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善产生正智慧[146]

  • 百年三万六千日,不放身心静片[133]

  • 因果丝毫不爽,血泪的忠告,这[128]

  • 东晋佛教[113]

  • 他不是大修行,但也是有神通的[110]

  • 禅言:人,越计较,命越不好。[116]

  • 人生不一定信佛,但一定要有佛[158]

  • 伟大的修行,都离不开生活的细[108]

  • 感恩,什么是感?什么是恩?[178]

  • 虚云老和尚:修行岂能马马虎虎[138]

  • 善心,善行,善果![111]

  • 你若不懂得结善缘,没缘了,将[122]



  • 本站推荐

    人生不一定信佛,但

    感恩,什么是感?什

    命运的平衡法则!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B3研究综论 >> [专题]b3研究综论 >> 正文


    禅宗文献带“子”称谓现象考察
     
    [ 作者: 鞠彩萍   来自:法音   已阅:2768   时间:2013-7-22   录入:wangwencui

     
    2013年7月22日  佛学研究网

        关于“子”用作名词后缀的现象,前人多有探讨。梁晓虹(1998)专门研究了禅宗典籍中“子”的用法,其中涉及到部分称谓名词。我们观察到禅宗文献中存在大量带“子”称谓名词,并且有泛化的倾向。一方面沿袭了中土文献若干“子”缀称谓名词,如“男子、女子、汉子、天子、王子、童子、庶子、游子”等,另一方面则是源于汉译佛经,如“长者子、贫子、穷子”等,更多的是禅籍中涌现了不少具有禅宗特色的称谓名词如“杜拗子”、“勤巴子”、“梢郎子”等。本文试对这一语言现象作详细探讨。
      从内部结构来看,禅籍带“子”称谓可以分为以下几个类型:
      一、名词性成分后带“子”缀
      又可以分为以下几类:
      1、僧名后带“子”缀表示称谓。往往是截取僧名或姓氏中一个字,然后再加上“子”表示称谓。如:球子、寂子、山子、释子等。
      禅籍中“球子”指慧球禅师。《祖庭事苑》卷七:“师讳慧球,生泉州之蒲田。……后五年,不疾而终,号寂照禅师。闽师尝问玄沙:‘继师之道谁乎?’玄沙曰:‘球子得。’”(X64,P419,b) “寂子”指仰山慧寂禅师。灵祐《潭州沩山灵祐禅师语录》卷一:“师坐次,仰山入来。师云:‘寂子速道,莫入阴异。’”(T47,p578,b)又《碧岩录》卷九,第八五则:“后来沩山问仰山:‘黄檗虎话作么生?’仰云:‘和尚尊意如何?’沩山云:‘百丈当时合一斧斫杀。因什么到如此?’仰山云:‘不然。’沩山云:‘子又作么生?’仰山云:‘不唯骑虎头,亦解收虎尾。’沩山云:‘寂子甚有崄崖之句。’”(T48,p211,b) “山子”指沩山灵祐禅师。《潭州沩山灵祐禅师语录》卷一:“百丈云:‘若能对众下得一语出格,当与住持。’即指净瓶问云:‘不得唤作净瓶,汝唤作甚么?’华林云:‘不可唤作木也。’百丈乃问师,师踢倒净瓶便出去。百丈笑云:‘第一座(华林和尚)输却山子也。’”(T47,p577,b)按,禅籍中叙述本传和尚时多称“师”。此公案中,华林和尚否定的回答显示其仍执著于“无”,没有消除“二元对立”,灵祐禅师踢倒净瓶的做法蕴含了“自性圆满,超越是非”的禅意,其悟境明显高于华林和尚,因而得到了百丈的印可。“山子”是百丈对灵祐和尚的称呼,带有赞许的意味。
      “释子”,“释”指释迦牟尼,因众僧皆为其弟子,所以用来表示对一般僧人的称呼。《禅林僧宝传》卷二〇,华严隆:“凡沙门释子,寂默为要。”(X79,p532,a)《筠州洞山悟本禅师语录》卷一:“夫沙门释子,高上为宗。既绝攀缘,宜从淡薄。”(T47,p516,a)
      2、地名后带“子”缀表示称谓。如:蕲州子、福建子、关西子、漳州子、黄面浙子。
