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真正修行人,为什么从不去社交[112]

  • 保持好心态的4个习惯[110]

  • 茶香常伴,岁月安好[108]

  • 提婆菩萨的宽恕[116]

  • 学佛不要贪太多[118]

  • 永远不要耽误自己[171]

  • 人生五大幸事,可遇而不可求[148]

  • 为人低调是一种绝学[144]

  • 世界上最强大的能力:通过别人[155]

  • 佛经典故:以水譬喻七种人[153]

  • 唯有爱和善良,可抵岁月沧桑[175]

  • 善者可以为法,恶者可以为戒[146]



  • 本站推荐

    佛国的微笑

    生命的最高境界

    船子和尚与夹山禅师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A2菩提文库 >> [专题]a2菩提文库 >> 正文


    日本僧人的禅道 [山田无文]
     
    [ 作者: 山田无文   来自:凤凰佛教   已阅:5756   时间:2011-8-25   录入:yangsihan

     

                                2011年8月25日 佛学研究网

      人受万物滋养,同时人拥有滋养万物之心。滋养万物的终极关怀,称为佛心。我们必须在对万物感恩的同时,发一大佛心施爱于万物。

      我还在天龙寺僧堂的时代,东福寺曾举办开山祖650周年远忌佛事,我与众云水僧都去参加。两周大法会结束,我想坐火车回嵯峨,徒步来到京都车站。在候车室候车时,我把云水僧戴的圆形大斗笠摘下来放在地上,为了不碍事,把东西摞在上面。

      这时不知从哪里来了一位山伏(在野修行者),偶然立到我眼前。他头戴兜巾,手持锡杖,装束怪异。

      “你把御笠放到地上,不是糟践了吗?”他说。似乎山伏都特别珍惜斗笠和手杖。

      “不糟践。”我平静地回答。

      “禅宗究竟对什么感激?”他又问道。

      “什么都要感激。”我只能这样回答。见他一脸茫然,似乎不知所云,便又说:“下雨之时,感激雨伞;外出之时,感激木屐。”说罢,只见他一揖,便踪影消失。看来,这位山伏知道对斗笠和手杖要感激,却不知道对地面和木屐也要感激。

      “不能说米,要说御米。不能说淘米,要说为米效劳。”永平寺开山道元禅师这样教导我们。他教育人们不能直呼为米,要称御米;不能用淘米这样随便的说法,要说为米效劳。

      对所有的东西冠以敬辞,恭敬相称是佛法的教诲,也是日本民族长期以来的传统。但这绝不是因为万物都有像人一样的灵魂才应尊敬,而是自己的感恩之心使然,情不自禁地去做。

      传说莲如上人毕恭毕敬地拣起掉在檐廊上的一张手纸,说“佛之生命也”。无论什么东西,虽然没有灵魂但是有生命。每一件东西都有其功用,所以必须珍视它的生命,珍视它的功用。而且,一张手纸也包含着无法衡量的人的劳力。对付出的劳力必须珍视。尊重东西即尊重人的劳动。

      人受万物滋养,同时人拥有滋养万物之心。滋养万物的终极关怀,称为佛心。我们必须在对万物感恩的同时,发一大佛心施爱于万物。过去有句话叫“养儿方知父母恩”,引发滋养万物的终极关怀,就能深切领悟所有生命的来之不易,必将为自己被抚育滋养而感恩不尽。

      似乎马上有人在那里等着叫板:若无灵魂,祭祀故亡的父母、祖先,岂非多此一举!那不叫迷信吗?然而这并非有灵则祭,无灵则不祭的问题,因为无论有没有灵魂,人都会情不自禁地要祭。对父亲、母亲以及关照过自己的人不感恩,对已不在的心爱的人不思念,世上有这等人吗?正是感恩的心,善良的爱心驱使我们“祭如在焉”,情不自禁地对故人合十祭拜。

        附文

        《和颜爱语》译后小记

        山田无文长老是当代日本临济宗著名禅师,是代表日本昭和时代的高僧。生于1900年,于1988年圆寂。生前历任临济宗妙心寺派管长、日本临济宗学府花园大学校长、禅文化研究所首任所长等,致力于弘扬佛法、普及禅法、促进禅学研究,呼吁世界和平,特别在促进中日两国佛教文化交流,推动临济祖庭的复兴事业上做出了卓越贡献。

        无文长老生前曾先后多次访华,最早是1957年应中国佛教协会的邀请作为日本佛教各宗派主要领导人亲善使节团成员访华,与赵朴初先生结下深厚友谊。1988年当赵朴初先生得知长老圆寂,曾赋《挽山田无文禅师诗》哀悼:“看云欲问再来期,卅二年前忆旧题。挥手知公无所去,道流莫认涅槃衣。”

      无文长老最后一次访华是1980年6月,其时率领日中友好临(济宗)黄(檗宗)协会第一次访华团,我有幸随同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正果法师等陪同拜访了北京广济寺、灵光寺、河北正定临济禅寺、赵州柏林禅寺、河南嵩山少林寺、杭州灵隐寺、上海玉佛寺等禅林。代表团中还有宇治黄檗山万福寺的村濑玄妙、京都南禅寺派的胜平宗彻、相国寺派有马赖底等赫赫有名的高僧大德,而我还未到而立之年,一个初出茅庐的翻译而已。正是无文长老和颜悦色,善气迎人,活脱一个菩萨再现,使我的紧张心情云消雾散,在他身边度过了愉快且令人难忘的二十天。如今三十年过去,每当我凝望无文长老临别时铺陈纸墨一挥而就的墨宝“水月俱悠悠”,眼前便浮现出长老的音容笑貌,遒劲雄健、力透纸背的墨迹成了珍贵的存念。也许这段因缘引领,我在12年后的1992年进入他当年开创的禅文化研究所,现在依然是该所的客座研究员。

      翻译《和颜爱语》是对长老深深怀念之情使然。《和颜爱语》是禅文化研究所从无文长老的庞大法话中撷取164篇于2005年11月结集出版,各篇短小精悍,智慧充满,读来给人带来温馨,带来希望。

      经过和杨晶历时半年的翻译,在禅文化研究所和黄山书社的通力合作下,《和颜爱语》在无文长老诞辰110周年之际付梓与中国读者见面,怎能不令人感慨万千!谨向禅文化研究所和黄山书社在翻译出版本书之际给予的大力支持表示感谢;同时对责编刘翔的热心帮助和辛勤劳动致以谢忱。(信息来源:凤凰佛教)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日本的上座部佛教研究[2081]

  • 日本古写经的研究现状与展望[2035]

  • 佛法东流:正仓院珍宝与佛教在日本的传播[3261]

  • 隐元禅师与日本的煎茶道[4754]

  • 茶道:了解日本的一种便捷方式[4483]

  • 佛教史第十五课:日本佛教史[2176]

  • 日本华严宗传承谱系考[2182]

  • 鉴真大师圆寂纪念日!回忆那些年他给日本带去的影响[5217]

  • 春节吃什么?盘点全球过节吃素习俗[2460]

  • 日本曹洞宗而非道元宗——禅史批判性研究的个案剖析[3001]

  • 日本唐招提寺住持西山长老:佛教是中日友好的纽带[2478]

  • 日本日宗恳第16次友好访华团来访[1936]

  • 舌尖上的日本禅[1965]

  • 详解六大时代 带你读懂日本佛教 [妙熙][2582]

  • 茶道唯情 禅道唯心[8644]

  • 日本佛教文化代表团赴中国佛学院交流访问[2405]

  • 第29届世佛联大会将于日本召开