了人的负面种类;第十至十二则为一类,表明了人只有行为差别,而无种姓贵贱的差别;第十三则为一类,指出了人的四种堕落行为;第十四则为一类,区分了在利益关系上人的四种差别。

      2、对人与人关系的认识

      人与人的关系如何认识,会直接决定在行为上人与人的实际关系发展。在本部分的十八则中,不但对人的关系作了全面透彻的分析,而且还提出了切合实际的准则。

      ⑴《菩提行经》卷三说"先当如是观,重自他不二。"

      ⑵《十诵律》卷二说"亲近善人得听正法,能正思维得离罪恶。"

      ⑶《成实论》卷十说"离善人故,无恶不起。"

      ⑷《根本说一切有部毘奈耶》卷二十六说"若听恶人言,必无贤善事。"

      ⑸《大方广三戒经》卷下说"不亲近下人,见不正直者,见已当远离,犹远恶毒蛇。不应学于彼,亦不礼敬是,应当极远离,犹如见恶狗。"

      ⑹《佛说灌顶梵天神策经》卷十说"勿与恶人好,致令生斗争。"

      ⑺《大方广佛华严经》卷八十一说"恒顺众生"。

      ⑻《妙法圣念处经》卷一说"长行慈心利乐有情"。

      ⑼《优婆夷净行法门经》卷上说"恒以善法利益众生;恒以善语教导众生;恒以善力将侍众生。"

      ⑽《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经》卷十五说"当于一切众生起平等心、无毒心、慈心、利益心、善知识心、无障碍心、谦下心、无恼心、不害心,当生如是等心。"

      ⑾《佛说大方广未曾有经》说"若处眷属中当起是意∶普愿一切众生远离斗争互相爱敬为善知识,慈和平等。"

      ⑿《菩萨善戒经》卷二说"能为一切众生仆使。"

      ⒀《菩萨璎珞经》说"荷负众生,为人重任。"

      ⒁《优婆塞戒经》卷三说"所有童仆作使之人,先给饮食然后自用。"

      ⒂《菩萨善戒经》卷九说"于诸仆使不作贱想,如兄弟想。"

      ⒃《菩提行经》卷三说"于奴仆起业,主者而返受,互相之利乐,迷者见而离。"

      ⒄《大智度论》卷五十八说"给恤孤穷,不私附己。"

      ⒅《菩提行经》卷一说"人问于道路,不得一手指,双手而指之,示其道所至。"

      以上十九则可分为九类,第一则为一类,提出了"重自他不二"的人与人的普遍关系准则;第二至三第则为一类,指出了与善人远近关系的得失;第四至六则为一类,指出了与恶人关系的利害;第七至第九则为一类,阐明了以利益众生为永恒的行为准则;第十至十一则为一类,指出了对待他人的心理情感;第十二至十三则为一类,指出了敢为他人服务和承担的行为要求;第十四至十六则为一类,提出了善待下属的行为准则;第十七则为一类,指出了抚恤弱势的行为准则;第十八则为一类,指出了须以极尊重的方式向问路之人指路。

      3、敬爱于人

      在人与人健康的关系中,相互敬爱是最好的标准。从本部分的内容不难发现,信佛者固然敬佛,但佛教信仰的宗旨在于引导人们互敬。

      ⑴《大般涅槃经》卷十八说"善修和敬,互相尊重。"

      ⑵《增一阿含经》卷三说"善恭奉人,无有高下。"

      ⑶《大明度经》卷五说"相视当如视佛。"

      ⑷《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五说:

      "观诸有情是佛身,唯我独处于凡类;

      一切众生等尊贵,我为僮仆居卑贱;

      世间众生同父母,我如男女行孝养;

      被他打骂不嗔嫌,勤修忍辱无怨嫉;

      四事供养心不着,是则名为无垢性

      ⑸《佛说法集经》卷五说"爱一切众生犹如自身。"

      ⑹《大丈夫论》卷上说"乐爱悲者能爱一切众生,爱一切众生即是爱己。"

      以上六则可分为四类,第一则为一类,从正面的角度表明了人与人之间相互敬爱的标准要求;第二则为一类,提出将一切人作为恭敬的对象;第三至第四则为一类,将人作为佛加以尊敬;第五至第六则为一类,提出了人自爱与爱他的关系准则。第五则所提出的"爱一切众生即是爱己"的思想,将对人与人良好关系的辩证思维推向了极致。