      “蕲州子”指应庵昙华禅师。《虚堂和尚语录》卷四,跋应庵和尚书:“圆悟道:‘蕲州子得则得,脑后少一锥。’”(T47,p1013,b)据《联灯会要》卷一八、《嘉泰普灯录》卷一九记载,昙华和尚字应庵,蕲州(治今湖北蕲春)人,故称“蕲州子”。 “福建子”称玄沙师备禅师。《宗门拈古汇集》卷三三:“玄沙因僧问:‘承和尚有言:尽十方世界是一颗明珠,学人如何得会?’沙曰:‘尽十方世界是一颗明珠,用会作么?’僧便休。来日沙却问僧:‘尽十方世界是一颗明珠,汝作么生会?’曰:‘尽十方世界是一颗明珠,用会作么?’沙曰:‘知汝在鬼窟里作活计。’……大觉升云:‘者福建子生平一条铁脊,到者里和身折倒。’”(X66,p195b)据《宋高僧传》卷一三、《景德传灯录》卷一八记载,师备禅师,俗姓谢,福州(今属福建)人。幼年好垂钓,常泛舟自娱。又有外号“谢三郎”。 “关西子”,称洞山克文和尚。《大慧普觉禅师宗门武库》卷一:“悦(兜率悦禅师)依教乃往洞山依止,未久深领奥旨,复往见老智。智曰:‘首座见关西子后大事如何?’悦曰:‘若不得和尚指示,洎乎蹉过一生。’”(T47,p957,b)此句中“关西子”即前文提及之“洞山”,克文和尚曾于洞山住持。《续传灯录》卷一五,真净克文:“(翠岩顺禅师)问师:‘近离甚处?’师曰:‘黄蘗。’云:‘庵头老子安乐否?’师曰:‘安乐。’云:‘甚处人事?’师曰:‘关西。’云:‘说话却不似关西人?’师曰:‘幼曾游学。’”(T51,p565,a)克文说自己是关西人氏,故禅林称之为关西人。 法昌倚遇为漳州人,则称为“漳州子”。《续传灯录》卷五,法昌倚遇:“师与一掌。英约住云:‘这漳州子莫无去就。’”(T51,p497,a) “黄面浙子”是指风穴延昭禅师。《大慧普觉禅师语录》卷三:“上堂举。僧问风穴:‘古曲无音韵,如何和得齐?’穴云:‘木鸡啼子夜,刍狗吠天明。’师云:‘这黄面浙子,恁么答话,也做他临济儿孙未得在!’”据《景德传灯录》卷一三:“汝州风穴延昭禅师,余杭人也。”知延昭禅师为浙江人,故称。
      禅籍中还有一种特殊的格式,就是“僧名+地名+子”表示称谓。如:勤巴子。
      “勤巴子”指圆悟克勤禅师。《续传灯录》卷二七《大慧宗杲》作:“准病。师问曰:‘某甲向后当见谁人?’准云:‘有个勤巴子,我不识渠。汝可见之,当能办子事。’湛堂殁,师谒张天觉丞相求塔铭。天觉门庭高于衲子少许可,见师一言而契,即下榻朝夕与语,名其庵曰妙喜,字之曰昙晦。且言子必见川勤,吾助子往。遂津其行。勤即圆悟也。”据《嘉泰普灯录》卷一一、《佛祖历代通载》卷三〇等记载,克勤是彭州(今属四川)人,所以称川勤。“巴”,古国名,地在今四川东部一带。《文选·左思〈蜀都赋〉》:“巴姬弹弦。”李周翰注:“巴姬,蜀之美女也。”“子”乃称谓名词后缀。禅籍“老巴子”、“川巴子”之称呼亦指克勤禅师。《天界觉浪盛禅师全录》卷一四:“眉间挂剑,血溅梵天。平地骨堆,千古含冤。瞎临济小厮儿法眼,吐圆悟老巴子狐涎,今朝撞着对头顶门,痛与加尖咄。”(J34,p672,b)《长目电禅师语录》卷一:“上堂:‘金鸭香销锦绣帏,笙歌丛里醉扶归。少年一段风流事,只许佳人独自知。这老古锥恁么偈曰,只好瞒得川巴子,要且难哄当乡人。’”(J37,p554,a)按,圆悟克勤禅师的悟道因缘,据《续传灯录》卷二十五说,是从“频呼小玉元无事,只要檀郎认得声”两句所谓小艳诗悟入的。“金鸭香销”诗偈是圆悟克勤禅师听了小艳诗后所呈的偈子,表明自己的禅悟。
      此外禅籍还有“江西子、淮南子、广南子、波斯子、湖州子”等,均以地名称人,有时用来称无名僧,限于篇幅不作一一考证。
      3、一般名词后带“子”缀。如:佛子、禅子、衲子、胡子、魔子、汉子、饭袋子、诸子。
      这里的“子”为粘着语素。“佛、魔、胡、禅、衲”等是普通名词,加上“子”后表示称谓名词。
      “佛子”原指佛陀的弟子,禅宗用来称一般僧徒或信佛者。《大慧普觉禅师语录》卷一二:“佛子能作如是观,永离世间生死苦。”(T47,p858,c)“禅子”亦为禅僧之称。《祖堂集》卷七,雪峰和尚:“禅子出身处,雷罢不停声。”“衲子”,“衲”本来指僧衣。因其常用许多碎布拼缀而成,故称。后加“子”缀,也用来指禅僧。《镇州临济慧照禅师语录》卷一:“钤锤衲子,常在家舍,不离途中。”(T47,p496,a)
      “胡子”即胡人,禅语中多指初祖菩提达摩。《无门关·胡子无须》:“或庵曰:‘西天胡子因甚无须?’无门曰:‘者个胡子直须亲见一面。’”(T48,p293, b)禅籍还有“李胡子”、“廖胡子”等,则是对一般俗子的称呼,为泛称。《古尊宿语录》卷四二:“东海龙王忍痛不禁,轰一个霹雳,直得倾湫倒岳,云黯长空。十字街头廖胡子,醉中惊觉起来,抚掌呵呵大笑。”《续传灯录》卷一八:“乃曰:‘三日一风,五日一雨。时清道泰歌谣满路,释迦掩室谩商量,净名杜口休更举,要知极则本根源,识取南庄李胡子。敢问诸人,秖如李胡子有甚长处?会么?今年必定有来年,不如剩种来年粟。”(T51,p586,a)
      “魔子”则是对禅僧的詈称。禅籍多见“南方魔子”、“小根魔子”之称谓。《碧岩录》卷一,第四则:“千劫学佛威仪,万劫学佛细行,然后成佛;他南方魔子,便说即心是佛!”(T48,p143,b)这里“南方魔子”即是对南宗禅僧的詈称。《大慧普觉禅师语录》卷一二:“小根魔子还知否?此是吾家真白眉。”(T47,p859,c)“汉子”是对男子的通称,禅籍多带贬义。《五灯会元》卷一九,五祖法演:“师遂谒浮山远禅师,请益前话。远云:‘我有个譬喻说似你。你一似个三家村里卖柴汉子,把个匾担,向十字街头立地问人。’”
      “饭袋子”是对痴迷不悟者的讥斥语,犹今言“饭桶”。《云门匡真禅师广录》卷三:“饭袋子!身如椰儿大,开与么大口!”(T47,p572,b)
      值得一提的是禅籍常用“诸子”来称呼众僧,多用于面称。《景德传灯录》卷二八,南泉普愿:“上堂曰:‘诸子,老僧十八上解作活计,有解作活计者出来,共尔商量。’”《五灯会元》卷一八,云顶宗印:“一日普说罢,师曰:‘诸子,未要散去,更听一颂。’”“诸子”犹言“诸位”。
      还有一种现象是一般名词后加“子”缀表示某种职业的称谓。如:“库子”禅林指司掌仓储、会计事务之职事僧。《百丈清规》卷四,副寺:“其上下库子,须择有心力,能书算,守己廉谨者为之。” “樵子”即樵夫。“舟子、渡子”均指船夫。《虚堂和尚语录》卷一:“师云:‘不因樵子径,争到葛洪家?’”(T47,p992,b)《景德传灯录》卷二二,舜峰韶:“师与老宿渡江次,师取钱与渡子。”
      4、称谓名词后加“子”缀。如:客子、奴子、郎子、婆子、老婆子、新妇子、丈夫子、郎君子、梢郎子、师僧子、禅和子、头陀子、和尚子、菩萨子、菩提子、如来子、上座子、长者子、阎老子、穷鬼子、奴儿婢子、尿床鬼子、偷心鬼子。
      “客子”称出门在外之人。《古尊宿语录》卷三一:“客子思惟道:‘二鬼皆恶,必有一损我。我闻临死不妄语者,必生天上。’” “奴子”即奴仆。《宗门拈古汇集》卷一二:“愚庵盂云:‘要做临济下儿孙,须知有者般事,我坐你立,收放自由,主宾互换,血脉贯通,自然风云凛冽,所以谓之得大自在。若一棒差排,到底了无合杀,做乌臼底奴子也未得在。’”(X66,p72,a) “郎子”是对男子的敬称。《佛祖统纪》卷九:“禅师普明,会稽朱氏,少有异志,尝聚沙为塔刈蒿为殿。有僧乞食见之曰:‘郎子有善根,可向天台出家。’”(T49,p197,b) “婆子、老婆子”都是对老年妇女的称呼。《法演禅师语录》卷一:”上堂举。赵州问婆子:‘什处去?’婆云:‘偷赵州笋去。’”(T475,p655,a)《禅宗颂古联珠通集》卷一八:“赵州亲勘破,台山勿两岐。只这老婆子,踪迹少人知。”(X65,p585,c) “新妇子“原是对新婚女子的称呼,后常泛称妇人。《镇州临济慧照禅师语录》卷一:“河阳新妇子,木塔老婆禅。临济小厮儿,却具一只眼。”(T47,p503,b)“新妇子”最早见于中土文献。《隋书》卷二二,志第一七:“齐神武始移都于邺,时有童谣云:‘可怜青雀子,飞入邺城里。作窠犹未成,举头失乡里。寄书与妇母,好看新妇子。’” “丈夫子”、“郎君子”均为男子的通称。《五灯会元续略》卷四:“广额屠儿扬下屠刀便云:‘我是千佛一数,岂有曲折作知见耶?丈夫子何不恁么便担荷去?”(X80,p524,b)《景德传灯录》卷二六:“会云:‘东家郎君子,西家郎君子,南泉迁化向甚处去?” “梢郎子”称艄公,船家。《五灯会元》卷一三:“师曰:‘这个梢郎子,未遇人在。’”