      三、人与社会的关系

      1、佛教并不厌世

      在漫长的佛教发展历史上,人们虽然在印度、中国等区域深受社会各界的普遍信仰,但人们对佛教的思想内涵认识不足,作为佛教主力的僧人尚不例外。因此,致使一些人对佛教产生神秘或厌世的误解。在对社会问题上,佛教究竟是什么态度,只有回到原典中才能得到令人信服的答案。

      ⑴《正法念处经》卷三十六说"不厌世间法而修行善法。"

      ⑵《佛说十地经》卷二说"不舍世间事而入出世道。"

      ⑶《广释菩提心论》卷三说"不断世俗谛,显示胜义谛。若不断世俗即能以大悲而为先导,善为众生作利益事远离颠倒,彼即名为善能建立出世间慧。"

      ⑷《十住毘婆沙论》卷九说"作是念:若有疲厌,则于世间技艺、经书、田作工巧诸求财利因缘则无所获。是故应于世间技艺、经书等无有疲厌,以堪受故能知义趣。作是念:世间经书以义为味,若人善知经书义味,则于世间法悉能通了。能通了故,则能引导上中下众生。"

      ⑸《大法炬陀罗尼经》卷二是说"若人不知世间之法,云何当能分别论说世间事义,既不言解亦不能行,世善尚无,云何能学诸佛智慧,是故一切世间之事不可休息。"

      ⑹《菩萨善戒经》卷二说"能大惠施,以施因缘善知世事。虽学世事心无厌悔,悉得了知得大念力。虽知世事心无骄慢,常教众生不生悭吝,以巧方便善教众生世间之事。"

      上述六则可分为两类,第一至三则为一类,均表明了佛教信仰的追求非但不是以厌世作为先决条件的,而是立足社会的;第四至六则为一类,说明了佛教的发展是以社会知识和事业为基础的。其中"一切世间之事不可休息"与"以巧方便善教众生世间之事",对待社会的原则和方法反而是更加积极的。

      2、正确面对社会的思想与方法

      本部分在于通过原始经典的内涵,来直接表明佛教正确面对社会的思想与方法的状态。从而可以发现,佛教在漫长的发展史上之所以能与所在的社会和谐相容,未产生如其他宗教那样的政教合一局面,原本是有其自身思想基础的。

      ⑴《阿毘昙心论》卷一说"尊重世间法。"

      ⑵《菩萨地持经》卷十说"善知世间,随顺世间。"

      ⑶《佛说除盖障菩萨所问经》卷十七说"修十种法者善知世间,何等为十,

      一者、见高倨人能自卑下;

      二者、见我慢人能离骄慢;

      三者、见谄曲者能立正直;

      四者、见妄语人为说实语;

      五者、见恶语人为说爱语;

      六者、见粗猛人起柔软相;

      七者、见恚恶人能多忍辱;

      八者、见毒害人为起慈心;

      九者、见苦恼人为生悲愍;

      十者、见悭吝人为行布施。

      ⑷《胜天王般若波罗蜜经》卷一说"如实观察一切世间。"

      ⑸《弥勒菩萨所问经论》卷二说"如实知见一切世间种种过患,为欲利益一切众生,行世间行不舍世间,不为世间过患所染。"

      ⑹《菩萨本生鬘论》卷五说"智慧了知世间义利。"

      ⑺《大般涅槃经》卷二十八说"善知世中所有事艺,善解众生方俗之言。"

      ⑻《优婆夷净行法门经》卷上说"于世技艺善能通达。"

      ⑼《摩登伽经》卷上说"世有四事宜应修习,何等为四,一者、本所为事忆而不忘;二者、应当利安于己;三者、饶益一切众生;四者、务修婚姻之事。"

      上文九则可分为三类,第一至第二则为一类,提出了"尊重世间"与"随顺世间"两个面对社会的根本准则;第二至第七则为一类,分别从不同角度提出了加强对社会的认识和观察能力;第八至第九则为一类,从实际应用层面指出了对社会知识及事业的把握。所提出的"尊重世间法","随顺世间"作为佛教面对社会的思想方法,可谓是最具代表性的思想。

      3、利益社会的思想

      对待社会具有好的态度只是必须的前提,还需要有好的行为能力与方法。对此,于佛教经典中提出了"利世"和"救世"的概念并有广泛的阐释。

      ⑴《等目菩萨所问三昧经》卷下说"利养普世。"