      “师僧子、禅和子、头陀子、和尚子、菩萨子、菩提子、如来子”均为禅僧之异称。《五灯会元》卷一〇:“问:‘诸余即不问,向上宗乘亦且置,请师不答。’师曰:‘好个师僧子。’”《密庵和尚语录》:“禅和子,禅和子,不须疑。或去或住,总是父母未生时。”(T47,p975,a)《禅宗颂古联珠通集》卷六:“海水飜空衮底流,鱼龙鰕蟹信沉浮。可怜金色头陀子,直至如今笑未休。”(X65,p504,c)《祖堂集》卷七,雪峰和尚:“和尚子,若实未得悟入,直须悟入始得,不虚度时光。”《祖堂集》卷一五,金牛和尚:“师寻常自作饭,供养众僧。将饭来堂前了,乃抚掌作舞,大笑云:‘菩萨子吃饭来!’”《少室六门》卷一:“过去非言实,未来不为真。现在菩提子,无法号玄门。三身同归一,一性遍含身。达理非三世,一法得无因。”(T48,p366,b)《景德传灯录》卷二九:“清净如来子,安然坐道场。”
      “上座子”,即“上座”,仅次于住持之下的职事僧。《宏智禅师广录》卷五:“只如适来上座子问:‘湛而独存,十方普应。向他道也无十方可应,那时还有应底道理么?’”(T48,p59,c) “长者子”称年长或声望较高者。《佛果圆悟禅师碧岩录》卷五:“其中长者子,个个总无裩。”(T48,p185,c) “阎老子”对阎罗王的谐称。《景德传灯录》卷三〇:“蓦然驱去见阎老子,一词不措,铁炉火炭,铜柱刀山,尽为戏玩。恁时追悔,大段难为免离。” “穷鬼子”,詈称,犹言穷汉。《宏智禅师广录》卷八:“为问岩头穷鬼子,当时何似此时生?”(T48,p91,a)
      “奴儿婢子”,本指奴仆,禅籍比喻参学者不知自心是佛,自我为主,却向外寻觅成佛之道,将种种言教施设、权宜法门认作佛法。《抚州曹山元证禅师语录》卷一:“僧却问师:‘西园抚掌岂不是奴儿婢子边事?’师曰:‘是。’云:‘向上更有事也无?’师曰:‘有。’云:‘如何是向上事?’师叱曰:‘这奴儿婢子。’”(T47,p530,a) “尿床鬼子”,对言行荒唐可笑者的骂称。《镇州临济慧照禅师语录》:“师于言下大悟,云:‘元来黄檗佛法无多子!’大愚挡住云:‘这尿床鬼子!适来道有过无过,如今却道黄檗佛法无多子。尔见个什么道理?速道!速道!’”(T47,p504,c) “偷心鬼子”,对不明自心是佛向外寻求佛法者的骂称。《虚堂和尚语录》卷一:“僧云:‘人天交接、两得相见一句作么生?’师云:‘大家在者里。’僧云:‘非但大众观光,学人小出大遇。’师云:‘偷心鬼子。’”(T47,p991,a)
      以上这种称谓形式和一般名词后带“子”缀有所不同,一般名词不加“子”则不能构成称谓词,如“佛”、“衲”,而称谓名词后带“子”缀,“子”去掉之后,前面的称谓名词是可以独立使用的。如“和尚”与“和尚子”,“头陀”与“头陀子”。
      此外禅籍中称谓名词“儿子”含义与现代汉语不同,主要用来指称男孩子。《祖堂集》卷三,慧忠:“慧忠国师嗣六祖,姓冉,越州诸暨县人也。其儿子在家时,并不曾语,又不曾过门前桥。直到十六,有一个禅师来,才望见,走出过门前桥,迎接礼拜,通寒宣。父、阿娘、眷属、远近邻舍总来惊讶曰:‘不可思议!这个儿子,养来到十六,并不曾见他语话,又不曾见他过门前桥。今日才见和尚,有如是次第,恐是此儿子异于常人也。’”《景德传灯录》卷一八,顺德道怤:“有僧引童子到曰:‘此儿子常爱问僧佛法,请和尚验看。’”
      二、动词性成分后带“子”缀
      如:伴子、举子、游子、荡子、宕子、浪子、戒子、屠子、参禅子。这种结构中的动词都能独立使用,附加“子”缀以后变成名词,“子”具有转类功能。
      “伴子”即伙伴。《祖堂集》卷一八尚:“师云:‘什摩人为伴子?’僧云:‘畜生为伴子。’师云:“好个阇黎,为什么却与畜生作伴子?’僧云:‘无异故。’” “举子”即举人,参加科举考试的士人。《禅宗颂古联珠通集》卷一二:“家家门首透长安,尽是举子朝天路。”(X65,p546,c) “游子”、“荡子”和“浪子”均指漂泊在外乡者,但禅籍中的“游子”、“荡子”、“浪子”与世俗义有别,禅宗将迷失本心追逐外物的人,喻为流浪在外的游子、荡子、浪子。“宕子”同“荡子”。《祖堂集》卷八,云居和尚:“问:‘游子归家时如何?’师云:‘且喜得归来。’”《景德传灯录》卷二四:“问:‘荡子还乡时如何?’”《五灯会元》卷一八:“曾为宕子偏怜客,自爱贪杯惜醉人。”《大慧普觉禅师语录》卷二六:“相见时试问渠如何做工夫?曾为浪子偏怜客,想必至诚吐露也。”(T47,p922,b) “戒子”是对受戒之禅僧的称呼。《五灯全书》卷八四:“新戒子请上堂。”(X82,p463,c1) “屠子”原指屠夫。禅宗借指菩提达摩。《禅宗颂古联珠通集》六:“西天屠子气雄豪,欺负神州罪莫逃。梁帝当头轻一拶,果然提起活人刀。” “参禅子”即参禅之人。《古尊宿语录》卷二三:“问:‘春来万物秀,石头为什么不生芽?’师云:‘为报遐方参禅子。’”
      三、形容词性成分后带“子”缀表示称谓
      如:穷子、贫子、仁子、狂子、蠢子、痴子、迷子、风颠子、风狂子、俗子、老子、蛮子、杜拗子。这种结构中的形容词能独立使用,“子”具有转类功能,附加“子”缀后,原来的形容词变为称谓名词。
      “穷子”、“贫子”在禅籍中的含义与世俗有别,往往指那些向外求佛、远离自己本心本性的人。《景德传灯录》卷二三:“问:‘穷子投师,乞师拯济?’”《古尊宿语录》卷一四:“问:‘贫子来,将什么过与?’师云:‘不贫。’” “狂子”、“蠢子”、“痴子”、“迷子”常用来称呼愚蠢或痴迷不悟者,是詈称。《汾阳无德禅师语录》卷一:“疗狂子之多疑,救达人之少悟。”(T47,p594,c)《憨休禅师敲空遗响》卷八:“昧宝佣儿沿街乞,迷头蠢子逐风狂。”(J37,p287,b)《佛祖历代通载》卷一九:“本熟视曰:‘痴子,我寻常尚懒作偈,今日特地图个甚么?’”(T49,p677,c)《祖堂集》卷九,落浦:“若不当场晓示,迷子何以知归?”《禅宗颂古联珠通集》卷四:“长汀汀上风颠子,曳杖回头等阿谁?”《景德传灯录》卷二七:“本寺厨中有二苦行,曰寒山子拾得,二人执爨终日晤语,潜听者都不体解,时谓风狂子。” “俗子”,与出家人相对,用来称呼世俗之人。《云门匡真禅师广录》卷一:“俗子尚云‘朝闻道,夕死可矣。’况我沙门合履践何事?” “老子”多用于自称或称呼其他年老禅僧。《祖堂集》卷七:“师示众云:‘我寻常道钝汉,还有人会摩?若也有人会,出来呈似我,我与你证明。’时有长生出来云:‘觌面峻临机俊。’师云:‘老子方亲得山僧意。’”禅籍又有“释迦老子、黄面老子”等称谓,均指释迦牟尼佛。因佛金色相,故谓黄面。此类称呼不含敬意,带有禅家语言特色。《云门匡真禅师广录》卷二:“僧便问:‘如何是大用现前?’师乃拈拄杖高声唱云:‘释迦老子来也。’”(T47,p554,c)《密庵和尚语录》卷一:“外道赞叹云:‘世尊大慈大悲,开我迷云,令我得入。’师云:‘黄面老子,为人天师,被外道轻轻问着,便见七穿八穴。外道不识好恶,更言大慈大悲,开我迷云,令我得入。正是梦中说梦。’”(T47,p959,c)“杜拗子”称言语难懂不通或妄自尊大、不明事理之禅僧。《禅林宝训》卷四:“或庵既领住持,士庶翕然来归,衲子传至虎丘。瞎堂曰:‘遮个山蛮杜拗子,放拍盲禅治尔那一队野狐精。’或庵闻之以偈答曰:‘山蛮杜拗得能憎,领众匡徒似不曾。越格倒拈苕菷柄,拍盲禅治野狐僧。’”(T48,p1038,b)
      禅籍还有一种是形容生理特征的称谓,如:矮子、驼子、哑子、盲子、瞎子、秃子、瞎秃子等,多沿用中土文献,含贬义色彩。“秃子”一词禅宗文献多见,常用于骂称。例:《镇州临济慧照禅师语录》:“道流,有一般秃子,便向里许著功,拟求出世之法,错了也!”又:“有一般瞎秃子,饱吃饭了,便坐禅观行,把捉念漏,不令放起。厌喧求静,是外道法。”