      ⑵《正法念处经》卷二十六说"利益世间令行善法。"

      ⑶《十住经》卷二说"诸所作善业,皆为救世间。"

      ⑷《十住经》卷四说"诸有所为作,以利于世间。"

      ⑸《弥勒菩萨所问经论》卷二说"常乐利益一切世间,为诸众生作利益行。"

      ⑹《十住经》卷二说"所作诸善业,皆为利众生;为利世间故,造立经书等。"

      ⑺《菩提行经》卷一说"若有布施于少食,修善供养于世间,所施大小如蚊蚋,亦获快乐得半日。"

      ⑻《菩提资粮论》卷五说:

      "诸论及工巧,明术种种业,

      利益世间故,出生建立之。

      于中书印、算数、矿论、医论……出生村城、园苑、河泉、陂池、花果、药、林论等;显示金银、真珠、鞞琉璃、贝石(石白如贝)、珊瑚、宝性论等;记说日月星耀、地动……如是等无量诸论,能与世间为利乐者……种种明术,雕、画、绣、织作等种种事业,能与世间为利乐者,解亦出生及令建立。"

      ⑼《菩提资粮论》卷三说"所作益众生,不倦不放逸;起愿为菩提,利世即自利。此中菩萨作愿利益世间者,发如是意:凡利世间事我皆应作。立此誓已,于诸众生所作事中,不应疲倦、不应放逸。又当作念:若利世间即是自利。是故菩萨于利乐众生因缘不应弃舍。"

      ⑽《胜天王般若波罗蜜经》卷三说"救护世间苦恼众生。"

      于上十则可分为六类,第一则为一类,提出了"利养普世"的概念;第二至三则为一类,表明了以"善业"来"利世"、"救世"的思想;第四至六则为一类,提出了一切行为都须以利世为本的思想;第七至八则为一类,提出了利世的具体方法;第九则为一类,阐明了利世与自利辩证统一的关系;第十则为一类,特别提出了对社会的苦恼人要予以"救护"。

      其中"利养普世"思想概念的提出,就今天而言仍使人感到其先进的气息。随着人类交通、信息、经济等关系的日益密切,世界正朝向一体化的方向发展。因此,西方有识之士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提出"普世价值"的概念,其固然不失为是种先知先觉,但之所以近二十年来未见重大成效产生,关键原因在于未认识到佛教思想价值的存在。其中"若利世间即是自利"思想的提出,将人与社会的利益辩证关系总结得最为精辟。

      四、人与自我的关系

      世人对"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社会"不乏研究,但对"人与自我"的研究则甚为贫乏。"人与自我的关系"问题,在佛教中是由两方面来认识的,一方面是人的心理问题;另方面是人自身的微生物问题。在此,主要介绍佛教对人心理问题的认识。

      1、人心的界定与功能

      心既是人的思维意识,也是使人称之为人的关键依据。对于一个失去意识的人而言,即使其它生理机能还在,但已失去了生命的价值,只有将其称之为"植物人"。作为一个思维和身体机能健全的人,必然具有社会行为能力。人在思维健康的情况下,通过身体所产生的社会行为,通常会影响到他人的安危。因此,对人心作出准确的界定,对其功能加以透彻的认识,对人的存在价值是十分重要的。

      ⑴《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卷一说"云何人心,谓思念利他。"

      ⑵《苏婆呼童子请问经》卷中说"一切诸法以心为本。由心清净获得人天殊胜快乐;由心杂染便堕地狱乃至傍生贫穷之苦。"

      ⑶《成实论》卷三说"心垢故众生垢,心净故众生净。"

      ⑷《正法念处经》卷二十说"心能造作一切业,由心故有一切果,如是种种诸心行,能得种种诸果报。"

      ⑸《诸法集要经》卷五说"诸苦从心生,了彼非他得;逼迫难堪任,皆由心轻动。"

      ⑹《金刚顶瑜伽中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论》说"如人贪名官者,发求名官心,修理名官行。若贪财宝者,发求财宝心,作经营财物行。凡人欲求善之与恶,皆先标其心而后成其志。"

      ⑺《大乘起信论》说"一切法皆从心起妄念而生,一切分别即分别自心,心不见心无相可得。当知世界一切境界,皆以众生无明妄心而得住持。是故一切法如镜中像无体可得唯心虚妄,以心生种种法生,心灭则种种法灭故。"