      以上从内部构成方面考察了禅籍中带有“子”缀的称谓名词。从语义看,“子”表面上可以看作“……的人”,实际上“子”的意义已经很虚化,只是隐含着“人”的意义在其中。“子”多数是为组成复音词而添加的,我们视为类词缀。从句法功能看,首先“子”缀具有改变词义或语用的功能。当词根语素是名词性成分时,“子”缀称谓与词根语素在词义上有的有差别,如禅籍中“菩萨”和“菩萨子”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菩萨”是梵语“菩提萨埵”的简称,而“菩萨子”则是对一般禅僧的通称。同样“如来”和“如来子”、“菩提”和“菩提子”也有区别。也就是说加了“子”缀,不仅改变了名称,也改变了意义。当词根为动词或形容词时,带“子”称谓则表示具有那样行为动作或性质状态的人,如“戒”和“戒子”、“痴”和“痴子”。有的加了“子”缀,语义上虽然没有区别,如“和尚”与“和尚子”、“禅和”与“禅和子”、“头陀”与“头陀子”,但在语用上有所区别。
      其次“子”缀具有将陈述转化为指称的功能。陆俭明(1997)指出:“指称形态反映在语法上,是体词性成分;反映在意义上是个名称。陈述形态反映在语法上,是谓词性成分;反映在意义上是个命题,或者说断言。”可以说,指称是体词性成分的主要功能,陈述是谓词性成分的主要功能。通过附加“子”缀这一形式标记,可以将陈述转化为指称。“子”缀在与其它语素或词组合时,具有使整个词法模式“词根+子”转变为名词性的功能。当词根是动词性成分或形容词性成分时,加上“子”缀,整个词语的词性就会发生根本转变,从而由陈述转变为指称。如“参禅”为动宾结构,与“子”缀结合后,则变为对一般僧人的称呼,其他形容词性词根如“穷”、“迷”、“蠢”、“风癫”等亦如是。不仅改变了词性,也改变了意义。
      研究发现,禅籍带“子”称谓词语多用于禅僧上堂说法示法的场合,具有称呼功能。比较“和尚”与“和尚子”,其语义相当,“子”是相对独立的,去掉之后不受影响。但从用法看,“和尚”既可以用于叙称,也可以用于面称或背称中,而“和尚子”只能用于面称中,主要进入话语交际环境,更突显其称呼功能。同样“师僧子、头陀子、长者子”等也都用于对话中,很少出现在叙述性语言中。
      禅籍带“子”称谓的语用功能还体现在感情色彩的表达上。从上文所举例句看,“子”缀称谓由贬义到褒义皆可以表达,也就是带“子”称谓词语可表达整个感情域。有贬称(如杜拗子)、詈称(如尿床鬼子)、贱称(如梢郎子)、爱称(如山子、和尚子)等。从语体色彩看,加上“子”缀,称谓名词更加口语化、通俗化。
      (作者为常州工学院人文社科学院副教授。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划基金项目“唐宋禅籍称谓语研究”的阶段性成果,项目批准号:12YJA740032)
      参考文献
      [1][五代]释静、筠:《祖堂集》[M].大韩民国海印寺版,日本京都:花园大学禅文化研究所影印本,1994。
      [2]普济著、苏雷渊点校:《五灯会元》[M].北京:中华书局,1984。
      [3][宋]释道元:《景德传灯录》[M].妙音、文雄点校.四川:成都古籍书店,2000。
      [4][宋]赜藏集:《古尊宿语录》[M].萧萐父、吕有祥、蔡兆华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94。
      [5]《大正藏》[M].台北:佛陀教育基金会,1990。
      [6]中华电子佛典协会:《中华电子佛典集成》CBETA.台湾:中华电子佛典协会,2011。
      [7]梁晓虹:《禅宗典籍中“子”的用法》[J].载《古汉语研究》,1998,(2):第51-55页。
      [8]袁宾、康健主编:《禅宗大词典》[Z].武汉:崇文书局,2010。
      [9]陆俭明:《八十年代中国语法研究》[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7。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刘禹锡的诗与禅[108]