      ⑻《胜天王般若波罗密经》卷二说"一切法中心为上首,若善知心悉解众法。种种世间皆由心造,信不自见。若善、若恶悉由心起。心性回转如旋火轮;易转如马;能烧如火;暴起如水。作如是观于念不动,不随心行,令心随己。若能伏心则伏众法。"

      上文八则可分为三类,第一则为一类,对人心做了正面的界定;第二至第五则为一类,指出了不同心境是决定人命运的根本力量;第六则为一类,通过举例的方式,说明思维意识决定人行为的道理;第七至第八则为一类,对心的存在状态做了剖析,最终告诉人们只有把握自心才能把握一切。佛教之所以将人的苦乐、成败、生灭根本归于自心,并不是"唯心主义",而是具有普遍事实根据的。试想,就中国而言,近百年来的政治、经济、生活等形态的变化,有那一件不是取决于思想心理的变化。

      2、善心与恶心

      佛教讲人的心分为"善、恶、无记"三种。"无记"是指心理活动既不善也不恶。在此,主要介绍善心和恶心。

      ①善心

      于本部分中,除了对善心作了界定外,还分别阐释了善心的功能和种类。第四则概括出了二十二种善心,其中标题为笔者所加。

      ⑴《十住毘婆沙论》卷一说"无诸恶故名为善心。"

      ⑵《增一阿含经》卷五说"善念诸善本。"

      ⑶《大乘义章》卷九说"如人极上善心之后不起重恶。"

      ⑷《大般若经》卷三百二十四说"尔时具寿善现白佛言:世尊,若菩萨摩诃萨欲得无上正等菩提,当于何住,应云何住,"

      1、平等心

      佛言:善现,若菩萨摩诃萨欲得无上正等菩提,

      当于一切有情住平等心,不应住不平等心;

      当于一切有情起平等心,不应起不平等心;

      当于一切有情以平等心与语,不应以不平等心与语。

      2、慈心

      当于一切有情起大慈心,不应起瞋恚心;

      当于一切有情以大慈心与语,不应以瞋恚心与语。

      3、悲心

      当于一切有情起大悲心,不应起恼害心;

      当于一切有情以大悲心与语,不应以恼害心与语。

      4、喜心

      当于一切有情起大喜心,不应起嫉妒心;

      当于一切有情以大喜心与语,不应以嫉妒心与语。

      5、舍心

      当于一切有情起大舍心,不应起偏党心;

      当于一切有情以大舍心与语,不应以偏党心与语。

      6、恭敬心

      当于一切有情起恭敬心,不应起骄慢心;

      当于一切有情以恭敬心与语,不应以骄慢心与语。

      7、质直心

      当于一切有情起质直心,不起谄诈心;

      当于一切有情以质直心与语,不应以谄诈心与语。

      8、调柔心

      当于一切有情起调柔心,不应起刚强心;

      当于一切有情以调柔心与语,不应以刚强心与语。

      9、利益心

      当于一切有情起利益心,不应起不利益心;

      当于一切有情以利益心与语,不应以不利益心与语。

      10、安乐心

      当于一切有情起安乐心,不应起不安乐心;

      当于一切有情以安乐心与语,不应以不安乐心与语。

      11、无碍心

      当于一切有情起无碍心,不应起有碍心;

      当于一切有情以无碍心与语,不应以有碍心与语。

      12、亲情心

      当于一切有情起如父母,如兄弟,如姊妹,如男女,如亲族心,亦以此心应与其语。

      13、朋友心

      当于一切有情起朋友心,亦以此心应与其语。

      14、师徒心

      当于一切有情起如亲教师,如轨范师,如弟子,如同学心,亦以此心应与其语。

      15、阿罗汉心

      当于一切有情起如预流、一来、不还、阿罗汉心,亦以此心应与其语。

      16、独觉心

      当于一切有情起如独觉心,亦以此心应与其语。

      17、菩萨心

      当于一切有情起如菩萨摩诃萨心,亦以此心应与其语。

      18、如来心

      当于一切有情起如如来应正等觉心,亦以此心应与其语。

      19、供养尊重心

      当于一切有情起应供养、恭敬、尊重、赞叹心,亦以此心应与其语。

      20、救济覆护心

      当于一切有情起应救济、怜愍、覆护心,亦以此心应与其语。

      21、空无心

      当于一切有情起毕竟空无所有、不可得心,亦以此心应与其语。

      22、空无相无愿心

      当于一切有情起空、无相、无愿心,亦以此心应与其语。"

      以上四则可分为三类,第一则为一类,对善心作了界定;第二至第三则为一类,说明了善心的道德意义;第四则为一类,提出了面对众生的二十二中善心。

      ②恶心

      佛教将人分为"身、口、意"三业,其是一切善恶业的载体。作为身业有"杀、盗、淫"三恶;作为口业有"妄语、恶口、两舌、绮语"四恶;作为意业有"贪、嗔、痴"三恶。在三业的十恶中,意业中的三恶是一切恶的根本。

      ⑴《佛说孛经抄》说"恶从心生反以自贼,如铁生垢消毁其形。"

      ⑵《罗云忍辱经》说"夫恶心之兴,兴己之衰。"

      ⑶《诸法集要经》卷五说"若心不造恶,过失则不起。"

      ⑷《月灯三昧经》卷十说"云何名憎弃恶心,所谓知愚痴法弃之不与共俱故。"

      ⑸《佛说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卷二十一说"不生杂染心;不生疑惑心;不生憎嫉心;不生悭吝心;不生破戒心;不生瞋恼心;不生懈怠心;不生散乱心;不生愚痴心。"

      以上六则可分为三类,第一至第二则为一类,指出了恶心对自身的危害;第三则为一类,说明了内心无恶即不会产生过失的道理;第四至五则为一类,分别指出了憎弃恶心,以及具体提出了所不应产生的九种恶心。

      ③修心之道

      心是人的思想意识,人以心为本。以佛教看来"智慧、功德"的心是清净的善心,由"贪、嗔、痴"主导下的心是恶心。如果内心没有健康且坚固的思想信仰为主导,必然会导致混乱与邪恶的结果。

      ⑴《大般涅槃经》卷二十八说"愿作心师,不师于心。"

      ⑵《菩萨璎珞经》卷第一说"持心如山,行无缺漏。"

      ⑶《菩萨璎珞经》卷一说"心怀谨慎,弃众不可。"

      ⑷《菩提行经》卷第一说"若能系一心,一切皆能系;若自降一心,一切自降伏。"

      ⑸《本事经》卷五说:

      "若不护于心,随顺于诸欲,

      恒驰散放逸,一切无不为。

      若善护于心,不随顺诸欲,

      无驰散放逸,一切皆防护。"

      ⑹《诸法集要经》卷第五说"善业引于心,定招于胜果,应当行善行,无复造诸恶。"

      ⑺《十住毗婆沙论》卷第二说"修善心无倦者,善法名可亲近,修习能与爱果,修如是法时心不懈堕。善法因缘名四摄法、十善道、六波罗蜜、菩萨十地等,及诸功德。"

      ⑻《月灯三昧经》卷十说"云何名策举心智,所谓知精进果不失智故。"

      ⑼《大方广如来秘密藏经》卷上说"善男子,复有四法护一切智心,何等四,不为色醉及财封醉,非眷属醉及自在醉,是为四。"

      ⑽《大方等大集经》卷第二说"修集于念心,不忘善恶业。"

      ⑾《增一阿含经》卷四十四说"人心平均皆同一意,相见欢悦善言相向。"

      上述十一则可分为五类,第一至第三则,提出了主导自心的原则;第四至第七则指出了主导内心的意义;第八至第九则指出了保持心智的方法;第十则指出了内心需保持善恶观;第十一则指出了人与人相互面对的健康心态。

      ④净心与信仰

      人心灵的善良与净化,既是人类最为珍贵的宝藏,也是幸福和平的根本基础。如果没有一颗善良净化的心灵作为保障,仅凭为了满足罪恶的私欲而去争权夺利,甚至谋财害命,而将社会的秩序以法律、或军事制衡来维系,那么人类即不会有实质意义上的进步,难免在罪恶与痛苦中走向毁灭。

      ⑴《维摩诘所说经》卷一说"随智慧净则其心净。"

      ⑵《维摩诘所说经》卷一说"随其心净则一切功德净。"

      ⑶《维摩诘所说经》卷一说"欲得净土当净其心,随其心净则佛土净。"

      ⑷《佛说灌顶梵天神策经》卷十说"夫欲修仁义,皆应净心行。"