  • 禅宗与中国传统士人思想及其诗歌创作的互动[218]

  • 为什么在佛教的众多流派中,禅宗能一枝独秀?[425]

  • 从《坛经》看禅宗的智慧[471]

  • 禅宗最后立宗的法眼宗 它的教禅圆融观有何特点?[658]

  • 禅宗“打禅七”与净土宗“打佛七”的异同[772]

  • 王阳明的思想与禅宗有什么关系[837]

  • 六祖惠能大师诞辰纪念日: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819]

  • 禅宗“不立文字”的因缘探析[598]

  • 网络热词“呵呵”竟是佛教用语![950]

  • 达摩祖师诞辰 一起学习祖师留下的最重要四句偈[833]

  • 一句话阐明禅宗要旨,这里面说了什么?[961]

  • 从庄子到禅宗对中国人生哲学的建构[859]

  • 禅宗对佛教中国化的影响[1140]

  • 中古佛典与中土文献词汇差异举隅 [胡静书][586]

  • 西夏大手印法与禅宗关系考——以《大乘要道密集》为中心[984]

  • 禅宗公案:你从哪里来[934]

  • 从衣食住行谈禅宗的生活[星云大师][1031]

  • 对禅宗感兴趣?懂得这三个入门点很重要[979]

  • 中国历时13年整理出版大量流失海外敦煌古藏文文献[838]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