      ⑸《大乘起信论》说"信成就发心者发何等心,略说有三种,云何为三,一者直心,正念真如法故;二者深心,乐集一切诸善行故;三者大悲心,欲拔一切众生苦故。"

      ⑹《菩萨地持经》卷一说"初发心坚固有二事于诸众生起真净心,一者安隐心,二者快乐心。安隐心者,为诸众生除不善处安置善处;快乐心者,贫乏众生无所依怙,能以摄法等心饶益。"

      ⑺《思惟略要法》说"求佛道者当先行四无量心,其心无量,功德亦无量。于一切众生中凡有三分:一者父母亲里善知识等;二者怨贼嫌人常欲恼害者;三者中人不亲不怨。行者于此三品人中,慈心视之当如亲里。老者如父母,中年如兄弟,少年如儿子,常应修集如是慈心。"

      上述八则可分为三类,第一至三则为一类,说明了净心的方法和意义;第四则为一类,提出了要达到仁义道德的目的,须首先净化心行;第五至七则为一类,分别从不同的角度指出了,信仰佛教者应首先具备利益众生的的思想心理基础。通过这些思想可知,佛教并未引导人们将自身作为依托,而是教化人们将美好人生,以及美好社会的建立回归于内心的净化,以及对众生的利益事业上。

      结语

      在佛教的传播史上,中国对佛教的传播所作的贡献巨大,上到朝廷下至庶民,在支持取经、译经、抄经、刻经;修寺、建塔、开凿石窟、造像、供僧等方面,其历史传承之长、凝聚民族关系之久、文化影响之深、思想内涵之广、文物遗存之多、现实意义之大,都有其独特的价值。现在有越来越多的社会有识之士,对佛教的应有价值在重新认识。龙永图先生在回答国际媒体采访时曾说"中国的文化,是以佛教为主儒道为辅的文化"。此说固然符合历史事实,但佛教尊而不骄,在以往两千多年的中国发展史上,可谓与其他思想文化和平共处,甚至对儒学的发展给与了重要帮助。相对于儒道,就本文所引述的思想资料来看,佛教所拥有的丰富思想内涵,其价值于现在及将来必然能够得到更多的发挥。

      从未来不论中国还是人类社会长期的历史发展前景来判断,"儒释道"三家所构成的文化体系,只要对其思想内涵与历史经验进行全面认识总结,仍具有最为先进的文化价值地位。对个人而言,是人生净化之根;对家庭而言,是家庭幸福之根;对民族而言,是伟大复兴之根;对国家而言,是繁荣稳固之根;对政治而言,是长治久安之根;对社会而言,是文明和谐之根;对文化而言,是传续前进之根;对经济而言,是良性发展之根;对国家地位而言,是和平崛起之根;对世界而言,是全球一体化和平进程之根!(信息来源:中华佛光文化网)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佛教观念中的“众生”与“民族”[388]

  • 多元宗教对话与世界各民族和谐共生 [张践][1716]

  • 记住年味乡愁 传承民族精神 [杨丽 曲畅][1386]

  • 千年大佛被炸毁背后的民族之痛[1735]

  • 藏传佛教对蒙古民族性格的影响及其意义 [曹兴][2088]

  • 试论民族的宗教性和宗教的民族性 [牟钟鉴][1876]

  • 自然的崇拜与禁忌——解读民族民俗中的生态伦理精神[2342]

  • 舆论应将恐怖犯罪与宗教、民族脱钩 [厉声][2034]

  • 从美国华裔佛教徒的身份认同看民族宗教认同 [李四龙][2860]

  • 汉藏佛教的民族性格初探 [刘成有][2515]

  • 中国佛教与中华民族性格 [健钊法师][2566]

  • 汉传佛教的民族性格初探 [刘成有][2990]

  • 民族地区宗教慈善组织的价值承载及运行机制研究[莫光辉、祝慧][5872]

  • 日本民族佛教宗派的形成和发展[3801]

  • “民间宗教研究:第四届宗教与民族学术论坛 ”综述 [答晓群][3330]

  • 宗教认同与民族认同暨第九届宗教社会科学年会在京举行[3787]

  • 试论宗教与民族的关系 [何光沪][2177]

  • 宗教与民族国家认同 [张践][2786]

  • 佛教文化与中华民族文化的圆融 [俊才][2484]

  • 宗教与民族:理解与契机 [王萌 冯平][3925]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